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拜师

      谈话间,海塑、小杜子带着已一位老者回来。老者是前面赵家村的村长,看其面相甚是和蔼可亲。赵富远远的就看见了从唤赵戎,便高声喊道:“老赵啊!带着小戎挑水浇地呢。”
      从唤应道:“是啊!不过以后不用了,多谢您平时对我爷仨的帮助。”
      “哪的话呢!我还得感谢你呢!要不是因为村里的事,赵诺也不会被打至重伤,他现在好多了吧?”谈话间海塑等人已去至君御身侧。
      “托福,已能下床行走。”
      “不错不错。”赵富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看向君御,心底不禁讶然:这少年公子面相极俊,一身贵气,好一个翩翩佳公子,想来定是刚才邀我前来的那二人的主子。于是便恭敬道:“公子找我何事?”
      君御笑问:“我命他二人请老伯前来是想探询周围灾情,请问老伯贵姓?”
      “我是赵家村的村长,姓赵名富,祖祖辈辈生活于此。公子是找对人了,本地情况我是再清楚不过。本来附近村落的旱情并不严重,因为附近有条泷河,水源充沛,但前几日州牧却在上游筑起一水坝,堵截了河水,并修渠沟,将水引至城郊的几处庄园,那里是州牧的府邸,也是几大富商的家宅,无奈之下,老赵(从唤)的次子前往州府禀报下情,谁知州牧蛮不讲理,竟将他打至重伤,待我们前去将他抬回来时他已昏死过去。”赵富娓娓道来。
      君御听完皱眉:“本地官府竟如此胆大包天,至人命于不顾,至百姓生计于不顾吗?”
      从唤道:“本地州牧平日里私设税名,鱼肉百姓,多不胜数。”
      “为何无人管制?”君御刚问完,海塑便附耳跟君御悄声嘀咕起来,“本地州牧名唤魏濂,是魏承恩独子,魏贵妃长兄。”
      刚说完,天剑也飞至君御身前附耳道:“上游确私设一水坝,将河水引至几处豪宅,据打听是本地州牧魏濂的宅邸,还有几处是本地颇有名气的富商之所。”
      听完,君御皱眉道:“海塑,天剑,前往州府调查州牧平日功绩与所作所为,务必详尽。”
      “诺。”接下令后,海塑天剑立刻朝州府前进。
      “小杜子,小贵子,先把马车收拾下,随我送两位先生回家。”
      “诺。”二人接下令后飞快的奔向马车。
      “两位先生稍后,待他二人将马车收理干净,我们再行出发。”君御微笑着说。
      赵富连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我等山野村夫岂能污了您的行驾。”
      君御笑道:“不碍。”说完唤赵戎上前来。赵戎初是不肯,后在从唤的安抚下方才上前。君御打量了下赵戎,问道:“你可愿拜师学艺?”
      赵戎想了想,说:“我被师傅收养,授我以木艺,可却非我所爱,不知公子欲让我拜何人为师,习和技艺?”
      君御满意的笑道:“武师卫恒,授你武艺,文师即是我刚才那随侍海塑,如何?”
      赵戎又想了想,便直盯着君御看,半晌才道:“公子不弃,为我寻师授学,是我之幸。若我推托,则显不智。然我看公子才华出众,令我师父臣服,更为睿智。如公子不弃,赵戎欲自荐为公子随侍,只请求公子平日点拨一二,将来必受用无穷。”
      赵戎的一席话令君御心底不禁赞赏,小小年纪便如此聪慧沉稳,将来必成大器。“你的要求我答应了,但是我仍要为你寻二师,白日里你随卫恒习武,夜间随海塑习字,其余时间便伴我身侧,如何?”
      赵戎兴奋道:“善。”
      从唤在一旁看着,心里很高兴,这孩子前途无限,若只是跟着自己学艺,只怕将来一事无成。唉,要知道,他连一把普通的凳子都做不好啊!
      待小杜子将马车收拾清理好后 ,君御一行人逐一而上,浩浩荡荡的前往赵家村.
      在赵家村村外耕种的村民见有一辆华丽的马车驶来,不禁相传“有一华贵马车驶来,马匹神駿,车身华丽精美,必是贵人前来。”于是竟将村内街道打扫干净。
      马车驶入村内,在一大户家停下,下了一人,马车又走,驶向赵子明家,待众人看清那下车之人不禁一惊,村长?!于是上前询问车内究竟是何人,赵富笑而不答,只道:“这下有救了,以后大家不必再辛苦的担水浇水。”
      众人欢呼。
      
      在柴房内磨木的米奇听见院内有动静便出来观望,见是师傅待人回来也就缓了一下心,只是不知道那带着两个随从的漂亮少年公子是何人,心中不禁好奇。
      “师傅,这位公子是?”米奇问
      “奇儿,快来拜见主上。”从唤招呼米奇道。
      “主上?”米奇水惊,但也顺从的拜见君御。“在下米奇拜见主上。”
      君御连忙道:“快快请起,你有伤在身,不宜如此.”
      赵戎在一旁道:“师兄你为何不在炕上养伤,却跑入柴房?可是又在摆弄那木头疙瘩。”
      米奇嘿嘿一笑.从唤摇头,这孩子,比自己还入迷。
      这时卫恒方一觉醒来,(他睡觉雷打不动,也不知是怎么混到宗师的,也不怕暗杀。)一见车厢内只剩自己,便立马蹿了出来,嚷嚷道:“君御小子,你别想又扔下我。”
      从唤师徒三人愣愣的看着卫恒,卫恒也不管别人,只是跑到君御面前一把将君御抱住,略显激动的说:“好小子,这次没扔下我。”
      君御笑道:“我怎么会扔下您,我还有事相求于您。”
      卫恒一听,立马撒手跳离君御一丈远,警惕的问道:“又想让我教人武功?”
      “正是.”
      “不干.”卫恒摇头道:“这次打死我也不干.”
      “若我愿拜你为师呢?”
      “不行,被你骗了这么多次,除非你先拜师。”卫恒提出要求,没办法,这小子太精明。
      君御捞起下摆跪道:“徒儿君御拜见师父。”
      “耶?我不是幻觉吧?”卫恒不可置信的拧了下大腿,“噢,好痛!耶!是真的.君御小子终于肯拜我为师了!”卫恒欢呼起来,然后扶起君御满意的道:“君御徒儿,你的要求师傅我定会完成,你要我教谁我救教谁.”
      “赵戎.”
      赵戎听唤上前,跪在卫恒身边:“赵戎拜见师傅。”这个卫师傅不知道可不可靠,但既然主上都拜他为师了,那就相信吧!
      
      在赵家村住了三日后,天剑海塑便已收集完泷州府州牧魏濂的所有罪证,君御看后立刻让小贵子联系二舅王浩,让王浩派手下连夜带信奔赴京都潜城交予王陵。
      待事情办妥后,君御便带着海塑天剑等人四处游玩数日,直到消息传来说从唤的水排已经造好,方才回来赵家庄查看。
      从唤一见君御便连忙上前跪稟:“主上,排车现已造好,只欠‘东风’了。”
      君御扶起从唤:“如此甚好,此物一成功在千秋,先生造福百姓必将垂名青史啊!先生在此等我半日,‘东风‘即来。“说完便带海塑等人上了马车往泷城驶去。
      
      泷城府衙
      魏濂正在后院厢房同新纳的美妾赏寻欢作乐,见一府卫匆忙前来,便不悦地喝道:“何事如此惊慌?惊扰了爷的雅兴,若无要事,必将重罚!”
      府卫跪地哆嗦道:“七……七……”说了半天就只是个“七”字。
      魏濂不耐地喝道:“七什么啊?说个话都说不清楚,要你何用?”
      府卫仍哆嗦地道:“七……七皇子驾到!”
      魏源一听立刻让美妾为其更衣,让下人收拾屋内,匆忙的赶到前堂,一见君御便跪道:“下官不知七皇子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来人,将其官帽摘下。”君御喝道。
      “诺。”
      魏濂惊慌地挣扎道:“七皇子为何无故摘取下官官帽,就不怕帝君怪罪?”这蠢材似乎早忘了前几日父亲派人传的话——此次赈灾以七皇子为钦差,掌生杀任免大权。
      君御冷笑:“本殿下就让你知道原由。小杜子,念。”
      “诺。”小杜子对着魏濂笑了笑,胖胖的脸蛋可爱至极,摊开手中方布,娓娓念道:“罪史魏濂私设税目,巧取豪夺,鱼肉百姓,强抢民女,罪大恶极;私设水坝,引水自用,不顾当地百姓生计,私动官刑,打人重伤。所犯罪状罄竹难书,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小杜子每念一句,魏濂的脸色便惨白一分,直至念完,魏濂早已面无颜色跪倒在地。
      君御冷笑:“你身为朝廷大臣,知法犯法罪不可赦。你条条罪状都该杀,若不杀你何以平民愤,何以振朝纲?”
      魏濂一听,险些尿了裤子,连忙搬出父亲妹妹:“我乃皇亲国舅,父亲是左丞相魏承思,妹妹是贵妃魏洁,即使有罪,也应由帝君做主。”
      君御冷冷地看着魏濂:“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父皇赐我便宜行事之权,自可依法行事。来人,拖下去,斩!“
      “七皇子饶命,七皇子饶命啊!”魏濂被拖下去时高声求饶。
      君御环视公堂之上的众人一眼,道:“州牧虽为恶者,尔等亦为帮凶,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俸禄半年以示警告。如有下次,定斩不饶!”
      “谢七皇子恩典.”
      君御指着跪在地上不停发抖的师爷道:“你将州牧罪状写成文书上禀朝廷,并发布布告告之百姓,且速派人将魏濂私筑之水坝砸毁。”
      “小。。。小人领命。”师爷领命率人退下。
      君御继而对天剑道:“你带此物前往泷城驻军军营,命其将领带兵前来见我。”
      “诺。”
      小杜子不解道:“主子为何要当地守军前来?若是护驾,我等几人即可。”
      君御不答,只道:“稍后便知。”
      众人不解。
      片刻后,泷城驻军统领带兵前来,君御便吩咐他领兵前往泷城下游,派兵在附近村落间挖渠引水,还挖深坑。
      赵戎问:“挖渠引水是为灌溉低地农田,挖深坑可是为雨季时蓄水,以备后用?”
      君御用赞赏的目光看着赵戎道:“从唤所造水排可用于高地,挖渠可用于低地,深坑蓄水也是为了防范万一。三者齐下,有利缓解旱情。”
      
      启佑二十一年,秋,九月初一,旱解,七皇子归,帝悦,赐封亲王,号元。
      
      景国民言沸沸,皆言:七皇子爱民如子,救民于水火,睿智沉稳,百姓之福,天将神子,佑我景国。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