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9 章

      何悦怿在片场待了几天,终于迎来了和华斯莉的第一出对手戏,这场戏不单是他在期待,华斯莉也是。
      
      那天她缠了半天段长年,人都没答应帮忙引荐,就跟护食一样,而她经纪人又说她得有做老牌影后的格调,不能主动过去,免得被有心人说她巴结将军伴侣。
      于是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悦悦每天和文导、场务,乃至工作人员和颜悦色,轮到自己就是一句官方问候。
      
      憋着气终于等到了今天这出戏,内容相对前几天的刺激,今天就显得平淡。
      男二法卡奇从医院回来后,怀疑.军.方内部高层被暗殁族操控,在夜.探指挥室的时候,撞到同样前来调查的男女主...
      
      其实这场戏是文捭为了照顾何悦怿而安排的,原先他认为何悦怿特别有才华,不然也不会在老牌演员里脱颖而出。
      当然事实证明,他那双眼睛简直是另一张嘴。
      
      每当镜头切到他的时候,眼睛里总能流露出合适的东西,可问题是,眼睛太出彩,就显得他的面部和肢体很匮乏。
      
      文捭原本看《江山梦》的时候没注意到这个问题,因为何悦怿的扮演完全符合当时朝代的特色,可这份演技拿到《国盟激.战》来看,就显得格格不入。
      和别人对戏还好,一旦碰上段长年他们几个有实力的戏骨,就完全暴露短板了。
      
      所以昨晚收工以后,文捭特意叫他过去,把拍戏心得教了一遍。
      至于今天能呈现多少,就得看他的悟性了。
      
      何悦怿知道自己问题在哪,平时回到酒店也会对着镜子练习,又昨晚经过文导的指点后,不说一步成仙,多少也领悟到了一些关键。
      
      拍摄开始,画面里何悦怿利落的从窗台跳进房间,顺势在地板上滚了一圈,半跪在地毯上,保持姿势不动,在确认没有声音后才站了起来。
      
      露出狐狸.耳,调节自身夜视能力,踱步走到总控制台前,在接通电源前先将音量调节到最低,然后才打开了操作台。
      
      文捭赞许的看着屏幕里的何悦怿,这段动作是昨天没有提及到的,他能考虑到这些,说明是把法卡奇这个角色吃透了,记在心里了。
      
      拍摄还在继续,法卡奇戴着手套在屏幕上轻触,等身份认证弹出后,两只眼睛骤然变红,扫描瞳孔后屏幕显示出高层的信息,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弧度。
      
      点进第二天的.军.事安排,眉头紧锁,原本勾起的弧度也重新耷拉下来了。
      这个作.战.安排和前方探测传回的信息背道而驰,原本应该重点防守的地方反而门户大开,高层中果然有人被控制了!
      
      法卡奇刚想修改.战.斗指令,走廊外就传来了两个脚步声,来不及躲藏,只能先切断电源,调回音量,然后躲到了会议桌的夹层里。
      咚,咚,声音越来越接近,室内的灯却没有打开,法卡奇心里有了猜测,只是没有动作。
      
      脚步忽然停下,应该是在操作台的位置,没有听见开机音乐的响起,对方也是偷摸进来的。
      又等了一会儿,脚步声再次响起,轻快反复的小碎步,听声音,这应该是个女生,他们卡在身份认证这关了,两人不是高层!
      
      法卡奇心里的猜测越发明朗,却没有实际的行动。
      
      “早知道带上法卡奇了!”
      
      法卡奇听到熟悉的女声,眼神微凛,活动了一下麻.痹的小腿,做好.攻.击的准备。
      
      咚!
      木板上方传来声音,法卡奇抽出光.刃,手抵着木板。
      
      眼前闪过亮光,光.刃像人影划去,一手挡住了另一个人,半跪在桌面上。
      定睛一看,是宣特,还有那个护士小姐。
      
      “卡!”文捭满意的喊停,“悦怿过来。”
      
      何悦怿出了戏,那双凌厉的眼睛瞬间柔和了下来,“好的文导。”
      
      华斯莉看着他的背影,啧了半天,又凑到段长年边上,“他那眼神你刚才看见了吗?我差点没兜住,就这样文导还不满意呐?”
      
      “如果有一天,他的肢体语言能和眼睛一样,万年影帝的称号估计就落到他头上了。”段长年解开扣子的束缚,眼里含笑。
      
      华斯莉挑眉,八卦的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诶,我之前被经纪人逼着补充文化知识,然后报了他的课,你报吗?”
      
      段长年没这方面的需要,摇头婉拒了。
      
      可是华斯莉的话头没因为他的拒绝而结束,因为自身性格八卦又胆小,同组这么多天,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人说了几句话,再没聊过了。
      现在拉着能说话的人,就说个不停,还分享了一波自己熬夜抢课,星网奔溃的痛苦经历。
      
      被叫过去讲戏的何悦怿完全不知道这位知性影后的内心戏,反而有点头疼的看着屏幕里略显僵硬的表演。
      
      “你看,这个扭脚处理的就很好了。”文捭摁下暂停,“过度饱满也是问题,这个你可以参考一下段长年,他这方面一向是年轻一辈的翘楚。”
      
      何悦怿眉毛微皱,有些沉重的点头,“能再拍一条吗?”
      
      “嗯?嗯,可以啊!”文捭很欣赏这样的演员,虚心学习并加以改进的学生,恐怕没有老师会不喜欢的吧?
      
      卡鹤到的时候,同一场戏已经重拍了十条,到最后只有何悦怿一个人在拍摄。
      环顾四周,部分工作人员已经面露疲倦,看来他家这个没少给人添麻烦。
      
      等导演再次喊卡,文质彬彬的卡鹤立刻凑上前去,“我家悦怿给您添麻烦了,我刚刚自作主张定了小点心给大家解解乏。”
      
      文捭大笑,拍着卡鹤的肩膀,“哈哈哈,哪里的话!你家这个再过几年,百分百把段长年挤下台!”
      
      被点到名的两人相识一笑,段长年过去扶了一把腿酸的何悦怿,完全没有因为被人质疑地位不保,而迁怒他。
      
      “腿酸吗?”华斯莉没忍住,扭捏的凑了过来,无视不远处经纪人的凶狠的眼神,“我那有独门药膏,等下...”你去我房间...
      
      猛的被段长年隐晦的撞了一下,话锋一转,“等下让鹤哥去我那拿!”
      
      何悦怿笑着道谢,虽然走路还有些不顺畅,但面上却保持着浊世公子的风范。
      走在一旁的华斯莉深吸了一口气,忍痛挪开视线,再看就得犯错误了啊!
      
      一天结束,原定的拍摄计划并没有按时完成,不过剧组上下并没有多少怨言。
      不提大文导擅长大场面的制作,一到后期感情戏的刻画,总会慢一点,更何况今天还吃了人家的,这会儿哪会生气?
      
      因为卡鹤跟着‘热心’影后回房拿药膏,等他再到房间的时候何悦怿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满满的居家男人风。
      
      “你这,要是接个家具广告,也可以啊!”卡鹤放下药膏,惊喜的看着移动着的元宝。
      
      何悦怿浅笑,放下了手里的《史记》,“鹤哥挑了这么多天的广告,选好了吗?”
      
      卡鹤摇摇头,走到窗台前,拉上了窗帘,“最近我发现沙卡鲁那边和《机器人守则》剧组的监制走得很近。”
      
      机器人守则?何悦怿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所以呢?”
      
      “他这是撬你墙角!”卡鹤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没看我昨天给你发的剧本?”
      
      室内空气出现短暂的停滞,何悦怿挠了下脸颊,“没看。”
      
      连个理由也不说!这臭小子!
      淡定,他不能动手,这货还没拿他当自己人!
      卡鹤在心中默念,控制住自己暴.虐的心,“人家是个大IP,书粉无数,你要是出演,百利无一害!沙卡鲁就是看上书的人气,想抢你的角色。”
      
      何悦怿了然的点点头,把腿放在了沙发上,又翻开了自己的备课本,对照《史记》里密密麻麻的标注,专心复习。
      
      “你不行动一下吗?”卡鹤坐到他边上,一边给他涂药膏,一边渴望的问着。
      
      “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不是我的也留不住。”何悦怿翻了一页,突然抬头看了卡鹤一眼,把他看懵了。
      
      何悦怿抿了下嘴,没抽出自己的腿,只是脑补了一下褚齐,如果是他来擦药,自己还能平淡的看书吗?
      转而轻笑,答案太过清晰,自己这是栽得有多彻底?
      
      卡鹤皱眉,用药膏味的手推了推眼镜,他该不会是因为太想褚将军,精神错乱了吧?
      
      因为不是褚齐做饭,何悦怿晚饭的时候随意干了一杯厌恶的营养剂,然后就开启了这学期第一次课程。
      
      通过联星卡构建了一个虚拟教室,他出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学生,除了本来班上几个人的脸是清晰可见的以外,大部分都是模糊的,但这不妨碍他们宣泄自己的活力。
      
      “啊啊啊,我和悦悦的距离好近,好帅!”
      “控制一下,人家有恋人了!”
      “别忘了,那是份没有感情的五年合约,悦悦是我们段爷的!”
      “难道没有人支持王储殿下吗?前几天王储还去探班了呢,照片还在八博上挂着!”
      ......
      
      何悦怿早就屏蔽了弹幕骚扰,低头看着自己的教案,等到了时间就开始上课了。
      
      “大家好,我是古地球文化课的科任老师,何悦怿。”
      “上网课的同学和班上的作业要求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要太担心考核难度。”
      
      “好温柔。”华斯莉模糊了自己虚拟的脸,拉着旁边同学的手臂,激动的不行。
      
      被她拉住的女生疯狂点头,“你觉不觉得悦悦很有禁.欲.的风格?他要是去拍内.衣广告,一定很有卖点!”
      
      “这是什么狼.虎之词?”坐在前排的女生突然转头,同样模糊了自己的脸,“姐妹很有想法啊!”
      
      三个女生找到了同道中人,兴奋的坐到了一起,聊起了天。
      
      而台上的何悦怿环看了四周,始终没找到粟禾,“粟禾来了吗?粟禾?”
      
      和她交好的学生这才举了手,“老师她迟到了,被关在外头。”
      
      何悦怿挑了下眉,开启了教室权限,把迟到的粟禾放了进来,“班上就几个人,迟到早退,我一眼就能看出,所以不要再有下次了。”
      
      粟禾顶着一头乱发点点头,灰溜溜的坐在了第一排的空位上。
      
      “开课前我给大家发过课堂规则,希望大家记在心里。”何悦怿意味深长的看着粟禾,直到她起身道歉,保证下节课前把罚抄的笔记交过来为止。
      
      “翻开第三十卷,平淮书第八。”
      “关于第二段,汉高祖抑商的手段,大家有什么看法?”
      
      刚心虚坐下的粟禾瞬间懵了,不讲讲书籍来历,文章内容,上来就问思想吗?
      
      何悦怿侧头看向她,这个眼神,一看就是没认真看规则的,嘴角勾起了笑,“粟禾。”
      见人慌乱的起身,脸上的笑意更甚了,“你给大家讲一下抑商手段吧?”
      
      他自觉问题不难,要是有认真预习的话,没道理回答不上来。
      可粟禾支支吾吾的,显然是没预习。
      
      “云梦苏,你来说。”何悦怿好心情的让她坐下,随即又点了一个好学生来回答。
      
      云梦苏明显比粟禾有把握多了,自信的站起身,侃侃而谈,“其一,不得衣丝乘车。其二,重租税以困辱之。其三,子孙不得仕宦为吏...”
      
      何悦怿满意的点头,进一步询问,“依你看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政策?”
      
      “秦朝战乱刚刚过去,百姓需要养精蓄锐,种田养蚕,而不是发展经济,所以在汉初抑制商人,而在天下安定后相对放宽...”
      
      何悦怿赞许,又点了一个学生起来,大部分说的有理有据。
      
      “嘶~”聊得激烈的三人组不约冷.吸.一口气,这是文化课吗?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仕宦为吏是什么意思?以辱之,侮辱谁?
      
      “姐妹,听懂了吗?”华斯莉头疼的挠了挠后颈,是她的问题,还是他们说的太深奥了?天哪,别点她,千万别!
      
      同坐的两人摇头,就算看不清脸也能感觉到她们的悲伤,“我不该为了追星,熬夜选这门课的!”
      两人悲惨的抱在一起,同样期盼不要被点到,可是现实很残酷,何悦怿偏偏叫到她们。
      
      “那两位手牵手的同学,请解释一下邓通钱的意思。”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甚至有些溺人的宠溺感。
      
      可惜她们背后一凉,硬邦邦的站着,只感觉到了四周‘鄙夷’的视线,一点追星成功的感觉都没有。
      
      何悦怿没想为难人,只是看她们牵手太久,忍不住点名了一下,“不会用白话翻译没关系,把文章内容念一遍也行。”
      
      “邓通,大夫也,以铸钱财过王者。”两人同声念出,手里生汗的看向何悦怿。
      
      何悦怿被两张涂了马赛克的脸看着有些瘆得慌,但还是给了她们一个温和的笑脸,“嗯,回答的很好,坐下吧。”
      
      “大家认为汉初不限制铸钱,而随后开始限制是因为什么?”
      他又给学生们提了个问题,看到那些没准备好的学生纷纷低头,不敢和他对视,感觉不是一般的苏爽。
      
      到后来,他问题的角度越来越刁钻,探讨的内容又在逐渐挖深,浮躁的课堂也冷却了下来,每个人手里的笔就没停下过。
      而整堂课下来,能言之有物的答上他问题的除了洛拓斯的学生外,只有那个坐在后排,周身被一团黑色烟雾笼罩着的男孩。
      
      何悦怿又把视线挪到他那边,却始终没想出来在哪听过这个声音,转回视线时又见到一直躲着回答问题的粟禾举着手,于是收回心神,点人起来。
      
      “老师,你是喜欢褚将军多一点,还是段爷?或者王储殿下?”认为提问时间和媒体采访画等号的粟禾精神奕奕的站了起来。
      
      坐在前排的学生不约而同的背后一凉,寒毛竖起,咽下口水,紧张的看着讲台上的何悦怿。
      
      他脸上依旧带着笑意,只是这股笑意没到达眼睛深处,“课前发给你们的规则说到过,在课堂上提问无关问题,是要罚抄当堂讲课文章五遍并背诵的。”
      
      何悦怿说完这句话,等人脸上的笑容僵住后,才话锋一转,“既然你准备抄了,那我也得给个答案。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说完这句意味不明的话,他的耳尖有点泛红,低下头整理虚拟教案,又多此一举的咳嗽了一下,“作业我已经发送给你们了,下次课前提交,下课。”
      
      从虚拟世界退出的何悦怿长舒了一口气,这样说,算是公布他们的恋情了吧?
      生来就没说过这些肉麻话的何悦怿,能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说出这句誓言,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是被晾在课堂上的大众,完全没有get到他话里的意思。
      这就导致第一堂课结束,何悦怿以特殊的教学风格,狂.暴.的罚抄背诵手段,暗暗表白的结束语,冲上了八博热搜榜前十。
      
      “没抢到悦悦课的我看过热搜后,莫名松了一口气。”
      “这家庭作业简直是一篇小论文啊!我以为悦悦会给我们翻译一下文章,没想到直接提问,全程没释义。”
      “作业什么都放一边,你们觉得悦悦想生死契阔的对象是谁?”
      
      “盲猜褚将军,只有将军和悦悦签了合约。”
      “谁说契阔等于合约的?我觉得应该是段爷,毕竟他们是竹马啊~”
      “还是觉得像褚将军,将军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对悦悦简直没话说。”
      .....
      
      同样上完课的华斯莉没有时间上网八卦,眼睛晕乎乎的,看什么都迷糊,脑子里全是课后作业,‘辨证孝景时,输粟县官以除罪的政策是否正确?’
      
      她只是想学学知识,涨点小技巧,当然最重要的是和悦悦建立起友好的关系,没想过要做作业啊!
      而且还是这种连题目都看不明白的作业!
      
      这种愤怒的感情直接导致华斯莉在接下来的拍摄中,时而悲愤,时而自得,时而抑郁...
      
      何悦怿全然不知道她是因为被自己留的课后作业折磨,反而误认为她很敬业,并促使自己向她学习,进一步磨炼演技,得到了文导的强力肯定。
      
      杀青当天,文捭凑了个局,请他们这些主演一起去酒吧,算是为这两个多月的拍摄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觥筹交错,连一直不爽的沙卡鲁也频频给何悦怿倒酒,更是剖析自己的内心感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并道歉。
      
      何悦怿看他对自己太过热情,心生怀疑,可是气氛烘到这了,文导也在劝和,不喝不行。
      于是趁自己现在还算清醒,给鹤哥去了一个信息,然后才被迫喝下那杯酒。
      .....
      
      ——第二天——
      
      嘶~
      何悦怿睁开眼睛,头疼的皱起眉毛,这不是他房间的天花板,手臂根本不能动弹,只能感觉旁边有一股热源,心下一沉。
      
      想要扭头都做不到,只能躺在床上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可惜记忆只到最后的那杯酒,其余的半点都记不得。
      
      想要打开联星卡,也做不到,脑子跟被人打过一样。
      
      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能驱动联星卡,满当当的全是卡鹤发来的信息,昨晚没接到他...
      
      他有了不好的预感,忍痛发了一个定位给卡鹤,随后登上八博。
      扑面而来的热搜消息,砸晕了他的脑袋。
      
      果然,一个十八线过气明星爆料,昨晚看见何他拖着一个小姑娘开.房,有图有真相。
      八博至今置顶的还是他C.粉的新闻,眼睛一眨一眨的打开了那条热搜,评论两极分化严重。
      
      “悦悦绝对是被冤枉的!卡鹤昨晚九点就已经发通告说找不到他了,这一定是被人诬陷的!”
      “呵呵,人家小姑娘的爸妈昨晚也说联系不上闺女,我还说是何悦怿蓄谋哄骗粉丝上.床.呢!”
      
      “褚将军在前线保护国盟,何悦怿就是这么报答他的?求何悦怿放过将军,爱干嘛干嘛去吧!”
      “不说别的,这种人品也配教学生念书?洛拓斯要是不想名誉扫地,赶紧辞退他吧!”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史记》前二十八卷在学校,第二十九卷说的是修桥铺路,所以选了第三十卷。
    于是我又凑了五千字...可能因为没有好的卡点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