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拘在家中

      宁小春脸上、身上的伤,果然是她体质原因,只看起来唬人,没两天,痕迹就基本都褪下去了,除了腿上几处地方,真是无意间碰的狠了,还余淡淡青色。
      
      只不过她们家得了许多人家的赔礼,止不住心虚,李姥姥和李贤娘一直给她拘在家里,别说出去玩了,就是门都不让他跨出一步,又一个劲地祈祷可别再有人上门。
      
      李贤娘不止一次念叨:“我就说别弄虚作假,若是这两天再有人来,见你这么短时间就完好如初,少不得会怀疑,往后你头上也要被按个小骗子的名号。”
      
      呆在屋中快要长毛的宁小春忍不住哀嚎,“只常二婶子来时我弄了弄,之前也不是我自己弄的啊。”
      
      她心说当时自己还吓了一跳,也不觉着身上多疼,怎么看起来这么多伤痕。原来是这身体伤疤体质,稍稍抓一抓掐一掐,就能造成一片红痕绺子,只不过那种痕迹颜色鲜艳,看起来就跟新弄上的似的,所以这会若真有人来,她也不能再用了。
      
      幸而就算和贤娘交好的韦三婶子,有心想再来,又念宁小春伤的是脸,怕自个去了,对方不好意思,便打算等几日再来看望。
      
      又在家里憋了几日,总算时候差不多了,即便有人见宁小春此时伤好了,也不会觉得奇怪,全家都松了口气,李贤娘直拍胸口,“以后弄虚作假的事真做不得,你说要是让人戳破了,本来咱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李姥姥想了想那结果,勉强认同地点点头。
      
      最近宁小春没事就在躺在床上复盘那场架,总能想起某某一处做的不尽人意,要是能如何如何出招,定能打的再狠点,心中大为后悔自己没发挥好。
      
      虽说这具身体是小女孩,但自己上辈子为了耍帅可学了好几年的擒拿,不敢说多厉害,可到底学会不少制人技巧,怎么这次被一帮小屁孩打成这熊样?
      
      归根结底,还是这具身体气力太小。
      
      想明白的宁小春立即行动,每天早起半个时辰锻炼,除了将有些生疏的招式从头练起来,还用打水的木桶锻炼力气。
      
      刚练一天,夜里睡觉时,宁小春就疼醒了,胳膊又酸又重,两条腿也是胀胀的,简直恨不得把肉剔开,把疼的地方摘出去,偏偏她又不敢有大动作,唯恐惊醒娘和妹妹,只得自个忍着,过了许久才迷迷糊糊睡着,却也睡的极不安稳,转天差点没能起来,脑中反复回忆着之前被欺负的憋屈,这才咬着牙爬起来。
      
      李姥姥和李贤娘见了,还当她小孩心性,因被欺负了一时气不过,以为没几天她就要放弃了,起先也不曾管她,反而还拿此打趣,可一连七天,宁小春不止没有放弃的征兆,连晚上睡觉之前,都要在屋里活动一通胳膊腿,说是什么抻筋。
      
      宁小春也是拼了,有道是殊途同归,柔韧性好了,身体也能更灵活,为了以后能将擒拿发挥最大,她不惜连女孩子爱的瑜伽都捡了起来,虽然她以前没学过瑜伽,但前女友小婉酷爱那玩意,一些热门的动作,她还是知道的,要说小孩子可塑性就是强,她现在轻轻松松就能将手掌碰到地面,两条腿还抻的笔直。
      
      “你这是作什么妖?挥拳踢腿的,哪里有姑娘家样子?”李姥姥看不过了,一看见她锻炼,就过去抓她。
      
      眼看姥姥要过来揪她耳朵,宁小春捂着耳朵一溜烟跑远了,“如今家中就我们娘四个,我不变强了,如何保护娘和妹妹们?”
      
      李姥姥听了,一半是烫贴,一半是心酸,脚下渐顿,末了,虽仍在骂她,可语气已软了五分,“你个姑娘家的,还真能指望你跟别人打架去?你安安生生的,比什么都强!”
      
      宁小春也不跟她争辩,反正每天早上她起的最早,依旧我行我素。
      
      李姥姥见她铁了心,不禁偷偷嘀咕,唯恐这孩子以后长歪了,反复叮嘱贤娘,看好大丫头,多教她绣花,也好磨磨性子。
      
      于是宁小春再无出去机会,整日被娘扣在家中,各种针法/轮番教,手指上不知被扎了多少针眼。
      
      比起宁小春的百般抗拒,宁小夏一心要为母亲分担,学的认真,偶尔绣的花朵也十分娟丽,姥姥笑说拿到镇上也能卖个一两文了。
      
      “扣扣索索半天,眼都瞎了,才卖这点钱?”听完价钱,宁小春嫌弃地将手里绣一半的帕子丢开,若小夏那样的只能卖一两文,她绣的怕是倒贴钱都没人要。
      
      李姥姥听她抱怨,忍不住板起脸来,“谁家没有女人?哪个女人不会做绣活?你当是你了?绣根草都是歪的,既然人家自己会绣,又为何白白花钱去买?”
      
      宁小春听了深以为然,同时又担心起来,“那娘绣的这个卖的出去吗?”
      
      说到女儿手艺,李姥姥一脸骄傲,“你们娘的手艺,就是在邻村都是有名的,她也不是绣帕子、鞋面这些小玩意,你没看见她剪了块常家送来的绢布,要绣个水碧山青的幅面,回头拿到镇上找人裱起来做成绣屏,倒也能卖上几个钱。”
      
      贤娘从旁点了点头。
      
      宁小春听了,只觉赚钱不易,看着娘一针一针绣着,心想这得何年何月能绣完一副?整日整日的盯着布面花样,眼睛都要瞎了,宁小夏则是被姥姥的话打击到了,怏怏泄气,这会再看自己绣的兰花帕子,就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接下来,宁小春又被拘在家中狠学了几日刺绣,无论她如何央求,娘和姥姥都不准她出门,就在宁小春觉得自己快憋疯了的时候,贤娘终于无奈道:“我那幅面也绣完了,还有以前攒的些小件玩意,明日去镇上卖了,你跟着一道去吧。”
      
      李贤娘发现自从大女儿离开宁家,变了许多,甚至像是换了个人,她当是女儿以前被拘久了,如今生出逆反心理,从前让她做的绣活识字,如今都故意丢开,一时间既自责又心疼。
      
      “耶!”宁小春只觉心中豁然开朗,忍不住欢呼一声。
      
      小夏和小秋羡慕地看着大姐,前者不敢开口说什么,只将渴望压在心间,小秋没想这么多,嘟着嘴蹭到了娘的身上,“我也想去。”
      
      李姥姥没好气地哼了哼,“小春这样,都是你给惯的,姑娘家的,呆在家中方天经地义,哪有成天想着往外跑的?”
      
      李贤娘从旁劝道:“只怪以前拘她狠了。”
      
      李姥姥想说,还不是宁家那狗东西,想给小春养成什么大家闺秀,呸,也不看自己是不是那块料,都是泥腿子,充什么书香门第?只是她怕说出来又惹女儿伤心,一时间满肚子谩骂憋在心间,脸色越黑,“哼!”
      
      小夏见姥姥似乎要又生气了,忙拉着妹妹的手摇了摇,又压低声音道:“你太小,去了也是添乱。”
      
      小秋偷偷瞄了眼姥姥表情,缩缩肩膀,不敢再说。
      
      “哼,小夏都比你懂事。”李姥姥不想带小春一块去,但见贤娘维护,又不愿明着制止,阴阳怪气刺了几句,想让她自个退缩,“你说你是怎么当大姐的?绣活没妹妹好,还成天想着去玩,反倒对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上了心,你咋还天天练胳膊练腿?我瞧着你比以前壮了些,可别练成一身铁肉疙瘩,跟老宋家的大壮似的,那样的姑娘能看吗?”
      
      宁小春早就被姥姥说皮实了,无论对方说什么,都嘻嘻哈哈笑着回应。
      
      李姥姥又念叨半刻钟,见宁小春没脸没皮,油盐不进,自个生闷气,哼了一身,甩门出屋。
      
      “你呀……”李贤娘无奈地看着大女儿。
      
      晚上吃饭时,李姥姥仍没放弃让宁小春打消外出念头,软的硬的说了一通,宁小春依旧雷打不动,直到众人要回屋歇息,李姥姥还念叨着:“去镇上可是走着去的,而且天不亮就要起来。”
      
      “姥啊,快回屋睡吧。”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