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韦家

      宁小春早该猜到了,像对方那种天不怕地不怕脾性,普通家庭是养不出来的,这种家庭什么特点?必然是无理取闹不讲理啊!
      
      宁小春一时郁闷无比,又满腹担心,思索着对方真找上门来时该怎么办?
      
      “常家爷爷奶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再说这事本就是常大郎不对,他们不会为难你的。”韦三婶子看出了宁小春的担心,忙安慰道。
      
      但愿吧,宁小春心想。
      
      姐仨各怀心事跟着韦三婶子回了韦家,韦家房子建的多,中间场地宽敞,跟个大杂院似的,能看出有后来扩充的痕迹,新的旧的挤挤挨挨,院子里养着鸡和猪,咕咕咕哼哼哼的声音混在一起。
      
      甫一进门,正好遇见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一个人在院子里玩,骑着个树枝喊打喊杀,听见动静,一颠一颠跑过来,到了跟前还“吁”了一声,奶声奶气喊了声三婶子,扬着红彤彤的脸蛋看了会三婶子身后的哥哥,忽地一扭头,扯开喉咙就喊:“奶,你快出来,五哥叫人打了。”
      
      宁小春:……
      
      韦五郎:……
      
      韦五郎听弟弟喊奶奶了,一个劲冲他呲牙咧嘴,可娘在跟前,他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自己心惊肉跳地等着。
      
      “啥?我孙子让人打了?让谁打的?看我不敲折他的腿。”
      
      人未到声先至,紧接着,就见一扇门砰地被推开,打里面走出一个膀大腰圆的老妇人,头发花白,脸上满是横肉,走起路来脚下带风,嘴里还一个劲恨声念着“哪个挨千刀的王八打我孙子?”等见了韦五郎脸上红彤彤的巴掌印,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嗷地叫起来,一下就将韦五郎从韦三婶子背后拉到自个怀里,捧着脸心疼看着,“是谁打的你?啊,你告诉奶奶,奶这就带你找他算账。”
      
      接着,不满地看向韦三婶子,“你怎么当娘的,到底是谁打的我孙子?”
      
      韦五郎自知理亏,在奶奶怀里一个劲地扭,也不敢开口辩解。
      
      “娘,他脸上的巴掌是我打的。”韦三婶子无奈道,拉着她的手,让她先等等别着急。
      
      “啥,你打的?你好端端打他脸做什么?”韦奶奶顿时黑了一张脸,目露凶光。
      
      韦三婶子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哼,他有脸做的事,我都没脸说。”
      
      说完,拉着宁小春到跟前,“娘,这是李贤娘的大丫头,你先看看她。”
      
      韦奶奶心说这会哪有心思看别人,结果一扭头,就看见一张满是青青紫紫痕迹的脸,头发也散了,衣服也破了,跟个疯子似的,她吓了一跳,“哎呦,这是咋弄的?”
      
      她问完,似乎有所猜测,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孙子。
      
      韦五郎被看的羞愧,低着头支吾起来。
      
      韦三婶子重重一哼,“还能怎么弄的?被五郎打的呗?”
      
      韦五郎听了,脸都红了,扭着身子忙为自己辩解,“不是,不是被我打的。”
      
      韦奶奶眼睛瞪得溜圆,先是道了一声你,然后又听孙子反驳,心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到底怎么回事?”
      
      “李贤娘的三个闺女,去摘榆钱,结果他们这群臭小子看见了,非要抢人家的……”
      
      韦五郎弱弱为自己辩驳,“没真要抢,就是逗着玩。”
      
      韦三婶子警告地瞪他一眼,接着说:“人家姑娘自然不干了,跟着去抢,他们好几个大小伙子,就围着人三个丫头推搡,宁大娘子脸上的伤纵使不全然是你弄的,你敢说你没参合吗?”
      
      韦五郎哑口。
      
      “若是光这个,我也不至于气成这样。”韦三婶子越想越后怕,若真将宁小春摇下来,摔个好歹,这件事怕是没个善终,想到这,她手掌发痒,又想再教训一通,“宁家大丫头上树摘榆钱,他们几个竟然在底下摇树,你说有这么坏的吗?哎呦,我现在想想都手脚发软,要真将人摇下来怎么办?”
      
      韦奶奶跟大多数人一样,听了前面还不怎么在意,只当小孩子间玩闹争吵起来,可听了这个,登时一口气堵在了嗓子眼,脱了鞋子就照韦五郎身上抽去,“你小子要反了天啊?人丫头真摔个好歹怎么办?啊,拉你给去偿命啊?我看你娘打你轻了,若是我在,非把你手剁下来不可!”
      
      韦奶奶鞋底抽的砰砰砰响,尘土飞扬,韦五郎登时上蹿下跳。
      
      若是往常,韦三婶子见婆婆教训儿子,纵使是儿子犯错在先,也少不得心疼,可这一次,竟是一点心软都没有。
      
      宁小春等韦奶奶打了几下,才上前欲拦,口不对心道:“韦奶奶,别打了,韦三婶子已教训过了,他定是已知错了,刚刚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见韦五郎鬼哭狼嚎,十分狼狈,她心中大为解气,宁小春想自己这样,倒跟往常春节前流行的段子相似——面对长辈递来的红包,一边撑大衣服口袋,一边摇头摆手,“阿姨,使不得。”
      
      宁小春拉回跑偏的思绪,又劝了几遍,直到一旁韦家小郎被吓得哇哇大哭,韦奶奶方作罢。
      
      韦奶奶目露凶光,攥着鞋冲韦五郎喝道:“你老实在家待着,往后哪都别去。”
      
      说完,气喘吁吁看着宁家姐妹,“三个丫头啊,实在对不住,哎呦,我们韦家咋出了这么个黑心肠的玩意?”
      
      宁小春道:“韦奶奶,您别气了,小心气坏身子,刚刚大伙都在气头上,冲动下做出莽撞事来。”
      
      这番话她说得舌头打结,差点被口水呛了,说完后,自个又先红了脸。
      
      韦奶奶听了,面露惊讶,不敢置信看向韦三婶子,“这丫头好脾性啊,哪里像是十二三的女娃?竟比大人还稳重懂事。”
      
      韦三婶子连连点头,“是呢是呢,往常小春少在村中走动,咱们竟也是不知,还是贤娘会教女儿,这两个小的,也是十分乖巧听话。”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夸了宁小春一通,韦奶奶忽地拍了拍脑袋,“瞧我,见了小春太过喜爱,话就说起来没完,你快带三个丫头进屋洗濯,我让老四家的准备些吃食,银环,银环诶!”
      
      韦奶奶冲着一间房舍喊了几声,没一会,就有个中年妇人步履匆匆走出来,那妇人看着比韦三婶子年轻点,五官端正,体态丰满,唯一不足就是皮肤黝黑,将本来的美貌遮了三分,韦五郎的那个小弟弟,好不容易止住哭,脸蛋上还挂着泪痕,一下扑到那个叫银环的妇人身上,软软地喊了声娘。
      
      银环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娘,三嫂,怎么了?”
      
      韦奶奶抱怨一句,“没听见家里来人了啊,也不说出来打声招呼。”
      
      银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刚在屋里教娟儿绣花了,没留意,还以为是三嫂子从外面回来了。”
      
      她说完,才看向宁小春,见了脸上的伤,也吓了一跳,“呀,这是谁家孩子啊?脸上的伤怎么弄的?怪可怜的,我看着都觉得疼的慌,要是她娘见了,还不得心疼死?”
      
      韦奶奶道:“这仨是李贤娘的女儿,这个老大叫,叫……”
      
      她一时想不起来三个女孩叫什么,韦三婶子从旁提醒道:“大的叫宁小春,这个是宁小夏,最小的是宁小秋。”
      
      银环赞道;“名字好听,模样也长得俊,随她们的娘,大眼睛高鼻梁的,将来定是美人坯子。”
      
      “可不是吗?贤娘当初在咱们村,就是有名美人,怪不得……”韦奶奶想说怪不得当初宁家那书生,被迷得晕头转向,又猛地想起如今已被休回娘家,再说这些,倒好似揭人伤疤,忙咳了一声,敷衍带过,又指着银环介绍道:“这是我们家老四的媳妇,你们叫韦四婶子就行。”
      
      宁小春三人齐齐叫了声韦四婶子。
      
      韦奶奶:“不叙闲话了,不叙闲话了,银环,你打点水送你三嫂子那屋,完了再做些吃食端过去。”
      
      “嗳!”韦四婶子应道,麻利钻进厨房了。
      
      韦三婶子带着宁小春几人进了东面的一间屋子,眼见韦五郎抽抽搭搭也要跟着进来,韦三婶子站门口给他往外推了推,“呿呿,我给小春缝衣裳,你跟着进来干什么?”
      
      韦五郎扁着嘴,委屈道:“娘,我衣服也破了,身上脸上都疼。”
      
      韦三婶子见儿子这样,又好气又好笑,“找你奶去。”
      
      韦五郎打了个哆嗦:“我不敢。”
      
      “你去你找你二姐姐,叫她帮你缝补下衣裳。”
      
      韦五郎闻言,垂头丧气离开了。
      
      韦三婶子将门关好,又拉着他们走进里屋,“小春,你把衣服脱了,婶子给你缝两针。”
      
      宁小春低头看了看,裙摆有条横着的道子,估计是被人踩着然后扯的,上面的短襦也破了一块,领口挒的老大,幸好里面还有衣服。
      
      她脱了裙子和短襦,韦三婶子早已麻利地穿好了针线,这就缝了起来。
      
      韦三婶子动作快,一双手上下翻飞,韦四婶子端着水进来时,她都已经把短襦缝好了。
      
      韦四婶子在盆里拧了拧布,然后给宁小春擦手擦脸,她动作极轻,宁小春都没怎么觉得疼。
      
      给宁小春擦完后,韦四婶子重新洗了洗布,“刚给她擦的时候,我都不敢使劲,唯恐碰疼她,我这手都是软的,小丫头也硬气,愣是一声没吭。”
      
      韦三婶子边缝着边说:“是呢,贤娘家大丫头可懂事了,刚才还说什么怕她娘见她们这个样子担心,不让我们去喊贤娘,说是收拾收拾自个回去,哎呦,可是让人疼心坎里去,我一看就赶紧把人领回来了。”
      
      韦四婶子笑着附和,“要不说丫头贴心呢,哪像我们家那个,自个摔一跤,都要到我跟前哭一包。”
      
      韦四婶子拧干布,又给小夏和小秋擦,俩人脸上看着凄惨,其实都是糊的鼻涕眼泪,擦干净后,倒是没伤,小脸又光溜溜了。
      
      “呀,我才看出来,这两个小的也是这么俊!”
      
      韦三婶子闻言抬头看了过来,见宁小夏和宁小秋无伤,心中松口气,“可不是吗,贤娘的三个姑娘,都是一顶一的漂亮,你瞧瞧这模样,村里谁家闺女能比得上?”
      
      韦四婶子捂嘴笑着,“别说咱们村,旁边村也没有。”
      
      小夏和小秋害羞得脸红红,垂着头局促地揪着衣摆。
      
      宁小春:……
      
      行了行了,夸两句就得了,这左一句右一句的,宁小春感觉她们仨都要上天了。
      
      韦四婶子又说了几句,就端着盆出屋了。
      
      裙子上那道口子长,再加上刚才的插科打诨,韦三婶子手上动作慢了慢,这会重新认真缝起来,没一会就缝好了。
      
      韦三婶子又掸了掸上面的土,“小春,穿上吧。”
      
      宁小春穿上裙子,用束带系好,万幸刚才打架时,裙子没掉,她总觉得用带子系的衣裳都不牢靠,对方稍稍用些力气,就能拉开。
      
      韦三婶子又检查了下小夏和小秋,俩人衣服只稍微脏了脏,倒没破。
      
      “韦三婶子,谢谢你了,婶子手艺好,这衣服就跟没破过似的。”
      
      韦三婶子掩嘴笑道:“小春丫头嘴巴可甜,论这针线活,十个我也顶不上你娘,还有别提什么谢,是婶子该跟你赔不是。”
      
      “婶子,刚刚我也行事冲动了,只因见他们欺负我两个妹妹,一时气红了眼。”
      
      “小春哪里有错?这样才叫大姐,知道护住妹妹。”
      
      “婶子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哈哈,你这丫头真有意思。”
      
      “婶子,衣服也缝补好了,我们这就回去了。”
      
      “这就回去?还早着呢,再玩会啊!你四婶子正做点心呢,你们吃点再走。”
      
      这的人一天只吃两餐,中午要是饿了,就吃些点心垫垫肚子,一般情况下是不动灶的,都是提前准备出来的馒头、炊饼一类的,估计是为了省事,也为了忙的时候多挤出时间干活。
      
      宁小春摇摇头,“多谢婶子好意,只是过去这么久了,我娘定是得到消息了,我怕她着急,还是赶紧回去吧。”
      
      宁小夏和宁小秋因害怕不敢归家,一想到刚刚韦奶奶的凶悍模样,止不住担心姥姥也如此这般打骂她们,吓得小脸煞白,可一听大姐的话,立刻坐不住了,脑海里浮现出娘惶急的样子,也顾不上会不会挨打,只恨不得眨眼间就到家。
      
      韦三婶子忍不住感叹,“好孩子,贤娘有你们仨这么贴心的闺女,日后也必定享福。”
      
      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线头,“既然这样,我也不留你们,省的贤娘担心,来,婶子给你们送回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让我玩单机啊(ಥ﹏ಥ)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