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作者:雪下金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杀人一

      春夜的风融在漆黑的夜里,树叶也隐没在夜色中,只剩下交叠的轮廓。
      
      太虚剑府原有守夜的弟子,但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宽阔的空地上一个人的踪影都见不到。
      
      “人”的踪影见不到,别的可就不一定了。
      
      云棠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中飘着的几个白色虚影,他们轻飘飘地站在半空中,面色或凝重,或深恶痛绝,呈包围之势对着燕霁。
      
      ……怨灵?
      
      但怨灵乃青黑色,这些白色虚影应当不是怨灵,只是太虚剑府曾经的人的魂魄?云棠不知道这些人是谁,她还从没看见过灵体,下意识有些害怕。
      
      “燕霁!你还没死?”为首那个白影是个老头模样,吹胡子瞪眼地瞪着燕霁,“你这样的怪物不死,当真是老天无眼。”
      
      “燕仙君。”另一人阴测测道,“燕仙君看来还是对太虚剑府难以忘怀,堕魔后也想着回来,你以为……哼,你以为过去那么久,就没人知道你的秘密了?”
      
      那人眼中露出贪婪的光泽,霎那间,他身上白光大作,隐隐还有金辉。
      
      云棠只记得,世有鬼修,分为鬼兵、鬼士、鬼尉、鬼将以及鬼王,鬼将的周身便有金辉,若是金辉盖过白辉,那就成鬼王了。
      
      太虚剑府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灵体修鬼道,还无人发现?
      
      云棠不堪鬼将的鬼气侵袭,朝燕霁那儿靠了靠,而那七八个灵体之中,七个都是鬼将,为首的那个,周身金辉渐渐大作,已然掩盖住所有白光,眉心出现一道朱红的印记。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鬼王出现了。
      
      为首那个鬼王级别的灵体猖狂大笑:“燕霁,你没想到吧,我们死后就盘旋于此,彻夜修炼,便是为了等你有朝一日回来。”
      
      他怨毒地笑,满脸的正气都被扭曲,显得疯狂无比:“待会你若是求饶,我们说不定给你留一个全尸,否则……”
      
      云棠听着这些狠话,心想他们看来有一场恶战了,也不知道一会儿打起来会不会不幸误伤到她。
      
      那鬼王大喝一声:“阴风阵!”
      
      鬼王率领着众鬼将,排兵布阵,阴兵过境极是唬人,云棠觉得天色都更暗了几分。他们叽里呱啦地不知道掐了什么诀,一堆法术朝燕霁打去。
      
      云棠都等着恶战了,结果,那些法术到了燕霁身上就像是光球一般自动散开,燕霁面无表情站在原地。
      
      那鬼王有些不可置信,再道:“万里诛杀阵!”
      
      漫天骷髅人骨桀桀怪笑着,朝燕霁撕咬过去,仍然,碰到了他的衣角就自动散开了。
      
      空气都有瞬间的凝滞。
      
      尴尬是今晚的康桥。
      
      那个鬼王嘴唇哆嗦,身后的鬼将陪他蓄了半天力,发现没打中人,纷纷道:“你行不行啊?你这个鬼王是怎么修出来的?不会施法我上了啊。”
      
      “闭嘴!”鬼王尖利地叫了一声,再次蓄力,“十殿迷杀阵!”
      
      十殿迷杀阵,传闻中能拘十殿的冤鬼出来索命,神挡杀神,佛当杀佛,半空中也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一只青白色的枯手从漩涡中爬出来,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一溜烟儿地重新爬了回去,动作之快捷,不像索命,像是逃命。
      
      云棠:……
      
      不是,就这点水平,和他们表现出来的气质也太不符合了吧。
      
      鬼将们看不下去了:“我就说了你不行,你施的这是法术还是在变魔术?去后边儿吧,我来!”
      
      鬼王毕生的尊严都受到挑衅,周身的金辉都因暴怒变成血色,他怪叫一声,又想发难,继而,被燕霁如拎小鸡一样拎过来。
      
      燕霁掐着那团虚影,面色如常,手腕循序用力,鬼王的脖子便被捏得极细,他再把鬼王的脖子给轻轻拧了下来,四肢也像拆玩具一般拆下,最后一掌拍下,原本高高瘦瘦的鬼王就成了一团灰色的薄饼。
      
      他又轻松拎过一只鬼将,继续揉巴揉巴,也成了一团薄饼。
      
      剩余的鬼将们见这样,如何还能不明白自己的法术对燕霁不起作用,他们多年心血,就这么毁于一旦。
      
      “你……”一个鬼将浑身哆嗦,“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法术没有用?”
      
      “不知道。”燕霁道,“可能是因为你们太弱。”
      
      他又思索一下:“至于十殿迷杀阵,十殿之中关押惨死的人,大多是被我所杀,它们见到我就跑,应该很正常。”
      
      “怎么会!”
      
      “当时你们有幸早死一步,应该不知道你们之后的人,是什么样的死法。”燕霁好心道,“我给你们复述一遍,你们的家人,但凡是修真者,全都惨死,骨头被一根根敲碎、脑袋被削断一半,血肉筋骨无一完整……我一直谨记你们的话,不要留全尸。”
      
      燕霁的话让众位鬼将都起了鸡皮疙瘩,他们的后代……被这个魔头虐杀至此?
      
      他们跟他拼了!
      
      这股愤怒却只出现了一瞬,剩下的鬼将们修炼了这么久,可不想轻易去死。
      
      他们将目光放到云棠身上。
      
      这个女孩儿被这个魔头抱在身上,难道是这个魔头万年的铁树终于开花?再看云棠身上穿着太虚剑府的服饰,一名鬼将一边佯装后退,一边疯狂朝云棠递眼色。
      
      他的意图很明显,让云棠跟着他们一起杀了燕霁。
      
      云棠就像没看到,继续乖乖地被燕霁夹着。
      
      燕霁这时已经杀到只剩两名鬼将了,一名鬼将看性命攸关,当即大喝:“你这女修怎么这么不懂事?你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了吧,你别以为你一时受宠,他就不会杀你,你现在不杀他,他早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云棠好好地看戏,就连人都没被燕霁放下来过,没想到这群鬼将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她担心燕霁会被挑拨,真杀了她,便道:“我为什么要杀他?”
      
      云棠再朝燕霁靠了靠:“你们没看见我连走路都是他抱,我为什么要不知死活去杀他?”
      
      那鬼将一怒:“你……你不用知道原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风长陵!他是叶天寒!刚才死的那些人分别是王渡、晋玄……”
      
      风长陵、叶天寒也是太虚剑府历史上有名的宗主、长老,他们的名字都刻在太虚剑府的英魂冢上,传说他们是一代英豪、正道楷模。
      
      那鬼将、也就是风长陵厉声道:“你也是太虚剑府的弟子,现在,我以宗主的身份命令你,去杀了这个人。”
      
      燕霁不知出于什么考量,居然没有阻止风长陵的话。
      
      云棠也能理解风长陵现在的疾言厉色,风长陵快被燕霁杀了,所以,哪怕明知她的胜算特别小,也会鼓动、甚至是逼迫她去杀燕霁。
      
      俗称:狗急跳墙。
      
      但云棠不想听,任何人想要操控她的意志,她都讨厌。
      
      “宗主说的当然对,那宗主先给我做一个示范呀,怎么现在宗主朝后退,却要我去冲锋呢?”云棠阴阳怪气道,她没放过刚才风长陵说的她受宠的话,云棠清楚,又是因为她的脸,所以她又被误会。
      
      云棠现在可不想惹毛燕霁,甜腻地贴近燕霁的腰:“燕霁~你看他挑拨我们的关系,他可真坏,自己想趁机逃走,就要我来送死,你要为我做主呀。”
      
      她恶心不死那个风长陵。
      
      之前风长陵他们以为自己能打赢燕霁,放那些十殿迷杀阵时可没说不杀她,十殿迷杀阵见人皆杀,等到他们打不过了,就开始拿宗主的身份来压她,让她去杀燕霁。
      
      想什么美事儿呢?他们都没办法杀的燕霁,她去杀?
      
      云棠忽然想到燕霁之前说的,所有弟子都在身上抹剧毒,就是为了能让燕霁日日生活在那等氛围中,不知不觉吸收毒量,以量变达到质变中毒身亡。
      
      那些弟子们在燕霁没死的时候,就死伤过半了。
      
      云棠不禁想,燕霁再如何,能同时得罪所有弟子,让弟子甘愿以命换命毒死他?恐怕更多的还是被风长陵那些人拿宗主的权威逼迫着,白白送了性命。
      
      云棠讨厌这种被利用的感觉,现在便娇嗲着嗓音,对燕霁道:“你看他,他都那么老那么丑了,哪有你英俊帅气,还想我为了他杀你,简直不知廉耻。”
      
      对面的风长陵:……
      
      他又老又丑?不知廉耻?
      
      风长陵在心里憋闷,但现在也不好和云棠纠缠,只和另一名鬼将一起往后撤。风长陵这样的人,才不可能为了一时口舌之争而枉费性命。
      
      可惜燕霁不给他这个机会。
      
      下一瞬,燕霁便出现在他身后,一手拧碎他和另一名鬼将的脖子。
      
      云棠见这两名鬼将都死了,松了一口气,果然,燕霁才是最大的杀星。
      
      燕霁这时候又低眸:“刚才你的嗓子怎么了?”
      
      云棠:“啊?”
      
      燕霁眸光如冰,似有不解:“刚才你说话的声音,和以往不一样。”
      
      云棠这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她刚才为了恶心风长陵,刻意学的甜腻娇嗲的嗓音。
      
      云棠学那个可是专业的!
      
      她本来就长得眼似春花骨胜雪,一看就像是会被人宠在心尖尖上的人,而且,她的声音也非常有这方面的天赋。
      
      不过云棠怎么好让燕霁知道刚才她狐假虎威做了什么事,便咳嗽一声:“我们女孩子都是这样的,你不懂。”
      
      燕霁似乎志不在此,也不想深究云棠话中的事,虽说他仍敏锐地感觉不对,但懒得多管。
      
      毕竟,从一开始到现在,让他感觉不对的事太多了。
      
      燕霁被太虚剑府的先人英灵追杀,也没耽误他想去杀人的心,他正要带着云棠下山,云棠便眼一翻白,四肢无力。
      
      燕霁道:“这也是你们女孩子的我不懂的事?”
      
      云棠翻着白眼,不懂个毛线啊,她这好像是中尸毒了,快、快救她啊啊!
      
      风长陵那条狗,一开始就打着两手准备,一是云棠杀燕霁,他好借机脱身。二就是给云棠悄悄下尸毒,这样燕霁要是还担心他的这个小情儿,就不会去追他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卸载游戏了,太难打了。感谢在2020-06-26 03:56:55~2020-06-27 05:28: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imors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你,何其有幸 20瓶;今天全图鉴了吗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