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簪

作者:青色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章

      时间一晃,七年过去了,初云楼院子里的腊梅已经开了七回。
      
      卫璃葱白细嫩的手按在琴弦上,一时出了神,忘了抚琴。
      
      云中轻带领门下弟子参加武林试剑大会,颜笙也去了,这已经过去近二个月了还没有回来,她真是担心。
      
      “阿璃!”颜笙自外面进门,站在门口便喊,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颜笙!”
      
      卫璃急忙迎上去,十五岁的她已经美得让人无法形容,肌肤雪白,嘴唇樱红小巧饱满,乌发如泼墨一般,一袭白衣胜雪,身姿更是婀娜至极,真真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二个月不见,颜笙天天挂念她,梦里都要念着,生怕她被沈琉那恶心的胖子给欺负了,她似乎又长高了一些。
      
      “怎么才回来啊?”卫璃撇嘴,心里有点不高兴,她一直是温柔大体,只在颜笙面前会使小性子。
      
      颜笙笑一笑,他今年已经十八岁,少年时便秀丽至极,如今长大,秀丽中添了几分英气,身姿挺拔更是好看。他望着卫璃眼神温柔,摸了摸她的头发讲:“本来应该提前两天的回来的,师兄们都要在明洲玩几天,我给你买了好多东西。”
      
      “明洲好玩吗?”卫璃随他进屋追着他问,瞧见他换了剑,她惊讶地讲:“你新买了一把剑吗?”
      
      颜笙把剑给她看,卫璃看到剑柄上刻着‘碎痕’二字,她抽出一点剑身,剑身雪亮,竟然是一把难得的好剑,她吃了一惊:“这是碎痕剑啊?”
      
      颜笙笑着点头,故意装作很淡定:“是啊,现在已经是我的了,我在试剑大会上赢来的。”
      
      卫璃瞪大眼睛,呆傻的模样像个小仙子特别可爱动人,颜笙盯着她瞧,悄悄地握住了她的一只手,卫璃回过神来急忙问:“你在试剑大会上得了第一名吗?”
      
      试剑大会是武林的传统论剑比试,五年一次,参加的是限于三十岁以下的青少年,各大门派轮流出一把名剑作为第一名的奖赏,今年的名剑便是重阳宫的‘碎痕剑’。
      
      颜笙笑眯眯地点头,卫璃一双眼睛闪闪发亮:“你真厉害。”
      
      颜笙把剑摆到桌子上,他手伸到衣襟里,开口讲:“阿璃,我有样东西要送——”
      
      “颜笙颜笙!”云南珠在外面大喊,颜笙皱了下眉毛,他放下了手。
      
      云南珠跑进屋里来,她还是喜欢穿红色,烈烈如火,她比颜笙大一岁已经十九岁了,但是身材没怎么发育,长得极矮,比卫璃要矮大半个头,胸脯也是平平的,这些年因为身材的关系脾气越发地不好。
      
      云何非跟在云南珠后面进屋,卫璃急忙行礼:“南珠姐姐,云师兄。”
      
      云南珠拽住颜笙往外走,喊说四师兄关冲阳今天议亲,大家都要去看热闹,颜笙回头看一眼卫璃哎——了一声,卫璃跟了一步,云南珠已经把颜笙拽走了。
      
      “冲阳今天议亲,你要去看吗?”云何非笑着问。
      
      卫璃摇摇头,最近外面有青河宫的不好传闻,章云漫让她不要出门,尽量别到外面见人,她不想给山庄惹麻烦。
      
      云何非也没有走,他偷瞧一眼卫璃,未开口便先腼腆起来,他从怀中取出一方丝帕递给卫璃:“在明洲逛了逛,看见好看便买了,阿璃你看喜不喜欢?”
      
      卫璃愣了一下,原以为是一方丝帕,接过才发现里面有东西,她打开来,一下子心慌了起来,是一枚很精致的白玉钗,很华贵。
      
      卫璃急忙包回去还给了他,她立刻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垂着头讲:“云师兄,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您还是送给英师姐吧。”
      
      英瑜就在藏剑山庄,云何非跟英瑜依旧有婚约!送她玉钗这成何体统?
      
      云何非见她不收,一下乱了心,他急忙解释:“我跟英瑜不是你想的那样,阿璃,我对你——”
      
      “云师兄!”卫璃立刻截住他的话,她笑了一下,眼神有了防备,对他说道:“英师姐对你一往情深,我希望你们能早点结亲,阿南还没有回来,我去找她一下。”
      
      卫璃说完,转头匆忙地离开。
      
      云何非捧着钗站在原地,说不出的失落。
      
      傍晚,阿南又去小厨房找吃的了,小丫头十二岁,成天就是吃吃吃,因为长得玉雕可爱,深受厨房大娘的喜爱,平日里就零嘴不断。
      
      晚间,卫璃坐在院子里荡秋千,她想到云何非今天送玉钗的行为,心里直发慌,云何非一直对她异常的关心,她从前总是不在心,“希望他跟英瑜姐姐早日成亲。”
      
      卫璃叹气,突然身后有人开口:“我也希望如此。”
      
      卫璃吓得从秋千上跳了起来,一袭白衣飘然若雪,似白云一般,灯下,她受惊的模样美的如梦似幻。
      
      云中轻瞧着她笑,卫璃也跟着笑:“云伯伯。”
      
      云中轻点头,手上拎了个大包袱,卫璃请他进屋,进屋后云中轻关上了房门,卫璃愣了一下。
      
      云中轻将包裹放下,对她说道:“这次出去给你带了许多东西,你看可喜欢。”
      
      云中轻说着打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个鲜红的肚兜,上面绣着大片的牡丹花,卫璃呆傻在原地,云中轻瞧着她,片刻后突然讲:“拿错了,这是云漫的。”
      
      说完,云中轻将肚兜收到袖子里,他跟着取出四个盒子摆到桌子上,对卫璃说道:“这是带给你的。”
      
      云中轻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对白玉镯,一枚碧玉簪,一对金步摇,一枚白玉钗,都是华丽精致,贵重至极的首饰。
      
      卫璃急忙摆手:“云伯伯,太贵重了这些东西,我不能要。”
      
      云中轻抿嘴一笑,啧了一声责备她:“还跟伯伯客气,你这般年纪正是要打扮的时候。”
      
      说着云中轻将那枚白玉钗插进卫璃的发间,禁不住赞美起来,卫璃心里说不出的别扭,她勉强笑一下,急忙摘了钗还回去。
      
      突然间门咣当开了,沈琉冲进屋,他庞然大物的像一头熊,嘴里叼着鸡腿满嘴油腻,浑身酒气,他瞧见云中轻吓得嘴里的鸡腿都掉了,跟着打了个酒嗝扑腾跪在地上,咣当咣当的磕头动静大的像要地震似的,抖抖索索地讲:“我走错门了!下回再不敢了!”
      
      云中轻敛下眼睛,跟着笑了一下,拂袖说道:“记得走错门就好,赶紧回去吧。”
      
      沈琉走倒西歪地爬起来,突然间眼睛难得地睁开一条缝,跟着呕的一声像黄河泄洪一样吐出来!
      
      云中轻捂住鼻子,他手下迅速地收了包,拎着快步离开,走到门口,轻松地把沈琉拎走了。
      
      卫璃顾不上满屋扑鼻的酸臭味,她回头瞧着桌上的锦盒,这么贵重的礼物,要是让云南珠知道怕又要闹翻天了。
      
      打开窗户通风,卫璃把地上的秽物收拾干净,又洗了个澡,她将将换好衣服,阿南抱了一大包吃的回来——
      
      卫璃立刻关上门,便是要罚她晚回来!
      
      阿南把东西扔了,急的拍门:“阿璃阿璃,你怎么了嘛?”
      
      卫璃站在屋里,冷着声音问:“我怎么跟你说的,太阳落山前要回来,你就是不听,既然不听,那以后就不要回来了,住在厨房吧!”
      
      阿南撇着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她拍着门讲:“人家知道错了嘛,你不要不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卫璃怕惯坏了她,硬着心肠骂:“你先在外面站着反思!”
      
      阿南坐在门边,把一堆吃的全抱到怀里,因为卫璃不理她,包子桂花糕瓜子通通变得没有了滋味,她拆都不愿意拆了。
      
      晚间风大,阿南孤零零地坐着,每隔一会儿就要喊卫璃一声,生怕卫璃不要她了。
      
      颜笙走进院子,阿南噘嘴,因为卫璃不理她,她连颜笙都不想理了,她抱着零嘴带着哭腔喊:“阿璃,你开门啊……”
      
      颜笙瞧她这小可怜的样儿,就知道她必定又不听话了,颜笙无奈地责备:“又跑出去玩的不着家了,就该罚你。”
      
      卫璃把门打开,阿南急忙把零嘴扔了,她爬起来扑到卫璃怀里,噘着嘴一副要哭的表情,拼命跟卫璃撒娇:“阿璃阿璃,我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嘛。”
      
      卫璃摸到她的手冰冷,心里又后悔,声音不自主的温柔:“我只是生气了,不会不理你,要记着太阳下山前要回家,听到没有?”
      
      阿南急忙点头,她折回捡起一地的零嘴抱过来给卫璃看,嘻嘻傻笑:“阿璃,我从刘大娘那里要了好多吃的。”
      
      卫璃捏她的脸颊,笑着骂:“不准多吃,睡觉前要漱口,去吧。”
      
      阿南抱着吃的,欢欢喜喜地进屋。
      
      卫璃笑着摇摇头,小丫头活的无忧无虑的,让她开心,她回头问颜笙:“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有事?”
      
      颜笙摇摇头,他关上房门,跟卫璃到院子里讲话。
      
      院子西墙边重了一层竹子,围着篱笆,还种了些花草,一些瓜果,这四方的小院子已经像个家了。
      
      站在篱笆旁边,颜笙折了一枝竹子,在指间搓动了下,他似乎有心事,晚间风大,卫璃勾了下飞起的头发急忙问:“出什么事了吗?”
      
      颜笙摇头,他扔掉竹叶,表情有一点紧张,他从怀里取出一只白玉钗弟给卫璃,脸上有点红:“中午就要给你的。”
      
      卫璃咬了下嘴唇,小声问:“是你买的吗?”
      
      颜笙嗯了一声,卫璃慢慢伸手接过,她捏着玉钗头垂下来,柔软的发丝散到胸前,似乌云一般,她突然把钗递还回去,因为害羞不敢抬头,只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颜笙心怦怦跳,他接过钗替她簪到发间,卫璃抬起头瞧他,灯光下,她双眸水盈盈的,脸颊染红,瞧着他羞涩地一笑,美的动人心魄。
      
      颜笙心里柔软,上前一步将她拥到怀里。
      
      他个头很高了,卫璃才到他下巴,她偎在他胸前,抬手摸了下玉钗,温顺地抱住他,小声讲:“颜笙,我很喜欢。”
      
      “颜笙哥哥,你不要抱我的阿璃啦!”阿南突然间打开窗户叫。
      
      颜笙跟卫璃急忙分开,阿南气地嘟嘴,她往嘴里塞了一块桂花糕又关上了窗户,继续吃零嘴。
      
      颜笙跟卫璃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一起坐到树下的石桌前。
      
      卫璃取了钗看看又看,小心地簪回发音,颜笙手托着腮瞧着她,移不开眼,很想把她放到眼睛里,他笑着讲:“等我下次出门给你买个更好看的。”
      
      卫璃嗯了一声,她一下子又想到了云何非,心里发愁,对他讲:“云师兄今天来的时候也送了钗给我,我没有要,颜笙,我心里不安。”
      
      颜笙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他手在石桌上慢慢握成拳:“你说,云师兄送钗给你?”
      
      卫璃点点头,心里烦恼的很。
      
      颜笙心里乱成了一团,他记得当时在明洲,大家一起上街买东西,云何非买了一只很名贵的钗,当时大家还起哄说是买给英师姐的,云何非也没解释,只笑着讲是买给自己喜欢的人的!
      
      喜欢的人,是阿璃!
      
      其实他就有所察觉,云何非不喜欢英瑜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成婚,这是众所周知的,云师兄对阿璃又异常的好,颜笙总以为那是哥哥爱护妹妹!原来不是!!
      
      “怎么了?”卫璃歪着头问。
      
      颜笙勉强笑一下,摇头:“没事,没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