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常家赔礼

      三人从外面走进来,下意识先往床上看去,待看清宁小春此时的模样后,都吃了一惊,倒抽口气。
      
      因为宁小春露在外面的脸、脖子、胳膊,满是一片片的红痕,瞧着十分唬人。
      
      李姥姥反应最快,知他是自个弄的,一边在心底偷偷高兴她的机灵,一边又怪她弄得夸张,好家伙,这脖子上一块红彤彤的巴掌印。
      
      “你这孩子,咋起来了,不是让你躺着歇会吗?”李姥姥两步走到床边,装模作样地替宁小春掩了掩身下的被子,背着常二媳妇,警告瞪她一眼。
      
      李贤娘这会也反应过来,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妇人介绍道:“这是常家二婶子,常家的爷爷奶奶让她来看看你。”
      
      宁小春姐妹三人齐齐喊了声“常二婶子。”
      
      常二婶子回过神来,看着宁小春脸上的伤,忍不住直嘬牙,在心里道了声造孽,哪有将人家姑娘家打成这样的,别说是姑娘,就是给个小子打成这样,人家里也肯定得不依不饶啊。
      
      她快步走到床边,柳眉轻蹙,眼中满是心疼,一把捞起宁小春放在外面的手,搁在自己掌中,“小春丫头,让你受委屈了,我都听人说了,是我们大郎做的不对,大郎爹不在身边,他爷爷奶奶平时免不得稍宠了些,我们做叔叔婶婶的,也不好越过去管教,谁知今个就闯了这么大的祸,他爷爷奶奶这回也气急了,狠吧打了一顿,如今还跪着祠堂呢,说一千道一万,都是我们的错,大郎的爷爷还说呢,等回头大郎身上的伤好了,让他亲自给你赔不是来。”
      
      李姥姥和李贤娘知道对方是故意提常大郎身上的伤,便道不用了。
      
      宁小春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此次上门,也并非她原本以为的质问,心中悄悄松了口气,同时低眉敛目,装出一副胆小样子,实则偷偷打量常二婶子,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好个年轻少妇,身段丰满,脖颈白腻,身上也香喷喷的,穿衣打扮跟村中其他妇人很不一样,一看就是不常下地的,宁小春只觉拢着自己的小手,又细又软,她一个没忍住,就轻轻抚摸起来。
      
      常二婶子光顾说话,一时也没察觉手上异样,扭头冲李姥姥道:“我看小春丫头身上的伤这么厉害,不若去镇上寻个正经的坐堂医工瞧瞧,药费什么的,你们别操心,我公公婆婆说了,无论花多钱,也要将小春丫头治好,保准一点疤都不留。”
      
      李姥姥心想,这要去镇上瞧医工,不就露馅了吗?连忙摆手,“昨天找村里老任头要了瓶药酒,抹上后红肿褪了许多,你没瞧见,昨天回来时,大丫头身上还厉害了,青青紫紫一片,肿的老高,稍稍碰一下,就哭天抢地的喊疼,我和他娘见了,急得直掉眼泪,恨不得疼在自个身上,万幸今天好多了,只是精神头不足,稍微有点声响,就吓得不敢说话。”
      
      宁小春:……
      
      来来来,笔给你,接着编吧。
      
      拜此时医疗不发达所赐,人们对于寻医问药,还抱着一丝赌命心态,认为找医工看病的话,最重要的不是医术,而是这医工本身的福气,若不然的话,即便用了相同的药,没福气的医工也治不好人。
      
      当然这个有福没福也是相对而言,譬如同一个医工,治好了你的病,对你来说就是有福,治不好他的病,就道对他没福气。
      
      宁小春心想在这当医工可好,治好你是我本事,治死了是你无福,跟我无关。
      
      “我晓得我晓得,子女都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有不疼的?”常二婶子抽出手来,替宁小春拢了拢身上被子,“有道福医难求,既然村里这位是有福的,就还在他这看吧。”
      
      李姥姥和李贤娘都悄悄松了口气。
      
      “小春别怕,大郎这次好好被他爷爷奶奶教训一通,往后保管不敢再来招惹你。”常二婶替宁小春拢了拢耳边碎发,温柔看着她,“告诉婶子,可有什么想吃的东西?”
      
      宁小春想吃吃大白米饭配小炖肉,全是肥的那种,不过也就是想想,她一副想说又不好意思开口的表情,腼腆地看向李姥姥和贤娘。
      
      这会心知肚明女儿是怎么回事,李贤娘也有心思说些好听话了,“常二嫂子,不消的如此,你拿来的礼物已经很贵重了,再说昨个就是小孩子的打闹,都是一村的,也不会真记恨上。”
      
      常二婶子直咂嘴感叹,“怪不得村里都夸小春这丫头乖巧懂事,原来是当娘的教的好,那些东西是我公公婆婆要送来的,你们可千万别推让,这几天给小春丫头好好补一补,若是缺什么的,又或是想找个医工,就往常家来找我。”
      
      双方客套一通,常二婶走了,李姥姥和李贤娘给送到门口,返身回来,皆是无奈地看着她。
      
      李姥姥摇了摇头,宜嗔宜喜道:“你这丫头,心思都用到这上头了,做绣活时怎么反倒呆呆笨笨,不见你这么机敏?”
      
      李贤娘心中不稳,又怕常二婶去而复返,被她听到,忙扒头往外看了眼,然后扭过头责怪道:“你便是不自个往身上弄,看着也吓人,何必要整这么一出骗人呢?”
      
      李姥姥却不赞同这话,望着女儿皱起了眉,“我看她比你机灵多了,不整的厉害点,怎样叫常家知咱小春伤的严重?你又不是没听到她的一口一个常大郎身上也有伤,她那是特意说给咱听的,若小春伤的再不厉害点,还指不定是谁给谁赔不是呢。”
      
      李贤娘重重叹口气,“万幸常家还算通情达理,没为难大丫头,还给了这么多礼物。”
      
      宁小春也是大为不可思议,不过这会一听说礼物,眼睛登时亮了,挣扎着要下地,“他们都给什么了?给钱了吗?”
      
      李姥姥笑骂道:“张口闭口钱的,你钻钱眼里了?常家没给钱,但送来不少东西,一条腊肉,一篮子鸡蛋,还有一盒子点心,他们也知昨个你衣服都被扯破了,还送了两匹料子,一匹是白花绫,一匹是水绿色的帛绫。”
      
      宁小春听了,心里直咂舌,这些东西值不少钱,昨天还忧心忡忡常家会为难人,结果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一旁的小夏和小秋听了,眼都直了,尤其在听到点心时,更是忍不住直舔嘴唇,宁小春也是一阵心花怒放,吃了几天稀粥野菜,终于能吃到肉了,她立刻撒娇道:“娘,我想吃肉了。”
      
      李贤娘这会对女儿自然是千依百顺,“好好好,晚上娘给你做肉。”
      
      下午时,李安平夫妇从地里回来,钱氏听说常二媳妇来过,暗自捶足顿胸,早知今日留在家中,又听说送来不少东西,忙去厨房翻看。
      
      李贤娘见她一直围着那点心夸好看,少不得开口让她们夫妻俩吃些。
      
      李安平不客气,直接捏了块最大的,钱氏还知看向婆婆,征求她的同意。
      
      “看给你馋的,还不如孩子了!”李姥姥撇了撇嘴,“吃吧吃吧。”
      
      钱氏立即笑开,从盒子里挑了个刺猬形的面食,三两口就囫囵吞下去了,末了还意犹未尽咂咂嘴,“这点心也不知谁做的,好香啊。”
      
      说是点心,到不如说是带馅馒头,一个个犹如婴儿拳头那么大,分为豆沙馅和红糖陷,对于好久没吃到好东西的宁小春来说,刚才吃时,恨不得将手指头一并嗦啦一遍。
      
      “不是说常家给了两块好料子吗?大姑姑拿出来,也让我开开眼吧。”
      
      李姥姥重重哼了一声,“咋什么都有你的事呢?”
      
      钱氏被她说的,早就皮实了,不痛不痒咧了咧嘴,“我就是好奇嘛!”
      
      李贤娘也不藏着掖着,从箱笼里取出那两匹布,钱氏的眼登时亮了,一个箭步上前,极其喜爱地挨个摸了摸。
      
      “呦,这料子可真滑,还有这匹水绿的,颜色染的漂亮。”
      
      贤娘点点头,在那匹白色的布上,摩挲两下,“白花绫柔软透气,我打算给三个丫头裁件裈裤,穿在里面也舒服,她们身量小,用不了很多布,娘,我给你也做条裈裤,省的一到夏天,你腿上起痱子。”
      
      李姥姥听了,心中烫贴,但仍摆了摆手,“我就不用了,穿得再好,痱子还是照起不误,若料子还富裕,给你弟做件汗衫吧,他整日往地里跑,爱出汗。”
      
      “就是娘不说,我也晓得。”
      
      李安平高兴地咧咧嘴角。
      
      钱氏听她们在这分配着料子,心中羡慕,即便知道没自己的份,还是忍不住指着另一匹问道:“那这匹水绿色的呢?大姑姑准备做什么?”
      
      不等贤娘回答,她又立刻道:“这颜色有点深,若是小春穿,难免老气横秋,可若是大姑姑穿,又有点嫩了。”
      
      李姥姥扯了扯嘴角,阴阳怪气道:“是啊,小春穿显老,贤娘穿显嫩,咱们家也就你穿正合适?”
      
      钱氏眼睛一亮,期待望了过去,然后意识到这是婆婆故意讽刺自己的,心中失望,暗忖贤娘带着仨闺女在我家白吃白喝,给我块尺头又怎么样?却不敢表现出来。
      
      李贤娘也知钱氏的渴望,只是女儿们越来越大,以后自己怎样还未可知,她想留着给女儿做新衣,免得让女儿们被笑话,于是只能佯装不知,一时脸上火辣辣的,将两匹料子重新收进箱笼,“这匹水绿色的我打算先收起来,等过两年,小春大点时,再给她裁身漂亮的衣裳。”
      
      钱氏心中不甘,一个劲唉声叹气,“再好的东西也不经搁,等过两年这颜色怕是要旧了。”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