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你

作者:半生荒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

      
      郎锦城却是个急脾气:“行还是不行啊,给句话。”
      
      楼漫云只好说:“……行。”
      
      郎锦城笑了:“下次我请你吃饭,也别急着走了?”
      
      楼漫云不耐烦道:“嗯。”
      
      郎锦城这才满意了,自然而然伸手,替她将碎发抿到耳后:“那早点回家吧,回家了报平安。”
      
      这个动作太亲密又太温存。
      
      楼漫云一怔之下忘了躲,连理所当然的一句“我凭什么告诉你”都忘了喷。
      
      袁子明远远看见了,显然又要过来。
      
      幸好约的车及时赶到,横亘在他们中间,恰好把袁子明拦在另一边。
      
      楼漫云一点都不想继续扯皮,果断上了车。
      
      她关门的时候,恰好看见后视镜里映出郎锦城的身影,他魅力十足地站在原地,和她隔着镜子的反光对视,笑着朝她挥挥手。
      
      而另一边的后视镜恰好照见袁子明的背影。
      
      楼漫云坐的车还没开出路口,袁子明已经两步抢上了自己的车。
      
      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一件藏不住的事,这句话用在袁子明身上简直太贴切,那种急切的拜托了麻烦后,全神贯注地去关注另一个人情绪的姿态,被他这两步跑表现得淋漓尽致。
      
      幸好楼漫云坐的车开的足够快,袁子明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后视镜里,她已经不需要看更多。
      
      这场闹剧怎么收尾,楼漫云懒得关心了。
      
      既然顾念安认出了郎锦城,想必很快就会给袁子明解释清楚。
      
      他倒是光明磊落,当着心心念念的初恋面前,也敢亲自下场去为前女友打抱不平。
      
      楼漫云心存抱怨,并非是不知好歹。
      
      相反,她心里清楚,今天的事固然是一场乌龙,但哪怕随便换个路人来拔刀相助,她都会真情实意地感激对方的正直,可她偏偏没办法感激袁子明。
      
      其实袁子明的人品有口皆碑,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很难讨厌他,都觉得他对待朋友非常有人情味。
      
      但他的“人情味”,却是楼漫云现在最不需要的东西 。
      
      无论他是有心的出手相助也好,是无心的路见不平也罢,这种打着“朋友”幌子送上的关心,就像是夏天的火炉,冬天的蒲扇,对她而言太过多余了。
      
      他的关心,她曾经需要到近乎渴望的地步,但她没得到一丝一毫。
      
      到了如今,她对此已经不再有期待,而这种关心却突然冒了出来。
      
      这并没有让她觉得温暖,反而觉得像是亲眼目睹了一场诡异的诈尸,惊恐之余,仿佛还能感受到腐朽的恶心。
      
      她平复了许久,才把那恶心的感觉强压下去。
      
      四十分钟后,她走进家门,手机上已经跳出来七、八条微信消息提醒。
      
      发信人微信名一串字母,不认识。
      
      但看语气就知道,肯定是郎锦城。
      
      【到家了吗?】
      
      【还没到?】
      
      【小云,我都已经到家了,你不可能还没到】
      
      【还是你直接睡觉了?】
      
      【不是说好了做个朋友,常联系吗(委屈)】
      
      他连发了几个委屈巴拉的可爱表情,不是圆滚滚的浣熊就是软萌萌的猫,跟他本人的形象相去甚远,看得楼漫云一脸黑线。
      
      这人一把年纪,身高一米八五。
      
      顶着这么一个形象还卖萌不要命,幼稚不幼稚!
      
      后面还有几条微信语音通话未接通的提示,看时间,楼漫云大概在电梯里,没接到。
      
      楼漫云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地给这人改了个备注,退出界面。
      
      而消息提示并未清零,一条好友添加提示,孤零零的夹杂在郎锦城不要脸的卖萌里。
      
      微信名很矫情,叫“遇一人白首”。
      
      添加申请里倒是明明白白地表明了身份。
      
      袁子明。
      
      楼漫云看见这个名字就心烦,干脆连微信都退出了。
      
      郎锦城的微信轰炸虽然让她暴躁,但多少缓解了一点她的一口郁气。
      
      可她想不到的是,袁子明就是有这个本事,能让她把刚刚克制住的恶心之感再上升一个等级——
      
      没过一会儿,手机的响声变成了短信进入的提示音。
      
      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一条孤零零的短信。
      
      要是不留神看,这短信很快就会被铺天盖地的营销信息埋过去,要么也会被当成骚扰信息。
      
      国内早就没有人用短信彼此联系了。
      
      给她发短信,亏袁子明能想得出来。
      
      【小云,律所的人说,这是你用的号码,我加你微信了,你没通过。】
      
      过了大概一分钟,手机上又多了条消息。
      
      【郎先生的事,我已经听念安说过了,才知道他是个知名人士,今天晚上也是个误会。】
      
      【小云,我只是怕你受到伤害,虽然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但我真心希望你过得好,我仍然当你是朋友。】
      
      楼漫云无声捏紧了手机。
      
      她一直在想,这个前男友跑来“英雄救美”到底是要干什么。
      
      原来,这个前男友是来和她做朋友的!
      
      她去哪找这么绩优的中国好前任啊。
      
      多少年没联系了,他还能情深意切地说出这句话。
      
      真不容易啊。
      
      更可笑的是,看上去,他竟然还是从律所的人手里拿到自己联系方式的。
      
      楼漫云的手机号,从大学一直用到现在,从来没换过。
      
      而袁子明,看来早就已经对这串数字毫无印象了。
      
      好。
      
      很好。
      
      太好了!
      
      都说十年不换手机号的人值得相交,因为这样的人,肯定不欠人钱,也不欠人情。
      
      楼漫云一直拿这句话说服自己,觉得自己没有换联系方式的必要。
      
      虽然早些年,她也不止一次地有过小小的希望——希望哪一天,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那个她熟悉到忘不掉的呼入电话。
      
      但现在看来,那个被她寄予厚望的号码,可能早就成了空号,也可能换了主人。
      
      哪怕它一直顶着“袁子明”的名字,躺在她的通讯录里。
      
      这么多年以来,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
      
      楼漫云想,可能她终于是时候,换个联系方式了。
      
      她想做就做,但换联系方式的事情没那么顺利。
      
      虽然万能的某宝就能搞定手机号,但楼漫云一个学法律的,不放心把自己的个人信息毫无保留地传上网,于是专程去了家门口的营业厅。
      
      营业厅里人来人往,这个时间来办业务的群体自然是中老年人居多,每件事都要精益求精地问八百句,严重阻碍营业员办事速度。
      
      楼漫云着急也没用,拿了个号,坐在等候区百无聊赖的等。
      
      营业厅里,她这样利落漂亮的年轻女郎已经很扎眼了,哪个路过都要多看两眼。
      
      谁知过了一会儿,来了个更扎眼的。
      
      许是今天不用出席正式场合,来人穿得随意了很多,风衣的款式特潮,等闲人穿上绝对不伦不类。但来人肩宽窄腰大长腿,得天独厚的倒三角身材,这一般人驾驭不了的款式穿在他身上,显得倍儿有型。
      
      他脸上原本就挂着笑,看到楼漫云的时候,笑容就更明朗了,长臂一伸朝她打了个招呼。
      
      这笑容配上这有型有款的造型,让他整个人都像是会发光。
      
      就这状态,哪怕楼漫云已经自戳双目了,也得被他闪耀得重见光明。
      
      来人竟然是郎锦城!
      
      他出现在这里,楼漫云毫无心理准备,只能目瞪口呆地看他走过来。
      
      恰好,坐她旁边的阿姨被叫到了号,起身去窗口了,身边的位置空了出来。
      
      郎锦城瞧准了,长腿一跨,刚好坐过来。
      
      两个光鲜亮丽的社会精英,就这么十分接地气又鹤立鸡群地,坐在一众中老年人中间,大眼瞪小眼。
      
      楼漫云缓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但当着一众大爷大妈,她也不好掰扯,只能怒目而视,压低了声音对着郎锦城吼:“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她这是遇到变态跟踪狂了吗?!
      
      郎锦城还挺委屈:“不是你给我的地址吗?”
      
      楼漫云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给你地址了?!”
      
      “小云啊,你这转过头就翻脸不认人的习惯,能不能改改。”郎锦城很无奈,“就昨天晚上给的啊——不是你自己把约车信息指给我看的吗。”
      
      楼漫云:“……”
      
      是有这么一回事,但她让他看的是车的行驶路线,又不是地址。
      
      这人的关注重点都在什么地方?
      
      但到底是自己棋差一招,楼漫云懊恼也晚了,气势肉眼可见的萎靡了:“……我又没给你具体的门牌号。”
      
      郎锦城眯着眼睛笑,这笑容看在楼漫云眼里,显得缺德极了。
      
      “是没给,但是我能猜到你要干什么啊。”
      
      楼漫云瞪圆了眼睛:“这怎么猜?”
      
      “你看,昨天我给你发了这么多条微信你也不回,后来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我就去你们律所的网站上查,发现你留下的联系方式就这一个号码。”
      
      郎锦城这话说的让楼漫云想到了点别的东西,眼神不自觉的冷下来:“那又怎么样?”
      
      郎锦城笑:“一个人要是想不接电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换个号码,但是昨天晚上营业厅不开门,你换不了。小云你这么雷厉风行的性格,肯定是特别有执行力,再加上你这个行业,个人维权意识也肯定特别强,我就猜啊,你今天上午肯定要来营业厅当面办新号。我查了,你家附近就这一个营业厅,所以我就过来找……你看,这不就找到了。”
      
      这逻辑太缜密了,缜密得楼漫云都震惊了,连刚才那一闪而过的不高兴都忘了。
      
      楼漫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凉凉地回道:“福尔摩斯啊……你这推理能力,不去当侦探可惜了。说起来,我跟市刑警队的几位打过交道,挺熟的,你想过转行吗?要不我推荐你去试试?”
      
      这话太耳熟了,郎锦城都不需要回忆,就知道是自己说过。
      
      他没觉得她这睚眦必报是小心眼,反而觉得怪可爱的——律师嘛,记性不好使,嘴皮子不厉害,放出去岂不是要被人吃了?
      
      这么一想,他就不由低低地笑。
      
      楼漫云扫他一眼:“你笑什么?”
      
      “我这明明是苦笑。”郎锦城脑子转的挺快,也不愧是混娱乐圈的,当即捂着胸口弯了弯腰,这就演上了,“小云,我好伤心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