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杳杳

作者:雪满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游

      夜渐渐深了,谢盈守了一会儿,见谢杳已睡着了,便吹灭了烛火,打着呵欠回自己屋去。
      听着门被轻轻掩上,谢杳睁开了双眼,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在黑暗中摸索着穿上衣裳。
      
      她心绪久久不宁,生怕沈辞将今日遇着她的事说出去,越想便越躺不住,索性再去一趟,说个明白。
      像大半夜地睡不着爬起来去看星星的事儿她做了不少,除了偶尔得一场风寒被絮叨两日,也没什么旁的责罚。
      
      假山顶上风比平地大一点儿,还未入夏,若有若无的凉气吹灭了谢杳一腔热血,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此时能碰上沈辞的可能性与他把状告到谢家来的可能性差不多一般大。
      
      只是既已走到了这儿,也不差最后那一钻了。
      
      这夜无星无月,黑得很干净。谢杳钻出来的时候一时没注意,还被绊了一个踉跄。
      
      一声低笑传来,谢杳闻声望去,却看不太清楚,只得顺着往那边走了几步。
      
      “你还真把这儿当自个儿家?谢侍郎没教过你,小孩子天黑了是不能出门的么?”
      
      谢杳终于看清了靠坐在树下的那个人。一身雪白的寝衣在夜里醒眼得很,外面只松松垮垮披了件袍子,却是连系都没系。这人长得剑眉星目,抬眼间便总有隐隐的威压,偏生举止又散漫,消去了几分迫人感。谢杳回想到谢盈的形容,心中了然。也是,打了那么多胜仗,手上定然沾了不少血,自然跟普通人要不同的。
      谢杳又走近了一些,闻到沈辞身上的酒气,才停住步子。
      
      她皱了皱眉,颇有些嫌弃,“小孩子不能喝酒,也说过。”
      
      沈辞又喝了一口壶中的梨花白,冲她晃了晃酒壶,认真道:“赏月总得就着点什么罢?”
      
      谢杳下意识地又抬头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天,听到沈辞压低的笑声,才抿了抿嘴,往后又退了一步。
      沈辞抬起头来,只看着她笑。谢杳看着他眼睛里白日的防备终于破碎开,化成亮晶晶的一片,鬼使神差地往前挪了挪。
      
      沈辞将手中的酒随意一搁,稍稍坐正了些,“谢杳?”
      
      谢杳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又垂下眼帘去,看脚边被踩的歪歪斜斜的草。
      
      沈辞当她是默认了,饶有兴趣地问道:“我听闻你被批了命,年满十二之前是不得见外人的,如今......”
      谢杳打断道 :“保密。”
      
      沈辞眉眼弯了弯,这小姑娘果然不习惯同人交谈,话少得可以。他实则是不信这些方士所言的——毕竟他同母亲入京这一遭,借的便是方士所言,委实难以对这些人起什么敬重的心来。
      只是见小姑娘总闷闷的,便起了心思故意引着她说话:“我本也不至拿这桩事说与旁人,只是你已见过了我,这怎么算?”
      
      小姑娘果真愣住了,站在原地琢磨了许久,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我无兄长。”
      对她这番认作兄长便算不得外人的歪理,沈辞毫不意外,只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继续。”
      
      谢杳咬了咬嘴唇,停顿了片刻,才唤了一声“哥哥”。
      
      沈辞点了点头算是答应,“那我便勉为其难地,就当是白捡个便宜妹妹。”
      
      突如其来的认亲现场结束,谢杳对自己莫名其妙多的这个兄长接受良好,走过去坐到他身侧,在他疑惑的目光里认真道:“你要人陪。”
      
      还不等沈辞开口,她便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夜空,轻声道:“我陪你看星星。”
      
      沈辞欲言又止,最终只默默将外袍脱下,披在她身上。谢杳挡了一下,可新上任的兄长态度十分强横,硬生生又将袍带也系好,“你还小,不经冻。听话。”
      
      彼时谢杳并未意识到——毕竟还是个孩子,所作所为皆是随心——沈辞于她而言是陡然闯入的生人,她于沈辞又何尝不是?
      天纵奇才,纵横疆场的少年将军,正是初露锋芒的时候,一朝被折了双翼困在京城这金笼,四处虎视眈眈,无数双眼睛紧盯着想挑他的错处,稍有行差踏错便是万劫不复。
      他姓沈,他坐在镇国公世子这位子上,就注定他要在这薄冰面上走稳了。是以除却他从边疆带回来的人,满京的人他一个也不能信。纵使他比同龄人要沉稳些,可也毕竟才十四,一时之间心境难免孤独。谢杳正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小姑娘底细一干二净得简直当真像是为了陪他而来。他是她所见的第一个外人,是以沈辞也顺理成章地把仅剩的那些信任统统交付到了她身上。
      她是他漫漫长夜里留的那盏孤灯,然最危险也最可惜的便是,那时这盏灯并不自知。
      
      两人并未约定什么,只是自那夜后,谢杳去到镇国公府时,十次便有八次碰的上沈辞。她去的本就没什么规律,只在没人看着她时溜一趟放放风,又或许是晚间辗转难眠,披衣而起。
      沈辞也并非是有意等她,不过是此地清净,他便日日都来练剑,有时心烦意乱,也来这儿安静一会儿。
      
      两人便常常不期而遇。他练他的,她玩她的,练累了玩累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沈辞存了心引着谢杳多说几个字,天长日久,谢杳的话总算比从前多一些了。
      
      两人常常并肩坐着看银河的那片草地枯了又荣,不觉又是一年春。
      
      谢杳坐在桃树低处斜叉出的枝上,晃荡着两条腿,一岁过去,她又拔高了一点儿。她一面小心啃着手里的果子,不让汁液流到手上,一面看沈辞在树下练剑。看了一阵儿觉得无聊,便故意蹬了几下,踢下开得盛极的桃花来,落红纷纷,挡他视线。
      剑锋倏地划过,端的是凌厉无比,将缓缓落下的一朵花儿从中劈作两半,沈辞收势,拄着剑颇有些无奈地抬头看她。
      
      谢杳正巧啃完最后一口,剩下的果核随手往下一抛,拍了拍手,意犹未尽地在枝头挑了开得最好的一小枝花折下,这才心满意足起来,看都未朝下看一眼,只一声“接着”,话音刚落,整个人便从上头一跃而下。
      
      沈辞怕伤着她,忙将手中剑扔下,往上一个纵步,恰接了个满怀。
      
      谢杳站定,趁机用沈辞的衣摆擦了擦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裙,抢在沈辞发作之前,将手中那枝花递到他面前晃了晃,“接住我的谢礼。”
      
      沈辞十分被动地接过花来,看着谢杳大喇喇地去端了树下案几上的一盏酥酪,只尝了一口,眉眼便弯起来——沈夫人在边疆待得久了,做的吃食味道偏重,不过手艺一如既往地精湛,很是合谢杳的口味。
      
      他常叫人备着吃食,练剑时亲端来,说是间隙吃,实则都是为谢杳时不时地突然到访备下的——沈辞心想,小孩子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食是万万不能短了她的。
      只是后来被沈夫人得知,一方面心疼儿子,一方面着实是太闲散,便日日亲做了给他加餐——沈夫人心想,小孩子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酥酪自是只有一份的,谢杳毫不客气地吃了个干净,在桃树下窝着。
      
      吃饱了就容易犯困,沈辞练了半套剑,发觉背后毫无声息转身去看时,她已沉沉睡了过去。
      
      沈辞叹了一口气,解下外袍,披盖在她身上,一朵桃花恰恰落在她发间,他替她轻轻拂去,又十分自然地顺手用拇指揩去她嘴角沾上的酥酪。
      
      小姑娘睡着时安安静静的样子还是十分讨喜的,沈辞放轻了脚步,刻意走远了一些接着练剑。
      
      掐着时辰,又去将她唤醒,好早些回府,以免被谢夫人发觉。沈辞这一顿心操下来,望着小姑娘急匆匆钻回去的身影,不禁十分感慨。
      本以为是个被方士坑蒙拐骗自闭了的孩子,没成想,分明是个被方士为民除害镇压了的魔王。果然愈是压抑得狠的,愈是接近本性。
      
      桃花开落,枫红雪又白。谢杳十二岁的生辰就在眼前,因为知晓这次生辰意义非同寻常,沈辞特意问过了她想要什么生辰礼。
      
      彼时谢杳捏着一小块芙蓉糖糕,刚咬了一口,支支吾吾想了很久,才含糊道:“带我出去玩一趟。”
      
      沈辞想也没想一口回绝,甚至还训了她一通,结果小姑娘硬生生又回到先前自闭的状态半月。
      人是沈辞好容易一点点引得活泼些的,两年心血霎时白费,沈辞颇有些头疼,看着小姑娘垂着眼不怎么搭理人的样子,终是松了口。
      
      一来二去,最后说好,日子挑在她生辰的前两天,只出去小半日,不惹事不生非,看看便回。
      
      真到了那一日,沈辞才知,不惹事不生非这一句分明是白说的——他忘了小姑娘是从未出过门,只是只纸老虎,真真儿送到外面去,便半步也走不动了。
      
      将谢杳神不知鬼不觉地接出来,是费了沈辞一番心思的。可如今男装打扮的小姑娘站在路边,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竟拔不动腿,只一眨不眨地死死看着沈辞——幸得那双凤眸替她掩去了大半的怯生生,余下的两分,顶多也就是瞧着有些迷茫。
      
      沈辞见状,默不作声地探过去握住她袖子里微微颤抖的手,用力握在掌心。
      
      小姑娘如今倒是顺从得很,他只轻轻一拉,便跟着走。
      
      他便这么一路紧紧牵着她的手,一面带着她逛,一面压低着声音告诉她这是哪里,哪儿最热闹,上次带给她吃的糕点又是出自哪家铺子……
      
      过了一个时辰,在冰糖葫芦桂花糕以及各色小玩意儿的安慰下,谢杳也逐渐放开了一些,不必让沈辞再等着她的步子,抓着沈辞的手慢慢松开,遇到什么吸引她注意力的东西的时候,才会不自觉地紧一下。
      
      眼看着时辰到了,沈辞轻轻拽了拽她,“该回去了。”
      谢杳扭回头去看着他点点头,乌黑的眼瞳清清润润,懵懂又无害的样子与平常简直判若两人。
      沈辞往一侧偏了偏头,掩盖住自己上扬的嘴角,领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往回走。
      
      街上仍是喧闹得很,谢杳有几分不舍,故而刻意拖拉着步子。沈辞察觉,回头瞥她,她却眨眨眼睛极灿烂一笑。
      那笑容直逼眼底,沈辞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装模作样咳了两声,方端正着态度,接着拉着她往回走。
      
      不过走了两步,他手中力道一松,小姑娘一个蹦跶到他肩侧来,踮起脚,将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杏花酥塞他嘴里,一本正经道:“应景的。”
      沈辞本不喜甜,只是听她这样说,也顺从地嚼了两下。不愧是上好的铺子做出来的点心,杏花浓郁的香味儿弥漫口中,像是吃进去了半个春天。
      而剩下的半个,在他手边。
      
      谢杳的十二岁生辰办的十分隆重。谢永年前刚刚升了官职,风头正盛,谢夫人本是不想太过招摇,以免被有心人误会有拉帮结派的意思。只是谢杳这十二年未曾露过面,须得有个机会,拉出来提醒提醒这满京,他们谢家还有一个女儿——也方便日后议亲。
      
      衣裳首饰是早早做好了的,除了谢杳本人,其余一应都备得半分差池也不会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杳:一定是我的美貌让姓沈的放松了警惕!
    沈辞:......你说是就是罢。
    谢杳走后,沈辞: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她打出生起便没见过什么人,同一张白纸一般,压根没什么提防的必要,我不知道她这白纸上早便用白色的墨写得密密麻麻。
      感谢在2020-03-17 18:20:25~2020-03-18 20:27: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季珩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