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匠从唤

      “我说君御小子,你就真不考虑做我的徒弟?”卫恒抱着盒点心边吃边问着。君御闭着眼睛不理,没办法,马车就这么点空间,干脆眼不见,心不烦,一旁的海塑笑道:“卫师傅,这话自主子四岁起您便说了不下万遍,您何时见主子点头答应了?”
      “恩,这桃酥不错……对了,海小子,那是你不知道,君御小子是害羞,不然,早拜我为师了。”卫恒满口桃酥的回道“对了,君御小子,我们出京都有一个月了,咱这是去哪啊?”
      君御不禁翻了个白眼,这老小子敢情是以为我们出来玩的?不知是谁好好的官不做,硬是偷偷跟了来,甩都甩不掉。
      “我说君御小子,我这一身功夫你都学的八九不离十了,你啥时候才肯拜我为师啊?恩……好吃,那个XXX,把那个西瓜拿来给我。”卫恒一点也不客气的使唤起君御的贴身太监小贵子。小贵子默不吭声的将西瓜切好然后恭敬的端给卫恒,卫恒吃着吃着又喳呼起来,“君御小子,我朋友传消息过来……恩,好吃,说是风国出了个皇子天资不错,恩,好吃,好吃,说他才智谋略不逊于你,那个什么肚子,你过去点,挤死我了。”说完一脚将小杜子踢了过去。
      “师傅,您就不能轻点?人家叫小杜子,不是什么肚子,您就不能记记?”小杜子坐到天剑身边边揉屁股边嘀咕道。
      “你放心,这世上能一脚踢死你的人没几个,你当我这几年的功夫白教的?说到这,当初都是上了君御小子的当,还以为□□好了你和小贵子,君御小子就会拜我为师,想想我就气,亏我还尽心尽力将你们□□得这般好。”卫恒嚷嚷道。小杜子马上换了张笑脸谄媚道:“师傅,主子不愿意,不是还有天剑大人吗?实在不行还有小贵子和我啊!您看咱几个也不错啊!”
      海塑听了瞅着小杜子笑,小杜子感到有点心里发麻,便将脸转向窗外,卫恒也觉得没趣的睡起觉来。
      “咦?主子,这里的田地怎的都这般干涸啊?方才外面还是沃田千里啊!”小杜子咋呼道。
      君御霍的睁开了眼,小贵子会意地道“停车。”
      “诺。”车夫稳稳地将马车停了下来,小杜子开了车门便往下窜,天剑和小贵子先后跳下车,天剑眼观八方的察望着,小贵子取出车凳搀扶君御和海塑下车,卫恒赖在车里睡大头觉。
      君御看着眼前这一大片的庄稼土质近乎干裂,心中不禁犯起冷意,难道是……
      “海塑,小杜子,你们沿此路前去察看,若有村庄便将村庄环境记下来,若有村民便将村民请来一位,务必是老者。”
      “诺。”
      “天剑,你沿河回上游查看,看上游是否筑有河坝。”
      “诺。”
      待三人离去,君御步向农田,小贵子紧随其后,君御走进农田四处张望了下,见不远处一老汉带一七八岁幼童正满头大汗的挑着水桶朝这边慢慢走近。小贵子防范的护在君御身前,君御见这二人脚步虚浮下盘不稳不似练过武功,衣着整洁似是书生,便以眼神示意小贵子退下,然后步至老汉前面带微笑的问道:“先生为何独自带一幼童挑水种地?”
      老汉见君御温文儒雅,相貌堂堂,气质极贵,面带微笑,语带恭敬,想是不会对自己有何恶意,便放下水挑呼来孙子对君御道:“我是赵家村的村民赵子民,我家中本有二子,长子赵城早年从军去了,次子赵诺在家静养,这是我的嫡长孙,名叫赵戎。”说完看了君御一眼,君御笑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今年开春以来不曾降雨,所幸这里还有泷河流经,我们倒也不惧。可前些日子州府衙门却派人在泷河上游筑了水坝,截断了下流水源,我儿不服,便前往州府衙门理论,谁知州府蛮不讲理,竟将我儿打至伤残,待我听闻前去,抬回来时我儿已昏死过去,村里斗钱请了医家来为我儿看病,医家说我儿伤了经骨,须卧床数月,于是这一家生计的重担就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年迈体弱,所以只得带着孙儿来担水种地。”
      君御又问:“赵先生可曾读过书?”
      “我本是官家子弟,无奈家道中落,不提也罢。”赵子明摇头叹息。
      君御见赵子明说话间颇有风范 ,遂问道:“请问先生在此地居住已有几年?可熟知当地的地形环境?”
      赵戎一听君御此问,立刻警觉的护在赵子明身前道:“公子从何而来,为何有此一问?”赵子明拍了拍赵戎的肩膀示意他放松,这孩子,都是我拖累了他啊。
      君御笑道:“我听先生口音似是我朝皇城潜都人士,又见先生话语不俗,遂而追问可曾读过书,先生您说’我本是官家子弟,无奈家道中落‘遂而有此追问,但刚又听了赵戎口音,我便确定您是近年迁至此地,既迁居如此之远,家人又如此警惕,先生家是否有何苦患?不知能否告知在下,若在下力所能及,定倾力相助。”
      赵子明叹了口气,沉默着,心里思绪万千,不知该不该如实告诉眼前这位公子,于是直盯着君御看,心想:这公子儒雅睿智,长得也是极其的俊美,眉宇浓长,眼若辰星,似是能将万物包容,恍若什么事物都无法避开这双眼睛,鼻若高粱,唇薄而红,身体单薄却让人无法忽视,不是因为他的俊美,而是因为他给人的一种气势上的震慑,眉宇间的浩然正气,谈笑间的条理清晰,让人打心底里佩服……当下就有了决定,恭敬地对君御说道:“我本名从唤……”
      “师傅!”赵戎惊讶的叫着从唤,师傅不是说不得对外人透漏身份以免引来仇家吗?为何师傅如今却对这位贵公子说了呢?
      “不碍事,这公子是贵人,定能救我们于苦难。”安抚完赵戎,继而又对君御说道:“他原是孤儿,自幼被我领来抚养,我刚才所说的次子其实也是我的徒弟,叫做米奇,长子是我虚构的,还望公子原谅我刚才的隐瞒.”
      米奇?君御想起前世时自己曾经的最爱——米老鼠米奇,不禁想笑,这名字还真是千古相传啊!
      “你可是神木匠从唤?”一直不出声的小贵子忽然问道.
      “正是。”从唤道。
      小贵子道:“传闻神木匠技艺神乎,所造物品被誉甚多,木马能行,木鸟能飞,但三年前忽然失踪,有人说是避世,也有人说是云游,还有人说是避仇,更有甚者,言其已死,众说纷纭。”
      “我确实能造出可走的木马,但能飞的鸟还造不出,三年前的失踪正是为了躲避追杀,我因拒绝为奸相魏承恩私造兵器,魏承恩恐我泄漏此事,便派人追杀于我,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徒儿们连夜逃亡,辗转逃至此地隐居已有两年,因为害怕暴露行踪,我们不敢卖艺为生,只能在此种田耕地。”从唤说完缘由后,又道:“为躲避杀手我们初到此地时已摸清地形,已便日后逃生,不知公子为何有此一问?”
      君御淡笑着表明身份:“我名君御。”
      “七皇子玄岳君御?”从唤惊道,见君御点头后,突然跪在君御面前请求道:“听闻七皇子您允文允武,仙人之姿,世所罕见,乃为天将,今日一见果非虚言。今日您放下自己的高贵身份而对我以礼相待,让我深受感动,若您不嫌弃,我愿尊您为主,从此追随于殿下您。”
      君御连忙扶起从唤,“先生何须如此多礼,蒙先生不弃,尊我为主,我又怎会拒绝?!不瞒先生,此次我出京东上,正是受皇命前来巡视灾情,先生在此地居住已久,比我熟知地形,不知先生可有良策。“
      “此地旱情,我因担忧而早早的绘有一图,若能造得此物,必能改善旱情.”从唤胸有成竹的掏出草图递给君御,“只是此物我尚未取名。”
      君御一看,“水排?”
      “水排?!此名甚好,谢殿下赐名。”从唤兴高采烈道。
      “小贵子,速命人准备财物送往从唤先生家。”君御愣了一下,遂笑着吩咐道。
      “诺。”
      君御继而又对从唤说道:“先生务必尽快赶制出此物,如此便可造福天下百姓,利国利民,功在千秋。”
      “诺,我必连夜赶制,为百姓解忧,为殿下解忧。’
      “如此便劳烦先生了。”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