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再漫长的回忆从脑海中呼啸而过,也只要一瞬的时间。
      
      对于楼漫云来说,那一瞬间已经过了。
      
      她看着眼前人,浅浅一笑:“顾念安?回国多久了?”
      
      “有一段时间了。”顾念安回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一直想约你聊聊,就是怕太冒昧。不过看来我们有缘分,你瞧,这不就遇见了?”
      
      “真巧,那是该有空聊聊。”楼漫云道,“不瞒你说,我最喜欢的工作日常就是聊天,但只有一条,聊出来的费用所里还要抽一大笔,你我也算认识,所里的抽成不划算,你私下找我,费用另计。”
      
      言下之意,没营养的废话我不跟你聊。
      
      聊有营养的?不好意思,收钱。
      
      顾念安被她噎了一句,笑容淡了几分,不尴不尬地动了动嘴角。
      
      难为她还能转个话题说下去。
      
      “子明出国出的太匆忙,那时候他太年轻,做出的取舍他自己可能都分辨不出对错。”顾念安轻轻地说,轻轻地笑,有一种安安静静娓娓道来的味道,“不过无论怎么选,人生也总是有遗憾,可大多数时候,也正是一个个缺憾衬托了生命本身惊心动魄的美,不是吗?”
      
      楼漫云静静看着她,心说顾念安真是不简单,三言两句,就把楼漫云挺走心的一段初恋描述成了他们美丽爱情故事的垫背。
      
      从局外人的角度看,顾念安是真的有小资情调和艺术家气质的那一类人,精致得诚然。
      
      但这并不表明楼漫云愿意赞同或纵容她。
      
      “我不这么认为。”楼漫云说,“因为更多人的希望,都是让自己的生命能不留遗憾,故意把遗憾留给别人的人,应该觉得自己的行为可耻。”
      
      她说的意有所指。
      
      顾念安闻言并不恼,甚至笑了:“看来我们有着相左的观点,不过没关系,这不是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错。”
      
      楼漫云笑笑没回话。
      
      “我也是今天早晨刚听说,子明无意中抢了你案子的事情。”顾念安道,“他说这是他的错,他为此感到很抱歉。”
      
      这事在楼漫云这里已经翻篇,此时被顾念安刻意提出来,反而让楼漫云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随后一笑:“不必。”
      
      顾念安眉眼弯弯。
      
      “我替你安慰过子明了,我跟他说,你一定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让他觉得愧疚的。”顾念安说,“虽然之前我没见过你,但我愿意相信,你这么好的姑娘,不会公私不分的迁怒他。”
      
      楼漫云闻言冷笑,顾念安说话的风格还真是数十年如一日。
      
      把骂人的话说的像夸奖,真难为她这语言大师。
      
      怎么?你还想让我谢谢你?
      
      楼漫云挑眉笑笑:“那你理解错了。我师父教育我,有人抢我一个案子,我就抢他十个——所以袁子明不用觉得抱歉,他只需要回去等着。”
      
      顾念安猝不及防地被她噎了一句,脸僵住了:“楼师妹真会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楼漫云说,“我说到做到,不信走着瞧。”
      
      顾念安可能没想到,楼漫云真的会这样撕破脸来表达她的睚眦必报,整个人顿了一下:“楼师妹,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
      
      楼漫云直接打断了她。
      
      “原来你知道我不喜欢你啊?”她笑,“我还以为你这么不会看人脸色呢。”
      
      顾念安大约真没想到楼漫云会这么刚,原本准备好的一套说辞都用不上了,很明显的沉默了几秒才再开口:“虽然我不知道我怎么招你讨厌了,但是这和子明没有关系。子明是个好人,他也是真的想帮助你,刚才看到你疑似被人骚扰,子明二话不说就冲上去了——你了解他,你知道他做这种事绝对不是出于利益或者算计。”
      
      这话倒是没错,袁子明爱心泛滥好管闲事,大约是刻在骨子里的癌症,治不好了,楼漫云确实不怀疑他。
      
      但是……
      
      “他也许不是。”楼漫云点点头,随后把视线在顾念安的脸上打了个来回,“那你呢?”
      
      顾念安的表情明显的僵了一下儿:“师妹说什么,我不明白?”
      
      楼漫云笑笑,挪开了视线,没有揭穿她。
      
      今天早晨,楼漫云刚见过袁子明,据他自己说,他回国五年,还没有女朋友。
      
      今天晚上,楼漫云又遇见了顾念安,她回国有段时间了,和袁子明同进同出,含情脉脉,但她居然和袁子明不是男女朋友。
      
      这就很有意思了。
      
      以袁子明在意顾念安的程度,只要顾念安愿意,明天领证结婚都不是问题。
      
      可他们居然连男女朋友都还不是。
      
      为什么呢?
      
      感情的事情讲究你情我愿,你情我愿,才能水到渠成。
      
      他们之间还这么不明不白的暧昧着,说明肯定有一方,并不愿意这关系更进一步。
      
      袁子明是不可能不愿意的,他为顾念安,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
      
      排除了袁子明,那不愿意的人,就只能是顾念安了。
      
      她不愿意和袁子明确定关系,却愿意和他同进同出,为什么呢?
      
      这是个很值得玩味的问题。
      
      这种感觉不像爱情,更像利用。
      
      她想利用袁子明什么,楼漫云不需要知道答案,但面对顾念安,她会保持警惕。
      
      不过,楼漫云本以为她对顾念安挑明了这种“警惕”,顾念安会收敛一点,或者更放肆一点,但是她没有。
      
      出乎意料的,她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还很破坏氛围地“哎呀”了一声。
      
      顾念安看着柔柔弱弱,可一说话就知道是个玲珑剔透人,绝对不是一惊一乍的性子。
      
      因此这一呼,楼漫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顾念安很快给她解了惑,她看着袁子明的方向目不斜视,却看得不是袁子明:“师妹,你的朋友……是郎锦城先生吗?”
      
      提到这个名字,楼漫云的脸就是一僵,故意装糊涂道:“哪个郎锦城?”
      
      顾念安根本没回头,也没注意到她表情变了。
      
      “就是郎锦城啊。”顾念安在往那个方向看,“知名主持人,制片人,谈话节目制作人……圈内还有哪个郎锦城?”
      
      顾念安学钢琴出身,是个艺术家,早年凭一个跳舞的视频,在网上小火过一把,严格来说,算半个娱乐圈人。
      
      但楼漫云对这个圈子的了解,仅停留在资本运作层面。
      
      “不熟,不知道。”楼漫云面无表情地否认,“你可能认错人了。”
      
      “我不可能认错。”顾念安道,“真的是郎先生!这……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意识到对方是个名人,这件事立刻就成了“误会”,顾念安的脑子转的可真快。
      
      楼漫云被她“郎”来“郎”去,“郎”的心烦,一抬头,心更烦了。
      
      狼来了。
      
      哦不,是郎锦城来了。
      
      不仅郎锦城来了,袁子明也跟来了。
      
      可能是没想到顾念安会下车,袁子明显而易见的慌了一下,不过他更快地定下神来。
      
      “你怎么下来了?”袁子明不着痕迹地半侧身,挡住楼漫云。
      
      他低头注视着顾念安,眼神里有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不是说了让你在车上等我。”
      
      得,一看到顾念安,人家连“英雄救美”救到一半这茬儿都忘了。
      
      楼漫云被这个眼神酸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还没听见顾念安回什么,整个人就被郎锦城一把扯走了。
      
      她一愣之下跟着对方走了几步,这才想起来挣扎。
      
      一挣扎,郎锦城也就势放了手:“你住哪,我送你回家。”
      
      这还没完呢?
      
      楼漫云算是服了郎锦城的执着。
      
      她无奈的掏出手机,把屏幕对准他,伸手点给他看:“来,你看,我约到车了,再过两个路口车就到了,现在取消要付违约金!我自己能回家!”
      
      郎锦城理直气壮:“取消!违约金我出了。”
      
      我用你?!
      
      楼漫云立刻瞪他。
      
      袁子明这会儿终于想起了她,也跟过来裹乱:“小云你还是跟我走……”
      
      “不用!”楼漫云有点抓狂,断然拒绝他,“他的车我不上!你的车我也不上!我又不是没手没腿只能等人送!我自己约了车来,咱们各回各家!就这么定了!”
      
      袁子明被她盖棺定论的气势镇住了,顿了一下,瞥了郎锦城一眼,想出个折衷办法:“那我看你上车了再走。”
      
      楼漫云看了一眼已经回到车上的顾念安,根本懒得搭理他。
      
      郎锦城也没再坚持要送,而是往远处走了几步,又叫了楼漫云一声。
      
      “小云,你过来一下,我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楼漫云站在原地没动。
      
      袁子明一个劲给她使眼色,她当对方有病。
      
      郎锦城拿袁子明当空气,只对着楼漫云笑,笑容格外温柔,语气带着诱惑:“就几句话,我说完就走。”
      
      这人执着,轻易不好打发。
      
      楼漫云只好走过去,掀着眼皮看他:“怎么了?”
      
      “手机给我一下。”
      
      “干嘛?”
      
      郎锦城笑着摊开手催她:“给我啊。”
      
      可怜楼漫云正拿着手机看车子的位置,连“我没带手机”这种拙劣的借口都用不上,只能不情不愿地把手机递过去。
      
      郎锦城一手摸出自己的手机,一手拿着楼漫云的,随后在楼漫云的手机上点了几下,“叮咚”一声加了微信,随后又拨了个电话,举起手机晃了晃,提醒她看:“现在你有我的联络方式了,我也有你的,常联络?”
      
      楼漫云克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但是袁子明他们还在不远处,她不能太下郎锦城的面子,只能在心里画圈圈诅咒他,准备上了车就删掉他。
      
      谁知郎锦城下一句笑着说:“不许删,也不许拉黑,不然我就去你们律所,或者去找你师父。”
      
      楼漫云:“……”
      
      这人是不是有读心术?
      
      楼漫云懊恼地抬起头来,看着郎锦城英俊的脸,突然想起一句被广泛吐槽的歌词——“他笑的像恶犬”。
      
      她这么一想,反而把自己逗乐了。
      
      相貌堂堂,端的是衣冠禽兽。
      
      郎锦城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没安好心,笑容也有点无奈:“想什么呢?”
      
      被他一问,楼漫云敛了笑,故作正经地搪塞道:“没什么。”
      
      郎锦城也不追问,把手机还给她,眼神也趁机往袁子明的方向递了一下儿:“他是你什么人?”
      
      楼漫云一顿,表情端肃,不苟言笑的回答道:“朋友。”
      
      郎锦城又把眼神朝顾念安的方向递了一下儿:“那个呢?”
      
      楼漫云又顿了一下,斟酌了用词,面不改色地回答道:“认识的人。”
      
      郎锦城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没追究她这一前一后全然不同的用词,而是指指自己,追问道:“我呢?”
      
      这次楼漫云毫不迟疑:“客户。”
      
      郎锦城显而易见的不满意:“客户听上去多不近人情啊。”
      
      楼漫云被他缠得无可奈何:“那你想怎么样?”
      
      郎锦城得逞地一笑:“做个朋友吧?嗯?”
      
      楼漫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