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不过凝香谷采集丹药炼制丹药还要花费一段时日,在这之前没有丹药护体,江逐月就暂时不需要炼体。
      
      他这会就满心期盼着,凝香谷炼丹可千万要慢一点啊。
      
      至于林缙,倒也没有太着急去催凝香谷那边的进度,照旧每日修炼,仍旧是那波澜不惊的模样。
      
      只不过他每日会逼江逐月喝一些毫无味道的牛乳状液体,说是给江逐月疏通筋脉,防止炼体的时候出现问题。
      
      那液体称不上好喝,也不算难喝,但每日都喝,还当做正餐,江逐月是真的受不了了。
      
      可偏偏林缙还盯着他,不许他瞎吃东西。
      
      江逐月:别问,问就是心里苦。
      
      不过江逐月跟林缙相处了这么些时日,也逐渐摸透了几分林缙的脾性,知道林缙不是那种轻易动手发怒的人,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这天夜里,江逐月肚子咕咕叫了好一会,胃中饥饿难耐,嘴里也毫无滋味,实在是忍不住,就悄悄起身爬了起来,往帐篷外面溜。
      
      林缙一没睁眼,二没动作,但却在江逐月刚掀开帐篷门帘的时候他却精准开口道:“去哪?”
      
      江逐月步子一颤,随即他就笑了笑道:“去解手。”
      
      林缙:……
      
      “去吧。”
      
      江逐月瞬间松了口气,掀开帘子就溜了出去。
      
      这会时辰很晚了,已经亥时三刻,凝香谷和天剑宗的帐篷也大都没了光亮,江逐月很轻松地溜到了一旁的一个树林里。
      
      他这会掏出一瓶葡萄酒,打算润润嘴,也不敢吃太多,还是怕吃多了吃出问题来。
      
      结果江逐月刚喝了一口,就听到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阵阵十分暧昧的声音。
      
      江逐月:!
      
      靠,这是谁啊,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干这种事?
      
      真刺激。
      
      太刺激了。
      
      把口中的葡萄酒咽下去,江逐月给自己贴了张隐身符,蹑手蹑脚悄悄走上前去。
      
      也不怪他好奇,实在是那两个声音,居然都有些熟悉。
      
      靠的近了,江逐月便听得清了。
      
      居然是孟九思和那天的小师弟安文玉!
      
      那声音,天雷勾地火啊。
      
      而这时,孟九思拈过安文玉耳畔一缕发丝,低声喘息道:“玉儿这么好,那个林缙看不上你,是他不识货。”
      
      安文玉咬了咬嘴唇,似嗔似怒地道:“人家就算是真小人,也比你这个伪君子好。”
      
      孟九思轻声一笑,亲了安文玉一口道:“我就是伪君子,可玉儿不也还是喜欢我。”
      
      安文玉:“你好坏——”
      
      说着又是一阵黏糊。
      
      江逐月:呕……
      
      可方才那孟九思提到了林缙,江逐月却又不得不忍耐着听下去。
      
      倒不是他觉得欢爱这件事恶心,而是他觉得这两人虚情假意,各自为营,却又要故作亲热的模样让人胃里难受。
      
      而那两人黏糊了一会,孟九思便又低声开了口,这次他说话的嗓音极低,但江逐月仍是捕捉到了林缙的名字。
      
      之后,那两人再说什么,却又不太听得见了。
      
      江逐月:……
      
      你倒是大点声啊!
      
      然而等了一会,那两人却激情开战起来,甚至都不再说话了。
      
      江逐月熬了一会,实在受不住了,想了想,又觉得孟九思和安文玉都不算什么厉害角色,回去提醒一番林缙就成。
      
      想到这,江逐月看了一眼身上效力快结束的隐身符,便没再耽误,悄然离开了。
      
      听了一场激情戏,江逐月都忘了自己是出来偷吃的。
      
      快走到帐篷前才记起这回事。
      
      江逐月:……
      
      然而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再找个地方偷吃的时候,一个黑色的修长身影恰好就掀了帘子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正是林缙。
      
      江逐月隔着浓黑的夜色,隔着那层黑金束带跟林缙对视,却仍是被林缙看过来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虽然林缙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就是了。
      
      “回来了。”林缙淡淡道。
      
      江逐月回过神来,心虚不已,连忙小步跑过去:“回来了,肚子有点不舒服,所以久了点。”
      
      林缙没有说话,看着江逐月钻进帐篷,自己站了一会,也跟了进去。
      
      江逐月这会挠了挠头,正想把刚才看到的事告诉林缙,结果一转身,就撞上了林缙温热的胸膛。
      
      江逐月:!
      
      吓了一跳,他连忙退后两步,结果又踩到了毛毯——
      
      就在江逐月试图用身法稳住身体的时候,他的手被一把抓住,整个人都被拉了起来。
      
      江逐月心头一颤,再抬头,几乎鼻梁都要跟林缙的鼻尖碰上了。
      
      而这会,他清晰地看到林缙线条优美的薄唇上几乎都没有唇纹,仿佛一层上了釉的白瓷,隐约透出一丝血色。
      
      反正怎么看,都不像个正常的活人……
      
      “喝酒了?”林缙薄唇微动,淡淡的热气吐在江逐月鼻尖上。
      
      江逐月大惊,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林缙估计是嗅到酒气了,只好讷讷承认道:“就喝了一口……”
      
      林缙隔着那一层薄薄的黑金束带凝视了江逐月一眼,忽然就放开了握着江逐月的手。
      
      接着他就退开了一步。
      
      江逐月微微一怔,顿时松了口气,然而这时他头顶突然投下一片黑影,他的下巴被林缙轻轻捏住了。
      
      “真的就喝了一口,嗯?”
      
      江逐月愣了愣,气道:“本来就一口!”
      
      “一口喝了那么久?”
      
      江逐月:……
      
      正想挣脱开这个奇怪的姿势,江逐月柔软的脸颊却突然被林缙一把掐住。
      
      江逐月:!
      
      这次林缙没手软,稍微用了几分力气,江逐月吃痛,下意识就张开了嘴。
      
      正在江逐月瞪大了眼,一脸怒气,伸手一掌拍在林缙胸口的时候,却被林缙一把攥住了出掌的手。
      
      林缙顺手就封住了江逐月的几处大穴,沉声道:“别动。”
      
      江逐月僵在原地,又是恐慌又是愤怒。
      
      而林缙抓着他的手宛如冰冷的玄铁一般,攥得江逐月手腕生疼。
      
      紧接着,林缙半松开掐着江逐月脸颊的手,就徐徐伸出那修长的食指,探入了江逐月湿润的口腔中。
      
      江逐月眼睛顿时瞪得老大,生理性的泪水也被一下子刺激了出来。
      
      这又算怎么回事啊?!
      
      林缙是个断袖???
      
      但林缙接下来的行为却也并不狎昵,他这时定神观察了一下江逐月的口腔和喉咙口,过了一会,淡淡道:“看来真的只喝了一口。”
      
      江逐月:???
      
      紧接着,林缙眸色一沉,便用那食指在江逐月柔软的小舌头处用力一掐——
      
      江逐月:呕——
      
      胃里翻腾的感觉让江逐月顾不得那么多,昏天暗地吐了起来。
      
      而他也不知道自己穴道什么时候解开的,等他吐完了,整个人就一脸苍白,浑身虚脱地跪趴在一旁的茶几上,坐都坐不起来了。
      
      就在江逐月捂着肚子,有气无力地想要骂林缙一顿的时候,一只泛着玉色冷光的手握着一杯清水递到了他面前。
      
      “漱漱。”
      
      江逐月怔了一下,抬头就狠狠瞪了林缙一眼。
      
      然而这会他刚吐完,绯红狭长的眼角还微微挂着眼泪,没力气的很,瞪人一眼也没什么威慑力,反而像只发狠的小狐狸似的。
      
      林缙见状,不由得想:真像,不过这只小狐狸没有爪子。
      
      而江逐月瞪完人,却也一点不让自己吃亏,夺过那杯清水,就漱了漱口。
      
      就在江逐月漱口的时候,他忽然嗅到了一股奇妙诡异的香味。
      
      江逐月眸子一动,停止漱口,就朝那香味散发出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自己刚才吐出来的那些东西居然变成了一滩深紫色的透明液体,甚至还散发着迷人的淡淡光泽。
      
      但那股香味……
      
      江逐月的直觉告诉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这会他方才有点慌张道:“那那那……是什么玩意?”
      
      林缙这时走上前来,取出一个小玉瓶,将那滩液体尽数收了进去,才道:“酒液碰到灵乳会激发灵乳的一些特质,若是被彻底吸收,一不小心就会爆体而亡。”
      
      江逐月背后一凉,随即就意识到林缙方才的行为是在帮他,一时间江逐月脸上不由得有些红了。
      
      但很快他又觉得林缙做法也很有问题啊,哪有这样不说明情况就直接动手的?他会误会不是很正常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