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门外人声鼎沸,门内安静得呼吸可闻。
      
      那句话之后,姜未予依旧站着没有动。他的眼睛定定看着面前的人,似是要从她脸上找寻什么答案。
      
      路迢迢任他看,她踮了下脚,离他的脸更近。
      
      “你的眼睛怎么长的,怎么就这么好看?”
      
      姜未予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视线低下来,问她:“你的心怎么长的,怎么就不能放过我?”
      
      路迢迢说:“那你得问它啊,问它怎么就这么喜欢你。”
      
      姜未予道:“我不信你。”
      
      路迢迢笑了下,停顿一秒,然后揽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她的声音消失在唇齿间:“那你今晚不应该拉我进来。”
      
      空气停滞,严丝合缝地旋涡中的人拢进来。夏日比任何一年都要漫长,阳光炽热,绿意盎然,所有的生命都热闹。所以无论怎么骗自己都没有用,人是很难不被明媚的四季吸引的。
      
      门外依旧吵闹嘈杂,有人急着收完道具下班回家,有人在为什么争执不休,有人约着晚上去喝酒……
      
      耳根的烫意直达大脑时,姜未予才推开了面前的女人。
      
      路迢迢唇角微扬,此时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好心情。
      
      亲上去的那一秒,姜未予没有立马推开她,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现在推开我也没有用了宝贝。”她说:“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害羞的时候有多可爱。”
      
      话音刚落,背后的大门就被人大声拍响:“姜未予!你在不在里面?”
      
      是陆飞的声音。
      
      路迢迢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已经有人先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
      
      姜未予拉着她去了里面的一间更衣室,他看了她一眼,又移开视线,小声说:“你先在这儿藏一下。”
      
      路迢迢故意拖着长音道:“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啊?”
      
      姜未予顿了下,他那只是下意识的反应。
      
      “不是,我……”
      
      “哎好啦,我逗你的。”路迢迢从包里拿出来块方帕,为他轻轻擦掉额角的汗,笑着说:“你去吧,等会儿没人了我再出去。”
      
      面料柔软,方帕一角从他鼻息前略过时,他闻见一股很淡的玫瑰香。
      
      很好闻。
      
      姜未予低低“嗯”了一声,路迢迢收回时他扫过一眼,看见那方帕边角绣了一行字。
      
      是个单词,Aurora。
      
      怕陆飞等不及直接冲进来,姜未予犹豫再三,还是转了身。没等他迈出去一步,右手被握住了,那人甚至还用小拇指,在他掌心很轻很轻地勾了两下。
      
      姜未予只能回身:“怎……”
      
      路迢迢没让他说,所有的话再一次被一个吻堵住。
      
      而这一回,来得汹涌,又措不及防。
      
      姜未予感觉到唇被咬了一下,他吃痛迫不得已微微张开,路迢迢便趁机探了进去,勾住了他的舌尖。
      
      脖颈被人揽着,弯腰迁就都是身体本能反应。
      
      姜未予不知道要如何去形容这一瞬间的感受,烟花绽放不过维持几秒的璀璨,他这一刻心底的烟花,却持续了很久很久。
      
      -
      
      庆功宴结束时已经很晚,姜未予上了车就坐进最里面的位置,第一时间拿出了手机。
      
      微信上已经收到好几条新消息。
      
      最上面的对话框便是路迢迢的。
      
      路迢迢:结束了告诉我。
      已经是半小时前发来的了。
      
      姜未予回:刚结束。
      他垂着眸,继续编辑:有个队友喝醉了,刚才照顾他,就没有看手机。
      
      路迢迢:你也喝了?
      
      姜未予:嗯。
      姜未予:就喝了一点点。
      
      路迢迢:醉了没有?
      
      姜未予:应该没有。
      路迢迢:那你酒量好吗?
      
      姜未予不知道,成年之前没有喝过酒,这两年也只有被迫参加一些场合的时候会不得已喝一点,但都不多。反正他没有喝醉过。
      
      姜未予回复:应该还可以。
      
      路迢迢:弟弟。
      姜未予:?嗯。
      路迢迢:你知不知道
      
      姜未予靠着车窗等,却半晌没有等到她的后话,忍不住催:知道什么?
      
      几秒后,对面发过来条语音。
      
      姜未予从兜里掏出耳机戴好,才点开。
      
      女人笑意盈盈的声音从耳机听筒中徐徐传来:“你今晚好乖哦。”
      
      姜未予听完抿起了唇角。
      
      “姜未予,干嘛总玩手机啊?”陆飞喊道:“刚才聚餐你就一直看手机,和谁发消息呢?”
      
      姜未予反手将手机朝下压在腿上,时候:“没谁。”
      
      手机又振动了下,姜未予重新解锁。
      
      路迢迢问:你明天干嘛?
      
      明天没事,可以休息,但他要去学校。
      
      姜未予:去上课。
      
      这条过去之后好一会儿都没有得到回复。
      
      姜未予盯着屏幕看了半晌,没有新消息弹出来,他抿唇去看车窗外倒退的街景。
      
      身体疲惫,酒精作用,三个队友已经随着车行往前睡死过去,他却觉得身体每一处神经都兴奋得仿佛身处不停被递质刺激着。
      
      也会忍不住去想,那个人是不是也和他一样?
      
      -
      
      一整个晚上,路迢迢都没有再发一条消息过来。
      
      姜未予简单吃了早饭,穿戴好衣服戴了只口罩便背着包出了门。
      
      结果就在小区楼下见到了人。
      
      路迢迢没有下车,两人的目光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相遇。
      
      比起他的简单掩饰,路迢迢就显得庄重多了。墨镜口罩加帽子,把自己一张脸捂得严严实实。
      
      姜未予是有些惊讶的,他没想到路迢迢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有好几秒都是定在远原地的。直到路迢迢摁了下喇叭,这才几步过去上了车。
      
      路迢迢将口罩玩下拉到下颌处,又解开自己身上安全带,倾身过去,“早安姜宝贝,要不要亲我一下?”
      
      姜未予似是顿了下,而后才低头看向她的眼睛,却半晌没有主动。
      
      路迢迢挑眉:“这么冷淡啊?”
      
      “算了。”她佯装叹气,正要坐回去,却被姜未予抓住了手。
      
      路迢迢笑起来,也不打算等了,直接凑过去在贴上了他唇角。
      
      “走吧,姐姐送你去上课。”她心情很好地说。
      
      姜未予:“嗯。”
      
      才坐了没一会儿,他就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路迢迢瞧见,问:“昨晚几点睡的?这么困。”
      
      姜未予想了下,摇头:“不知道,应该挺晚了。”
      
      “干嘛了?工作结束都不早点睡觉?那什么庆功会不是十一点多就结束了吗?”
      
      姜未予侧过头,看着她开车的侧脸,声音不大不小地说:“我失眠了。”
      
      听见这句,路迢迢便又笑了。
      
      “怎么就失眠了?那么累还睡不着?”
      
      姜未予看着她,不答反问:“你昨晚睡得很好吗?”
      
      “是还挺好的。”
      “……”
      
      姜未予不说话了,盯着她的神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才转了回去,专心看另一边窗外。
      
      也不知道是在和自己,还是和某个没心肝的女人生闷气。
      
      路迢迢又哪里能看不出来呢,等下一个红绿灯时,便去哄人了。
      
      “你知不知道,除了昨天晚上,这一个多月我就没睡好过。每晚都在想某个铁石心肠的小混蛋,想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我,我怎么做他都不看我一眼。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很坏,我是不是应该生他的气?”
      
      “可我一点都没有,我一看到他,就想不起来生气。”路迢迢伸手握住姜未予左手,又说:“我这么说,你还气吗?”
      
      姜未予任她握着,只说:“我没有生气。”
      
      “还不承认,我看你就是恃宠而骄,仗着我这么喜欢你,料定了一定会哄你。”
      
      “……我没有。”
      
      路迢迢眉开眼笑:“那是不是不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姜未予依旧嘴硬。
      
      最多,最多就是闷闷不乐而已。
      
      路迢迢好喜欢他副仗着自己长得乖,所以连嘴硬都可爱的样子。
      
      抬手又摸了摸他发顶,姜未予的头发很多,因为演唱会挑染的蓝色在日光下也很好看,看上去蓬松柔软,摸上去才发现其实是有些硬的,手感很好。
      
      姜未予却躲了躲,和她说:“你别摸我头。”
      
      路迢迢立刻问:“为什么?”
      姜未予没有看她,只说:“反正你不要摸。”
      
      后面的车已经在疯狂按喇叭催促了,路迢迢只好遗憾收手,开出去后说:“可我好喜欢啊,别人不能摸,我也不能吗?”
      
      安静片刻,正在路迢迢以为他不会再回答时,姜未予说:“那没有别人在的时候,我给你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事情有点多……要不就!隔日更吧!怎么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