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

      
      这件事发生在楼漫云上大二以后。
      
      事情的起因,是楼漫云有个姐姐。
      
      有姐姐很正常,谁家还没有个兄弟姐妹了。
      
      但楼漫云不一样,有个姐姐,对她来说是个可悲的灾难。
      
      楼漫云老家那边重男轻女的厉害,当年她妈妈生了姐姐楼晓月以后,不到一年就又怀孕了。
      
      他们当然是想生个儿子,结果生了楼漫云。
      
      家里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父母虽然后来又生了楼漫云的弟弟,但是楼漫云这个老二的地位一直很尴尬。
      
      姐姐是家里第一个孩子,从小宠惯了,和父母感情最深;弟弟是万众期待的儿子,为了生他家里付出的最多,没有薄待的道理。
      
      只有楼漫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从出生起,就因为父母想生老三又想逃避罚款,再加上家里条件不好,顾不过来三个孩子,所以让她一直寄居在亲戚家。
      
      也不是固定哪个亲戚,而是这家住两天,那家住两天,以至于楼漫云想起童年,有时候有点时间错乱,因为她从懂事起,就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搬家。
      
      后来家里条件稍微好点了,楼漫云能回家住了,却和父母亲不起来,父母偏向姐姐,偏向弟弟,只有她是最没人心疼的一个,做错了父母不讲情面,做对了父母也只会和稀泥,在这样的家里生活,什么都要靠她自己。
      
      幸好她会读书,她跳级读书也是为了早点离开家。
      
      但是这一地鸡毛的家也不是说离开就能离开,开始的时候,她还要靠家里拿学费,她就必须跟家里有联系。
      
      家里一向不讲理,但楼漫云还算会糊弄,可是这一次,家里给她出了个她糊弄不过去的难题——要她回老家替姐姐高考。
      
      楼漫云的姐姐叫楼晓月,比她大两岁,因为楼漫云早上学又跳过级的原因,原本两个人可以同一年参加高考。
      
      但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楼漫云天生脑子好会读书,可楼晓月在读书上就差远了,成绩稳定保持在中下水平,心思也不在学习上,楼漫云考上燕京大学那年,楼晓月连三本线都没考到,但不上大学楼晓月又不甘心,在家又哭又闹,家里只好同意她再复读一年,结果又没考上。
      
      那年是楼晓月第三次上高三,许是她终于觉得压力山大了,可读书又实在不灵,不知从哪听了歪门邪道的胡说八道,最后把主意打到了楼漫云身上——她想让楼漫云替她参加高考。
      
      楼晓月这个念头是异想天开,但该死的有理有据。
      
      她读书不行,但算计楼漫云很有一套。
      
      为了说服父母站在她这一边,她先是故意给父母讲故事,说谁家双胞胎姐妹因为长得一样,第一年妹妹替姐姐考不擅长的科目,让姐姐上了好大学,妹妹再复读,第二年自己也考了好大学,姐妹俩前途有了,家长面子也有光。随后她再故意装可怜,说自己要是有这么个妹妹就好了。
      
      楼家父母一开始还不当回事,但架不住楼晓月几次说,突然反应过来——楼晓月是没有双胞胎妹妹,但现成的妹妹也不是没有,楼漫云不就上着好大学呢吗?
      
      楼家父母本来就偏心眼,这事儿会不会对楼漫云有影响,楼漫云愿意不愿意,彻底被她们选择性忽略了。
      
      于是楼晓月趁热打铁,三口人很快达成了一致,当即决定给楼漫云打电话,要求对楼漫云回去替考。
      
      楼漫云毫无预兆地接到家里电话,一听是这件事,头都大了。
      
      如果她真的跟楼晓月是双胞胎姐妹,她还真没法拒绝。
      
      又或者她跟楼晓月长得一看就是姐妹,她都不好找借口。
      
      但事实是,她和楼晓月是出名的不像姐妹俩,虽说都不丑,但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性格和行事方式也南辕北辙,出了一家门,说她们俩是陌生人,绝对没人怀疑。
      
      她要顶着这样一张脸去替楼晓月考试,不被抓出来,算监考人员眼瞎。
      
      楼漫云也不是法盲,知道替考是什么后果。
      
      说句绝情的话,她可以没有父母姐姐,但是她不能没有读书的机会,她不可能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可楼家三口简直像是入了魔,连带楼家一众没什么脑子的亲戚也来七嘴八舌,楼漫云不胜其扰,关了手机干脆装死。
      
      装死装了不到一个礼拜,老家的人找到学校来了。
      
      来的是楼漫云一个拐了八个弯的远房亲戚,辈分上楼漫云要叫表哥。此人名义上在燕京打工,但实际上是个混不吝,没上过什么学,也不知道讲理,楼漫云在学校里远远看见他就知道他肯定是老家人派来的,想避开却没来得及。
      
      那人扯着大嗓门和楼漫云掰扯这段破事,楼漫云不理,想走,他左挡右拦,拉拉扯扯,旁人不明就里,正琢磨着要不要去找学校保卫处,恰好袁子明路过。
      
      那时候,虽然袁子明并没彻底松口确立关系,但是在别人看来,他和楼漫云已经是男女朋友了,而且人到底是感情动物,在一起相处的久了,谈心的时候多了,她和袁子明自然而然已经很熟了,平时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走的很近,恋人也许未满,但绝对友达以上。
      
      遇上这事儿,哪怕只以袁子明的一贯品格论,他都没道理袖手旁观。
      
      但其实,楼漫云也没寄希望于他会管——因为她自己清楚,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破事任何人都没法管。
      
      不过袁子明还是管了。
      
      他一把把楼漫云挡在身后,冲着那不讲理的表哥道:“你干什么的?!再动手我报警了!”
      
      表哥流里流气地一指楼漫云:“我来找她!你又是她什么人?!”
      
      袁子明看了一眼表情沮丧的楼漫云,脸一沉:“我是她男朋友。”
      
      我是她男朋友。
      
      如果不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听袁子明这么说,楼漫云绝对要心花怒放了。
      
      可事实是,即使在那样尴尬的情况下,楼漫云听到他这么说,也依然心花怒放。
      
      没有人能懂那种时候楼漫云的无助。
      
      她那时候只是个徘徊在十八岁边缘的女孩,最美的年纪,生命里才终于剥落了些许淤泥一般的糟心,顽强地开出一朵名为锦绣前程的花。可是有人却偏要在这个时候,把名为“未知命运”的网,捆缚缠绕在这花骨朵上。
      
      如果这么做的是哪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也就罢了,但事实上在逼迫她的,却是她的亲生父母和姐姐——他们都本该是她最亲的人。
      
      那一刻,被众人围观着和远房表哥拉拉扯扯的时候,楼漫云感觉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孤独。
      
      她从没这么清晰而深刻的意识到,她生来就在这世界踽踽独行,父母姐弟,她有也等于没有。
      
      甚至于她追求袁子明,也是因为他帮过她,他人品好,她下意识地想去追求一个可靠的人。
      
      可一直以来,她其实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可以依靠。
      
      而袁子明的这句话既像她在大旱之中久期的甘霖,又像茫茫沧海中的最后一棵能救命的稻草。
      
      不仅是因为这句话击中了她懵懂年华对爱情的全部期待。
      
      楼漫云觉得,她可能自己十八年的生命里一直都在等这句话。
      
      她的等待没有被辜负。
      
      遇到难过的事,终于有这么一个人愿意挡在她前面。
      
      她原来不是一个人。
      
      她原本全凭一腔热忱的喜欢,至此才算落地发芽,开出一朵名为爱情的花。
      
      袁子明似乎是她这么多年人生里,唯一一个愿意挺身而出,替她承担的人。
      
      就凭这一点,楼漫云没有理由说服自己不去爱他。
      
      替考的事后来是楼漫云自己解决的,她坚决的拒绝了父母的无理要求,并且威胁他们,如果敢再逼自己,就算自己被逼无奈上了考场,她拼出自己前程不要,也要举报楼晓月,让她跟自己一起坐牢——替考与被替考者同罪,楼家父母原本不知道。
      
      说到底,他们其实还是更心疼楼晓月,如果不涉及到她,一个和自己不亲的女儿,考试作弊被抓也就抓了,但要是没被抓,至少能成全他们心爱的大女儿上个好大学。
      
      可一旦把楼晓月的前途也打包捆绑,楼家父母也必须掂量了。
      
      楼漫云说动了父母,又揽过了督促楼晓月读书走正路的麻烦,才算彻底平息了家里的闲言碎语。
      
      楼晓月在考试这件事上根本没有“发挥”一说,复读两年成绩也依旧稀烂得稳定,但被这件事一吓,又被学霸楼漫云像地主使唤长工一样的鞭打着学习,也算咬了咬牙,勉强考了个偏远地区学校的二本,都是后话。
      
      这个解决方式其实挺可悲,但楼漫云当时并没觉得,因为她有自认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她充满动力。
      
      因为解决了这件事,楼漫云就和袁子明在一起了。
      
      她去找袁子明,问他,你那天说我是你女朋友,说话算话吗?
      
      袁子明的表情很复杂,半晌不语。
      
      最后踟蹰着摸了摸她的头发,勉强微微一笑,说,算话。
      
      楼漫云先是笑,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对袁子明说,我爱你,一样说话算话。
      
      后来她才想起来,这句话,袁子明没有回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