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康绛雪睡了过去,再睁眼时看见床头燃着一盏灯,灯光照在一个人的面孔上,美得惊心动魄。
      康绛雪的意识并不清醒,身上无力动弹不得,有一股强烈的睡意纠缠着他,不到一秒,康绛雪控制不住又合上眼。
      这时,耳畔有一道声音传入耳中:“睁开眼睛,不要睡。”
      
      康绛雪的意识无法凝聚,那声音也沉稳有力,迟迟不停下,似乎非要唤醒他不可。因为被叫得太烦了,康绛雪不知道哪来的劲头,当真猛然间睁开眼睛,这一睁眼,又看到那张脸,容貌昳丽,色若春华,越发让人觉得此处不是人间,而是梦中。
      
      ……是谁?
      康绛雪眯住眼睛,努力去看,明明已经能将那张面孔看得十分清晰,脑中却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出那人的名字。
      怪事。
      康绛雪奇怪得紧,迷迷糊糊扯住那人的衣领,想将那人拽得靠近一些。
      
      按说他的手上轻飘飘,实在没什么力气,可这一拉却得到了那人的配合,那张美貌的面孔忽然来到眼前,直挺的鼻梁几乎要和康绛雪撞上。康绛雪集中注意力和那人四目相对,终于豁然开朗,笑道:“是你。”
      康绛雪欢喜道:“玉郎。”
      
      玉郎这个称呼极为亲密,正是穿书之前书粉们对美人受的爱称。康绛雪甚爱美人受,纵横评论区的时候一口一个玉郎,心里早已习惯成自然,现下意识不清,顺口叫出也没觉得不妥。
      然而这称呼放在书中乃是女子们唤情郎的叫法,盛灵玉十分诧异,眉宇之间立刻浮上了一丝愣怔。
      
      美人的神情变化很明显,康绛雪近距离望着盛灵玉的脸难免奇怪,他伸手细细抚摸盛灵玉的脸颊,疑惑不解道:“你怎么了——”
      话音到此戛然而止,在盛灵玉神情惊讶的同时,康绛雪也浑身一个激灵,各种信息在他脑内重新聚合,他清醒了。
      
      卧槽!
      康绛雪的手像是被烫到一般立刻将盛灵玉推开,这一刻他宛如醍醐灌顶,一下子汗毛直立。
      妈耶!!!是盛灵玉!盛灵玉怎么会在这里?他刚才都对盛灵玉胡言乱语些什么?!
      
      康绛雪疯狂整理思绪,偏偏越着急去想越是想不起来。
      他拼命地回忆,奈何之前的事情就像是断片了似的在他脑海之中消失得干干净净,记忆中最后的片段是他在席上喝了一杯酒然后带着平无奇和钱公公离去,然后发生了什么,他都记不起来了。
      
      不会吧?
      他喝多了?
      康绛雪回过神,想到刚才自己瞎吉尔说胡话,恨不得抽自己一下。可不是喝多了嘛,没喝多他怎么可能这么说话?
      
      康绛雪极为迅速地环视左右,不太明白他和盛灵玉为何会独处一室,钱公公先不必说,平无奇怎么也没了?
      脑中一片乱糟糟,康绛雪绝口不提他刚才无意识的胡言乱语,只转移话题,当即摆出一副对盛灵玉十分嫌弃的神情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小皇帝清醒过来,盛灵玉尚未心神归位,被康绛雪一问,竟也没空思考刚才错乱的称呼,被康绛雪引走思路而一时沉默下来。
      是啊,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盛灵玉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无法立即回话,一是不知道该怎么启齿,二是连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若不是出于直觉跟着杨惑过来亲眼看见杨惑的所作所为,盛灵玉当真永远都想不到,他一直认为光明磊落的杨世子竟然会对当今圣上存在那种心思。
      更让他无法平静的是杨惑不仅心中觊觎,还意图不轨下药染指,所作所为,何其令人不齿。
      
      那是陛下,是九五之尊,没有人可以这样对待他。
      被意外撞破,事迹败露之后,杨惑便走了,走之前并未多说一句,看其神态,似乎只是可惜突然被发现,可惜从此失去盛灵玉这个朋友,对于自身行径却没有一丝反省和后悔。
      便是那一刻,盛灵玉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第一天才认识这个人,以前的种种,有关杨惑的认知,都在那一瞬间天翻地覆。
      
      盛灵玉本不明白杨惑为何会认定自己会为之保密,此刻面对茫然警惕的小皇帝,他才恍然间明了,他确实不会说。
      他也不知该怎么说。
      
      盛灵玉的安静对康绛雪而言同样是一种煎熬,康绛雪不知道盛灵玉都在想什么,心态比盛灵玉还要崩。
      先把他刚才和盛灵玉说错话的事情丢到一边,他现在怎么能和盛灵玉独处一室?
      不可以啊!
      万一被渣渣杨知道,这真的会影响到他的退休生活。
      
      康绛雪顾不上许多,匆忙问道:“朕的侍从呢?”
      有小皇帝问话,盛灵玉也心下一松,规规矩矩地答道:“微臣亦不知,微臣来时便没有见到侍从,陛下身边不能没人,所以微臣暂时守在这里没有离去。”
      康绛雪毫不犹豫地吩咐:“去找人过来。”说完又按照人设补充,“谁要你陪着,朕看见你都烦。都是群没用的东西,主子在哪儿都不知道,赶紧去!”
      
      盛灵玉被如此嫌弃也没有羞恼,只低头称是,拱手离去。
      见美人受走得听话,康绛雪又是心虚又是怜惜,低头注意到衣服有些奇怪,不由转移注意力念叨:“衣领怎么歪成这样?”
      这话本是自言自语,正要出门的盛灵玉却动作一顿,平白慢了半步。
      
      盛灵玉走后,康绛雪身上乏力,手脚都拘得难受,干脆跟着下了床活动一下。踏出屋门,院中有个种着莲花的池子,康绛雪走了几步在池边坐下,掬了一捧水洗脸。
      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原来醉酒之后,人会变得这样软绵绵。
      
      清凉的水打在脸上,康绛雪总算彻底清醒了,深呼一口气正要起身,冷不丁瞧见水面上的倒影中除了自己的脸,忽然多了另外一个蒙着脸的人。
      ?!
      谁?
      
      康绛雪震惊地回过头,没等说话,直接被一只手掐住脖子,推进池水之中。水很凉,洗脸可以,整个砸进去就凉得令人不适,康绛雪扑腾出水面,马上又被那人按住头狠狠压进水里。
      一个大大的“死”字冲进康绛雪的脑袋,康绛雪人生中第一次情绪波动到想要失声尖叫。
      
      生死关头,康绛雪从骨头里迸发出惊人的力气,并且心生急智,没有急着上岸,而是拼死挣开那人的手,自己反向往池中心游。
      他的力气没有蒙面人那样大,想要自己脱困绝无可能,康绛雪只得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盛灵玉离去不到片刻,要是能听见呼救立刻回头,也许还能来得及。
      
      康绛雪一边往池中扑腾,一边用尽浑身力气大喊:“盛灵玉!!盛灵玉!!”
      那蒙面人想将小皇帝溺死在岸边,却没想到小皇帝竟然往水里跑,再想杀人只能被迫入水去抓小皇帝。
      眼见着蒙面人跟着下水,康绛雪在水中拼命扑腾,抓紧时机呼救,不叫别的,只吼盛灵玉的名字。
      蒙面人也怕小皇帝的声音引来其他人,很快扑上来拽住康绛雪衣襟,康绛雪力气没他大,转眼便又被按入水中。
      
      呼吸被剥夺。
      恐惧感蔓延全身。
      康绛雪窒息的速度比正常速度更快,不过几秒,他的意识迅速消散,几乎要完全失去。
      
      死亡与他的距离实在太近,康绛雪无力挣扎,正当他要完全陷入黑暗时,一双手忽然撑住他的背将他托出水面。
      空气猛然涌进身体,康绛雪睁开眼睛,盛灵玉的脸连同光线一起映入眼帘……
      宛如天神一般。
      
      天神脸上写满了担忧和关切,急切问道:“陛下,您还好吗?”
      ……他来了。
      他赶上了。
      
      康绛雪劫后余生,众多情感冲上大脑,不受控制地扎进盛灵玉怀里,死死抱着盛灵玉。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抱着盛灵玉的手用上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他在发抖。
      盛灵玉神色微微一怔,随后十分轻柔地拍了拍小皇帝的后背,再嚣张跋扈,终究还是个少年,如此遭遇,害怕也是理所应当。
      
      盛灵玉就这样抱了小皇帝一阵,直等到小皇帝呼吸平复很多才单手将康绛雪抱扶上岸,另一只手拖着蒙面人——那个刚刚行凶之人,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具见敌不过盛灵玉就果断服毒自尽的尸体。
      
      将小皇帝送到岸边坐下,盛灵玉去脱自己的外衣,可惜他和小皇帝一样浑身湿透,衣服也是湿的,无法给康绛雪御寒。
      盛灵玉只得放弃,问道:“陛下,您有没有受伤?”
      这话仔细听有种既视感,和第一次与盛灵玉见面有些相似,偏这次康绛雪被现实吓到,盛灵玉问,他就老实摇头,心有余悸格外乖巧道:“没有。”
      
      “有没有哪里觉得疼?”
      康绛雪还是道:“没有。”
      盛灵玉依然有些不放心,又叫康绛雪活动了一下四肢,康绛雪全都照做,确认身体无碍。“这便好。”盛灵玉放下心,迟疑后问道,“陛下可知缘由?”
      他闻声赶来之时,小皇帝险遭不测,这无疑是一场刺杀。
      康绛雪摇头道:“不知,但像朕这样的皇上,因为什么理由被杀应该都不奇怪。”
      
      盛灵玉没想到小皇帝会说这样一句话,再看小皇帝的神态,忽然发觉当其没有表情时看起来异常冷静,和印象之中的嚣张、轻蔑判若两人。
      康绛雪也发觉自己的状态不太符合人设,他刚刚被吓得不轻,这会儿缓过来一些赶紧调整心态。康绛雪用下巴示意了地上那个一动不动的人,问道:“他死了?”
      盛灵玉点头道:“是,微臣无能,没有拦下。”
      
      失败就自尽,应该是别人养出来的死士,康绛雪这个穿书者第一次遭遇刺杀并且看见别人死在眼前,心中的沉重感无法形容。
      盛灵玉不知这些,只当是小皇帝心中有怨,开口建议道:“陛下,虽是死士,但并非无迹可寻。服毒自尽,毒是哪种毒,毒从何而来都可探查,再者进宫行刺,处处都有关卡,想要将死士送到这里,也要一条路线,只要顺势调查,定然会有结果。”
      盛灵玉的思路清晰,切中要点,康绛雪哪能听不明白,但他想了想,摇头道:“不必,此事到此为止。”
      
      盛灵玉怔住:“为何?陛下知道背后是何人作为?”
      康绛雪没有答话。
      在他心中,猜想多如牛毛,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有可能,杨显、杨惑、长公主,哪个都有这个手段。
      但同样,有如此手段,又怎么可能没给自己留后手。
      
      康绛雪如实道:“不知道,但查和不查不会有太大区别,真查下去,最后也只会死一群无辜之人罢了。”
      盛灵玉听得无声,不曾料到小皇帝心如明镜看得这般明白,遭遇刺杀时那般恐惧,处理之时却还能想到别人的性命……
      盛灵玉望着康绛雪,缓缓道:“陛下仁德。”
      
      康绛雪的品质远没有盛灵玉想的那般美好,实在是他心里有数,坐在皇位上,想要他命的人太多,对方到底是谁对他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他早就知道小皇帝的寿数,他一定能苟到结局,不会死在这里。
      ——虽说过程可能像刚才一样可怕就是了。
      
      不过这一点不能和盛灵玉明说,康绛雪道:“有些事情,知道也要装作不知道,你明白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盛灵玉已经在小皇帝的身上充分看到了另一面,这位陛下,藏得比所有人更深,只听这话,似乎连自己也在敲打。
      
      盛灵玉深深望着他,忽然问道:“杨惑的事……陛下也知道?”
      杨惑什么事情?
      康绛雪被问得奇怪,其实并不明白盛灵玉的意思,他更想叮嘱盛灵玉,比起自己,盛灵玉才应该多多注意渣渣杨比较好。然而处在情境之中,多问一句显然十分破坏气氛,康绛雪便含糊不清地应下来:“嗯。”
      
      这一个简单的回应在盛灵玉心中掀起巨浪,他万万没有想到,小皇帝原来早就知道杨惑的心思。所以,明明知道,但不管是遭遇刺杀还是臣子的亵渎,身为君王,都被迫默默忍受?
      
      盛灵玉的眼神中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康绛雪被他看得有点发虚,不由问道:“你看什么?”
      盛灵玉道:“微臣是陛下的臣子。”
      康绛雪没听明白:“所以?”
      盛灵玉认真地注视着小皇帝:“若陛下叫臣,微臣无论何时都会保护您。”
      
      康绛雪:“……”
      从美人受的口中听到这一句,康绛雪的内心一点都不平静,惊讶有,感动也有。
      在经过刚才差点死掉的经历后甚至还有点心跳加速隐隐欲哭。
      
      可惜,盛灵玉的心虽好,要做到这句话却太难了。
      盛灵玉保护不了他,他也保护不了盛灵玉。
      
      康绛雪心里太乱,反倒想起拿小皇帝的人设做挡箭牌,他蛮横地瞪起眼,毫无征兆地斥责道:“用不着,你也不想想,你也配?”
      盛灵玉突然一怔,倒也没应声,面对小皇帝忽然变脸,他只静了下,随后问道:“陛下,可要回宫吗?”
      
      之前康绛雪就有让叫人来,盛灵玉也是中途折返,然而这一次盛灵玉再不能独留康绛雪一人出去叫人。
      商量之下,只能由盛灵玉亲自护送。
      
      康绛雪站起身来想要行动,不想两条腿都是软的,之前的恐惧感从他心头退下,但还刺在身体里,一走起来就打哆嗦。
      康绛雪好生尴尬,盛灵玉看在眼中,问道:“微臣抱您?”
      康绛雪:“……知道还不快点。”
      
      盛灵玉毫不生气,当下便将康绛雪稳稳抱了起来,康绛雪倚在美人受的怀中,两人湿答答的身体相触,触感格外鲜明。
      这种独处没有第三人在场,若是被人看到对康绛雪十分不利,可偏偏康绛雪的心中泛起了一种安全感,抹平了他刚刚所有的恐惧。
      
      “尸体留在此处,等陛下回宫自可派人处理。”
      康绛雪点头,盛灵玉便抱着他在夜色中不急不缓地走起来,风很凉,康绛雪缩在盛灵玉的怀中,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梨香。
      
      康绛雪无声许久,终是在头上摸了摸,抽出头上的白玉发簪,塞进盛灵玉怀中。
      盛灵玉疑惑地低下头,康绛雪望着他的泪痣,狠下心道:“盛灵玉,你救朕一次,若来日你有所求,就拿它来求朕。”
      
      没等盛灵玉说话,康绛雪又一次开口,却不知是说给谁听:“只有一次,朕只能帮你一次,但届时不管你求什么……朕都允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让我看看是谁想ghs。
    ***
    评论前150发红包,评评吧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