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与此同时,海姐带着沙卡鲁找到了《机器人守则》剧组的梵监制。
      “老梵,好久不见了呀!”海姐刚进房间,立刻瞄准了落地窗前的中年男人,眼里带着一股媚.意,风.情.万.种.的朝人走去。
      
      这要是在平时,梵监制早就张开手抱住这个送上门的尤.物了,只可惜何悦怿的事情让他没了这个兴致。
      甚至烦躁的看了眼她身后的沙卡鲁,“说了有角色就会通知,急什么?”
      
      梵监制见沙卡鲁退开几步,背对着他们,心里冒出了一个怀疑的小苗头,刚低头,海姐的素手抚上了他的肩,整个人挤进了他的怀抱,顿时鼻间香风阵阵。
      
      “我刚听说您这部剧的主演是何悦怿?他现在的名声可不大好,要是非用他,您这些天都心血,不就付诸流水了?”
      
      梵监制的耳边传来酥.软.人心的声音,本就打算撤换掉何悦怿的他,更动摇了,不过他的神智还算清明,没那么快松口。
      
      “我也不敢奢求当个主演,好歹让我家沙卡鲁在剧里多说几句话,多露几次面,那也心满意足了。”
      
      梵监制玩味的看着越来越靠近他的海姐,身体娇.软又野心.勃.勃,两种矛盾的情绪出现在这个美人身上反而更让人有征服她的.Y.望。
      大手拍了一下她的P.股,“哈哈哈,等我说服那个死心眼的作者,就给你去消息!”
      
      两人眼神相对,都明白了彼此心里的小算盘。
      
      沙卡鲁竖着耳朵终于听到满意的回答,眼神轻蔑的笑着,他倒要看看这回何悦怿还能怎么翻身!
      给褚齐戴了.绿.帽,还闹了个众人皆知,何悦怿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看他还怎么傲,怎么装腔作势!
      
      而宿醉醒来的文捭此刻火冒三丈,昨晚的聚会上,沙卡鲁频频敬酒,他还以为沙卡鲁有心讲和,所以帮着劝酒。
      后来悦怿有点醉了,沙卡鲁扶他去了厕所,回来的时候说人被卡鹤接走了,也就没放在心上。
      
      哪想到今天醒来会看到这些新闻,再看到联星卡里卡鹤焦急的信息,顿时羞愧难当。
      再看到询问是否重新拍摄电影的媒体几乎打.爆.他家的电话后,这丝愧疚马上转化成对沙卡鲁的怨恨。
      
      文捭咬牙联系了卡鹤,在得知他们有办法洗清流言后,在八博上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撤换何悦怿,并相信他的人品,随即开始安排剪辑,势要减少沙卡鲁应有的戏份。
      
      在他发出声明后的三分钟内,段长年和华斯莉纷纷转发,并表示支持。
      随即文阖、克琦、西塔等工作人员也纷纷站队,力挺至今都没发声的何悦怿。
      
      “爆哭!你们看看悦悦的人品,不要无脑黑了好吗?”
      “从昨晚到现在,终于有人替我们悦悦说话了,永远支持他们!”
      “呵呵,这是准备好开始洗白了吗?搞不懂何悦怿怎么有钱驱使这么多人昧着良心?”
      
      “楼上,我们段爷不是缺钱的人好吗?你怕是不知道他今年刚买了一座岛,摊手.jpg”
      “emmm,粉了段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替别人说话,可为什么是这种人?”
      
      “我们就没这些担心了,克琦一直毒舌,不可能被收买,所以何悦怿的人品真的好。”
      “最怕他是道貌岸然,把整个圈子里的人都骗了!在学术方面的建树,并不能表示一个人的品德。(路人一只,如有冒犯,勿喷)”
      .....
      
      沙卡鲁坐在飞行器内,好整以暇的打开了八博,见到那些人纷纷站出来担保何悦怿的人品,轻笑着丢开了面板,“海姐,封口费给了吗?”
      
      坐在驾驶位的海姐瞥了眼他,用赞许的语气说道:“你就放心吧,那女孩儿是你死忠粉,不会乱说话的。至于那个小明星,他还等着你提携,更不可能自绝道路的。”
      
      她真没想到沙卡鲁胆子这么大,不过这次的计划堪称完美,任谁都不可能知道是他们在幕后...不,就算昨晚的事被人猜到了,也不会有人傻得捅出来。
      毕竟比起名声已经臭的不能再臭的何悦怿,置身事外才是明智的选择,只是没想到那些人竟然会去声援何悦怿。
      
      真该说,做人这方面,沙卡鲁确实还有的学,要是他身处这种境地,哪有圈内人替他说话?
      不过这种不痛不痒的声援,根本改变不了大局,最迟明天褚将军就会知道这件事,然后..她家沙卡鲁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位了!
      
      百分百相信自己的两人完全没觉得到现在那个女孩都没联系他们有什么不对,依旧安稳的回家等梵监制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欧作者家——
      
      “不可能!”欧作者再一次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梵监制的提议。
      
      梵监制说到现在口都干了,无可奈何的坐在沙发上,“他现在名声臭成那样,等褚家动手后,人能不能拍你的书都说不准,还在这儿坚持什么啊?”
      
      欧作者满身的书卷气,说话的语气却像极了流.氓,“诶,老子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爱拍我的书就拍,不爱就滚!”
      
      “你这人!”梵监制就没见过这么任性,不可理喻的人。
      
      “怎么的?我这人就这样,恃才傲物。”欧作者.痞.里.痞.气的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叼着一根饼干.棒,像极了街边的小.混.混。
      
      梵监制扭开头,闭上眼重复深呼吸,不跟这位掰扯互相尊重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肯换何悦怿?你是他的粉丝?”
      
      谁知欧作者冷哼了一声,目露凶光,“老子和他不共戴天!”
      
      “那你死活不换人?”梵监制头都快秃了,这种阴晴不定的作者,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再合作第二次了。
      
      就见欧作者恶狠狠地咬断了饼干.棒,嘴里吭哧作响,像是在咬仇人的肉一样,“就是不换,换了还怎么报仇?”
      
      他说罢,也不给梵监制机会,直接登上了八博,在一片劝换主角的评论里,毅然决然的发了一条信息。
      ‘说什么也不换,男主就是何悦怿了!’
      
      底下的评论直接炸了,他们以为自家大大写书五年,一直顺应民意,到头来竟然为了何悦怿跟他们死扛到底。
      
      “欧欧,何悦怿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让你这样对我们?”
      “你还是那个对我们合理要求加以接纳的欧欧吗?心凉了..”
      
      “又一个力挺悦悦的,好感动,我们悦悦真的不可能做那种事情,你们看啊!”
      “路人视角,娱乐圈多的是明哲保身的事例,这回竟然会声援一个都没出来给自己辩解的艺人,真的挺奇幻的。”
      
      “同路人,有两种可能,要么何悦怿人品真的好到爆,要么何悦怿逼迫了他们,可是他凭什么逼迫那些人帮自己说话?所以我觉得,何悦怿应该被陷害了。”
      .....
      
      梵监制看欧作者招呼都不打,直接发声,好悬没在他家被气死,“你是存心的吗?”
      
      欧作者一边抱着面板精心挑选了几句评论回复,一边吊儿郎当的回道:“可别在我这儿死,不然明天头条可就有了,‘著名监制气量太小,被气死于编剧家中’。”
      
      “呼!”梵监制狠瞪了他一眼,到底缓了缓内心的怒火,“我就不该签那个合同。”
      
      “你当时签的很开心。”欧作者淡淡的帮他回忆。
      
      梵监制捂着心头,悔不当初,就不该为了省点钱,同意让他来选角,现在弄成这样,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另一头,终于能活动身体的何悦怿面色难看的转过头,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副藏在心底的面容。
      
      褚齐,怎么会是他?
      
      何悦怿心里坠坠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果是他在这,那就说明昨晚自己根本没和别人发生什么,这次的事情也能迎刃而解。
      
      可是,褚齐身上还带着明显的火.药味,衣服上还沾着尘土,就连脸上也有一道被利刃划伤的血痕...他是拼命赶回来的。
      
      心里有了这个认知,更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褚齐对自己的照顾,他不配啊。
      
      平日板着一张冷脸的褚齐,脸上有着明显的疲惫,规矩的躺在他的身侧一动不动,莫名让人心疼。
      
      那双深邃的眼睛突然张开,何悦怿猝不及防的撞进了那抹深情里,竟然舍不得抽身离去。
      
      “醒了?”褚齐的嗓音沙哑,喉咙仿佛被刀刃刮过一样,“身体能动了吗?还疼吗?”
      
      明明自己还很疲倦,却依旧笔直的坐起身来,贴心的掖了掖他的被子。
      
      何悦怿摇头,突然红了眼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或许自己该离他远点,既然给不了他想要的,那就别再祸祸人家了。
      
      “你退到哪都没关系,因为我在追你。”褚齐一眼看出他眼里的退意,像宣誓一样的说出了这句话。
      
      “之前不想逼你做决定,可是我改变主意了。”
      
      或许是药物残留的原因,何悦怿脑子还是一团乱麻,疑惑的看向褚齐。
      
      “我除了结婚证,什么也没有。不能帮你发表声明,不能帮你辟谣也就算了,可是你连不想喝的酒,不想应酬的局都不能拒绝...”
      
      “不是。”何悦怿愧疚的很,心疼褚齐对自己的卑微,“这不怪你,是我不好,没能顾好自己,给你添麻烦了。”
      
      褚齐突然扭过头,背影略显萧索,让何悦怿更心疼了。
      只是他不知道,背对着他的褚齐眉眼舒展,甚至勾起了嘴角,眼神更是藏不住的窃喜。
      
      “你..到现在都还不想接受我,对吗?”褚齐的声音寂寥又脆弱,唬的何悦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偏偏何悦怿身上没力气,刚才翻身扭头的动作就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气力,现在根本不能把褚齐掰过身来,面对面说清楚。
      
      “我不是那个意思,褚齐我有想过的...”
      “那你喜欢我吗?”
      
      一句简短的质问,让他再次哑口无言,喜欢是有,可...楚齐....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褚齐语气低落,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拖着疲惫的身躯起身离去,一步等三秒。
      
      “我喜欢你,就是..”何悦怿见他离开自己,心不断下沉,无意识的把藏在心里深处的话吐露出来。
      可话还没说完,他的脸上就传来柔软的触觉,整个人再次懵住。
      
      “那就够了。”得寸进尺容易把小狐狸逼急的,作为一个合格的猎.人,褚齐适时停下捕.猎的步伐,企图用温柔再次麻.醉他。
      
      可何悦怿要是只小白兔,那真的反应不过来。偏偏他是只狐狸呀,褚齐都来亲了一下,能不知道刚刚是装的吗?
      咬.咬.嘴唇,两只眼睛瞪得圆,好气,对着这张充满笑意的脸,就是说不出狠话啊他!
      
      “我得回部.队了,请的假快到点了。”褚齐抚摸着他的脸颊,深邃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舍,“不管你做什么,只要记住你是我的人,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就够了。”
      
      “嗯。”何悦怿撇开头,还是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相处方式。
      
      只听耳边传来磁性的笑声,他蹭得一下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你,回去部.队以后要注意休息,别受伤了。”
      
      突然感觉自己敏感的耳朵被人揉捏着,扭头看向那个罪魁祸首,却撞进了那双深邃眼睛里。
      心跳逐渐加速,到了他也控制不了的地步,甚至连无力的身体都有了酥.麻的感觉。
      
      眼见那张俊脸不断靠近自己,下意识的屏气,眼睛直接闭上,如蝶翼般的睫毛不停抖动。
      心跳如雷,等了很久,唇上始终没有软绵的触感,耐不住的睁开眼睛。
      
      褚齐的脸这才逐渐放大,薄唇迅速的印在他的脸颊上...气结的推开了他,自己才没有期待什么,没有!
      
      被推开的褚齐虽然一本正经,但嘴边藏不住的笑意依旧.暴.露.了他的好心情。
      他手握半拳,放在嘴边咳了一声,“我怕亲了以后,你今天真的下不了床了。”
      
      听到这句话的何悦怿耳朵迅速爆红,狐狸.耳也跟着露了出来,背过身捂住耳朵,不想再听他说那些过分的话。
      
      只是变成狐狸.耳后的耳朵太过灵敏,依旧能听到褚齐低沉迷人的笑声...
      耳朵忍不住的颤了一下,猛的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暂时阻止了心头的那股热意。
      
      “你有我,所以不要有任何顾虑。再说褚家也不是摆设,放心大胆的仗势欺人吧,我的宝贝。”
      
      褚齐坚定可靠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到了他的心里,他闷声应了一句。
      
      原本微凉的脸,也不知道是被被子里的热气熏烫的,还是血液上涌烫热的,到底是没敢再把脸露出来。
      
      何悦怿躲在被子里又等了一会儿,这回传来的声音却是关门的动静。
      等他探出.头时,褚齐已经不在房间了,可鼻间还有他的气息,仿佛整个人都在他怀里,沾染上了他的气味...
      
      何悦怿猛锤了一下床,想自己什么没见过,当初戏班子里多得是这种戏码,怎么今天就怂了呢?
      
      卡鹤的视频通讯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何悦怿气鼓鼓的点开。
      
      “说!”
      
      屏幕里卡鹤手一抖,杯子里的水往外洒了出来,满眼疑惑的看向躺在床上的何悦怿。
      这是褚将军没满足他吗?不对啊,昨晚把人拉出来的时候,整一个瘫痪状态,哪能办事?
      
      哦~那就是今天没满足了,啧啧啧,褚将军竟然也忍得住。
      
      何悦怿看他那眼神就能猜到这人脑子里多半没想什么健康的事,硬生生的扯开话题,“网上的事,你预备怎么办?”
      
      “我这边把那个小姑娘弄到警局了,警方已经确认她对你下药,只是背后的人她交代不清。”谈到正事,卡鹤马上正经了起来。
      
      何悦怿努把力,终于能半坐在床上了,“没供出沙卡鲁吗?那供出谁就谁,直接起诉,上法庭。”
      
      “那,我就这么发声明了?”
      “嗯,顺路接个访谈节目。”
      
      “接访谈的话,声明不如等直播结束,或者和直播同时发布?”
      “都可以,你看着办吧。”
      
      “对了,你接了这么久广告,挑出一个了吗?”
      “一共三个,前两天刚谈好的,不过昨天的事发生了以后,人公司没动静了。”
      
      何悦怿理解的点头,“那就算了,我这儿正好有几个广告商,等下发给你看看,合适就帮我签合同。”
      
      对上卡鹤略微不满又疑惑的眼神,他罕见的不好意思了一回,干咳了一声,解释道:“我学生的公司,前几天刚找过来的,当时正好收作业,我就给忘了...”
      
      “行。”卡鹤已经放弃跟他强调经纪人的重要性了,干脆接下这件事。
      
      辟谣这种事,贵在.迅.速。
      
      卡鹤和他沟通好后,立马找了一家相熟的媒体,当天下午两点半准时在褚齐的房子里开始录制。
      
      首次接受采访就是这种情况,何悦怿深感自己星途不顺,于是也没心情化妆,脸上带着明显的病弱,就这么上镜了。
      
      “大家好,这里是娱乐最前。今天我们有幸接到何悦怿的邀请,进行这次采访节目。”主持人流利的对着镜头说开场白。
      
      何悦怿眼神温柔,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丝毫没被网上的留言影响,“还是要谢谢娱乐最前愿意在这个时候把频道的黄金时段让给我做声明。”
      
      主持人得体的笑了笑,他知道今天的主角不是他,抛出了一个话头后,立马闭嘴倾听。
      
      “昨晚我们组了一个局,庆祝杀青。我最后喝了一杯沙卡鲁递来的酒,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大文导说沙卡鲁陪着我去了趟洗手间,回去的时候他跟大家说我被鹤哥接走了,可是当时鹤哥并没有接到我。”
      
      “随后,鹤哥联系不到我,担心出事,于是联系了还在.军.队里的褚齐,最后通过伴侣间的定位系统,找到我在一家酒店里。”
      “他们踹门进去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刚给我脱了外套。”
      
      何悦怿简单阐述了事情的经过,等主持人再次抛话。
      
      主持人有些被他的言论惊到了,他知道卡鹤今天找他们过来是为了洗白,没想到是这种颠倒黑白的洗白!
      
      “那那个女孩儿,现在怎么样了?”专业素养没让他昏了头,干巴巴的问了一句。
      
      何悦怿轻笑了一声,主持人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中,这种事说出来,相信的人当然相信,不信的依旧会抹黑他。
      只不过他今天选择说出真相,并不是为了洗白,而是为了不寒粉丝的心。
      
      “在警局,鹤哥已经在工作室的平台发了相关证据。”
      “其实按我的性格来说,解不解释都可以,但是我见不得河粉们替我说话,却被人质问的哑口无言。”
      
      主持人听到警局,眼神瞬间不一样了,星际的警局没有别的优点,就是执法公正,所以何悦怿说的事有九成可能是真的。
      “不知道她是否招认了幕后黑手?”
      
      何悦怿觉得身体有些僵硬,于是自然的翘起二郎腿,活像优雅的贵公子一般,“说是说了,不过我觉得能设计陷害我的只有沙卡鲁。”
      
      捕捉到大新闻的主持人眼睛亮了不止三个度,“请问你有证据吗?”
      
      “没有。”何悦怿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不过我偏.执的认为是他,并且记恨他了。”
      
      主持人:“...”
      
      何悦怿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惊世之语,依旧风度翩翩,如果他现在手上能拿把扇子,铁定能迷倒不少人,“所以,以后我不想在任何场景碰见他,无论剧组、电视台、或者是颁奖典礼。”
      
      主持人深吸了一口气,这就等于是公开封.杀啊!谁说何悦怿性情温和的?这明明是只睚眦必报的狐狸!
      
      因为访谈是采取直播的形式,所有吃瓜群众都听见他意味深长的威胁了。
      
      “啊啊啊,悦悦既A,又宠粉,我第一次追星就遇上这么优秀又温暖的人,好好啊!!”
      “有他的承认,觉得被人不理解那么久,也无所畏惧了。”
      
      “我刚看了工作室的声明,既有昨晚警方提供的身体检查报告,又有刚拿到手的口供...果然,何悦怿好难一老师”
      “心疼悦悦,去个杀青宴还要被人下.药,沙卡鲁没品!”
      
      “诶诶诶,嫌犯都说是那个十八线指使她的,你们能不能不这么偏激?”
      “不好意思,粉随正主,我们就是讨厌沙卡鲁,全面抵制他。”
      
      “路人表示,这个瓜吃的我心满意足,剧情峰回路转,年度最佳!”
      “仔细扒了一下警方提供的资料,试问十八线小透明怎么给何悦怿下药?那不就是当晚和他同在一起的人才能做到?”
      .....
      
      主持人的耳骨感传输器实时接收导演给他传达的网友评论,问出了那个略显尴尬的问题,“悦悦,河粉们很关心你和褚将军是否因为这次的事情,感情更近一步?”
      
      听到褚齐名字的何悦怿嘴角的笑意更加真诚,坏心眼的朝镜头眨了一下眼睛,“反正褚齐只会喜欢我,所以有在心里惦记他的孩子们,都看开点吧~”
      
      主持人笑着恭维了一句,“褚将军确实对你,一往情深。”
      
      何悦怿听到他这句话还自得的点点头,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他要是不喜欢我,哪会听到我失踪就请假回来,又陪了我一晚呢?”
      .....
      
      嘭!一个茶杯砸在了屏幕上的何悦怿,一瞬间,他所在的地方出现了裂纹,就跟他被人划花了脸一样。
      
      沙卡鲁胸膛不停的剧烈起伏,双眼通红的瞪着何悦怿,他觉得何悦怿这几句话是对自己说的,更是对自己行为的轻蔑,嘲讽。
      
      “没事的,他没有实际的证据。小明星那边,我会把住他住院的父母,让他别乱说话,放心,放心。”
      相比沙卡鲁的气愤,海姐相当镇定,她心想只要没人攀扯出沙卡鲁,就还有机会在娱乐圈混.下去。
      
      等这阵风声过去了,网友忘了这些事,总有人愿意捧。
      
      她和沙卡鲁都太天真了,如果说何悦怿拥有着褚家‘媳妇’的身份,那么别忘了在这之前他还是洛拓斯的教授。
      
      在这件事情过去一个月后,海姐开始千方百计的为沙卡鲁找寻机会,可每到最后的时候,总能被那些老板拒绝合作。
      
      所有人给她的理由几乎都是同一个,‘何老师教过我or褚家和我们公司有生意来往’。
      
      就连想要染.指海姐的梵监制都因为欧作者的强硬态度,而不了了之,想他半年前还是个二线小红,现在竟然找不到一个在镜头下露面的机会,宛如被整个圈子雪.藏了一样。
      
      她这个时候才能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有没有证据真的无所谓...
      继伊丝之后,沙卡鲁再一次身体力.行的体验了一把洛拓斯学院的护短是有多么可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