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不过很快,快速的奔走就让陈华失去了胡思乱想的兴致。
      
      他这会只想求林缙跟江逐月走慢些,腿都要断了啊!
      
      但陈华却不知道,林缙这会的速度,比起早晨那会已经慢了不少,算是很给他们面子了。
      
      终于,夜幕降临,浓浓的雾气升了起来,开始辨不清方向了。
      
      林缙也终于停了下来。
      
      陈华和一众凝香谷弟子都在后面追得是尘土满面,气喘吁吁,口干舌燥。
      
      陈华擦着汗抬起头,忽然就看到前面立在林缙身侧,一袭未沾染任何尘灰的青衫,和江逐月那明亮的眸子以及噙着淡淡笑意的清秀侧脸。
      
      怔了一下,陈华有些明白为什么林缙对江逐月刮目相看了。
      
      能让修唯识剑的大杀器刮目相看的人,又怎么会没有两把刷子?
      
      江逐月八成是隐藏了修为,亏他还真以为人家只是个普通的金丹。
      
      而不远处,江逐月看了看天上被浓雾遮住的月亮,目光动了动,道:“林兄饿了么?”
      
      林缙道:“你饿了?”
      
      江逐月还没回答,林缙便已经将那翼蛇的尸体从戒指里取了出来。
      
      “做饭吧。”
      
      江逐月看着面前一座小山一般的翼蛇尸体,怔了一瞬,笑了。
      
      不过随即,他就点点头,走到一旁,招呼着凝香谷的弟子帮着他解剖翼蛇了。
      
      林缙立在一旁静静看了一会这一幕,便走到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开始打坐。
      
      翼蛇尸体比风角兽要坚硬许多,那些弟子又都是金丹,剖起来吃力得很。
      
      但这会寄人篱下,他们也只能卖力干事,不敢有所懈怠。
      
      陈华这会看了看江逐月露在外面,握着短刀,白皙修长的双手,心中愈发纳罕。
      
      这像是一个修士该有的手么?
      
      也过于漂亮了些,简直比有些女子的手还要精致好看。
      
      难道说江逐月有什么特殊的保养秘方?
      
      陈华胡思乱想着,可也不敢去问,生怕唐突了江逐月,他们的金大腿就飞了。
      
      不过毕竟人多好办事,很快,一头巨大的翼蛇就被分割成了无数小块。
      
      这会江逐月数了一下这里的人,大概估摸了一下做饭需要的材料,就悄悄藏起了几块精华部分的肉。
      
      然后江逐月就当着所有凝香谷弟子的面,掏出了他的火晶石能源法阵,以及一个精致华美的烧烤架。
      
      凝香谷弟子们:???
      
      不过很快,那烧烤翼蛇肉散发出的浓郁香气,就彻底俘获了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凝香谷弟子。
      
      四大宗门虽然是四大,但规矩一个比一个多,基本上弟子结丹之后为了修为精进就不会再给五谷杂粮,纯吃辟谷丹。
      
      而那些弟子们大多数从小就留在宗门,不曾出去过,哪里能品尝到凡俗美食?
      
      这会江逐月在这烤肉上洒满了高级香辛料,以及他从塞北带回来的玫瑰细盐,用刷子轻轻一扫,那金黄的油脂便滋滋直冒。
      
      外面一层脆皮烤得焦黄酥脆,里面的肉紧实柔韧。
      
      江逐月自己也饿了,这会就忍不住拔刀割了一小块连着脆皮的烤肉,吹了两口,塞进嘴里。
      
      一旁看着的凝香谷弟子,眼睛都直了,个个下意识张大了嘴,口水都快要流出来。
      
      江逐月吃了一块,觉得咸淡不错,就眯眼笑了笑,自己割了两块最肥嫩的肉,穿在树枝上,便对那些凝香谷弟子道:“开饭了。”
      
      凝香谷弟子原本只是想求庇护,哪里想到还有管饭这种好事?
      
      而他们奔波了一日,也确实累得很了,这会江逐月一招呼,他们就宛如饿狼扑食一般冲了上去。
      
      陈华一开始还想矜持一点,结果瞅着那群师兄弟都快把肉抢完了,才危机顿生,立刻也不顾面子,冲上去抢了起来。
      
      最后,陈华踢开了一名抢了一大块肥肉还想再抢的小弟子,成功抢到了最后一块肥瘦相间的烤肉。
      
      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开始狼吞虎咽吃起来的师兄弟们,陈华默默咽了口口水,找了个僻静的树根旁坐下,这才小心翼翼吃了一口自己手里的烤肉。
      
      一咬之下。
      
      陈华:!
      
      这也太好吃了吧!
      
      外面的脆皮都被那些高级的香辛料和盐浸透,鲜香酥脆,带着一点细密的麻辣味。
      
      而里面的肉则是被烤得汁水四溢,肉香满满,柔韧肥嫩,十分有嚼劲。
      
      本来陈华是觉得脆皮略微有些咸,但没想到里面的肉保持了肉鲜美的汁水,略微偏淡一点,吃起来就正好中和,完美极了!
      
      更别说江逐月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竟然完美保留了肉里的灵气,吃上一口,陈华甚至觉得比喝血还要滋补。
      
      再想想江逐月居然用能源法阵这么奢侈的东西烤肉。
      
      厉害啊!高手啊!金大腿啊!
      
      狼吞虎咽吃完手中的烤肉之后,陈华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正想着要去跟江逐月套个近乎。
      
      结果抬头就看见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顶十分精致豪华的帐篷。
      
      四处张望一眼,陈华发现江逐月已经不在了。
      
      想必是去了那帐篷里。
      
      陈华琢磨了一下,正思索着要不要走过去敲个门?然后,他就看到林缙也走到那帐篷前,掀开帘幕,走了进去。
      
      陈华:……
      
      算了算了,还是等大杀器不在再说吧。
      
      ·
      
      而此时,江逐月的帐篷里。
      
      江逐月自己偷摸进了帐篷,就扯了束发的系带,脱了外衣,换了一件薄薄的雪绒披风披着。然后给自己开了个小灶。
      
      江逐月自胎里就带了几分寒毒在身上,吃多了油腻辛辣之物容易不消化,这会他就单独在帐篷里架了一口小锅,用昨日的大骨棒和翼蛇的翅膀炖汤。
      
      林缙一进帐篷,就看到这样的一幕。
      
      黄铜火锅中散出朦胧的雾气,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握着一柄银勺轻轻在锅中搅动。
      
      江逐月羽睫微垂,披散的黑发流瀑一般泄在肩膀上,闪出淡淡的华彩。雪绒披风虚虚罩在身上,那细微的绒毛衬在他清秀的脸侧,硬是把那张只称得上过得去的面容,带出了几分倾国绝世的风采来。
      
      而隔着火锅蒸腾而上的雾气,这一切又在袅袅娜娜的白烟里显得更加不真实了。
      
      江逐月听到林缙的脚步声,略略抬头,朝林缙那边微微一笑:“林兄来的真巧,汤已经炖好了。”
      
      说完,江逐月就侧过头,拿了碗,开始盛汤。
      
      而这会雾气一消,映入林缙眼中的,便又清晰的是那张普通清秀的面容了。
      
      林缙眸色暗了暗,走了过去。
      
      江逐月盛了汤,递给林缙一碗,林缙伸手接过汤,忽然道:“你睡帐篷是因为体寒?”
      
      江逐月骤然一怔,不过随意他意识到林缙修的是唯识法,世间万物,只要入了他的心眼,便没有他看不透的。
      
      于是江逐月便赧然笑道:“是啊,我先天体弱,也只能娇气些了。”
      
      林缙喝了一口汤,淡淡道:“你不算娇气。”
      
      江逐月心头一动。
      
      然后他便听到林缙道:“你若真是娇气,当初就不会想带着我一起逃跑了。”
      
      江逐月怔了一怔,心中豁然开朗。
      
      原来林缙对他态度突然好转是因为这个?
      
      其实江逐月那会本来就打算用法宝逃命,也没想那么多,只觉得法宝带一个人也是带,两个人也是带,林缙离他这么近,他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没想到阴差阳错,居然刷了一波好感。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想到这,江逐月就故作谦恭地笑了笑,道:“那时我也没多想。”
      
      林缙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江逐月心念微动,也不急着套近乎,便端着手里的汤,一勺一勺,慢慢喝下肚去。
      
      温热香浓的汤入了腹中,江逐月觉得舒服了不少,面色也红润了些许。
      
      只不过他带着□□,血色透出来的有限,模样便仍是有些苍白了。
      
      而林缙这会已经比先前自觉许多,喝了一碗汤,又吃了几大块带骨肉,这才放下碗。
      
      不过即便是吃了这么多,林缙的吃相也十分矜持优雅,一看就是有教养的。
      
      江逐月在一旁看着,更加疑惑起林缙的师门来,但这会他也不好问,只笑了笑道:“林兄年纪轻轻,居然就把唯识剑修到以气化剑的程度,实在是厉害。”
      
      林缙这时放了碗,朝江逐月这边看了过来。
      
      虽然隔着一层黑金束带,但江逐月仍是能感觉到林缙的目光中那审视的意味。
      
      不过江逐月也不怕,只是继续微笑。
      
      而林缙看了江逐月片刻,低声道:“你不怕我?”
      
      江逐月愕然,随即他回过神来,便笑了笑:“一开始是有些怕,不过现在不怕了。”
      
      “为什么?”
      
      江逐月想了想,一脸认真的道:“如果林兄真要杀我,我还能活到现在?”
      
      林缙薄唇微抿,神色似有探询。
      
      江逐月这时观察着林缙的脸色,又诚恳道:“不过修炼唯识法的严苛要求,确实不太近人情,寻常修士会怕,也是正常。不过等时日久了,他们知道林兄你的本性,想必就不会对林兄有偏见了。”
      
      他说这话,也是给自己预留一个台阶,怕林缙一个不爽就把他跟那些凝香谷弟子都宰了。
      
      毕竟这唯识法虽然是三大无上秘法之一,但邪门得紧,而且修行方法也于其他的修行方法背道而驰。
      
      别的修行方法都是求天道,证天道,唯独唯识法——
      
      修你妹的天道,老子就是天道。只要老子觉得对的事情就是对的,心外无物,唯心独尊。
      
      这种理念,稍微领会有误就能走偏,不走火入魔才稀奇。
      
      而且唯识法修到后期还会逐渐丧失五感,因为唯识法认为五感是天道给你的障碍,必须完全抛弃才能超越天道。
      
      林缙用那黑金束带遮眼,想必也是在提前适应失去视力的感觉。
      
      也真够丧心病狂……
      
      想到传说中那些修唯识法的修士恣意妄为,无法无天的性格,江逐月还是忍不住心头凉了凉,就悄悄观察了一下林缙的脸色。
      
      结果林缙这时却道:“你果真这么想?”
      
      江逐月愣了愣,急忙表忠心:“那是自然,林兄对我这么好,我自然不会像那些不熟悉林兄的人一般随意揣度林兄。”
      
      林缙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表情:“那你倒是比那些凝香谷的通情理得多。”
      
      江逐月:……
      
      被修唯识法的人夸奖通情理,还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不过咳嗽了一声,江逐月还是替凝香谷弟子们辩解了两句:“他们应该也没有坏心,恐怕是觉得林兄你修为太高,不敢亲近。”
      
      “哦,正好我也不喜欢他们。”
      
      江逐月心中一动——不喜欢他们?那是不是意思说觉得自己还不错?
      
      正当江逐月有点美滋滋觉得自己大腿彻底稳固的时候,林缙又道:“今夜我要住这。”
      
      江逐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晚九点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