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酒吧新来的一个姑娘在追一部新剧。
      路迢迢今天来得早,进来时这姑娘还趴在卡座上看得入迷。
      
      何哥喊了声:“珊珊。”
      是要提醒她老板来了。
      
      珊珊头也不抬:“马上来。”
      眼睛依然紧紧盯着iPad屏幕。
      
      直到感觉身边坐下一人,桌边上清脆一声响,放了杯酒,琥珀色的,加了冰。
      
      珊珊缓慢地看过去,瞧见了老板的脸。
      “路……路姐……我不是……”
      
      她没说完,被路迢迢打断了:“这人谁?”
      她朝屏幕抬了抬下巴问。
      
      “啊?”珊珊脑子短路,半晌没回答。
      
      路迢迢也不问了,凑过去点了下屏幕,瞧见了剧名,然后没说什么,喝了口酒,和她一起看了起来。
      
      珊珊抖着声音:“老板,我错了。”
      
      “嘘。”路迢迢看都没看她,“别吵。”
      
      过来一个男生,穿着白衬衫马甲,不太敢大声地说:“老板……那姓郭的又来了。”
      
      “让保安打出去,以后别问我,听见名字就烦。”
      “哎,好嘞。”
      
      姓郭的全名叫郭随,是路迢迢前任。
      
      分手原因讳莫如深,但凭路迢迢顶了一个来月的那头绿毛,是个人就能猜出几分。
      
      一集电视剧看完,到营业时间。
      
      路迢迢是老板,偶尔兴致来了,也会亲自去调几杯酒。
      
      今晚显然兴致挺高。
      
      第三杯玛格丽特推出去时,她才停手。
      
      吧台前坐了个男人,衬衫西裤,腕间戴了块劳力士绿水鬼。
      
      路迢迢看都没看一眼,却知道这男人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
      
      彩色灯光变幻,音乐声震天。
      面前递过来个手机,屏幕上是个二维码。
      路迢迢抬头,看见那男人冲她笑。
      
      脸长得的确不错。
      笑的一副情场老手的模样。
      
      好在,路迢迢也是。
      
      她唇角未弯,一双桃花眼却像含了春水般看过去,荡起层勾人的涟漪。
      
      红唇妖艳,黑色吊带裙越发衬得肤色白皙,更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是女人前凸后翘的身材。
      
      放在往常,碰上这样的事,路迢迢是会扫了这个微信的,你来我往的聊几句,谁玩谁还不一定。
      
      不过今天……
      她没那想法。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男人的笑,让她觉得油腻得想吐。
      
      于是一个眼神都没再给,转身就上了楼。
      
      吧台的男人不愿放弃,抬脚就要跟上去,被保安拦住了。
      
      –
      
      她回了二楼自己那间房,装修时用了隔音材料门合上,外面的嘈杂就一点也进不来。
      
      路迢迢去卸了妆,洗了澡,换了身最简单的短袖和短裤。
      
      上衣很宽大,仔细看就会发现是男款的。
      
      她私下里就爱穿这种的。
      舒服。
      
      刚躺下不到十分钟,手机响起来。
      
      何哥打过来的,说有人闹事。
      
      路迢迢懒得管,直接说:“你处理,实在不行就去报警,别吵我。”
      
      何哥哪敢再说。
      这酒吧的老板是路迢迢,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老板就拿这当玩的,一周来两天都算多。
      
      眯了会儿,电话又响起来。
      
      这回是她爸,开口就道:“给我回家。”
      路迢迢不情不愿地应:“得嘞。”
      
      捞上车钥匙,也没换衣服,拿了只口罩,她便开了门往外走。
      
      刚踏出去就瞧见走廊中,那几间大点的包厢门口,聚了一堆的人,大多是她店里服务生。倒没多吵,但她看见有人拿着手机拍照录像。
      
      路迢迢微蹙着眉头,走了过去。
      
      站在人群外时,听见道声音:“小姜啊,范总给足你面子了,你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诚意?”
      
      说完又冲另一人道:“范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他见识,这人不识抬举,我回去好好教训。”
      
      “过来。”是道还算年轻的男人声音,“怎么,泼老子这一身酒,道个歉都不愿意?”
      
      倒也没多凶,其实还带了几分调笑。
      
      包厢的门是开着的,里面乌烟瘴气,外头堵着观戏的工作人员。
      
      路迢迢淡淡地说:“都不工作了是吗?”
      
      众人回头,瞧见老板来了,一人赶紧小声说:“客人说,让我们都看着。”
      
      路迢迢瞧了眼里面那人,冲他们说:“该干嘛干嘛去。”
      
      外头堵着的人一哄而散。
      路迢迢喊住何哥:“把那小魏手机的东西删了。”
      
      何哥点头去找人了。
      
      路迢迢半靠着门,朝里看着,漫不经心地说:“范桓,专门来我这儿闹事的?”
      
      最中间坐着的人立马起身,几步走过来,笑说:“可真不是故意的,就让一小孩喝杯酒,死活不从,跟我要怎么着他似的。”
      
      路迢迢立马往另一侧走了半步,避开他身上那股冲鼻的古龙水味。
      
      “不是?不是还让我那些员工瞧着您耍威风?”路迢迢扫了眼包厢内,这才看见里面坐了不少人。
      
      男男女女都有。
      皆长得不错。
      
      范桓的性取向不是秘密,男女不忌,玩得很开。家里开了家影视制作公司,朋友圈动态里的小明星周周换。
      
      路迢迢的目光在包厢里唯一站的那人身上停了半秒,只觉得他似乎全身都绷得很紧。
      
      她收回目光,说:“别的我不管,别在我这地儿搞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否则下次这门你就别进了,外头有的是场子。”
      
      范桓一笑:“知道,路姐,我有分寸,跟一弟弟闹着玩的。”
      
      你有个屁的分寸。
      路迢迢心道。
      
      她指了下那个高瘦的身影:“让那小孩儿走。”
      
      范桓盯着她,莫名笑了:“行啊,路姐看上了人,我肯定给你面子。”
      
      路迢迢听出来他意思,直接道:“滚。”
      
      说完就转身要走了,手指勾着钥匙圈转了下,又回了次头,喊住个服务生,让往这个包厢送几瓶黑桃A。
      
      范桓听见,乐道:“谢了路姐。”
      
      知道这是路迢迢给他面子了。
      
      他说完就朝里面的一伙人说:“行了,你们都走吧,在这儿站着还碍着老子喝酒。”
      
      话说完,最边上的沙发齐刷刷站起来三个男生,上前拉着中间一直站着的那道身影,便急急走了出来。
      
      包厢门合上,隔绝了里面其他人的笑闹。
      
      路迢迢从这四个男生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最边上那道身影身上。
      
      这才看见他的长相,目光微顿了下,又很快移开。
      
      还真是长得很乖。
      私下里比屏幕上更乖。
      有点奶里奶气的,满十八了吗?
      
      怪不得下午那剧的弹幕上,全是喊“宝宝妈妈爱你”的。
      
      手机又开始响了。
      
      不用看都知道是她爸妈打过来催她回家的。路迢迢没再多待,脚一迈就下了楼。
      
      留下四个男生面面相觑。
      “还没冲那个姐姐说声谢谢呢。”一个男生说。
      
      包厢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出来的是他们经纪人,赵勇。
      
      体型微胖,个子也只有不到一米七的样子,穿了件白色衬衫短袖,西装裤勒着肚皮,啤酒肚更加瞩目。
      
      他吊着两条粗眉地瞪了姜未予一眼,厉声说:“你他妈还想红个屁!”
      
      姜未予看着他,没说话。
      
      赵勇挤开这五个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男生,路过时,在姜未予身上狠狠撞了一下。
      
      姜未予依旧未发一言,目光平静。
      
      等赵勇走后,队长杨之柯过来,揽着姜未予的肩,说:“回宿舍吧,明天还要准备彩排。”
      
      男生的情绪恢复得很快,另外几人立刻将包厢里发生的事忘了个干净。
      
      “哥,回去能不能叫个烧烤?我饿死了。”
      “叫啊!必须的!”
      
      说着已经下了楼,姜未予目光不自觉在一楼搜索了一圈,没看到刚才那道人影。
      
      临出门之前,听到错身而过的两个酒吧服务生交谈。
      
      “郭随又来了,才赶走多久啊,怎么跟张狗皮膏药似的。”
      “老板前男友那么多,这还真是最不要脸的一个……”
      
      姜未予当时没放在心上,只当风吹过去。
      没想到,半个月后,他就又见到了那个女人。
      
      女人穿一条很显身材的裙子,拦住了他的去路。
      
      她的眼睛像是藏了把小钩子,目标明确地盯着他。红唇微弯,便说:“姐姐请你喝酒好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来了,久等。
    短篇,不预估字数了,反正我永远预估不准。
    无意外每晚九点左右更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