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天选之子退婚后

作者:后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林缙似乎感受到了江逐月的想法,又道:“酒液加上灵乳,刺激的是人最原始的一些欲望,我不知道你被刺激的是哪里,怕你自残,所以就先封住你的穴道。”
      
      江逐月:……………………
      
      太可怕了吧!
      
      但随即,江逐月又意识到一件事,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凉气道:“你见过因为这个自残的人?”
      
      林缙沉默了片刻:“嗯。”
      
      这下轮到江逐月沉默了。
      
      林缙这都是什么魔鬼经历?
      
      而江逐月又低头抿了一口清水,用力漱了漱口,就听到林缙道:“服用灵乳本身是为了最大限度激发躯体的潜力,让修士在炼体的时候更轻松一些。但有些修士贪得无厌,就会想办法催发灵乳的威力,比如——饮酒。”
      
      “而刺激过度就会血气暴涨,容易出现精神错乱,幻觉层出的情况。我先前说的那个修士就是饮酒之后刺激了杀欲,可密室内没人给他杀,他就砍掉了自己的一条手臂。”
      
      江逐月:……
      
      忙忙吐掉了嘴里水,江逐月问:“那单独服用灵乳也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吗?”
      
      “心志坚定就不会,除非你心存邪念,急于求成。”
      
      江逐月微微松了口气。
      
      想到这,他就忍不住悄悄抬头看了一眼林缙,想再问问林缙关于炼体的细节。
      
      然而抬起头,他却发现林缙站在他身侧三尺处,却面向着对面不远处那颗照亮的萤石,似乎是在出神。
      
      江逐月愣了一下——林缙在想什么?
      
      而林缙出神了一会,便回过头来:“炼体之事,我不会急于求成,你也不用太担心。”
      
      江逐月抿了抿唇,低声试探道:“那林兄能跟我讲讲炼体需要注意的事项么?”
      
      林缙沉默片刻,坐到了江逐月面前:“既然你问,那就听好了。”
      
      江逐月心头一跳,连忙坐正。
      
      “我方才也说过,灵乳炼体是激发你身体最大的潜能,而我们唯识法认为身心一体,所以到炼体的最后步骤,就会出现幻觉,只有熬过了幻觉才能成功炼体。也就是你们平常说的破障。”
      
      练个体还要破障?!
      
      迟疑了一下,江逐月道:“可我修的不是唯识法。”
      
      林缙看了他一眼:“唯识法的精妙之处就在于不论你是否身负其他功法,只要能修,就不会有冲突。”
      
      江逐月:……
      
      “可破障不是大乘期修士炼体才需要的过程么?”江逐月期期艾艾,终于说出了真心话。
      
      林缙淡淡道:“那是他们故弄玄虚而已,炼体不修心,有何用?身心分离,走火入魔的还少么?”
      
      江逐月:呵呵,听不懂,就你装逼。
      
      但这话江逐月当然不敢说,他只道:“可是我天资也未必有他们优秀,我不太敢试……”
      
      倒不是他不想炼体,实在是林缙说的方法不能说服他,而且听起来还很危险。
      
      “有我在你怕什么?”
      
      江逐月:???
      
      而接着林缙又道:“许多大乘期修士不能突破心障,多半是因为心性过于复杂,执念太重,破障的时候便阻碍重重了。你想法比一般人简单许多,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执念,成功率反而比那些所谓的高手要高很多。”
      
      江逐月:?
      
      这是拐着弯在骂他傻白甜吗?
      
      可狐疑地看了一眼林缙的表情,江逐月又没看出什么讽刺的意味。
      
      就在江逐月悻悻垂下眼的时候,林缙道:“你总看我作什么?”
      
      江逐月:……
      
      但随后,江逐月便理直气壮道:“不看你看谁,这里有别人看吗?”
      
      林缙:“哦,有道理。”
      
      江逐月:……
      
      他迟早要被林缙气死,宠物这行,果然不是人能干的。
      
      太难了。
      
      可自顾自气了一会,江逐月还是忍不住问:“那破障的时候大概会出现什么样的幻境?”
      
      林缙淡淡道:“每个人不一样。”
      
      江逐月想了想:“你那时候的幻境是什么样的?”
      
      问出这句话,江逐月突然醒悟过来,又有些后悔——这么私密的问题,林缙会不会觉得他很冒昧?
      
      但林缙却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默然片刻,他语气平淡地道:“是那只小银狐,我在幻境看到它死了。”
      
      江逐月心头骤然一颤:“后来呢。”
      
      林缙又静默了一会,目光似乎落在虚空的某处,像是在回忆。
      
      江逐月感受到这微妙的气氛,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逐月感觉自己腿都坐麻了,他才再次听到林缙那不带什么感情的清冷嗓音。
      
      “后来我突破幻境才发现,它其实已经死了很久了。”
      
      江逐月听到林缙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攫住了,呼吸困难。
      
      明明林缙这话十分平静,但江逐月还是觉着这里面夹杂着的那股淡淡的压抑情绪憋得他喘不过气来。
      
      就在江逐月情绪复杂地缓过劲来,试图去安慰林缙的时候,林缙却已经站起身来道:“时间不早了,该睡了。炼体期间需要保持跟天地一气的磁场,否则精气不足很容易失败。”
      
      江逐月:……
      
      怔了一会,江逐月低声道:“嗯,林兄夜安。”
      
      “嗯。”
      
      下一瞬,萤石熄灭,整个帐篷就黑了下来。
      
      江逐月被黑暗笼罩,自己在原地怔了一会,便扯过一旁的被子,裹住了自己。
      
      他倒是不困,而且这会他才又想起安文玉跟孟九思的事。
      
      有点想跟林缙说,但这会时机不对,他想了想,索性就又裹住了被子,睡着了。
      
      但江逐月并没有发现,在黑暗中,林缙其实并没有休息,而是一直静静看着他的方向,似乎在出神,又似乎在凝视他。
      
      但那眼神里并没有带任何攻击性的意味,反而十分平和。
      
      ·
      只是江逐月没想到,刺激的考验来的这么快。
      
      陈华这人十分尽心尽力,在知道林缙想要那丹药之后,都顾不上给自己炼丹,就先可着林缙要的炼制了。
      
      而且,还多炼了不少!
      
      一大早,陈华还献宝一般,将那些丹药亲自送到林缙跟江逐月的帐篷里去了。
      
      本来江逐月已经打算悄悄去找陈华,让陈华放水,炼慢一点,最好等到内围开启也炼不出来。
      
      可他没想到,陈华也太勤快了!
      
      这会,江逐月看着陈华神情欣喜地捧出那几瓶炼体丹药的时候,脸都绿了。
      
      林缙接过瓶子,开盖略嗅了嗅,便道:“品质很好,辛苦了。”
      
      陈华这还是第一次被林缙夸奖,一时间惊喜不已,面上都闪出几分红光来。
      
      江逐月:别问,问就是心痛。
      
      林缙说完,还又赏了陈华一块极品灵石,陈华吓了一跳,连忙推辞,说上次那块够了,死都不愿意再要。
      
      林缙不太愿意在这种小事上跟陈华纠缠,便重新收下了灵石,让陈华出去了。
      
      陈华这边一离开,林缙还没开口,江逐月便忍不住颤巍巍地低声道:“林兄,我……身体有点不舒服,能不能过几日再炼体啊?”
      
      林缙:“哪里不舒服?”
      
      江逐月一时语塞。
      
      “手伸出来。”
      
      江逐月几乎是下意识就把手藏到了身后。
      
      林缙:。
      
      可看着林缙那微微抿成一线的薄唇,江逐月心头一颤,只能犹犹豫豫把手又递了出来。
      
      林缙这会握住江逐月柔软白皙的手,给他略把了把脉,便道:“有点气虚,不过不是大问题。”
      
      江逐月:……
      
      一时间竟然有些惭愧怎么办?
      
      随后林缙便道:“我给你输些真气,午时就开始。”
      
      午时???这么快???
      
      江逐月一脸震惊,一时间都吓得忘了把自己的手从林缙手中抽出来。
      
      而林缙却仿佛什么都没觉察到一般,放下江逐月的手,就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各类东西,开始准备了。
      
      江逐月:太煎熬了吧!
      ·
      
      眼瞅着午时就快到了,江逐月心里惶恐,正想着试试尿遁,林缙却一早就觉察到了他的思维,抬手便封了帐篷的帘子。
      
      江逐月:完了,凉了。
      
      “过来。”
      
      江逐月不情不愿地挪动了过去。
      
      林缙这时便从取出戒指里取出一个汉白玉制成的浴桶,往里面注入了灵乳,又把方才陈华给的丹药全都扔了进去。
      
      丹药和灵乳混合,那原本透明的水面上就泛起了一阵阵咕嘟咕嘟的水泡。
      
      江逐月:?
      
      “那丹药是吃的……”江逐月神情十分古怪。
      
      林缙伸手轻轻试了一下那浴桶里的水,道“我知道,我们唯识法炼体不会吃这些。只是辅助灵乳的功效发挥得更稳固而已。”
      
      江逐月:真是财大气粗。
      
      林缙试完了温度,道:“有点凉。”
      
      江逐月忍不住就微微吸了一口冷气——林缙的有点凉,那得是多凉啊!
      
      哭了哭了。
      
      而林缙这时沉吟片刻,便从怀中取出一枚火红色的内丹递给了江逐月:“翼蛇的内丹,你拿着护体。”
      
      江逐月虽不情愿,但也知道此刻骑虎难下,便把那内丹接了过来。
      
      就在江逐月走到那浴桶前,脱了靴子和外袍,认命准备进去的时候,林缙在他身后道:“把衣服全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