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阴阳调和

      “皇上初修道法,自然要勤勉一些。”
      
      他看着萧霈云装模作样地往里瞧,心中觉得十分好笑,故意开口道:“难道是臣算错了,公主是来见皇上的?那臣这便带公主进去吧。”
      
      萧霈云闻言收回目光,疑道:“你知道我要来?这次又是算出来的?”
      
      安道源双手揣在胸前,但笑不语。
      
      萧霈云对他这个成竹在胸的样子真是恼恨极了,怒道:“谁说我来找你的,我是进宫给我父皇母后请安的,跟你没什么相干。”
      
      安道源见她面上满是嗔怒,不觉开怀,忙道:“是是是,不是公主来找臣,是臣想同公主讨论一下驸马的命格了。”
      
      果然一提到欧伯卿,萧霈云脸色骤变:“你想说什么?”
      
      安道源笑容收都收不住,回道:“那要看公主想问什么,臣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不是想同我讨论驸马的命格么,不妨说个明白。”
      
      “那公主请随我来。”
      
      承安殿的西面是一面湖,萧霈云随他行至湖边,这时节天气正热,萧霈云手执团扇遮脸,躲避烈日暴晒,额头上却还是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安道源却长身玉立,一身清爽,好似这悬空的烈日堪堪避开了他一样,他那身广袖长袍,轻飘飘的迎风浮动,一点汗渍都没有。
      
      他站在湖边的柳树下,叫道:“公主来这里吧,这边凉快风景又美。”
      
      萧霈云不理他,转身走到另一棵柳树下站定,两人相距数步,天气太过炎热,她有些不耐道:“有什么话快说,若没有本宫这就回去了。”
      
      安道源倒没再绕弯子,指着身旁的大柳树道:“公主不妨将这柳树根看作乾坤,树枝看作天道自然,这满枝的柳叶看作芸芸众生。众生皆因天地孕育,循天道而生长,正如此树,初春发芽,盛夏繁茂,深秋陨落,冬化作泥,年年岁岁,亦复如是,谁都逃不过。”
      
      “既然谁都逃不过,那你所谓的长生之论岂不皆是废话么?这可是欺君之罪。”
      
      萧霈云轻摇团扇,徐徐说道。
      
      安道源摇摇头,他伸手从低垂的柳枝上摘下一片叶子,捏在手心笑道:“安家虽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却不随众生而生。”
      
      他将那叶子掷入湖中,又道:“安家世代修习的道法,正是从天道中另辟蹊径,就像这片叶子,顺水而去也能活,并且不与其他人争抢,反而更加自在。”
      
      萧霈云问道:“如你所说,若轮回才是天道,所谓长生之法岂不是逆行天道?”
      
      安道源摇头道:“并非如此,公主还是没明白,轮回是天道自然,强者为尊也是天道自然,若能跳出轮回,成为更强大的存在亦是顺应天道的另一种活法。”
      
      萧霈云似懂非懂,但她对这些不感兴趣,直言道:“那这跟驸马的命格有什么关系?”
      
      安道源回道:“我算得驸马一生富贵无极,但却被……”
      
      他说道这儿,上下打量了萧霈云两眼,又道:“被公主美色所迷,难以跳脱尘世,所以他的病才一犯再犯,想必驸马这次比其他时候都更为严重了吧,否则公主也不会如此伤神,我劝驸马修道,就是为了让他从此间挣脱,另寻天道罢了。”
      
      萧霈云闻言大怒,说道:“一派胡言,驸马跟我在一起难道不正是富贵无极?你是不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癖好,你要么直说,本公主送你千八百个,别整天打驸马的主意。”
      
      安道源愣了许久才明白她说的“与众不同的癖好”是指什么,他瞧着树下的萧霈云气呼呼地摇着团扇,双鬓的发丝被扇的凌乱飞舞,一双凤目满含愠怒地瞪他,模样竟然十分可爱,难怪那人喜欢。
      
      安道源轻叹一声,说道:“公主不信则罢,反正躺在床上的又不是我,着急的也不是我。”
      
      萧霈云登时被噎得哑口无言,这才冷静了下来,心想:自己不正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的么,现下怎么又忍不住自己脾气了。
      
      她双眉紧蹙,又道:“我自然不愿同驸马分开,有没有可以化解的办法?”
      
      安道源想了想,说道:“倒是有个折中的法子。”
      
      萧霈云一听有办法,双眸一亮,忙问道:“什么办法,你快说。”
      
      “安家除了修习道法,还擅长炼丹之术,的确有一种丹药,可散去公主身上的阴柔之气,为驸马固本培元,但其功效却只能保持一年,并不是根治的办法。”
      
      萧霈云又问道:“那一年后怎么办?”
      
      “继续服食,年年皆需如此。”
      
      “那对驸马会有什么害处么?”
      
      安道源摇头,萧霈云长舒一口气,她觉得此法甚好。
      
      安道源又道:“公主可别高兴的太早,需服此药的可不是驸马,而是公主您本人。”
      
      萧霈云心情极好,把玩着手中的团扇,笑道:“那也不打紧,吃几副药有什么难的。”
      
      “此药药性凶猛霸道,需连服三日,服下后会如烈火焚身一般,使人痛苦不已,常人别说连服三日,恐怕一日都难忍,公主身娇肉贵,恐难以承受。”
      
      萧霈云亮起的双眼渐渐暗淡下去,她低头咬着唇,转着手中的团扇,不知在想什么。
      
      半晌她才抬头道:“没关系,我可以忍得,药给我吧。”
      
      安道源闻言一怔,从袖中摸出一个精巧的白玉瓷瓶,笑道:“公主勇气可嘉,驸马就那么好,竟让公主甘愿受此折磨。”
      
      萧霈云咬牙接过瓷瓶,道:“与你无关。”
      
      她转身欲走,想了想回过头问道:“我听闻你是安家数百年资质最好的,又听闻你年岁跟我父皇差不多,但本宫瞧着你比传言年轻许多,难道你已经可以长生不老?”
      
      安道源笑道:“公主上次还说臣满脸皱纹,可以理解为当时公主是胡说么?”
      
      这厮还挺记仇,萧霈云道:“我随便问问,你爱说不说。”
      
      她说完果然转身便走。
      
      “公主别着急走,臣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一个让公主既可以服药又不痛苦的办法。”
      
      萧霈云回头,见安道源倚着柳树,笑得有些狡黠,皱眉道:“你要说便快说。”
      
      安道源说道:“安家世代修习道法,某些天赋已深入骨髓,天生比别人老得慢些而已,倒谈不上什么长生。不过修习中有一种术法,不仅能使修道之人的修为日进千里,对女子也有无穷裨益,可消除痛苦,保青春常驻。”
      
      女子对美貌总是十分执着,萧霈云自然也不例外,奇道:“还有这种法术?要怎么做?”
      
      安道源直起身子,缓步走近萧霈云,在萧霈云身前半步站定,萧霈云秀眉轻皱,斥道:“说话就说话,站这么近干什么?”
      
      安道源却毫无退让之意,他举目环伺四周,笑得十分神秘,说道:“这种秘技修法特殊,怎好大声说出来,自然是要靠近一些。”
      
      萧霈云无奈,自己往后退了半步,说道:“那你快说。”
      
      “此法就是……公主与我合修。”
      
      萧霈云不明所以,她双眼清明,正自疑惑,问道:“什么意思?也要本宫辟个道场做你的弟子么?”
      
      安道源见她满脸不解,笑的更凶了,说道:“公主早已嫁作妇人,不至于对房中情.事这般懵懂吧,自然是你与驸马怎么做就要与我怎么修。”
      
      萧霈云这下听懂了,她又羞又恼,一把推开安道源,大怒道:“放肆,你敢羞辱我。”
      
      安道源摊手道:“公主这可冤枉我了,合修之术对你我都有好处,青春常驻不是所有女人的梦想的么,公主何必避之如虎狼。”
      
      萧霈云定了定心神,这安道源荒诞不经,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她沉思片刻,说道:“你不是说此法可消除痛苦吗?那我是不是可以跟驸马……”
      
      萧霈云还未说完,安道源摇头打断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驸马的身体如今可经不起这般折腾,何况修习此术的男女须有一个是修道之人,既然公主不愿意,那就只有让驸马来了,等他学有所成,你们就可以合修了,不过依我看,要等他学够火候,没有十年也得八年,不知公主等不等的及?”
      
      萧霈云见此法不通,有些泄气,但听这安道源一再调戏,不禁怒从中来,她遽然抬头,逼近他半步,下巴微微抬高,藐视着比她高出半头的安道源,冷声道:“我警告你不要打驸马的主意,也不要打本公主的主意,否则本宫就把你送去净身,让你这辈子都不能修习什么合体之术。”
      
      她年纪虽小,脸上一双凤目却生的极好,笑起来温柔可人,生气时又骇得怕人,安道源有一瞬间失神。
      
      愣怔间她早已退后几步,随即唇角一弯,脸上厉色俱收,笑得格外天真:“这儿可不是你们木渝国,本宫若想杀你,法子多的是,就算你本事通天,你防的了一时还能防的住一世么。”
      
      “公主别这么凶,吓死臣了,皇上恐怕……”安道源假作惊恐状,神色间却全然无惧。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也别拿皇上来压我,本宫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我想杀你便杀了,难道我父皇还能要我给你抵命不成,你的那位渝贵妃又能奈我何?”
      
      她出言威胁人的神态,倒是像极了那人,安道源失声笑道:“公主何必如此,其实您大可不必把这事想得如此肮脏,若驸马身死,公主还要为他守身如玉一辈子不成?既然此法能让驸马安泰,又能使公主身心愉悦,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您就权当是为了驸马身体不得已……”
      
      萧霈云瞪着他,冷笑道:“天师这般想法与畜生何异?若是你心爱的姑娘与别的男人合修,你也能这般大度?还是你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喜欢的人?”
      
      安道源有些忍受不了她尖刀一般的目光,将脸别至一旁,双眼望向湖面,笑道:“公主说对了,女人只会影响我修道,当然我不介意通过合修来提升自己,但花前月下这种事,只是浪费我的时间。”
      
      “你倒是挺不要脸的。”
      
      安道源也不恼,无奈道:“公主要臣想办法,臣只好实话实说,可说了公主又不爱听,要打要杀的,臣心里真是十分委屈!”
      
      他眨眨眼,模样十分狡黠:“不过臣始终觉得公主会有用得着臣的地方,还是随时恭候殿下大驾!”
      
      萧霈云此刻看他越发觉得恶心,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第二更啦!!!女鹅奶凶奶凶的!
    谢谢催更的小伙伴!谢谢你们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