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这会江逐月迅速换好了衣裳,便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而此时林缙正抱剑立在一颗大树前,似是在沉思,又似是在眺望远方。
      
      江逐月从背后看着林缙挺拔如青竹一般的修长身姿,心头一动,便露出温文尔雅的表情,笑道:“林兄抱歉,让你久等了。”
      
      林缙没有看江逐月:“走吧。”
      
      江逐月:“好。”
      
      ·
      
      无尽林中的瘴气十分奇妙,每日清晨便会比先前更加浓烈,而且是从无尽林外围逐渐扩散到内围的。
      
      而到了无尽林内围周边,便能见到一片香兰树,那树散发出的气息能够驱散瘴气,算是暂时的安全居所。
      
      所以进入无尽林前期必须尽快赶路,否则在浓郁的瘴气中待久了,轻者修为降低,神志不清,重者毒发身亡。
      
      可虽然修士们都知道这件事,但无尽林外围的机缘也不少,谁都不想轻易放弃,于是都堪堪掐着瘴气弥散的点赶路,其他时间则是争分夺秒抢机缘,或者利用无尽林神奇的自然环境来修炼。
      
      像江逐月这种用来睡觉的,还真是少见。
      
      不过林缙的目的本也不是外围的那些小鱼小虾,所以他也不甚在意。
      
      此刻两人一前一后,安静赶路。
      
      无尽林中无法御剑也无法飞行,但林缙境界高,行走便宛如赶云逐月一般。
      
      而他走了近一个时辰,回头看了一眼,江逐月居然还在他身后一尺之外的地方。
      
      这会还对他微微一笑。
      
      林缙眯了眯眼,回过头,继续赶路。
      
      两人又走了约二里地,头顶的瘴气逐渐消失,显出了晴朗的天幕。
      
      江逐月这时其实腿脚已经有些发酸了,但林缙不停,他也不好停。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呼救声。
      
      江逐月目光一动,看了一眼身前的林缙道:“林兄要去看看么?”
      
      林缙不答。
      
      江逐月在心中叹了口气,知道这招钓鱼无用,只好继续跟着林缙朝前疾行。
      
      但有时候,你越想避开什么,什么便越会来。
      
      两人刚又行了一丈远的距离,前方便奔出来一群衣着狼狈的修士,看他们红色的袍服居然是凝香谷的弟子。
      
      而在那些凝香谷弟子身后,跟着的居然是一只小山大小的化神期翼蛇,那翼蛇似乎还是变异的品种,通身朱红,獠牙深深,一张口还能吐出火焰来。
      
      前方的一片林子火光通天,已经被烧了一大半,想必都是这翼蛇的杰作。
      
      江逐月:一上来就碰到个化神期……药丸。
      
      要知道这无尽林同外面的世界不同,这翼蛇又是变异妖兽,虽然是化神期,但实力或许可以同炼虚期高手比肩——这怎么打得过嘛?
      
      正当江逐月准备祭出法宝扭头跑路的时候,那边凝香谷忽然有个弟子对着他们这边大叫一声:“兄台救命啊!”
      
      说着,竟是直直朝林缙和江逐月这边奔了过来。
      
      江逐月脸色骤变,他知道这种秘境里人心险恶,可没想到这些凝香谷的弟子也如此……
      
      而那翼蛇听到声音,也朝江逐月这边望了过来。
      
      江逐月境界已经是元婴,而林缙比他境界更高,凝香谷那些修士却没有元婴以上的境界,妖兽们吃东西也是要看好坏的。
      
      一下子,那翼蛇就眯起了棕红色的竖瞳,吼叫一声,朝江逐月跟林缙这边飞了过来。
      
      江逐月眉心一跳,伸手就拉住林缙,打算用法宝跑路。
      
      谁料他抓住林缙的手,却宛如抓住了一块冰凉坚硬的冷玉一般,怎么也拽不动。
      
      江逐月:……
      江逐月眉头一皱,正想说你不跑我跑了,就听到林缙语气难得还算平和地道:“你站远些,小心被血溅到。”
      
      江逐月:???
      
      接着,江逐月便看到林缙缓缓在身前抬起手,并作剑指,指向了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狂奔而来的翼蛇。
      
      江逐月心头一跳,随即他就见到了他生平最为震撼的一个场景。
      
      狂风大作,无数的绿色和尘土被卷起,更多的是那天地中蕴含着的灵气,从四面八方疯狂汇聚而来,千丝万缕,凝成了林缙剑指前那一柄巨大气剑!
      
      而林缙立在那风暴中央,居然连头发丝都不曾飘动一分。
      
      别说是那些凝香谷弟子了,便是那狂奔而来的翼蛇见到这一幕也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扭头就跑!
      
      就在这时,林缙的剑指动了。
      
      他双目被遮,却宛如生出千万双眼一般,霜雪通明。
      
      “神化为气,气化为实,破!”
      
      随着那个“破”字,气剑轰然斩下,那翼蛇连半丈远都没飞出去,便一声不响,毙命在了那无形的气剑之下。
      
      翼蛇宛如小山一般的身躯轰然倒地,而就在这时,江逐月感觉到身周那凝滞扭曲的气场骤然散开,气剑也在一刹那化为无数光点飞向天际。
      
      这一切发生,也不过半盏茶的时间。
      
      但此刻,空气凝滞,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江逐月此刻脑中轰然,只剩下一个念头。
      
      唯识剑!
      
      林缙修的居然是唯识剑!
      
      原本以为只是个面冷心冷的高手,却没想到这货压根就是个无情无心的大杀器。
      
      江逐月略略回过神来,心情很有些复杂。
      
      同时他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一个更大的疑团——林缙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能修唯识剑?
      
      就在江逐月胡思乱想之际,林缙淡淡的嗓音响了起来。
      
      “不是让你站远些么?”
      
      江逐月骤然回过神来:“啊?”
      
      “头上。”
      
      江逐月下意识伸手一摸,摸了一头的树叶子。
      
      江逐月:……
      
      顾不上别的,江逐月连忙低头将头上那些被风吹上去的叶子给薅了下来。
      
      薅完树叶,江逐月干笑一声,正想同林缙搭句话,几个凝香谷的弟子,怯怯走了过来。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为首的那个弟子颤巍巍地小道。
      
      方才还是兄台,现在就变成前辈了,变得可真快啊。
      
      而且江逐月看得分明,这个弟子,就是方才那个故意将翼蛇引过来的那个。不过江逐月此时微微挑了挑眉,没说话。
      
      林缙更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直越过他们,走到翼蛇尸体前,一边剖丹一边淡淡道:“我杀我的猎物,与你们无关。”
      
      凝香谷弟子们:……
      
      但面面相觑片刻,凝香谷为首的那个弟子还是咬了咬牙,走上前来赔笑道:“前辈应该知道,我们凝香谷擅长炼丹,此次前来也带了丹炉。若是前辈不嫌弃,我们可以一同前行,途中获得的灵草我们都会炼成丹药,分前辈一半。”
      
      这分明就是要拿丹药求庇护的意思了。
      
      听着这话,江逐月此刻心中竟然生出几分危机感来——好不容易抱到的金大腿要飞了?
      
      但若是林缙要答应,他也没办法拒绝,于是江逐月就默默立在一旁,静观其变。
      
      而林缙这会自顾自剖丹,等到剖完内丹,方才淡淡往凝香谷这边看了过来。
      
      他以黑金束带蒙眼,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些凝香谷的弟子在此刻也均捏了一把汗——这可是修唯识剑的大杀器啊!万一一个不对就杀人怎么办?
      
      可话都说出口了,此刻也是骑虎难下,这群弟子也只能默默垂头等着林缙答复。
      
      然而谁都没想到,林缙只看了那凝香谷的弟子们一眼,便别过头,朝江逐月这边看了过来。
      
      “你说,要不要同意?”
      
      江逐月:?
      
      过了半晌,江逐月指了指自己:“问我?”
      
      林缙:“不是你还有谁?”
      
      江逐月:……
      
      看了林缙一眼,江逐月也揣测不出他的目的,想了想,他试探道:“林兄若是缺丹药,同意也无妨?”
      
      “我不缺。”
      
      江逐月:……
      
      大哥,你这让我怎么接话?
      
      结果下一句,林缙便道:“你若是缺丹药,我就同意了。”
      
      江逐月:???
      
      等等,林缙这是什么意思?
      
      而还未等江逐月回过神来,那些凝香谷弟子的目光就唰得朝他投了过来!那眼神,简直就像一群几天没吃过鱼的猫陡然见了荤腥一般。
      
      江逐月头皮一阵发麻,忍不住便皱眉又看了一眼身侧的林缙。
      
      都怪林缙!好好的,把这种绝世大难题推给他做什么?
      
      这不是故意为难他么?
      
      然而林缙这会不但不给江逐月解围,还道:“你到底同不同意,不同意,便启程了。”
      
      江逐月:???
      
      不过随即,江逐月便皱了皱眉,看向那群凝香谷弟子道:“据我所知,凝香谷和天剑宗一向交往密切,炼制出的丹药也都是可着天剑宗给,现在我们要是答应了你们的条件,天剑宗那边还要怎么办?难不成打一架么?”
      
      江逐月此话一落,凝香谷的弟子脸色都变了,而为首的那个神情更是变得极为难堪。
      
      过了许久,那首席弟子方才涨红着脸咬牙道:“不敢瞒前辈,本来我们确实同天剑宗约定好了,我们提供丹药,天剑宗带我们进入无尽林内围,之后便各凭本事。可没想到刚进入外围,天剑宗此次带队的大弟子就嫌我们行走太慢,拔营之时未曾叫我们,还撤去了营地周围的禁制,我们才落得如此狼狈,要不然以我们用药的本事,也不至于跑不过那翼蛇。”
      
      江逐月:……
      
      带队大弟子,那不就是孟九思吗?
      
      怎么这种败坏天剑宗名声的事也做得出来?
      
      想到这,江逐月目光沉了沉,可这会看了一眼身侧的林缙,却又忽然咳嗽了一声,笑笑道:“我看那孟九思嚣张得很,之前挑衅林兄不说,现在又做出这等背信弃义的事。咱们若是带上这些凝香谷的道友,等日后遇见孟九思,也能煞煞他的威风,而且还有免费丹药,多划算啊。林兄你说呢?”
      
      江逐月这话把自己撇的极为干净,从孟九思这边开了个口子,话里话外都是为了林缙的面子。做得十分聪明。
      
      也主要是他觉得,孟九思那做法太不厚道,他也是天剑宗的人,多少还是有些私心的。
      
      而那些凝香谷的弟子听了江逐月的话,恍然大悟,连声附和,把孟九思狠狠骂了一顿。
      
      反倒是林缙,默然片刻,淡淡道:“你的意思是同意了?”
      
      江逐月:?
      
      “那就带上。”
      
      江逐月:。
      
      行吧。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林缙居然这么好说话?好像跟其他那些修唯识法的不太一样?
      
      ·
      
      而自从带上了凝香谷这群弟子之后,队伍就热闹了许多。
      
      那首席弟子名叫陈华,不光逃跑时脚板油滑,嘴也油滑得紧。
      
      方才他见江逐月奉承了林缙两句,便有那么好的效果,这会便一直跟在二人后面拍马屁。
      
      江逐月倒是不觉得怎么样,而林缙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了。
      
      “闭嘴。”
      
      陈华:……
      
      嘴角抽搐了一下,陈华讪讪退后了几步,接着,他就忍不住狐疑地端详了江逐月一眼,心想这江逐月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异之处,为何林缙就如此对他刮目相看?
      
      想不通,想不通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