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周围没有人。
      姜未予往后退了一步。
      
      路迢迢就笑了,问他:“不记得我了?”
      也不管他回答与否,又道:“我叫路迢迢。”
      
      她脚上踩着八公分的细高跟,面前的人依然要比她高小半个头。
      
      百度上的身高是183,看来不是虚的。
      他才二十岁,还会再长的吧。
      
      这是后台,随时有工作人员会过来,路迢迢觉得自己得尊重一下姜未予的职业,便长话短说地问:“喝吗?”
      
      面前的人摇头。
      路迢迢眼底藏笑。
      
      哎,连摇头都好乖啊这弟弟。
      
      “好吧,那果汁?”
      “……”
      
      走廊传来声音:“未予,未予!要上台了!”
      
      路迢迢瞧见,听见这句话,面前的人明显松口气,长腿一迈就要走。
      
      都走出三四步了,又突然回头。
      
      到路迢迢面前,姿势标准的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谢谢。”
      
      这是谢她那天的解救。
      路迢迢听出来。
      
      声音也好乖啊。
      
      下一秒,又听他说:“您找别人吧,我不需要……”
      
      他顿了下,才像是艰难地挤出了两个字:“金主。”
      
      说完就走了。
      潇洒利索得很。
      
      路迢迢:“……”
      
      –
      
      她那天还是没走,坐在观众席看完了整场节目录制。
      
      环节设置没什么意思,但她盯着姜未予看,就觉得什么都很有意思。
      
      造型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给他搭了一件裸粉色连帽卫衣,下身简单的牛仔裤加高帮匡威。
      
      路迢迢第一次见有男生把粉色穿的这么好看。
      
      高瘦的身形,却也有宽展的肩,牛仔裤显得腿很长,或许是本身就长,压根不需要衣装增色。
      
      路迢迢发现他的眼睛很亮,有些下垂眼。
      
      他看起来好可爱啊。
      
      最后时的表演环节,姜未予所在的男团共录了两首。一首唱跳的,一首乐队摇滚风。
      
      之前百度只着重注意了年龄和脸,还真没看见他会吉他,还是电吉他。
      
      小乖乖没了,姜宝贝又酷又帅。
      
      –
      
      几天后,赵勇来了宿舍。
      开门进来时几个男生还在睡觉。
      
      除了姜未予。
      这孩子在做早餐。
      
      “姜未予,去把杨之柯他们几个都叫醒来。”赵勇往沙发上大摇大摆一坐,命令道。
      
      四个男生住了个三居室,两人一间,还有一间堆满了各种乐器,算个简易录音室。
      
      姜未予去一一敲开门。
      
      没多久打着哈欠出来了。
      
      “姜儿,做没做爸爸的份?”陆飞大声。
      
      他和姜未予住一屋。
      
      流理台的盘子里只有一份三明治。
      
      剩下四人对视一眼,便开始了早餐争夺。
      
      没人管客厅坐着的赵勇。
      “啪!”
      书拍桌子的声音。
      
      “吃你妈呢吃,都给我过来!”
      
      一句话出来顿时消音,五个二十上下的男生挤着在沙发上坐下。
      
      队长杨之柯开口:“赵哥,您今天来是有事?”
      
      赵勇从烟盒里抖了支出来,点着后深吸一口才说:“七夕那场拼盘演唱会,人主办方把你们划了。”
      
      这话一出,顿时安静了。
      
      好几秒,杨之柯才问:“……为什么?之前不是说稳了?”
      
      “稳个屁!”赵勇拿食指指着姜未予:“就你他妈清高,现在好了,全团都陪着你被刷!高兴了?这圈子,清高最他妈没用!”
      
      那拼盘演唱会,范桓家的公司是主要负责方之一。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经纪人指着鼻子骂了。
      
      出道这两年,姜未予早习惯了。
      
      只是这次,他没像以往那样忍着不说话。
      
      姜未予抬头,神色平静:“我可以退团。”
      
      “别别别!”身边的陆飞急忙捂住他嘴:“赵哥,姜儿开玩笑来着。”
      
      赵勇掸掸烟灰,没烟灰缸,就随意掸在一张纸上。
      
      姜未予劈手夺过。
      
      他把已经落在上面的烟灰全部抖干净,但还是留下了痕迹,虽然还能看,但还是有几个音符沾上了焦色。
      
      赵勇毫不在意,嗤笑一声。
      
      “想退团行啊。违约金付得起吗你?”
      
      没人再说话,赵勇又说:“小杨,下周那个真人秀,你们三个人去。 ”
      
      陆飞大声:“赵哥,你知道人家节目组是因为姜儿那部剧才邀请我们整个团的,他为什么不去?”
      
      赵勇说:“这你别管,节目组那边我去说。”
      
      他从包里抽出来份文件,丢到姜未予面前:“不是缺钱吗?这广告人家找上门说要你,赵哥我呢也不是不讲人情,那节目给你们五个的钱,还没这一份合约的一半,广告拍摄和节目录制是同一天,哥一想你急着用钱,肯定得给你拿下这个啊。”
      
      杨之柯说:“赵哥,就不能调节一下?那档真人秀大家都是抢着上的,效果……”
      
      “行了。”赵勇打断他,起身:“明早都给我去练习室打卡,真以为一部网剧多了点人知道你,就真他妈红了?早着呢。”
      
      赵勇走后,宿舍安静了半晌。
      
      姜未予捡起那份合同翻了翻,看到后面的报酬金额,签了字。
      
      四个队友挨个儿叹气。
      
      姜未予进房间换了身衣服,出来后说:“我去趟医院。”
      
      –
      
      医院住的是妈妈。
      癌症,治不好的那种。
      
      所幸当时发现时还未到晚期。
      姜父和姜未予都没有放弃的意思。
      
      姜未予的家乡在一个南方小镇,父母原本拿的都是铁饭碗。一个公务员,一个是老师。
      
      家里就他一个小孩。
      经济条件虽算不上优渥,但也衣食无忧。在他们那小镇上,绝对是令大多数人羡慕的。
      
      一切的变故都来自于姜母的病。
      
      安北市的医疗条件好,父子两一商量,便直接让姜母转了院。刚好,姜未予当时志愿填报的大学也在这里。
      
      但一日日的医疗费,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存款花的差不多了。
      
      一场疾病,足以摧垮一个幸福的家。
      
      姜未予最开始,只是直播唱歌或者打游戏赚些钱。后来平台让他露脸,因为长相好,声音好听,收益也跟着涨了不少。
      
      然后便有经纪公司找上了门。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
      
      推开病房的门时,姜未予看见了病床前削苹果的父亲,和正看着电视剧乐呵的母亲。
      
      气色挺好。
      
      来安北治病是有用的,姜母的病情控制得很好。
      
      最先发现他的是姜母同病房的病友。
      
      “你家小孩又来看你喽!”听声音便知对他的熟悉。
      
      姜未予朝那位阿姨问了声好,又把带来的水果分了些给她,阿姨身边只有一个护工,每次见了他都很亲,拉着说了好几句话。
      
      姜父姜母都笑了起来,床上的姜母朝儿子伸出手:“来得刚好。”说着便让姜父把削好的苹果给儿子分了一半。
      
      姜未予接过,咬了一口。
      
      “怎么又瘦啦?”姜母握住儿子的手,另一只手又心疼地摸摸他的头发和脸颊,“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没有,我好好吃了的。”姜未予说:“这个工作也不能胖。”
      
      姜父姜母也知道,他们的思想观念传统,对娱乐圈算不上喜欢。但儿子进这个圈是为了什么,二人同样再清楚不过。
      
      “妈,你别想太多,好好治病就好。”姜未予知道她在想什么。
      
      姜父也说:“是啊,你病好了比什么都重要。”
      
      姜母点头,也期盼着自己这病早日好。
      或者早日解脱,都可以。
      
      –
      
      路迢迢那天回了家,脑海里就一直是姜未予在舞台上的模样。
      
      他抱着电吉他的样子,好像刻在了她心上。
      连梦里,都是他抱着吉他对她唱歌。
      就对她一个人。
      
      梦醒之后,路迢迢好久没回过神。
      她好像好久没这样了。
      
      但她只是照常去酒吧打卡,和几个发小聚一聚,或者去公司和她爹斗嘴气一气他。
      
      再次见到姜未予,是碰巧。
      
      那是个天朗气清的日子,路迢迢前一天晚上刷完那部偶像剧,看得她牙都要酸掉了。
      
      第二日就亲眼撞见男主角和一青春美少女合拍广告大片。
      
      谁让广告导演,刚好把拍摄地点选在了市中心的地标建筑附近。
      
      那儿周围大厦林立,路迢迢她家的公司就在其中。
      
      路迢迢当时开着她的车,等红绿灯的空隙随意一扫,就看见了穿着校服和一漂亮女生牵着手奔跑的姜未予。
      
      男女主都年轻惹眼,这一幕怎么看都赏心悦目。路迢迢被后面的车用喇叭催了一声才想起来踩油门。
      
      她没进公司,随便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便晃去了拍摄地。
      
      买了杯咖啡,寻了个能一直观看的地方坐着。
      
      盯了没几秒,瞅见姜未予和合作女演员深情对视时,她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出去。
      
      以她的朋友圈,拿到一个微信号不难。
      更重要的是,路迢迢下定了决心做某件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