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太子心事

      萧霈云躲在门后朝里望去,皇后抬手就打了太子一耳光,她也懵了,她的母后极疼爱他们兄妹,从小到大连重话都没说过几句,更别说是动手。
      
      太子被打得偏了头,他豁然转过脸,面上满是不敢置信,他紧咬牙关,额上青筋暴跳,不甘地跪着。
      
      只听皇后大怒道:“这般不堪大任,枉费这些年我对你的悉心教导,如今你翅膀硬了,还想公然抗旨不成?温桓再能干也只是臣子,臣子尚且去得,你这未来储君便去不得了?”
      
      “儿臣不敢,儿臣……没有这么想。”
      
      皇后粗喘不止,顿了片刻,语气才柔和下来,又道:“再说你又怕什么,我和你父皇到底是结发夫妻,情份不同旁人,就算你父皇将你流放去章州,难道我会坐视不管么?现在你不肯去,是要将太子之位拱手让给别人?你就是这些年过得太舒服了,早该让你出去锤炼一番,别忘了你父皇可不止你一个儿子,就算那小子无心皇位,难保他身边的人没有,你这样不听话,反倒合了他人的心意。”
      
      “儿臣不是怕苦,母后可知道,父皇与那安道源修的是什么道?是长生,他想长生不老,那他还要太子何用,恐怕到时候我这个太子就要变成他的眼中钉肉中刺,非除之不可了。”
      
      萧霈云大吃一惊,她自来不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却没想到这一茬,难怪那日在茶楼,太子神情古怪,多次追问她是否相信长生之道,原来他怕的事是这个……
      
      皇后先是一惊,转而淡淡道:“亏你读了这么多书,竟也同那些市井白丁一般,偏信这些无稽之谈。”
      
      太子沉声道:“起先儿臣也不信这世上真有长生之法,所以派了些心腹前去木渝,那木渝国虽小,但他们的国君却个个长寿,全靠安家神师问天祈福,才保这样一个小国百年不倒,国祚绵长。父皇寿宴时,渝贵妃献了几颗药,母后还记得么?”
      
      皇后点点头。
      
      太子又道:“儿臣曾着人问过太医,但他们只说此药无毒,却说不出这丹药里有些什么成份。母后常伴父皇身侧,难道就没有发现自打父皇服食那丹药后有什么变化么?往日里父皇午时过后必得安睡一个时辰,最近却一头扎进那承安宫,不到太阳落山绝不出来,且近来父皇精神矍铄,就连临幸嫔妃的次数都比从前多了许多……”
      
      皇后一把扫落手边的玉盏,怒道:“谁准你探听后宫之事,你父皇身体康健不好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希望他早日驾崩,好让你做皇帝么?你这个大逆不道的东西,白费你父皇一番苦心,章州之事不必再议,你父皇让你去你便只管去。”
      
      说到最后,皇后已无半分耐心,她闭目靠在软塌上,脸上尽是苦闷之色。
      
      太子见她神情如此,又悲又怒,赌气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哪天儿臣不幸身死在外,亦不敢怨天尤人,这就拜别母后。”
      
      “滚——”
      
      太子怒气冲冲走出来,他一眼瞅见躲在角落偷听的萧霈云,并未同她说话,铁青着脸从她身边擦过。萧霈云忙追上去,扯住他的衣袖说道:“怎么吵成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了,你怎么如此笃定父皇会对你不利。”
      
      太子停住脚步,转头问她道:“你听了多少?”
      
      他面色骇人,双眸如利箭一般射向萧霈云,萧霈云负手而立,歪着头淡笑道:“该听的和不该听的,我全听到了。”
      
      太子无心跟她玩笑,面色一沉,严肃道:“姑娘家不要多管闲事,不管你听了多少,都不许跟其他人说起,否则……”
      
      “否则怎样?还想杀了我灭口啊?”
      
      他自然不能把她怎样,太子缄默不言,兀自生着闷气。
      
      萧霈云见他眼底乌黑,像是好几天没睡好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问道:“你不会好几天没睡了吧?”
      
      太子摇头敷衍道:“昨夜太闷,没睡好。”
      
      萧霈云也不戳穿,说道:“虎毒不食子,你应该相信父皇他不是那样的人。”
      
      太子苦涩一笑,说道:“我不过是上书多劝了他几句不要相信长生之说,他便要我去章州协助温桓治水,这不是猜忌又是什么?从我坐上太子之位那一天起,我与他就不单单是父子,还是君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也不敢不死,不管你信不信,我这次前去章州,再想回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我倒觉得是你多心了,哪有那么严重,你怎么就没想过,父皇那么好面子的人,你日日带头上书,让他下不来台,所以才对你小惩一番,派你去章州磨砺。若父皇真的忌惮你,何必让你去章州呢,直接送到边境去不是更好么?章州现在可是温桓坐镇,难道日后父皇也不让他回来了么?只要温桓回来,那老头那么拧巴,储君若常年在外,他必得折腾一番,整个大兴怕是没人能拗过他,你只消安心前去,专心学习治水便是。”
      
      萧霈云一番话也不知道他听进去几句,太子淡笑一句“但愿如你所说”,便拂袖而去。
      
      萧霈云朝皇后寝宫瞧了一眼,纠结片刻,最终转身折回。
      
      刚踏进寝殿,便瞧见一地狼藉,她先前在殿外,不知内里情形,两人争吵之间却原来砸了不少东西,她提着裙摆,用鞋尖小心挪开尖锐的碎片。
      
      皇后听到动静睁开眼,看见是来人正是自己的女儿,问道:“你怎么来了?”
      
      萧霈云笑道:“这话说的,做女儿的来看看自己母后还需找个缘由么。”
      
      说着便向皇后福了福身子,皇后朝她招了招手,萧霈云走至她身前,在她的软塌边坐下。皇后神情疲累,伸手将她鬓边的发丝别至耳后,笑道:“还是你最乖巧。”
      
      萧霈云扑进她怀里,撒娇道:“那是自然。”
      
      萧霈云窝在皇后怀里,像猫儿一般,心情不自觉好了几分,她用手理着她的发丝,问道:“伯卿身体可好些了?”
      
      萧霈云笑容微微一僵,想来太医们连日上公主府的事已经惊动了宫里。皇后素来不喜欧伯卿,觉得他身子骨太弱,所以才导致萧霈云成婚三年都怀不上孩子,每次萧霈云进宫,她总忍不住说嘴。
      
      萧霈云抬起头来,撒娇道:“早就好了,小毛病,太医都说没事,是我总不放心,要他们日日去看诊。”
      
      皇后冷哼一声,用手指戳她的额头,道:“你用不着骗我,他什么样儿我还能不清楚,你跟你那太子哥哥,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萧霈云见她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像个孩子一般,不禁有些无奈:“我又怎么让你不省心啦,我刚才在外面可是全听到了,你和太子哥哥吵架别殃及池鱼啊,我是无辜的。”
      
      皇后长叹一声道:“我又何尝不知太子的苦处,只是这皇宫之中各方势力盘根错节,我真怕他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做母亲的哪个不想自己的孩子承欢膝下,我又怎舍得他远离京城,但我更怕执意让他留下,反惹你父皇不快,再被小人挑唆一二,最终他们父子离心,反倒为他人做了嫁衣。”
      
      萧霈云知道她的母后一直忌惮徐妃,这些年皇后娘家人才凋敝,日渐衰败,而徐家一门三进士,父兄位高权重,徐妃在后宫之中的地位也是扶摇直上,她膝下又有皇子,皇帝对她也与别的嫔妃不同,但徐妃一直谨守本分,从没恃宠而骄,萧霈禹孩子心性,更没有争皇位的野心,但皇后居安思危也没有什么不妥。
      
      萧霈云劝道:“皇兄只是一时想不明白,母后不必发愁,章州有温桓在,难道母后还不放心么?”
      
      皇后听到温桓,才放下心来,话头一转又引到了欧伯卿身上,萧霈云敷衍几句,忙寻了个由头起身告辞。
      
      萧霈云从皇后寝宫出来,一路往承安宫而去。承安宫原先是一座空殿,没什么生气,如今变成了皇帝的道场,隔着数百步便觉四周烟雾缭绕的。
      
      萧霈云本就不待见那安道源,现在登门却好似求他一样,实在拉不下这个脸,于是在殿前踱来踱去,却始终裹足不前。
      
      门口的守卫见她徘徊不定,十分纠结,也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上前问道:“公主殿下有何吩咐,可要属下为公主通报一声么?”
      
      萧霈云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就随便走走。”
      
      那守卫只得躬身告退,刚一转身,就听萧霈云又道:“回来。”
      
      他也被搞懵了,到底是不要还是要?
      
      萧霈云也难受,她不想惊动兴文帝,但若不惊动他,又好似特意来寻安道源一般,岂不是让那神棍更加嚣张,她想转身离开,又担心万一他真有几分本事,却因为自己耽搁了欧伯卿的病情,会追悔莫及。
      
      “公主殿下是来寻臣的么?怎么不进去?”
      
      正纠结间,一个声音传来,那人一身蓝色长袍,站在殿前的台阶上,超尘脱俗,不是安道源又是谁。
      
      安道源自台阶走下,动作愈发轻盈飘逸。
      
      “见过天师。”守卫向他行礼。
      
      安道源冲他点点头,说道:“我同公主说几句话,你走远一些。”
      
      那守卫点头称是,躬身离开。
      
      萧霈云真见着他反倒不纠结了,她冷声道:“天师大人命令起我们大兴的守卫还真不客气呢。”
      
      安道源淡淡一笑,说道:“我瞧公主殿下似乎有话同臣讲,自然不方便有别人在场,若公主介意,臣再将他唤回来便是。”
      
      “那倒不必。我父皇呢?怎么就你一个人。”萧霈云佯装探望兴文帝,伸着脖子往那承安宫门口瞧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鹅真的充满正义感又贴心
    就是命不好!
    晚些还有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