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演戏

      “他们抢我摘的榆钱,还打我两个妹妹,我让他们别抢了,他们……他们连我也一块打了”宁小春充分演绎了什么叫弱小可怜无助但是能嚎。
      
      她躺在地上干嚎一会,觉得这姿势实在丢脸,索性自己爬了起来。
      
      她没想到自己也有撒泼打滚的一天,臊的恨不得挖坑给自己埋起来,只得将脸埋在胳膊里,装作抹泪。
      
      大人们见她哭得伤心,果然十分同情,义愤填膺望着那群小子们,纷纷声讨。
      
      忽然人群中冲出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虎着一张脸,气势汹汹往这边走,宁小春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演戏穿帮了,正琢磨不应当啊,却见那人伸出蒲扇般大手,扭着一个小子的耳朵,拽着他直接扭到了宁小春跟前。
      
      “你说,这丫头说的是不是真的?”
      
      “哎呦,疼疼疼,爹你放开我,放开我!”那小子歪着脖子,捂着耳朵,眨眼间,耳朵就被拧的通红通红,蔓延到半张脸上,他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宁小春偷偷看了眼那小子的耳朵,心想活尼玛该,又怕别人发现她一滴泪没落,赶忙将脸重新埋在手臂里,使劲抽了抽鼻子。
      
      男人又狠狠拧了两圈,才甩开手,“你说!”
      
      那小子小心翼翼摸着耳朵,抽噎几声,眼见他爹又要扬手,惊恐地连连后退,“我们一开始没想抢她榆钱,就是,就是逗着玩,谁知道几个丫头当真了。”
      
      “好啊,你抢人家的东西还有理了?”男人蒲扇般的大掌,立刻甩了过来,在他身上拍得啪啪作响。
      
      “爹,我错了,我错了,哎呦!”那小子一边扭着身子躲一边大声哭嚎。
      
      男人拍了几巴掌算是表态,然后看向宁小春刚要道歉,欲将这事揭过。
      
      宁小春却先一步呜咽道:“刚才我还在树上呢,他们在地上摇树,差点……差点给我摔下来!呜呜呜~”
      
      好家伙,这跟抢榆钱的性质不一样了,万一给人摇下来,不说摔死,就是摔断了胳膊腿,到时可就不是陪几声不是就能解决的了。
      
      男人倒吸口气,照着儿子的后背,又啪啪连着拍去,这回可是下了狠手,眼见那小子鬼哭狼嚎,一脸痛苦惊惧神色,“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什么都敢干?”
      
      周围人听见动静越聚越多,见三个姑娘哭得惨,这会也看不过去了,“人家姑娘还在树上了,你们就在底下摇,真给摇下来咋办?”
      
      “有你们跟人这么逗着玩的吗?”
      
      “幸好这丫头福大命大没摔下来。”
      
      “看这三个丫头那叫一个惨啊,你说你们这么多小子,欺负三个丫头?也不嫌丢人?”
      
      “这丫头面生,是谁家的来着?”
      
      “唔……”
      
      “是宁家的啊!”
      
      “哦,是那个宁家的啊!”
      
      “恩,就是那个。”
      
      宁小春:“……”
      
      眼见周围人语气越来越怪,还带着一股心照不宣的默契,宁小春哇的一声扬高音量,提醒大家都长点心吧,快憋跑题了。
      
      众人忙转回注意,看着三个女娃可怜,心生同情,越发对那些小子指责起来。
      
      “你们这几个小子,忒不是东西。”
      
      “这不是孙家二小子吗?快去叫他娘来,让他娘管管。”
      
      “那个是韦家小子,听说他娘跟宁大家的……咳,我是说跟李贤娘交好,俩人挺不错的呢,没想到他家小子倒欺负起人家姑娘来。”
      
      “那个是赵家小子。”
      
      “那个是戴家的,哎呦,按说他跟宁家仨丫头还有亲戚关系呢,当时怎么不说拦着的?”
      
      宁小春耳朵动了动,从臂弯里露个缝看过去,看完后气的咬牙切齿,原来众人说的姓戴的、跟她们有亲戚关系的,正是之前宁小春觉得有点眼熟的那小子,也是他刚才一个劲的找茬挑火,最先带头踹树,宁小春要早想起来他是谁,刚才就该揪着他往死里揍。
      
      偏那小子这会还一脸有恃无恐地站在一旁。
      
      越看越气,宁小春悔的肠子都青了,牙根发痒,恨不得时光能倒流。
      
      大多数小子都知这顿打逃不掉了,纷纷哭丧着一张脸,更有几个一听说要叫家人来了,已经先哭了起来。
      
      宁小春心说活该,早干嘛了?她阴恻恻地勾了勾嘴角,还来不及平复,忽地察觉到一道视线射在脸上,她倏地一惊,连忙望去,就见那瘦高个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脸上来不及褪去的笑容。
      
      宁小春将头埋得更低,却是侧过来挑衅地冲那臭小子撇了撇嘴。
      
      果不其然,那瘦高个见了,目呲欲裂,鼻孔都要气歪了
      
      “哎呀,丫头们啊,别哭了,眼睛都哭坏了,我们都帮你喊他们爹娘来了,放心,肯定替你出气。”
      
      宁小春使劲吸了吸鼻子,渐渐收了声,可小夏和小秋是真停不下来。
      
      有人又说:“三个丫头这样惨,是不是也该叫贤娘过来?”
      
      爹娘向来是子女的命门,便是错不在自己,也是害怕,宁小夏闻言,猛地抬起头,抽抽噎噎几声,努力压下眼泪,却是一脸惶恐无措,看着比哭的时候还要可怜。
      
      宁小春也吓了一跳,偷摸看了看三人状态,实在是惨的可以,就是其中最轻的小秋,也是浑身沾满泥土和榆钱的汁水,她就更别提了,衣服破了,头发散了,跟个疯子似的,刚刚撕扯中,脸也不可避免挨了几下碰,上面正热热的疼,应该是红了起来,要是现在把贤娘叫来,非吓得哭昏过去不可。
      
      “别,别叫娘来。”宁小春从臂弯里抬起头,顺势使劲揉了揉眼睛,揉的通红通红,兔子似的,仿佛刚刚真的哭过,“娘见我们这样,该担心了,我们……我们待会收拾下,自己回去。”
      
      向来孩子受了委屈,都是恨不得家人来帮着出气,头一次听说被欺负的人,因怕家里人担心,不让亲娘过来的,众人听了她的话,更是心中动容,再看这宁家大丫头,脸上的青青紫紫的,也难掩双眼灵动,不禁暗赞一声,怪不得老宁家一直拘在家中,这跟村里其他丫头,就是不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家小子给人打了?”
      
      “我小子又惹祸了?”
      
      “哎呦,你个小崽子,一天不惹祸难受是吧?看老娘打不死你的!”
      
      众人正在犹豫要不要将李贤娘喊来,这些小子的家人,像是约好了似的,一道风风火火赶来了,推开人群挤了进来。
      
      “可不是吗?还是跟人家姑娘动的手,你瞧瞧给这小脸打的?你说对个姑娘家的脸,咋就下得去手呢?”
      
      “那边还有个更小的丫头呢,快看看吧,小身板别被打坏了。”
      
      原本这些人来的时候,也听说是自家小子打了别家姑娘,却没信,只当是传话传差了,这拨开人群一看,一眼就看见了被人们示意的一个姑娘,头发散了,脸上青青紫紫,衣服也都破了。
      
      众人心底咯噔一声,唯恐将人打坏,怒气冲冲上前,各自拎着自己孩子,巴掌雨点似的落下,纷纷教训了起来。
      
      小子们在爹娘面前,就跟小鸡仔似的,老实的不能再老实,有的只顾得哭,有的却忍不住呜呜突突为自己分辨。
      
      “我们没打她,就是她跟常大郎打架,我们想上去拉她。”
      
      有人说:“那人家在树上,你们还在底下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人姑娘摔下来咋办?”
      
      小子们爹娘一听还有这茬,心里也是一阵后怕,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现场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巴掌声。
      
      “你这是要疯啊?”
      
      “人姑娘要是有个好歹,我一棍子打死你,给人偿命!”
      
      “我没你这么心狠的儿子!”
      
      教训了一会,有家长领着儿子来给宁小春三人赔礼道歉,他们也不好意思看人家姑娘的脸,讪讪地转移着视线,“那啥,宁大丫头啊,我家小子年纪小不懂事,我回家肯定好好教训一顿,让他以后再不敢欺负你。”
      
      一人开头了,其他人也停了手,纷纷过来,表达的意思差不多,无外乎就两点,一,小子回去后必定继续教训,二,过后我们会上门道歉的。
      
      宁小春见众小子哭得惨兮兮的,一个个怂的不行,心中总算舒坦了,甚至都不觉得身上疼了。
      
      “婶子严重了,本来就是小孩子间的打闹。”话是这么说,可她还是使劲吸了吸鼻子,又呲牙咧嘴,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周围人见宁小春并没有不依不饶,反而还递了台阶,松口气的同时不免暗自赞叹她懂事,就是原本还抱着“一个巴掌拍不响”念头的,这会也对她印象好了不少。
      
      “对对,小孩子打闹,原本也不是真的,就是他们这帮臭小子没轻没重的,宁家大丫头,你放心,我们回去肯定好好教训一顿,叫他们长长记性。”
      
      说完场面话,人们各自领着孩子回家。
      
      “小春啊,我家小子太混蛋了,你看我这哪还有脸面见贤娘,跟她称姐妹啊,你们这样回家也不妥,先跟婶子回去,我帮你们缝补缝补衣裳。”一妇人领着一个小子过来,口气比其他人亲切许多,说着又啪啪啪拍了儿子后背几下。
      
      宁小春看过去,见是一个颇壮硕的中年妇人,穿着蓝色粗布衫裙,先是觉得面熟,又听对方开口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像其他人似的,宁家大丫头、宁家大娘子的叫着,转而想起来,这人是韦家老三的媳妇,前两天她躺在床上时,这人还来家里看望过她们母女几人。
      
      见是熟人,宁小春也恢复了正常口气,“不用了婶子,我们去河边洗洗就成。”
      
      “哎呦,你这不是臊我脸吗?你们都这样了,哪能任你们自己弄啊,快跟婶子回去。”说完,径自拉起了宁小春的手,又招呼小夏和小秋。
      
      宁小夏这会也平复了心情,又想自己刚刚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哭大闹,十分羞赧,头垂的低低的,拾起篮子牵着妹妹跟在后头,临了可惜地看了眼地上被压坏的榆钱。
      
      宁小春忽然想起来,在场所有的小子都被人领走了,唯独那瘦高个还留在原地,也没人说去叫他家人。
      
      她回头看了眼,正见那人愤怒瞪来,然后哼了一声,昂首挺胸走了。
      
      “婶子,那臭小子是谁啊?”
      
      韦三娘子呃了一声,眼神闪烁,只不过宁小春忙着望着那臭小子离开背影,不曾注意。
      
      “那是常家大小子,爹在外面做买卖,原本也是跟着的,前年将他送回了村里,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他爹常老大也是争气,往来南北贩些杂货,这两年接连添地,家中越发富足。”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