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王老爷的事算是有了个结果。
      
      裴若云大摇大摆的进了汝南王府的门就瞧见萧自清立在树旁闭目养神。
      
      “王爷这是在做什么?”她小心打量着问道。
      
      萧自清睁开了眼睛,笑着看了看她,“等人。”
      
      汝南王府里暗探不少,裴若云得意的笑了笑心知是自己的事情传到了他耳朵里。
      
      “王爷不会是在等在下吧。王爷贵体千金这真是在下莫大的荣耀。”
      
      萧自清转过身去,兀自向前走着,“我听周先生说,这街上有人狐假虎威,所以我特来看看是那只狐狸成了精。”
      
      裴若云跟在他身后,“王爷不夸奖我就算了,竟然还恶语伤人。我可是帮了王爷好大的一个忙。”
      
      萧自清含笑看着她。只觉得她还年轻,不明白事情的轻重。以前在秦 王府没有人会算计她,现在可就不同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怎么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裴若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湛蓝的天空,心情大好。“恶人受罚,百姓安居乐业,自是好事。”
      
      “好坏参半吧。”萧自清停住了脚步,对她道,“于民是好事,于你不一定。且看吧。”
      
      裴若云撇了撇嘴,偏偏不信他的话。“于民是好事,于我也是好事。”
      
      萧自清勾了勾唇角,打量着她这一身绫罗绸缎。“这一身是哪来的?王沛那个老狐狸看了也被你骗了?”
      
      裴若云拽着下摆让他仔细看了看,“这一身可是名副其实的华贵。王老爷是富贵人家,我从这上面动手脚他不是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秦王赏的。”
      
      萧自清蹙紧了眉头,女子送男子衣物为定情。男子送女子衣裳也太过暧昧。“送衣物,岂不是太私密了?”
      
      裴若云理了理衣服,她才没想到这些。秦王更是想不到这层。
      
      “不过是担心我那些衣服撑不起场子才给我的。哪有什么私密不私密。”说着,她咧开嘴,讨好的笑着,“若是王爷也能赏我一身,日后见着县令也许更方便做事。”
      
      萧自清抢过她手里的扇子,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这是为何,你不是有这一身了吗?”
      
      裴若云歪着头打量着萧自清身上的这一件蚕丝袍子,“我可从未见过王爷穿过同一件衣裳。在外行走,我总穿着一件,早晚会被人识破。”
      
      萧自清摇了摇头径直朝前走。秦王送衣服是他不晓得裴昀的身份,而自己难免有瓜田李下之嫌。
      
      “等你下次再替我办事,我就赏你一套衣服。”
      
      这本来是萧自清的搪塞之词,他也没想过这一天不但来了还来的这么快。
      
      不出两三日,绣橘就递给她一张请帖,“先生来看看。这是门房小厮送来的。”
      
      裴若云打开了那张撒了金粉的请帖,轻笑了两声,喃喃自语。“没想到那么快就来了。”
      
      绣橘疑惑的看着她,“什么样的喜事,先生笑的这么开心?”
      
      裴若云走到了绣橘身边,展开请帖给她看了看。“这是县令的请帖,邀我去喝酒呢。”
      
      绣橘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还从没见过县令的请帖呢。“县令请的?真是好大的面子。”
      
      裴若云随手把它塞进了袖子里,“何止如此,王爷还欠我一套衣裳呢。”
      
      绣橘惊呼了一声,“我就说王爷对小先生最是倚重。其他的先生哪有这样的待遇。”
      
      裴若云看着她身上的粗布衣裳,搂住了她的肩膀。女孩子怎么能没有一套好看的衣裙。
      
      “等王爷把布匹给了我,我先给你做一身漂亮衣服。”
      
      绣橘羞赧的低下头,脸颊绯红一片。
      
      裴若云却没有在意这些,兴高采烈的出了院子,走进了书房。
      
      “王爷,您看看,这衣裳什么时候给我。”
      
      萧自清正对着一副梅花图发呆,听见她话也是一头雾水,“什么衣裳。”
      
      裴若云毕恭毕敬的将那张请帖放在了案几上,笑呵呵的答道,“就是前几日您答应我的衣裳。”
      
      萧自清皱着眉头,拎起了那张请帖仔细看了看,“请你吃酒?”
      
      “是啊。”裴若云点点头,“他们以为我是秦王派来的人当然会奉承,请饭吃酒再寻常不过了。”
      
      萧自清看了看请帖上的姓名,“就你一个人?”
      
      裴若云被他问的发懵,反复又看了看请帖,“这请帖上也没有写别人的名字。”
      
      萧自清正了颜色,暗叹这小丫头胆子大。“你可知道官员请客一般都是干什么?”
      
      裴若云想了想,这她当然知道。“一般不就是吃饭喝酒。”话说到一半,她拍了下额头,“虽然本朝严禁官狎妓,但也有的官员会偷偷的去。”
      
      萧自清拿着请帖的手抖了一下,“你知道。”
      
      裴若云微微颔首,“知道。以前在秦 王 府的时候我经常陪秦王去。”
      
      萧自清低下头,只觉得头疼。一个姑娘陪着官员喝酒,还去烟柳之地,这要是他妹妹一定把她的腿打断。
      
      裴若云看着他的样子,以为他是不想给那套衣裳。“王爷,你不会是不想给我衣服吧。”
      
      萧自清冷笑一声,“一件衣服而已。回头我让绣娘给你量尺寸。酒宴我要和你一起去。”
      
      “可是上面没有写你的名字。”裴若云惊讶的道。
      
      萧自清很少参加酒席。就连皇上的酒宴都要三请四拜的求着他,更别提这些县令知府的宴席了。
      
      “那又如何。”萧自清明显没把这放在眼里,“我堂堂郡王。他们能说什么。”
      
      裴若云不禁想给他鼓鼓掌。有身份的人就是不一样,还可以到处蹭酒。
      
      裴若云耷拉着头,有些无奈道,“成吧。只是我不要绣娘给我做衣服,您只要把布匹给我就是了。”
      
      萧自清疑惑着看了看她,“这是为什么。”
      
      裴若云自然不敢告诉他自己要借花献佛,只能囫囵道,“我想自己做些样式。”
      
      萧自清笑了笑,只以为她姑娘家要偷偷的做衣裙,当下应了。“好,喜欢什么布料你自己去库里挑吧。”
      
      黄昏时分,热气已经消散了大半。萧自清打扮的像只花枝招展的蝴蝶准备启程。
      
      裴若云依旧穿着秦王给她的那身华服站在府外。
      
      “你这一身虽用的丝绸,但却不是蚕丝,不热吗?”萧自清皱着眉打量着她。女子穿着男子送的衣服,到底还是太亲密了些。
      
      裴若云摸了摸身上的布料,“热是热了些,但现在只能将就了。”说着就要登上马车。
      
      萧自清拦住她,指了指前面那辆标着皇室图腾的的马车,“和我坐一辆吧。那上面有冰,可以凉爽些。”
      
      裴若云还要推辞,就被他拉着上了马车。
      
      郡王的马车就是不一般。到处都是用棉花绸缎包裹着,坐上去软软的,一点也不累人。裴若云兴奋的东瞅瞅西看看,对车上的一切都十分好奇。
      
      “你若是晕车,可以把帘子掀开。”萧自清看她一脸的欣喜,叮嘱道。
      
      裴若云摇摇头,这样的马车怎么会晕车。她拿起一旁的茶壶倒了一杯水,谄媚的捧在手上,递给了萧自清,“王爷,你一会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小小的忙。”
      
      萧自清直直的坐着,瞥了她手上的茶杯一眼,“什么忙。”
      
      裴若云咧开嘴笑了笑,“这做官的官商勾结肯定不止王老爷这一家。还是要鞭打鞭打,让他们明白才是。而且粮食即使还到了百姓手里,他们也有法子再要回来。”
      
      萧自清耐人寻味的看着她,“你想如何。难道你还想杀尽这天下贪官不成?”
      
      裴若云拱了拱手,“这我倒是没想过,不过让他们收敛一下还是好的。”
      
      萧自清接过了她手里的茶水,抿了一小口,“说来听听?”
      
      裴若云往他身边凑了凑,“一会到了酒楼您先不要进来,再外间坐一会,然后在进来。”
      
      “这是为何?”萧自清看她狡黠的样子问道。
      
      裴若云托着腮解释道,“官员在一起一定会溜须拍马,或许恭维不断,或许以利诱之。等他们说到一半,你在进来。他们一定觉得你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做事也不会太明目张胆。”
      
      “咚”的一声萧自清把茶杯放在了一旁的小几上,“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有条件,席间你不可以狎妓。”
      
      萧自清这也是为了裴若云考虑。这传出去的确不好听。
      
      裴若云皱着眉想了想都是女子,自己又不可能吃亏。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好。”
      
      沁雅楼算的上是汝南的一处名楼。别看招牌上的一个雅字就以为是什么文人墨客待的场所。这楼里面多的是精通琴棋书画的各式姑娘。
      
      裴若云进来的时候,大堂里正有位姑娘弹着一把月琴,这是位于南方的陈国流传进来的乐器。
      
      裴若云安排萧自清在对面的雅间坐下,自己一个人走进了房间。
      
      席间,大大小小的官员正推杯换盏,其乐融融。见着裴若云走进来,他们笑的更是欣喜。
      
      “裴小先生能赏光真是我们的荣幸啊。”说话的是汝南郡的郡守。他穿着一身湖绿色的常服,笑的谄媚。
      
      裴若云作揖行礼,脸上的笑容亲和。就听郡守继续道,“小先生先是得了秦王的倚重,现在又得了汝南王的青眼,日后还要先生提携。这家酒楼可是有不少名角,其中有一位姑娘更是名动九州,不如请来看看?”
      
      裴若云连连点点头,在一群官员中混的风生水起。她不经意瞥了瞥门外,就瞧见了一个黑色的倒影。“其实,我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另一位县令大人就拉住她的胳膊,“小先生,之前的事您还多担待。我们也是为了生计,汝南王他不知道吧。”
      
      他怎么不知道。他狐狸似的,整治你们的方法还是周先生提醒的。
      
      裴若云擦了擦头上的汗,十分想告诉他们,你们心心念念的汝南王就站在门外面。而且也用不着请什么姑娘。
      
      这时,房间的门就打开了,萧自清站在门外,下巴微抬。斜视着在场的诸位,语气冷漠而疏离,“你们找本王有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