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桑白的话一落,在场的人不约而同都怔住,沈嘉言脸上有短暂的几秒难堪,他低下头去训斥还在撒泼打滚的赵梓言。
      
      “够了赵梓言,再无理取闹我就告诉你妈妈。”他面无表情地恐吓,“说你在学校想抢别的小朋友的玩具,还在公共场合哭闹发脾气。”
      
      方才还哭得沉迷不已无法自拔的人立刻顿住声音,喉咙即将冒出的一声哽咽卡在那儿,赵梓言茫然的睁着一双通红的眼,小胸膛起伏,用力抽噎了下。
      
      “胡、胡说!”他抽了抽鼻子,磕磕巴巴地反驳。
      
      “我没有抢别的小朋友的玩具!”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沈嘉言凉凉地说,赵梓言顿时理亏,委屈巴巴看了看赵纪宁,眼睛留恋从他手中的小熊上划过,又格外难过地瞅着桑白。
      
      最后,他收回目光,整个人强忍着抽泣依偎进了沈嘉言怀里。
      
      “舅舅。”他脸埋进他衣服里,声音细弱无力。
      
      “我想回家了。”
      
      混世大魔王一瞬间变成了要不到糖吃的小小孩,看到这番场景的人心都化了,洛霏连忙上前拿纸巾温柔给他擦干脸上泪水汗渍,语气无比心疼。
      
      “梓言别哭,姐姐待会就去给你买小玩具好不好?”她爱怜的哄着:“买好多好多,只要你喜欢的都给你买。”
      
      沈嘉言神情也缓和不少,他出声安抚,“别哭了,待会就带你去买。”
      
      原本伤心欲绝的赵梓言在两人的这样连番哄劝下渐渐止住难过,他吸了下鼻子,伸手抱住沈嘉言,声音从他怀里嗡嗡传出来。
      
      “好,梓言不哭了。”
      
      终于把他哄好,原本半蹲在那的洛霏站了起来,抬眸露出一个欣慰的笑,身前沈嘉言恰好如释重负低下眼帘,两人蓦然对视上,彼此嘴角的笑容都没来得及收起。
      
      画面仿佛就此定格静止了,大榕树下,少男少女相视而笑,中间还有一个小孩,温馨美好。
      
      桑白移开视线心底轻啧了一声,眼神落在旁边赵纪宁身上,冲他微微挑了挑眉。
      
      “我们回家?”她做嘴型无声说道,那头的人却立马点了下脑袋,桑白忍不住浮起一个微笑,冲他伸出手示意。
      
      小孩迈步朝她走来,步子格外坚定认真,在快要碰到桑白时停下,隔着小半米距离,仰面注视着她。
      
      她放下手,歪了歪头。
      
      “走吧。”
      
      司机车子就停在不远处,赵纪宁先上车坐好后,桑白才出声同那三人告别。
      洛霏和沈嘉言表情都有些复杂,注目着她,桑白没有管他们,只是蹲下来,望着眼圈红红的赵梓言开口:“梓言,今天不好意思,明天我让赵纪宁给你重新带一个新的玩具。”她摸摸他的头,温和一笑。
      
      “姐姐先回去啦,再见。”
      
      赵梓言在沈嘉言的怀里委屈瞅着她,尽管很难过,在桑白的目光中,还是从紧扁着的嘴巴里挤出两个字,“再见。”
      
      夜晚,别墅灯火明亮。
      桑白在客厅里翻找,她上次去游乐园玩带回来不少纪念品,精致盒子包装的还没开封的小公仔,不知道被她放在了哪里。
      
      她打开各个柜子四处找着,正中沙发上,赵纪宁在坐着看动画,听到边上发出的响动,眼睛不由跟着桑白的身影转动。
      
      找了好一会,桑白终于在书架上看到了那堆小公仔,她打开盒子一个个查看,最终挑了一个里面做工设计最别致的小鹿。
      
      桑白用礼品袋装好,把东西放在了赵纪宁身旁沙发上。
      
      “这个你明天带去学校给赵梓言哦。”她说,赵纪宁一言不发,目光从她身上移到礼品袋上。
      
      须臾,他转开眼,继续看着面前屏幕,像是没有听到。
      
      “听到没有。”桑白再次提醒,手指轻叩他面前茶几桌子,发出轻响。
      
      赵纪宁这次电视都不看了,垂下眼,阴影覆盖住脸庞。
      
      “不管怎么样,别人哭了这么久,总该有点表示的。”桑白和他说着道理,有种老母亲教育儿子的既视感。
      
      “小孩子不懂事,大人不能也不懂,我比赵梓言大这么多岁,当然应该更包容一点。”她说得冠冕堂皇,压根不提自己平时和赵纪宁抢盘子里最后一个鸡翅、争夺电视机遥控器、偷奸耍滑指使他跑腿等一系列不做人的事情。
      
      场面安静几秒,赵纪宁伸出手,抿着嘴角拎过了一旁的袋子。
      
      -
      
      桑白把东西交给赵纪宁之后便没有再管。
      但晚间时手机上却收到了一条短信。
      
      陌生号码,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姐姐,谢谢你。”
      
      桑白看着这条信息会心一笑,她手指敲着键盘,飞快回去过三个字。
      
      “不客气。”
      
      赵梓言小朋友今年六岁,上得幼儿园大班,有个儿童手机,却不识几个大字。
      看到上面回复后,他立刻扯着嗓子朝厨房叫道:“舅舅,姐姐给我回消息了,你快来看看是什么!”
      
      “知道了,别叫。”个子高高的青年端着杯水从里面走出来,沈嘉言拿过赵纪宁高举着的手机扫了一眼,懒懒散散念,“不客气。”
      
      “嘿嘿。”赵梓言听完搂着怀里的小鹿仔傻笑,一脸开心,沈嘉言看着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小侄子,禁不住摇头。
      
      昨天还哭得撕心裂肺回来说再也不会喜欢她,转眼一个小玩具就被人收买了。
      他回想起那个女人,脑中浮现的只有那张冷淡张扬的漂亮脸蛋,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从前丁舒颜的样子了。
      
      桑白接连着几天去幼儿园接赵纪宁时都遇到了沈嘉言。
      
      大概是他姐姐一家实在忙碌,放着隔壁这个清闲的男大学生不用白不用,隔三差五指使他来接孩子。
      
      “上次的事谢谢你。”两人站在校门前等待着幼儿园放学,沈嘉言突然开口,态度难得像个正常人,不复从前眼高于顶自恋神经质的模样。
      
      “你送的小鹿梓言很喜欢。”
      
      “哦。”听到他后面补充的那句桑白才反应过来,她随口回:“不客气。”
      
      ...和上次给赵梓言的回复一字不差。
      沈嘉言默默无语,过了会后,才说:“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家里的亲戚说成儿子,我差点就信了。”
      
      桑白诧异看他:“我随口开玩笑的,不会真的有人信了吧?”
      
      “.........”
      
      沈嘉言胸口再次中了一剑,他这次学乖了,没再主动和桑白搭一句话。
      气氛和谐持续到放学铃响,人群后头,两个小孩背着书包的身影出现,赵梓言一见到人眼睛就亮了,张开手屁颠屁颠飞扑了过来。
      
      “舅舅!”他一把抱住沈嘉言,埋进去大半张脸,眼睛却在偷偷看着桑白。
      
      没隔多久,赵纪宁也静静地走了过来,桑白和两个人打招呼。
      
      “今天在学校有没有发生有趣的事情?”她笑道,看向赵梓言,“梓言有没有和我家宁宁一起玩啊?”
      
      赵梓言摇了摇头,整个人还是依偎在沈嘉言身上,他瞅了瞅一旁安静不讲话的赵纪宁,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闭紧嘴巴。
      
      桑白领着赵纪宁上车,校门口,两人目送着他们车影远去,沈嘉言才低下头,看向身旁牵着的小孩。
      
      “赵梓言,你刚才想说什么?”
      
      “没有。”他很快摇头,眼神不由飘向四处,这番表现,像极了每一次心虚撒谎的样子。
      
      沈嘉言眯了眯眼睛,仿佛随口问:“赵纪宁同学平时在班里怎么样?”
      
      “他从来不和大家一起玩!还不让人碰他,好几次都差点和班里同学发生矛盾,尤其有几个调皮的坏家伙总爱去惹事...”说起这里,赵梓言话闸子就有点收不住,恢复成平时吵吵闹闹的正常状态,沈嘉言若有所思。
      
      “那你呢?是不是也很调皮?和他们一起欺负赵纪宁?”
      
      “我才没有!”赵梓言被踩到痛脚,立即炸毛。
      
      “我现在已经很乖了!才不会和他们一起去欺负赵纪宁!而且他还是漂亮姐姐家的亲戚。”
      
      “所以赵纪宁在班里经常被欺负?”沈嘉言眼皮低垂,声音沉下来,赵梓言才陡然发现自己一脚踩进了大人名为话术的圈套。
      
      他有点心虚,缩了缩脖子,小小声,“没有经常,老师都没有发现。”
      
      沈嘉言思索瞬息,再次抬眼看他时,开口嘱咐,“下次如果他们太过分,你就去叫老师,实在不行,悄悄告诉你漂亮姐姐。”
      
      ......
      
      体育馆,大学生篮球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场内观众和啦啦队喊声快要掀翻屋顶。
      
      桑白被班里女生拖着,坐在前排观众席观看比赛,此次D大做为东道主,场上比拼的两支队伍是本校球队和隔壁另一所大学。
      他们班有两位主力出场,沈嘉言和另一个男生,赛程刚走了三分之一,比分胶着,场面十分激烈。
      
      两边高亢的加油声不绝于耳,尤以桑白这一片最为振奋,分贝极高,她耳膜隐约嗡嗡作响。
      
      中场休息,啦啦队上场,方才剑拔弩张的球员下来休息,一个个满头大汗精疲力尽,有些不讲究的直接撩起球衣下摆擦汗,腹肌若隐若现,又是引起一阵尖叫。
      
      “快快快,我们去给班里男生送水。”那些在一旁原地休憩的球员让身边女生都双目放光,迅速拎起手边早已准备好的矿泉水往下冲,球场边送水的女生不少,尤其沈嘉言一走过来,立刻被团团围住。
      
      场上音乐结束,刚好啦啦队表演收尾,洛霏是里头的领舞,穿着短T恤和百褶裙,露出一截白皙的腰,脸蛋是运动过后的天然红润。
      她手里也握着一瓶水,看到不远处的桑白,眼睛一亮。
      
      “颜颜。”她走过来,目光极其自然落向沈嘉言,接着下一秒,拉着桑白走到他跟前。
      
      “沈嘉言,没有人给你送水吗?”她看向他空空如也的双手打趣,沈嘉言视线在她们身上简单扫过,最后定在桑白手中紧握着的那瓶矿泉水上。
      
      “嗯。”他抬眸回应洛霏。
      
      “哦那——”她脸上扬起甜笑,刚要递出水,只见沈嘉言轻巧一伸手,从桑白掌中把那瓶矿泉水抽了出来。
      
      “是给我的吗?”他看向她问,少年明亮的眼神盛满了蓬勃朝气。
      
      桑白一愣,很快,她反应过来,特别坦然大方,“本来是我自己喝的,但你如果没有的话,就给你好了。”
      
      她慷慨解囊的神态,仿佛自己当场送出了十个亿。
      
      沈嘉言手僵在半空中,面色尴尬,拿着那瓶水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片刻,他终于收回手,望着她诚恳道谢。
      
      “好的,那谢谢你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