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真的只想搞钱[快穿]

作者:飞天蚂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镜好难圆(三)

      许一幻有点不理解。
      眼前的人是抓取者,他分明知道自己所处的不过是个副本世界,组成这世界的不过是一堆数据代码,他只需完成任务就好,不必对所谓的工作太过上心。
      就像之前的那些抓取者一样,只需专注于服务客户刷好感度就好。反正他们哪怕对这些事务不闻不问,集团也会在系统的支撑下自然运行,就算资产不会扩充,但也不至于倒闭。
      
      她试探着开口:“集团业务已经上了轨道,您其实不用这么辛苦。”
      搞这些干嘛?刷好感度才是正经事。
      
      对面的男人怔了怔,像是很意外她会这样说,他沉默片刻后,勾了勾唇角,泛起一个自我嘲讽似的微笑:“是啊,世界离了我也还是一样运转。”
      
      许一幻知道他是在说自己手下的公司,却也不仅仅是在说公司而已。
      可她不能暴露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应更合适,只好冲他露出一个尴尬却不失优雅的女秘书招牌微笑。
      
      程南山看了她几秒,轻轻叹了口气:“你果然只是……”
      然后转过身去不再看她,缓缓抬头,将后脑重重靠在椅背上。
      半晌,他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开口:“以前,把事业做大,赚更多的钱,占据了我生活的大部分时间,也是我最感兴趣且擅长的事情。”
      
      许一幻知道他说的“以前”是哪个以前,她自然不会点破,只微笑着维持一个NPC下属的彩虹屁本分:“不会啊,总裁您很厉害,擅长很多事!”
      
      对面的总裁却似乎不太买账,他微微摇了摇头,末了又看向她,目光幽深专注。
      是在看她,又像是透过她的眼睛看着某个遥远的地方。
      
      然后他问:“你觉得什么是真实?”
      
      “啊?”许一幻愣了。
      这是什么台词?串戏了?
      
      好在程南山突兀地抛出灵魂质疑后,却也并没有期待她的回答,而是自顾自小声说了句:“我需要一个参照物。”
      
      这又是什么奇葩话题?
      等等,程总裁,咱们不是在聊事业吗?
      
      许一幻被程南山的奇妙脑回路搞晕了,一时间不光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简直连吐槽都不知道该怎么吐好,只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程南山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后,没再开口,只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嘴角轻轻上扬,浮起一个略带嘲讽的浅笑。
      
      可许一幻发现他的注意力其实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如同游戏的主角永远不会将注意力放在NPC身上。
      她同时也意识到他脸上的那抹嘲讽其实并不是给她的。
      
      嘲讽什么?命运吗?
      
      许一幻心情复杂地看着程南山。
      
      许一幻的角度光线晦暗,程南山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见她保持静默,也没再跟她多说什么,只朝她略点了点头:“你休息吧。”
      便将全副注意力投入到了面前的报告上。
      
      被人毫无存在感地随手打发,许一幻咬牙:管你有什么奇葩脑回路,反正副本完不成你丫铁定出不去!
      许一幻困得厉害,懒得再搭理这人。她摸出眼罩戴好,在座椅上翻了个身,伴随着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睡去。
      
      到巴黎后,一行人到酒店洗漱完毕,只稍作休息便直奔集团分部视察,直至午餐会议结束后,才可以松一口气。
      
      程南山看着长途飞行后困倦的下属们,很是大度地挥挥手:“大家辛苦了,回酒店休息吧,明早九点到我房间碰头。”
      
      小李和Martin如蒙大赦,立刻告辞。
      
      许一幻看向程南山:“程总,那我……?”
      这系统世界的设置太逼真,她还真觉得有点累,可又惦记着任务,还是想盯着程南山。
      
      程南山略一沉吟:“你跟着我。”
      
      许一幻来劲了:“去哪儿?我联系过小悠了,夫人上午去了奥赛博物馆,这会儿已经回来了,估计在房间午睡。您要去看她吗?要不要帮您订束花?”
      
      程南山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不要自作聪明!”
      
      许一幻顿时收了声。
      助攻都不要,你到底想怎样!
      
      许一幻老实跟着程南山回了酒店。
      程南山吩咐道:“你在大堂等一下,待会儿会林律师会过来找我。你见到他以后,把人带到宁月的房间来。”
      说着径自上电梯。
      
      林律师是程南山的个人律师,也是集团的法务之一。许一幻知道他最近在欧洲出差,可完全不知道他人也在巴黎。
      正一头雾水地在大堂等人,林律师便出现了。
      林律师是一个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人,简单寒暄之后,许一幻带着人直奔宁月的房间。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门内隐约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许一幻心头一凛,觉得这恋爱线怕是已经彻底崩坏了,赶紧敲门。
      
      门几乎是瞬间被打开,宁月的私人助理小悠见是许一幻,赶紧把人引进去,还不忘压低声音跟她咬耳朵:“许小姐,你可算来了。”
      说着朝室内使了个眼色:“正闹着呢,我都不敢劝!”
      
      许一幻有点尴尬地朝林律师笑了下,朝室内走去。
      宁月的房间是一个商务套间,宽敞舒适。
      
      这会儿程南山和宁月正分坐在两个沙发上,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见他们过来,程南山站起身来跟林律师握手,并将人引见给宁月:“林律师你之前见过。”
      
      宁月是一个看起来纤细柔弱的姑娘,这会儿正窝在沙发上,长卷发散落在肩头,衬得一张脸只有巴掌大,格外楚楚可怜。
      见来了客人,她也没有起身,只抬起一双晶莹大眼瞟了来人一眼,随口应着:“哦,林律师。签离婚协议时见过。”
      
      程南山像是已经习惯了她的小性子,神色不变:“林律师会帮你申请巴黎XX学院的入学机会,主要学习艺术品管理和运营,你自己准备一下。”
      
      宁月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谁说我要去读书了?程南山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自以为是!”
      
      许一幻眼看着显示屏上的好感度直接变成了“-20”,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霸总您到底想干嘛?逆向上分很好玩吗!
      
      程南山大约是被好感度给气到了,深呼吸几下调整情绪后平静地解释:“你总是要面对生活的,自己掌握一技之长不是坏事。巴黎xx学院是全球顶尖的艺术院校,很难申请的。因为林律师跟一位校董有交情,我才特意让他帮忙。你可以对我生气,但没有必要拒绝对自身有益的事情。”
      
      宁月皱眉:“而且我只对画画感兴趣,为什么要去学什么管理运营?”
      
      程南山叹气:“可是你并没有成为画家的天赋!”
      他说着直直看向宁月:“现实一点,小月,你成不了下一个莫奈或者塞尚。”
      
      这话一出,简直是一记重拳。许一幻看着好感度跟坐上跳楼机似的一下跌成“-50”,自己都替程南山觉得肉疼。
      
      宁月气得双眼通红,指着程南山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还在读书时就已经举办过个人画展……”
      
      “然后所有的画都被你爸妈买走了是吧?”程南山一针见血。
      
      宁月被他噎得说不出话,又听他提起自己父母,显然是被狠狠戳中伤心事,又愤怒又难过:“我就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觉得我没用,可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你答应过我爸妈要一辈子照顾我的!”
      
      程南山皱皱眉:“我是答应过,打算一辈子照顾你。如果你乐意,你也可以一直不问世事,只在城堡里当永远的公主。可是,是你提出离婚的。”
      
      宁月张了张嘴,看起来委屈得不行,怔怔落下一行泪。
      
      见她虽然难过,但好歹情绪冷静了下来,程南山放缓语气,劝慰道:“以你父母给你留下的股份加上我们离婚时分给你的资产,你其实也可以衣食无忧地过完一生,就像你之前做的那样,到处旅游,闲散度日。甚至,以你的外貌性情,再找个合适的男人也并不难。你温柔美好,天真纯良,值得一个好的对象。”
      
      许一幻觉得佩服,这人不愧是霸总,深谙谈判之道,该狠时狠,该缓时缓。还得适时捧上两句,让对方放下防备,这样才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果然就见程南山画风一转,开始洗脑了。
      “可是那真是你想要的吗?”
      “做人总得有些危机意识。你父亲留下的资产如果在经济危机中缩水呢?职业经理人管理不善呢?你再婚后遇人不淑呢?这些都是可能存在的风险,不得不提早考虑。”
      “好,就算你幸运地没有遭遇任何危机,可那就是你的理想人生吗?在无所事事中虚掷光阴,或者在另一个人的庇护下过完一生?”
      “你虽然没有成为画家的天赋,却有很好的艺术鉴赏力,你完全可以从事艺术品相关的行业,发挥自己的优势。”
      
      可以的,直接了当点明未来存在的风险,作出合理假设,提出质疑令对方反思,再顺势抛个橄榄枝。这样的话术用来对付女主这种小白花相当够用了。
      而且此人的口吻虽然说不上温和,但那种游离在感情之外的态度显得格外客观可信。
      关键是,丫声音好听,微微压低了声线后的声音听上去更加沉稳冷静,令人信服。
      
      宁月白皙细致的小脸上显出纠结的神色,带着点惶惑地看着他。
      像林间裹着晨雾的小鹿,不确定地看着草丛间的异动,不知道后面隐藏着的是猎人的枪口或者只是路过的小动物,迷茫无助。
      
      但这一番话明显是有效果的,许一幻看着好感度蹭蹭上涨,很快恢复到了之前的“-10”。
      许一幻扯扯嘴角:程霸总不去搞传销真是可惜了。
      
      程南山朝林律师使了个眼色,林律师从善如流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资料放在宁月面前。
      
      程南山:“小月,这里是一些学校介绍和课程方面的资料,你可以先看一看。不急着做决定,先好好想想吧。”
      
      宁月擦干脸颊上的泪水,点了点头。
      
      程南山招呼许一幻和林律师:“那我们先走了。”
      
      “等等!”
      刚走到门口,听到宁月忽然抬高音量喊住他。
      
      程南山顿住脚步回望。
      
      宁月缓步走到他面前,仰头看他。
      
      女孩身形娇小可爱,跟高大英俊的男人对视,美好的像一幅画。
      
      宁月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执着。
      “程南山,你为什么不爱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10 07:36:11~2020-06-11 08:2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国绿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神木呀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