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作者:雪下金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药二

      玄容真君乃特意来寻云棠,那位老祖宗的修为深不可测,强如玄容真君,也只能隐隐估算到他修为的最低境界,至于最高是多少,他们没交手,玄容真君无法预估。
      
      且从他毫不留情地点评太虚剑府其余弟子来看,这位老祖宗的性子并不宽和。玄容真君担忧云棠性子烂漫,若是得罪了他,只怕讨不了好。
      
      所以,玄容真君才来寻云棠,但是他没想到云棠开口就是要退下。玄容真君面庞清俊,此时面沉如水,一股说不出的情绪激荡在心间。
      
      苏非烟适时出来打圆场:“云师姐,你看,师尊在这儿等了你好一会儿,你一来就要退下,多寒师尊的心,师尊会生气的。”
      
      她在门内之所以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欢迎,就是因为她细心、体贴,从苏非烟知道她能来太虚剑府是因为长得和一位叫云棠的女孩儿有几分相似时,她就感知到了危机。
      
      所以,她加倍的长袖善舞、揣度人心,迎合别人,就是为了让别人觉得:她比那位叫云棠的女孩儿好。
      
      云棠有些疑惑,师尊会生气?为什么生气?师尊不是在教苏师妹修炼?
      
      苏非烟轻笑,声音越发柔和,像是在劝诫云棠:“云师姐,你就先别回去了吧,你在太虚剑府逛一逛,也累不到哪儿去,师尊拨冗来见你,你可不能这么伤他的心。”
      
      云棠疑惑地眨眨眼,觉得苏非烟的话有哪儿不对劲。
      
      云棠小时候在太虚剑府,那时她还没受暗伤,天资不错,爹娘虽严厉,但并没优秀的参照物可以对比,所以也觉得她好。她曾经过得无忧无虑,每日只操心练剑时有哪儿出了错。太虚剑府也有许多优秀的师姐妹,但云棠从不和别人比。
      
      她似乎天生就少根筋。
      
      等后面流落到魔域,魔域的恶意太大,一个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交织在一块儿,每个人都恨不得杀死对方、夺取修为和资源,他们老谋深算,云棠初来乍到,要是真一个个想清楚了再解决问题,那她现在骨灰都被扬了。
      
      所以,云棠有一个习惯,她一般不会去分析别人话中细密的情感,只要是让她的直觉不舒服了,那她就不会忍。
      
      苏非烟这样委婉曲折的风格撞到野蛮生长的云棠,只能说是悲剧。
      
      云棠慢悠悠而无比认真道:“苏师妹,你又不是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为老祖宗介绍太虚剑府会不累?太虚剑府这么大,要介绍的东西那么多,老祖宗又贪恋风景,我和他都是徒步步行,又没飞行,为什么你要说我累不到哪儿去?”
      
      她认真而没有恶意地询问,云棠的确从来不对人起恶意,他们魔域,只有杀、被杀、杀不了努力杀这三种选项。
      
      在言辞之中夹枪带棒、呕着恶意和酸意的事儿,太费精力,云棠不会去做。
      
      饶是人精如苏非烟,被云棠这么耿直地询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以为要么云棠会像大多数人一样不知如何辩解,要么会怒气冲冲反驳她,无论哪一种,苏非烟都能如鱼得水地应对。
      
      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不能不回答,因为她敏锐地察觉到,因为云棠那几句话,身旁的玄容真君已经又开始怜惜云棠了。
      
      苏非烟勉强笑道:“我只是这么一猜,并没说师姐不该累的意思。”
      
      云棠点头:“那你下次别再乱猜我了。”
      
      苏非烟总觉得云棠和她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要说云棠对她没恶意的话,那她刚才怎么会反驳她?要说有恶意的话,又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这个话茬。
      
      苏非烟无法理解云棠的行为。
      
      有人心怀曲折,便无法理解浩荡长风。
      
      苏非烟冲云棠笑笑:“是师妹的错,还请师姐原谅,师姐比我年长几岁,我还有许多不懂的事需要师姐提点。”
      
      “不,我比你小。”云棠正色道,“你比我年长。”
      
      “你来太虚剑府时,就已经很大了,只是因为你后拜入师尊门下,所以才是我师妹,但我年纪没你大。”云棠非常严肃,年纪这种事能乱说吗?
      
      她从自己十八岁那天开始,就觉得自己的青春就像夕阳下的奔跑。
      
      修真界的女修虽有手段驻颜,但是年龄永远是禁忌,乱云海的飞云仙子,就是因为曾经有人拍她马屁,恭贺她入大乘期三千六百零三年,祝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那天,乱云海的鱼都吃人吃撑了。
      
      苏非烟:“……”
      
      她叫师姐叫惯了,又不知云棠生辰,真以为云棠年纪比她大,苏非烟现在有些尴尬。
      
      玄容真君却忍不住摇摇头,云棠的俏脸上一派严肃,说着“你比我大”的话,看起来,就像一只瞪着圆眼的猫咪。
      
      每一次和云棠相处,玄容真君都觉得轻松惬意,她不用特意讨好他,就能让他开怀。
      
      云棠都感知到了玄容真君的开怀,她心想:男人果然不懂得女人的怒点,她现在说苏师妹年纪比她大,苏师妹会气得倒仰,师尊居然还察觉不到,只知道开心,估计还觉得她可爱。
      
      唉,这就是男人,没有一双鉴女表眼。
      
      云棠现在不想再和苏非烟扯了,万一一会苏非烟忍不住找她麻烦,她修为又没别人高,会当场凉掉。
      
      云棠问玄容真君:“师尊,你生气了吗?我不是不关心你。”
      
      云棠其实很尊重玄容真君,玄容真君是她师尊,对她也没有哪里不好的。云棠反思了一下自己:“要不然,师尊和师妹先来我房中坐坐?”
      
      她其实真挺累,燕霁那双大长腿太带劲,走得比云棠快多了,云棠还不好意思开口让他慢点。
      
      毕竟他们搞黑化的男人,残忍无情是最基本的人设。
      
      玄容真君看云棠脸颊微红,肌肤上隐带香汗,若芙蓉著秋雨。这一次,不用云棠说,他也心忧云棠太累,便道:“我无事,你休息即可。”
      
      他和云棠告别,旋即朝春水峰而去。
      
      苏非烟眸子稍暗,跟上玄容真君,师尊他永远都走得那么快,像是世外仙人,什么也不在乎。可对于云棠,云棠什么话都不用说,师尊就会心疼她。
      
      苏非烟眼圈微红,以往她其实没怎么妒忌过云棠,甚至有些瞧不上她。
      
      她修为低,就像个废柴,哪里能跟她比?可是现在,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在苏非烟心里滋长。
      
      她追上玄容真君:“师尊,多谢师尊刚才替我上药。”
      
      将手伸到玄容真君面前,让他看到她白皙的掌心,玄容真君看了眼,见药效奇快,道:“无事。”
      
      云棠并不知晓那些事,她已经换上入睡穿的中衣,躺在香帐中入睡。
      
      她不知今晚那梦还会不会找来,睡得晕晕沉沉、迷迷糊糊,恍惚间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他其实五官长得极俊,过分苍白,只有那双眼,哪怕不笑时也涌动着碎冰,乖张的戾气从里边透出来。
      
      ——燕霁要是改行不灭世了,靠脸吃饭都能活得很好。
      
      云棠没想到自己那么快梦到燕霁,真是奇怪,她以往都是先梦到师尊,再梦到燕霁……等等!
      
      云棠倏然睁眼,她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
      
      一片雪白的亮光如孤鸿,自云棠手腕中抖出,她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际,纤细的腰朝后一扬,动作迅疾地往后撤。
      
      谁能想到,这个像垂丝海棠般明亮活泼、被称作草包美人的女子会在自己枕下放一柄锋利的长剑,她枕剑而睡,自魔域中锻炼出来的机敏莫不敢忘。
      
      燕霁倒有些惊讶,她手上出的是杀招,但身上一点杀气都没有,看来是因为杀意早就融在了她的骨子里。
      
      果然,越美的女人,越会骗人。
      
      不过燕霁倒现在才算看见太虚剑府如今的实力,今天白天那群人舞的是什么剑?舞杀招时,便表演得杀气浓烈,生怕别人不知道防范,或者直接放弃舞剑,以一些平平无奇的剑招来巧出风头,她想脱颖而出的心都写在脸上。
      
      云棠反应已极快,可惜她面前的人是燕霁。
      
      燕霁二指夹住云棠的剑尖,如山一般,叫云棠扯不出去,同时右臂揽住云棠的腰,将她往床上一带,左手顺势将云棠的剑搁在她自己的脖子上。
      
      云棠:……
      
      好凶残,她现在吓清醒了。
      
      燕霁看着底下的云棠,眉目如画:“醒了?”
      
      云棠生怕他长剑一歪,道:“醒了醒了,我刚才没反应过来是你,我才出的剑,我错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吧。”
      
      她真的知错了。
      
      燕霁冷冷地盯着她:“胡言乱语。”
      
      见风使舵。
      
      不过,她这样的反应在情理之中,燕霁直接把长剑扔给云棠,视线攥住她:“陪我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云棠问,她意识到面对的是灭世魔王燕霁时,又马上收声,“哪里我都能去。”
      
      燕霁便起身,对她道:“走。”
      
      “等等!”云棠道,“我还没穿衣服。”
      
      她总不可能穿着中衣出去吧,燕霁似乎不耐烦,以眼神催促她快点,云棠麻利地披好衣服,还想随便挽一个头发时,被不耐烦的燕霁一把捞过去。
      
      云棠被燕霁抱在怀里,这不是打横抱起,而是像夹麻袋那般。
      
      云棠真是服了,这个人没有男女观念也就罢了,他连最基本的姿势都不会啊,这样子是准备扛着她去打谁吗?
      
      她道:“我们……是去哪里?做什么?”
      
      燕霁言简意赅:“杀人。”
      
      云棠:!!!
      
      她的震惊写在脸上,燕霁明明没看她,仿佛也感受到她的惊讶,停下来道:“你很不愿意?”
      
      云棠不怀疑,她要是说不愿意,下一个没的就是她。
      
      她道:“不是,只是在想你太敬业了……”
      
      真是干一行爱一行,灭世魔王的职业操守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燕霁没理她,继续夹着云棠飞行,忽而,云棠眼睛睁大,她从没想到,这一幕会出现在她眼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有空打了打王者,排位赛,有法师的情况下一个队友选了张良说是辅助,开局吕布让他出宝石跟着孙尚香,过会儿他来了,我发现我的经验不对劲,一看装备面板,他出的是红宝石来跟着我,真是写小说都不敢那么写。感谢在2020-06-25 04:49:02~2020-06-26 03:56: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心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馨雨yday 40瓶;mimorse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