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年杳杳

作者:雪满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见

      新置办回来的史籍谢杳读过去两本,又新学了一支曲子,弹得有几分模样,后园最大的那株桃树开了花,在枝头簇拥了半月,一场大雨浇下来,这才逐渐散开落了满地。
      
      墙那边的动静总算消停下去。听谢盈说,大红的绸缎绕了满府,张灯结彩,不知道的还当是娶亲呢。
      那红绸缎,谢杳是知道的——不仅知道,她屋中的小匣子里,还放着一小条折好的。那日她同往常般在树下小憩,忽的一阵风来,许是对面府里在树枝上缠绸条的小丫鬟没缠紧,一截绸条翻过院墙,滚过假山,恰被吹落在她手边。
      
      沈家人真真儿住进来,又闹腾了三日。除却沈夫人和世子,还以护卫的名头从边疆带了不少人回来,如今一并充为了护院。
      
      这种热闹自然少不了谢盈,她绘声绘色同谢杳讲了一通,说人都排满了外头的街,阵仗大得令人咋舌,其中一些伺候的下人还是宫里拨出来的,足以见得皇上对镇国公府上的重视。
      
      谢杳看着谢盈一脸的艳羡,一如既往地没吭声,只是转过身去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她刚读完的史书来,递到谢盈手中。
      谢盈翻了翻,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她头皮发麻,只看了个开头,这一本讲得是前面某朝的列侯,便合上书,放回书架去,“我惯不爱读这些的,你给我这个作甚?”
      
      谢杳幽幽开口:“我们已过了十岁的生辰。”她们二人生辰乃是同一日,她这话言下之意是你我都活了十个年头了,这么浅显的事情怎的还是看不明白?
      
      谢盈显然没意会到,自顾自地又说了好半天,见谢杳再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才堪堪收住,撇了撇嘴同谢杳道:“杳杳你什么都极好,就是话太少了些,说话总喜欢只说三分,余下七分叫人猜,我如何猜得准嘛。”
      
      沈家安顿下来,倒是意外地安静了。沈夫人婉拒了一众想前来拜访的,贺礼更是一样都没收——这些人也便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实则巴不得被挡回去,好避开皇上的霉头。
      
      谢杳耐着性子又等了七日,等到枝头的桃花落得只剩下孤零零几朵挂着,终于等到了谢盈外出,谢大人办公事,谢夫人午休去了的好日子。
      
      后园那堵墙后始终没什么动静,想来是地方偏僻,镇国公府上的人不怎么过来,倒是正合她心意。
      深深感到领地被正大光明侵占的谢杳爬上假山,拜沈家所赐,如今寻常的钻狗洞活动都有了几分刺激的色彩——这么想想,心跳竟莫名还有些加速。
      
      桃红的春衫对襟薄裙并不拖沓,是以谢杳极轻快地便从假山上翻下去,钻过了狗洞。
      
      谢杳站起身时怔了怔——入目的景象与她曾熟知的静谧荒芜没有半分相同。有了人住,烟火气衬得整个富丽堂皇的府邸庭院都生动起来,珍花异草精心散布在曾是一片杂草的后园之中,奇石假山造型讲究,曲水相接,春水汩汩流淌,落花浮沉其上。
      唯一还算认得出的,是这后园中的树,其中有几棵桃树,花期总是比谢府上的长两日,很是得谢杳欢心。
      
      她蹑手蹑脚地转了转,见确实没什么人,才大胆起来,遛达了半圈,最终还是回到了那片桃树下。
      饶是花期再长,这时候也落了个差不多,青草地上覆了一层薄红。
      
      谢杳刚刚站定,便听得有人往这边走,少年清冷的嗓音远远传来,依稀听得说的是什么“练剑喜静,不必跟着”。
      
      谢杳不禁慌了神,回头望了一眼狗洞的位置,心知来不及再钻回去,只好借树干挡住自己,屏息凝神,将打着颤的手收到袖子里去。
      
      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什么动静,谢杳按捺不住,终是往外探了探头,想看个究竟。
      
      就是这一动,身后忽的炸开刀剑出鞘的声响,寒芒一闪,谢杳只觉得一股寒意紧贴着自己脖颈,不由得一抖,惊吓之下竟直接转过身来。
      
      沈辞未曾料到她竟直接往剑锋上蹭,手中的剑往外一偏,却还是慢了一点儿,削了她鬓边散下的一缕发丝来。
      
      发丝轻飘飘落到地上,与满地开落的桃花混在一起。碰上了好天气,就连午后的风也是暖融融的,扬起花香气来,缠上谢杳因转身带动起的裙袂。
      
      少年身姿挺拔,握着剑的手微微用力,指节泛白,本是生了一张极好看的脸,此刻却皱着眉头,神色冰冷,眼睛里的戒备简直要溢了出来。
      这个人便这么毫不客气地撞进谢杳的眼瞳里,连同脖子上架的那把利刃一起。这是她悠悠十载岁月中,见到的第一个“外人”。他问都没有问一声,就这么闯进了她久久无人问津的世界里。
      
      多年后谢杳回想起来这一幕,不觉一哂——初见便是刀剑相向,果然不吉利。而后睫羽一颤,笑意泛起苦味,倘若那一眼便能一生,是不是省去了好多无眠的夜和惊醒的梦。
      
      沈辞打量了面前的小姑娘一眼,不过十岁上下,委实不像是什么刺客,一身桃红的小裙子衬得一双凤眸有神极了,此时眼睛略睁大着,有毫不掩饰的茫然和惊愕,反倒更像是个迷了路的桃花精。
      
      他眼中戒备却是分毫未消,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会在这儿?”
      
      谢杳不自觉抿紧了嘴唇。
      
      沈辞看了自己手中的剑一眼,以为是吓到了这小姑娘,利落地收剑入鞘,态度十分诚恳地道了歉。
      
      谢杳仍是承继了自个儿一言不发的优良传统。
      
      沈辞再度打量了她一眼,半蹲下来与她齐高,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声音刻意柔和了不少,却依然没有得到回应。
      
      沈辞狐疑地看向她,“难不成是个哑巴?”
      
      谢杳不满地抬起头来,直视着那双戒备的眼睛,“你根本就不会信我,我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沈辞被一个小自己四岁的小姑娘说的愣了一愣,往前半步,不由得有些好笑,“你都没说,怎知我不会信?”心里却是有些出乎意料,小姑娘看着懵懂不谙世事,没成想眼尖得很,对旁人的情绪和敌意敏感至此。
      
      谢杳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却不肯再开口,只指了指谢府的方向,权当是回答。
      
      这一指,谢杳惊醒过神来,时辰不早了,母亲怕是马上便要醒了的。
      思及此,沈辞这个人早便被她选择性忽视地抛到了脑后,一路小跑着往狗洞的方向去。
      
      沈辞倒也没拦她,只拿着剑抱臂斜倚着桃树,望着她动作娴熟地从狗洞钻过去,带着笑摇了摇头。刚刚转身要走,头一低,恰好瞥见了地上那缕被削下的发丝。
      
      这一边谢杳翻下假山,忙不迭理了理乱发,将少了一截的头发藏进去,长长出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出到底,情绪便后知后觉地翻涌上来。谢杳这才意识到,自个儿今日是破了戒。
      
      她抚了抚如鼓擂的心口,说不清到底是恐惧多一些,还是兴奋多一些。她是不怎么信这些道学的,奈何父母亲将之奉为金科玉律,将她一关就要关上十二年。这规矩自小便守着,今日倏地打破了,不管怎么说,也还是有些后怕的。
      
      好在并没有人发现什么异常,这一日过得与往常并无不同,谢杳这才逐渐安下一直吊着的心来。
      
      入了夜,谢盈点上房间内的灯,床铺了一半,破天荒地听得谢杳主动开口问她道:“你先前说的镇国公嫡子,是叫什么名字?”
      
      谢盈还以为自己是出了幻听,掰着手指头来回数了好几遍,才雀跃道:“一十六个字!杳杳,你竟主动问了一十六个字!”
      
      谢杳手抵着书页上的字,慢慢在心里读着。许是成长环境太过平淡,打小她心绪就极稳,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架势。若是平常孩子,经过白天这一闹,哪还有闲心坐得下来读书?
      
      两个梨涡在她面前晃啊晃的,谢盈坐在她面前,嘀咕道:“难不成真是武曲星转世,竟能让你开口问,”她一字一句道,“沈—辞。辞是辞别的辞。”
      
      眼见着谢杳仍只是低头读着书,并不在问什么,谢盈嘟了嘟嘴,嘟囔了一句“就连武曲星转世也都只得了你问一句。”
      
      谢盈接着道:“他比我们大上整四岁,本就是军营里长大的,又是镇国公亲自教导的,十二岁时便能披甲上阵,打胜仗了。这些都是听刘娘她们闲谈的时候听到的。你问他作甚?”还有一句,谢盈没学——她们都说,别看小小年纪,这保准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这话也只是随口一问,谢盈深知谢杳是不会再说什么的,便又去接着铺床。
      殊不知在她身后,谢杳将视线从书页上移开,默念了“沈辞”一声。
      
      某种意义上,这是她谢杳见到的第一个真正的人,总得好好记住他的名字才成。
      
      回想起那柄寒凉的剑,还有比剑锋还要凌厉上几分的人,她脖颈一侧不禁起了一层疙瘩。
      
      她没接触过旁的人,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得到,沈辞,该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
      
      谢杳本还在琢磨,难不成外面的人都是这般,只是她没见过罢了?直到听谢盈提及刘娘她们,她才回过神来——至少在谢盈叽叽喳喳的描述里,旁的人是不这样的。
      
      于是在谢杳至今十年的人生里,头一次对一样东西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好奇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某日,沈夫人听下人禀告说后园有处狗洞,要不要补上。
      沈辞:不可!
      沈夫人:?
      沈辞:......总有小动物来往的,何必多此一举。
      沈夫人很欣慰,这么多年,儿子总算有了点人情味,哪怕是对小动物的。
      被迫小动物的谢杳:???劝你善良。
      沈辞:你不也把我当东西?
    感谢在2020-03-16 19:10:43~2020-03-17 18:20: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沐子云 50瓶;季珩 10瓶;我的大大更新了吗? 5瓶;4262746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