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簪

作者:青色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4章

      年底十二月,大雪纷飞。
      
      院子里的腊梅花开了嫩黄的花朵。
      
      屋子里摆了一个炭火盆,正烧着碳,卫璃坐在桌子旁边教阿南习字,阿南学的特别慢,一个字要练好多遍。
      
      颜笙走进屋,他抖落披风上的雪,在门口便喊:“阿璃!”
      
      进了屋他摘了披风,这大半年他个头长得极快,人越发的秀丽,他手上拿了个油纸袋急忙过来:“何师兄下山采买,我托他带了糖粉桂花糕,刚才去厨房让刘大娘帮着蒸了一下,还是热的。”
      
      卫璃接过油纸袋,果然还是烫的,好香,她立刻递给阿南,阿南开心极了,笑出两个小梨涡,娇憨可爱,她伸手抓桂花糖,被烫了一下急忙缩手,然后鼓着嘴使劲吹热气,她捏了一块先给卫璃:“阿璃阿璃,你吃。”她一直这样,卫璃不先吃她就不肯吃。
      
      卫璃咬了一口,这个味道,又香又甜,她问颜笙:“你今天不用练功吗?”
      
      云南珠很喜欢颜笙,多次恳求云中轻,云中轻也看中颜笙根骨好,是练武的好料子,于是在三个月前破例收了颜笙为弟子,弟子中排行第五。
      
      颜笙坐下说:“今天下大雪,师父让我们休课一天,师兄师姐他们要去山上玩,我喊你一起去。”
      
      外面那么大的雪,阿南身体弱年纪又小,卫璃当下摇头:“你去吧,我带着阿南不方便。”
      
      阿南正在吃桂花糕满嘴糖粒,颜笙皱了下眉毛:“阿南一个人在家里玩,你一起去吧,来了山庄这么久你还没怎么跟师兄师姐他们接触,我们住在山庄里疏远了不好。”
      
      卫璃想到了云南珠,云南珠始终不喜欢自己,自己要不去云南珠怕会不高兴,她又是云前辈的女儿,卫璃晓得寄人篱下不能太任性,于是便点头,“我带阿南一起去。”
      
      外面下大雪,卫璃加了件披风,又给阿南加了衣裳,跟颜笙一起到北门集合。
      
      云南珠正等的不耐烦,她今天穿了一件红衣,在大雪中格外亮眼似红梅一样美丽,因着颜笙在这里云南珠没有发脾气,招呼大家上山。
      
      山上有一只白狐,云南珠无意间发现,毛色雪白,云南珠很是中意,要打杀剥皮,做一件狐毛披风。
      
      北山上,云南珠指挥,云中轻的几位弟子,吴飞,何扬,关冲阳散开四下搜寻白狐的踪迹。
      
      大雪纷飞,下了一天一夜积雪直没到小腿,云南珠她们习武不畏寒,卫璃自幼身体好,也不觉着寒冷,只有阿南冻的瑟瑟发抖,卫璃背着她躲到山石后面挡住山风,又把自己的披风解下包住阿南。
      
      突然间听到云南珠大喊:“这里这里!”
      
      吴飞施展轻功飞过去,白狐个大皮厚,生得非常雪白美丽,它动作奇快,嗖的一下足不点地一般窜远了。
      
      那边何扬挥着绳套堵上,一个飞投,那白狐极通灵性,就地一滚躲开,云南珠跺脚大骂:“你们也太没用了!”
      
      她几个起落飞了过去,倒勾着树支扔了支飞镖——
      
      竟然也没有中!好狡猾的狐狸!云南珠气得咬牙,何扬冲她喊:“师妹!把它赶到陷阱那里!”
      
      那边颜笙一个飞刀投过去,白狐踉跄着扑到地上,左前腿被飞刀刺中,瞬间血红,速度也慢了一下来。
      
      云南珠跳起来拍手称赞:“颜笙你真厉害!”
      
      何扬瞧见颜笙讨了头功心里妒忌,就地飞起抢先追向白狐。
      
      白狐腿上带伤,拼命地逃跑!一扭头跑向卫璃那边,那边只有卫璃在,云南珠大叫:“卫璃把它堵回来!”
      
      卫璃原本不想加入围杀,听了云南珠的话不得已站起来装作追赶,她脚步踉跄地往山上跑,云南珠几个起落飞过来——
      
      吴飞突然大叫:“师妹前面有陷阱!”
      
      他话音刚落云南珠跟卫璃都感觉脚下一空向下坠去,云南珠惊声尖叫,颜笙离她们最近,他一个纵身不顾一切地扑过来一把拽住卫璃的手腕,显些被拖拽下去,后面吴飞一个绳套甩过来,颜笙一把拽住绳子,吴飞大喝一声千斤坠拽着绳子将他们拖了回来。
      
      颜笙跟卫璃摔在雪地里,阿南吓得大叫,踉踉跄跄地跑过来,颜笙急忙扶起卫璃,焦急地问:“没事吧?伤到了吗?”
      
      卫璃脸色发白,她急忙摇头,她没有事,但是云南珠,她急忙回头——
      
      云南珠突然从深坑里飞出,她功力不俗,掉下时借力支住并未怎么受伤,只是双掌被岩石划伤了。
      
      何扬急忙跑过去,焦心如焚:“师妹,你伤了吗?”
      
      云南珠一把推开他,她一双杏圆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她跑到颜笙面前推他一把红着眼睛叫:“你竟然不先救我!”
      
      她对他这样好!求爹爹收他为徒教他武功!她对他恩情这样大他竟然不先救她!
      
      颜笙愣了一下,他与卫璃从小一起长大,当然要先救卫璃。
      
      云南珠瞧见他们两个手还握在一起,只恨不得一把刀砍过去将两个人分开!她又瞧见卫璃在风雪中柔弱动人的模样美丽无比,更是气得跺脚,恨不得上前打卫璃。
      
      何扬上前关心地说道:“师妹,你手受伤了,我给你上药。”
      
      云南珠见颜笙不来讨好关心自己,气得推开何扬,发脾气喊:“不用你管!”
      
      云南珠心中憋了一腔火,她扭头一人去追那只白狐,发誓要活足那白狐出气!何扬担心她立刻追上去。
      
      这个师妹一向任性,吴飞耸了下肩,他瞧见卫璃穿的单薄,笑了一声讲道:“阿璃,你不会武功你去一旁休息吧,等会儿我打一只野兔烤给你吃,我烤野味可是一把好手。”
      
      卫璃急忙道谢。
      
      吴飞今年十六岁,长得粗犷高大,他挥一挥手转身去追云南珠。
      
      颜笙心里有些不安,云南珠生气了,他让卫璃在一旁等,跟着追过去。
      
      这四下不知道有多少陷阱,卫璃也不敢乱走,她抱着阿南重又躲到那块山石后面。
      
      云南珠施展轻功去追白狐,哪还有踪影,她突然看到一层被白雪覆盖的灌木层后面有响动,跟着露出一点白毛。
      
      定是那白狐受伤走不动了!云南珠窃喜,迅速扑过去大喊:“哪里跑——”
      
      “啊——”云南珠尖叫!
      
      轰隆隆的巨持续不停的巨响,云南珠像被一头白熊扑倒跟着滚下了山!
      
      “啊——”
      
      滚到山下云南珠惨叫,直接喷了口鲜血!翻着白眼快要断了气,何扬飞身下来,看到竟不是白熊,是穿着白衣的沈琉压在云南珠身上,双手——
      
      正按在云南珠的胸前!
      
      “滚开滚开——”云南珠发狂尖叫,沈琉全身肥肉胖的像一头猪!她被压着快要恶心死了!!
      
      沈琉压着她也不离开,咧着嘴半是讨好半是下流地笑,一口牙倒是雪白,他还扭了扭,云南珠蹬着腿恶心哭了!沈琉足有二百来斤她根本推不开!
      
      何扬奔过来,他薅着沈琉的衣领要拽开他,哪知道沈琉太重他根本拽不起来!拽起一点又手臂脱力沈琉又压了回去,那双手像是有意的始终隔在云南珠的胸脯上!
      
      云南珠发现沈琉趁机在抓她的胸,她气得几乎要发狂,甩手就一巴掌!那边吴飞跟关冲阳跑过来,三人合力才把沈琉给拽开。
      
      何扬把云南珠扶起来,云南珠喘了几口气,她丢了大脸!羞恨不能忍!她冲过去一口踹在沈琉的胸口,沈琉摔在雪地上砸出一个深坑!云南珠还不解恨冲过去甩手劈头盖脸地打了沈琉足有二十多个耳光!
      
      沈琉脸肿的像薄皮多汁的汤包,鼻血糊了一脸,嘴角也裂了!越发的难看,云南珠瞧见他的丑陋模样直厌恶的像心上糊了猪油一般油腻恶心,她又想到上次沈琉偷看她洗澡,恨极之下竟然一腿踢腿了沈琉的左腿骨!
      
      吴飞赶忙拦着,陪着笑脸讲:“师妹,太过了,别气了。”
      
      云南珠发脾气:“我哪里过了!他非礼我!他爹是大魔头沈镜一,他是小魔头!骨子里全是坏水!”
      
      何扬连忙附和:“沈镜一的儿子跟他客气什么,我们这是为民除害,是吧师妹,别气了,我帮你教训他。”
      
      沈琉肥胖的脸抽搐,太疼了,他要爬起来,云南珠一皮鞭抽花了他的脸!她怒气冲冲地指挥何扬:“把他手绑了,拖他下山!我今天非教训他不可!”
      
      何扬拿绳子绑了沈琉的双手,他一心要讨云南珠欢心,于是又脱了沈琉的鞋袜让他光着脚走在雪地里,吴飞拍大腿,心里不忍:“二师兄,别闹了!”
      
      何扬不理他,拖着沈琉下山,他十七岁身材高健,又有武功走的飞快,沈琉断了一条腿又不会武被绑着双手拿绳牵着,走几步就要摔,连滚带爬的,加上双脚光着没一会儿就冻的嘴唇发青。
      
      云南珠瞧见沈琉摔倒就要哈哈笑,太滑稽了!何扬于是便不停地狠拽沈琉让他摔个狗吃屎!
      
      卫璃心里不忍心,拽着颜笙讲:“你劝劝南珠姐姐算了吧,天这么冷,会死人的。”
      
      颜笙知道她心善,他却不想得罪云南珠,低声说道:“沈琉是大魔头的儿子罪有应得,我们不要多管闲事,本来就得罪了云南珠,再讲她会更不高兴。”
      
      何扬把沈琉拖下山,云南珠跺掉皮靴上的积雪,她抬头看一眼山上,白狐是肯定找不到了,她也没兴致了。
      
      云南珠讲道:“我们打几只野兔来,吴师兄,我想吃你做的烤兔子。”
      
      云南珠眼珠子转动一圈,她喊上颜笙,跟着对何扬讲:“把这混蛋绑在这里,让卫璃看着他,我们去打野兔。”
      
      颜笙不放心:“阿璃不会武功,要不我也留下吧。”
      
      云南珠跺了下脚噘起嘴唇,不高兴地讲:“这里你轻功最好你一定得去,你不要白担心了,沈琉在我们山庄三年了,他没种作恶的,赶紧走了!”
      
      云南珠拽着颜笙离开,走到没多远她忍不住回头,盼着沈琉能对卫璃也下流一回,这样她心里的那口气才能解!
      
      沈琉青头肿脸地坐在雪地上,一双脚冻的发青,他呲了下鼻子,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上下打量卫璃。
      
      卫璃瞧他模样可怜,何扬下山时竟然把他的鞋子一起带下,就扔在不远处,卫璃去捡了回来,她给沈琉穿上袜子鞋子,她怕他冻坏了。
      
      沈琉歪着头看不到眼,像是睡着了,也可能太胖了根本看不到他睁眼。
      
      卫璃抱着阿南蹲在一旁等颜笙回来,阿南在她怀里吃桂花糕,递了一块给她,卫璃捏着桂花糕小声问沈琉:“你要不要吃?”
      
      沈琉盯着她瞧,片刻后一言不发地张开嘴,卫璃小心地把桂花糕送到他嘴里,他像头猪一样呼噜一下吞到了嘴里,卫璃吓了一跳,赶忙缩手。
      
      好一会儿,吴飞他们拎了五只野兔下山,云南珠跟颜笙说笑,满脸娇羞的,心情很是不错。
      
      旁边有个湖,云南珠撵沈琉去杀野兔,吴飞早准备了柴火,几个人围在火堆旁边烤火。
      
      沈琉正在杀兔子,云南珠走过来洗手,她凑过来压低声音讲:“把卫璃推到水里,不然我把你另外一只腿也打断。”
      
      沈琉赶忙讲:“放心大小姐,看我的。”
      
      回去,云南珠挽着颜笙,对卫璃讲:“阿璃,沈琉笨手笨脚一个人忙不过来,你去帮帮他。”
      
      吴飞缩手讲:“我去吧,冬天水冷。”
      
      云南珠心里来气,笑得不大自然,讲道:“那你带阿璃一起去,你们男孩子弄不干净,阿璃是女孩子仔细。”
      
      卫璃跟着吴飞往湖边走,吴飞讲:“阿璃,一会儿你别动手在一旁看就行,冬天湖水可冷了,你手受不了。”
      
      卫璃笑一笑:“没事的吴师兄,我不怕冷。”
      
      到了湖边,沈琉已经弄好了一只,正在弄另一只,看他下刀稳狠准,动作利落,竟然是很熟稔。
      
      吴飞蹲下来帮忙,沈琉瞧见卫璃蹲下,他手按到卫璃背后猛地一推!
      
      卫璃扑腾掉入冰湖之中,吴飞吃了一惊,赶忙伸手救人,颜笙闪身飞过来,纵身就要跳到水里!云南珠一把拽住他不撒手,大叫:“这么冷的水你不要命了!会死人的!”
      
      这湖极深,卫璃掉的远吴飞抓不到!
      
      卫璃眼看就要掉下去了,突然间一道人影从大家头顶飞过,那人脚下点水,身法飘逸迅速,从水中捞出卫璃一个纵身飞离湖面——
      
      那人穿着淡蓝的衣衫,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材修长,长得极是俊雅!
      
      云南珠惊讶地叫:“大哥!”
      
      云何非抱着卫璃,好看的眉紧皱着,他看一眼沈琉,方才他亲眼看到沈琉将卫璃推入冰湖之中!
      
      云何非顾不上质问沈琉,卫璃身上冰冷,显然是冻坏了,他解下披风包住卫璃,一个闪身远去。
      
      云南珠跺脚,气得发脾气:“四年不见看都不看我一眼,什么哥哥!”
      
      颜笙也赶忙下山,云南珠气得去打沈琉发泄怒火,沈琉抱着头大叫:“大小姐,是你让我把那丫头推到水里的啊!”
      
      吴飞睁大眼睛,云南珠脸上发烫,慌的一脚把沈琉踢到湖中,怒骂:“让你胡说八道!!”
      
      沈琉是从湖边滚下的,手扒着湖岸边,他身胖体重半天没爬上来,湖水冰冷,他脸色惨白的眼看就要坠湖了!吴飞赶忙把人从水里拽出来,又把自己的披风给沈琉拼上,小声讲:“你赶紧回去吧。”
      
      云南珠哼了一声,她顾不上整沈琉,施展轻功去追赶颜笙。
      
      沈琉拖着断腿,全身湿漉漉的冻的牙齿打战,他慢腾腾地往思静谷方向去,他一个人住在那里,走了没多远他重重地摔在雪地中,半天没有爬起来。
      
      云何非将卫璃抱回初云楼,卫璃浑身冰冷。
      
      颜笙立刻去请大夫,云中轻匆匆忙忙地赶过来,大夫还没有到,云中轻急的拽开云何非,坐在床边探卫璃的脉。
      
      云何非吃了一惊,他从来没见过云何非这么失态过。
      
      卫璃脸色苍白,但是神智很清醒,实际上她已经不怎么冷了,她自小体质就好,不畏寒,看到云中轻这么紧张她,她想到了自己的爹爹,顿时鼻子发酸红了眼睛。
      
      云中轻收手,他松了口气说道:“没事,染了风寒,吃几副药就能好了。”
      
      云中轻立刻吩咐下人去熬粥煲汤,安排的事无巨细,大夫来看病,卫璃确实只染了风寒,并无大碍。
      
      吩咐厨房熬药,云中轻与云何非回到住处,天色已晚,院子里点了灯。
      
      进了屋,云中轻坐下,他细细打量云何非,四年不见了,他笑道:“何非,你长大了,都快跟爹一般高了。”
      
      云何非笑一笑,自怀中取出一封信交与云中轻,这是他师父英武城城主英侠亲笔所写的。
      
      云中轻展开书信,看了一遍舒展了眉眼笑起来,他收了信说道:“你师父挂念你,希望你以后多回去看看,还有提了你与英瑜的婚事,你今年也十五岁了,该议婚了。”
      
      云何非脸上的笑容僵住:“爹,我不中意英瑜。”事实上他就是因为不同意这桩婚事,才提早回山庄的。
      
      云中轻并不将少年人的不中意放在心上,笑一笑说:“等你在长大些自然就会中意了,这件事不急,我们江湖儿女不必成婚那么急。”
      
      云何非暗暗地松了口气,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慢慢说服父母取消这桩婚事。
      
      他原本以为很简单,万万没想到英瑜会那般执着,一年又年。
      
      时间飞逝,一晃,七个年头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