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的儿子黑化了[穿书]

作者:江小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有些事就是无巧不成书。
      在烘焙室相对无言后,桑白拿着新鲜出炉包装好的小饼干离开,然后同时都松了一口气的两人,在校门口不期然偶遇。
      
      通往兰溪幼儿园的路只有一条,他们各占一端,狭路相逢。
      桑白警惕望他:“你不会要去接你侄子吧?”
      
      正正被她说中的沈嘉言一梗,心塞问:“你去接你儿子?”
      
      “巧了。”桑白调整回来情绪,风轻云淡。
      
      沈嘉言盯着她,脸色变了几变,才挤出一句:“谁和你巧了...”
      
      “颜颜!沈嘉言...?”身后不远处,一道声音迟疑响起来,两人纷纷转头看去,洛霏提着包走近,面上困惑打量。
      
      “你们怎么在一起?”她冲桑白眨了眨眼,“颜颜,你...”
      
      “碰巧同路。”桑白还没来得及开口,沈嘉言已经恨不得和她撇清的一干二净,立刻被踩了尾巴似的飞快解释。
      
      “他侄子和我家小孩在一个幼儿园。”桑白言简意赅,洛霏露出恍然,双眸再度在他们之间打转。
      
      “所以...你们这是刚好碰上要一起去幼儿园接他们放学?”
      
      “不一起也行。”桑白看向沈嘉言,尝试询问:“你先走?”
      
      “.........”她突然如此避之如蛇蝎,沈嘉言莫名不适应,他眉头展开,极力自然。
      
      “没关系,顺路一起走好了。”
      
      事实证明,三人行远远比他们单独待在一起要融洽得多。
      洛霏很快找话题,言谈语气也令人感到舒适,沈嘉言健谈不少,偶尔会主动开腔,比起之前两次和桑白的全程不搭理,几乎算是和颜悦色了。
      
      当然,这次他也仅仅只是和洛霏交谈而已,一旁的桑白被他自动忽视,两人说起最近足球赛意气相投,滔滔不绝畅谈了许久之后,像是才想起在场还有个人。
      洛霏连忙停下话语,伸手抱住桑白手臂,主动问:“颜颜,你有没有关注最近比赛?”
      
      “没有。”桑白干脆利落,“我从来不看足球赛。”
      
      “呃...”洛霏语塞,略显尴尬,旁边毫不掩饰传来一声轻嗤。
      
      “每天估计都在关注新款的衣服包包还有美甲样式吧。”高中时,丁舒颜确实每天都在班里和一群小姐妹讨论这些,她喜欢打扮爱漂亮,从来不关注男生的那些爱好。
      就连篮球赛都是因为沈嘉言在才去看的。
      
      好几次,沈嘉言从教室前头路过时都能听到她们兴致勃勃的讨论声,尤以丁舒颜最为激动,男生不屑一顾,颇为瞧不上她这个样子。
      
      因此这会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了。
      
      可此丁舒颜非彼丁舒颜。
      
      桑白微微一笑,在阳光斑驳的树荫下,瞳孔明亮地直视着他,“怎么?看个球赛还人上人了?”
      
      她眼中是明晃晃的嘲讽,“你的爱好是高雅艺术,别人的喜欢就是低级趣味?沈嘉言,你以为你是世界中心呢。”
      
      这句话桑白想说很久了。
      长得帅的男孩子自恋一点没问题,但自恋过头就不可爱了。
      
      尤其是这种幼稚、自大、不知道尊重别人的小男生。
      
      桑白不介意教他重新做人。
      
      “你!——”果不其然,沈嘉言一听就炸毛了,眼睛瞪得老大,气到失声。
      
      旁边洛霏露出不赞同,打圆场,“颜颜,沈嘉言没有这个意思,你太敏感了。”
      
      “哼。”沈嘉言顿时轻哼,冷静下来开腔:“有些人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
      
      “是吧。”桑白笑容不变,语调平常极了。
      
      “总有些人这么的自以为是。”她重复了一遍沈嘉言的话语,搭配着那副不疾不徐讽刺的神情,话里含义不言而喻。
      
      沈嘉言再次被她气到胸口堵塞,他咬咬后槽牙,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好男不跟女斗!
      
      因为这个小插曲,后半段路程气氛稍显僵硬,洛霏时不时朝她投来打量的眼神,好像不明白她这短短时间怎么突然对沈嘉言转变了态度。
      
      三人走到幼儿园门口,洛霏是因为自己刚好无事所以说想顺便来看看赵纪宁,正是放学的点,校门一打开,乌压压一群小萝卜头从里面冲出来,桑白目光在里头熟练搜索着,很快在人群后看到了那个熟悉身影。
      
      “宁宁。”她挥手叫道,慈母微笑。
      
      桑白习惯扮演这个角色,脸上的温柔爱意几乎以假乱真,赵纪宁见多了她这副模样,没太大反应,背着书包朝她走过来。
      
      身旁沈嘉言却有点被惊到了。
      
      最近每次对他都是横眉冷眼的丁舒颜突然变得温情万分,他惊奇地望着她此刻宛如泛着柔光的眉眼,不自觉吞咽了下喉咙。
      
      奇奇怪怪!
      
      今天幼儿园有活动,模仿童话艺术节,老师让班里的小朋友都把自己最心爱的玩具带来学校,然后围绕着它编一个故事,在教室讲给所有小朋友听。
      
      赵纪宁在班里是个特殊存在,他不讲话,在老师刻意隔开下,也没有其他小朋友主动和他玩。
      他每天都安安静静坐车过来上课,结束回家。作业完成得比谁都认真,听讲时十分专注。
      
      桑白听他班主任说起,这次课堂小测试中,他还拿了第一名。
      
      难怪那天来接他放学时,小反派怀里抱着两朵小红花,桑白问他哪来的,赵纪宁只把花搂紧了紧,没说话。
      
      今天他怀里也抱着一个小熊仔,是他最喜欢的玩具,赵纪宁在学校是个非常听话的小朋友,即便他不讲故事,也听老师的话拿出了自己最心爱的熊娃娃。
      
      小孩身上制服整齐,板着脸,整个人小小一只,抱着熊仔穿过人群,可爱的外表和他的神情形成鲜明对比,反差萌杀力十足,轻而易举击人中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连洛霏都有些忍不住,望着他轻声喃喃,“颜颜,你家小亲戚最近是不是长大了一点?”
      
      “嗯?”
      
      “他好可爱。”洛霏转过脸感慨,“和上次见有点不一样了。”
      
      “有吗?”桑白认真端详着他,两人每□□夕相处,变化一点点的并不容易觉察,被洛霏这么一提醒,桑白此刻才仔细比较。
      
      白了点,长高了,脸上似乎有点婴儿肥,更主要的是...
      桑白察看他的眸子,那双眼里的阴沉暗色不知何时已经消退得无影无踪,此时干干净净看着她,没有任何杂质。
      
      那个一开始让人望而生畏不自觉保持距离的阴郁小孩,变成了安静干净的赵纪宁。
      
      桑白朝他伸出手,熟练地接过他肩上书包,笑得明亮温暖,“今天在学校累不累啊...”
      
      她一如往常地问候,只是今天话还没说完,前头就冒出一个人,像个小炮弹一样冲她砸过来。
      
      赵梓言一把抱住了桑白大腿,仰起脸兴奋连声叫道:“姐姐姐姐,漂亮姐姐又见面啦!”
      
      “咦,你们怎么一起放学出来了?”两人不在一个班,放学时间是错开,这是桑白继上次肯德基后第二次见到赵梓言。
      
      “哦!我们现在是一个班了!”赵梓言嗓门很大,他指了指赵纪宁说道,桑白稍显诧异挑眉,看向沈嘉言。
      
      后者摸了摸鼻子,“赵梓言调皮,我姐给他转了个班。”
      
      ...行吧。
      
      桑白冲面前小孩低头微笑,“那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我白天和他说话了,但是赵纪宁都不理我。”赵梓言冲她撒娇,望着赵纪宁的方向,眼巴巴盯着他手里那只小熊仔。
      
      “我还把自己玩具给他玩了,姐姐,我也想玩玩他的小熊仔~”小孩奶声奶气撒娇,任人都拒绝不了,洛霏紧接着说:“颜颜,那你就让赵纪宁给他玩一下嘛。”
      
      她温柔无比弯腰冲赵纪宁打招呼:“宁宁小朋友,好不好呀?~”
      
      他们在这边说得热闹,赵纪宁始终站在那一言不发,对上洛霏的视线,他眼中浮现警惕,把怀里熊仔更紧地搂了搂,小脸绷紧。
      
      桑白收回目光,她摸了摸跟前赵梓言的头,温温笑,“赵纪宁小朋友好像有点不愿意,梓言,下次姐姐给你另外买个新的好吗?”
      
      “不嘛不嘛,我就要他那一个!”赵梓言在家里大概是个小霸王,所有人都对他言听计从,此刻一听到桑白拒绝,立刻闹了起来,在原地蹦跶扭动着身体,不依不饶地大声叫嚷,方才乖巧可爱的模样荡然无存。
      
      “舅舅,我想要,想要那个玩具——”小孩对大人情绪敏感,隐约察觉到桑白这边没有希望之后,赵梓言立刻把目标转到了沈嘉言身上,摇晃着他的胳膊一个劲闹腾,似乎不达目的不罢休。
      
      小孩子叫声吵闹刺耳,动静颇大,周围人群都纷纷忍不住看了过来,沈嘉言接受着这样的注视有点尴尬,手臂被赵梓言拖拽着,不由望向桑白,虽然没开口,眼中却显露一丝请求。
      
      “颜颜,你看这...不然帮帮忙吧。”洛霏也有点为难地劝,她看了看两旁,突然凑近桑白耳边小声开口:“只是一个娃娃而已,颜颜,你不是一直想找机会和沈嘉言拉近关系吗?”
      
      “...?”桑白转头看向她,洛霏一脸掩不住的焦急,眼中是单纯的困惑担忧,怎么看都是为了她好的样子。
      
      对从前那个痴迷沈嘉言的丁舒颜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接近讨好男神的大好机会,两项选择,她毋庸置疑会选沈嘉言。
      
      可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桑白。
      
      她对着面前三张神情几乎如出一辙潜藏着期待的脸,桑白淡定地摇了摇头。
      
      “不行哦,这是赵纪宁自己的玩具。”
      
      “我即便是他的监护人,也不能在没经过他本人的同意下随便支配他的物品,所以很抱歉。”桑白态度很好地冲他们表示歉意。
      
      “帮不了你们。”
      
      角落里,垂目站着的赵纪宁倏忽松开紧攥着怀里小熊仔的手,他抬起脸,望向桑白有一丝错愕,又很快,低头掩去。
      
      小孩身前垂放的两根手指悄悄勾缠在一起,不安动了动。
      
      他心头有些慌张无措,突兀跳了两下。
      
      赵纪宁对自己生平第一次出现的陌生情绪感到茫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忘记设了…(最后一章存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