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

作者:艳归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平平无奇的抢救小天才从这一日开始在康绛雪手下任职。担忧还是担忧,可在具体的变故出现之前,日子总还是要过,康绛雪只思索了半日就佛系地接受下来。
      凑合吧,朕可以,朕都行。
      
      就这样过了小半月,依然无事发生,平无奇的投错简历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倒是平平入职之后,钱公公和平无奇的业务范围有点冲突,闹出了一些摩擦。
      
      和海棠小姑娘的宫女身份不同,平无奇和钱公公都是掌事太监,两者业务必有重叠之处。往日里钱公公一手遮天,现在突然多了个新人,又颇受小皇帝信任,钱公公不敢直接和小皇帝发作,背地里却没少给平无奇穿小鞋。
      
      钱公公具体都做了什么康绛雪不太清楚,可眼见着海棠从一开始的排斥平无奇到态度缓和再到逐渐开始心疼平无奇,康降雪多少猜到了些。
      这些事情,平无奇在小皇帝面前一概不提,对钱公公见招拆招,不惹事也不怕事。康降雪看在眼中,平日里故意偏袒平平一些,日子久了,钱公公心里有了数,面上到底对平无奇转了个态度。
      
      不过那些都只是表面客气,私底下人人都门清:这钱公公和新来的小平公公实际上还是针锋相对的。
      
      康绛雪和平无奇聊过此事,平无奇冷静地分析道:“早晚都会得罪此人,其实无妨,毕竟各为其主,钱公公和陛下不是一条心,奴才和他怎么都走不到一路。”
      
      平无奇洞若观火,话里话外都是对康绛雪的诚意和关切,康绛雪有些愧不敢当,认真问道:“即便是朕这样的皇帝?”
      平无奇同样认真回答:“奴才不知道陛下是什么样的皇帝,只知道陛下是奴才的恩人。”
      
      扪心自问,康绛雪自觉对平无奇并没有对方认为的那么大恩,不过只是借着皇帝的身份,做了些微不足道的嘴上功夫。
      受到平无奇如此回报,实在受之有愧。
      
      这么一想,康绛雪难免纠结,最终只能叫海棠把他最爱吃的酥饼拿过来,心疼明珠暗投的平无奇,问道:“吃吗?”
      平无奇不由一笑:“奴才就知陛下心地纯善,不过是外人不知罢了。”
      康绛雪又一哽:“……你就说吃还是不吃。”
      平无奇道:“吃,这酥稀罕,奴才要一块就好了。”
      
      旁观的海棠登时噘嘴:“你也知道稀罕,这酥可是膳房研究了多少日才做出来的,一块可售几十金,你好大的胆子,还真敢……”
      话还没说完,康绛雪给海棠也掰了一块:“拿着。”
      
      海棠噘着的嘴一下缩了回去,看看平无奇,又看看酥,最后闷头闷脑吃了起来。
      ……
      有了海棠和平无奇陪伴,康绛雪心情好吃得也好,一眨眼脸颊都圆润了不少。
      生活无忧,随着日子推移,唯有两件事让他犯愁。
      
      一是他的《梦狐传》印出来了,但因为作者没有名气题材又是龙阳而至今无人问津,一本都没卖出去。
      二嘛……
      皇宫中迎来了七夕大宴,康绛雪这个小皇帝又需要露脸了。
      
      书卖不出去的事情好说,慢慢解决就是,可这七夕大宴康绛雪是真的有点抗拒。
      自上次的事情过后,康绛雪心里一直庆幸苻红浪没有找上门来,好不容易过了些安生日子,七夕大宴一露面,贼怕又被这人盯上。
      苻红浪不是好人又不走寻常路,康绛雪惹不起,只想躲着。
      
      连续惦记了好几日,七夕越来越近,康绛雪像是个要高考的学生,战战兢兢。不想惊喜来得异常突然,就在大宴前一日,太后那边忽然传来消息说她不去了,叫小皇帝自行坐镇。
      
      太后不露面,表面上没有官职的苻红浪十有八|九也不会去,康绛雪十分惊喜,确认了好几次:“母后真的不去?那国舅爷……”
      钱公公回禀:“太后身子不爽利,国舅爷自然要陪着的。”
      
      康绛雪忧愁霎时没了大半,堪称喜出望外。
      宴会本身不需要小皇帝操持主办,去了就是享受现成的一切,吃吃喝喝,再者,只要没人威胁到自己,康绛雪其实很愿意去宴会上看看。
      
      毕竟七夕是个大宴,百官都到,说不得是个机会能见见盛灵玉,康绛雪很惦记那位美人受,不知道他身上的伤恢复得如何。
      
      康绛雪心中期待,等到第二日夜间,由宫人服侍收拾得整整齐齐,掐着点入了场。
      七夕是女儿节,文武百官都带着家眷,人数比一般的宴会多了几倍,阵仗浩大,光桌案便足足排了几十米。
      
      见着小皇帝入座,众人一齐叩拜,喊道:“陛下万岁万万岁——”
      康绛雪道:“平身。”
      百官于是各自入座,低眉顺眼,并无喧闹。
      
      这样的场合之中,无人敢乱看,康绛雪的左右都留了位置,太后虽未到,但长公主在。
      康绛雪和她点点头,向下打量寻找盛灵玉,很快瞧见盛灵玉坐在盛国公下首,今日穿了一身蓝,更显得容貌惊艳,断了的发上束着冠,并没有影响到美人的风姿分毫。
      最要紧的是盛灵玉脸色也好,身体似乎已经完全无碍了。
      
      康绛雪心里一下就舒服了,并不掩盖地表现在外,他高高兴兴笑了下,不和百官搞什么开场白,直接道:“可有人要说话?没人说就开席吧,莫耽误朕的工夫。”
      小皇帝这么说,谁还敢说废话,百官立刻对皇帝行礼示意,席间出现了些许叙话声。
      
      康绛雪拿起了自己的金筷子,刚要开动,忽听有人叫道:“荧弟。”
      康绛雪抬头,眼前站着一个身材圆滚滚的男人,那男人神态亲昵,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容寒暄道:“好久不见,为兄可是好生挂念你。”
      
      康绛雪这一次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的名字,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一直笑:“昨日刚进京。”
      康绛雪心里有了数,顿时领悟了太后为什么临时决定不来。眼前的男人回了京,太后当然不想看见他。
      
      康绛雪已经认出来,这个胖男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先帝的二皇子,名为杨显。
      说到这里,还需要回顾一下皇家族谱:
      先帝虽然好色,但后宫妃子个个精通打胎技术,导致遗留子嗣不多,包括小皇帝在内,一共只有六子。
      
      六个孩子在生长过程中被苻红浪祸害了个遍,到了先皇殡天之时,死的死残的残,唯有杨显和小皇帝四肢健全。
      
      颜狗先皇最终因为个人喜好毫不犹豫地将皇位传给了颜值较高的小皇帝,胖胖的杨显则被打发出京,不是必要禁止回城。
      
      康绛雪十分奇怪:“你是怎么被放进来的?”若是没有特殊情况,杨显本该永远都不被允许私自回来。
      杨显为这直白的话语而脸皮抽了一抽,停顿了一下才回道:“本王的母妃薨了,专程回来扶棺。”
      
      原来如此,康绛雪点头,又问:“那你老对朕笑什么,死了娘还这么开心?”
      杨显眼皮子颤抖,脸色当场变了,然而哽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冷着脸走了。
      
      不能怪康绛雪说话难听,别看杨显和康绛雪寒暄的样子很亲切,其实两人的关系一点都不亲近。
      原文中小皇帝一点都不把他当回事,杨显对小皇帝也是同样怀恨在心,一直想篡权夺位。
      
      不久的将来,杨显会实打实发动一场谋反,这场叛乱牵涉甚广,半个朝堂都将重新洗牌。
      盛灵玉家道中落正是因为他的凤凰爹投诚了杨显,反叛失败之后连累了盛氏一族。
      
      如此说来,杨显现在回来……是不是也在侧面说明剧情正在如常进展?
      美人受的命运果然都是设定好了的。
      康绛雪想着,干巴巴吃了一口菜,嘴里忽然间没了滋味。
      
      当了皇帝,康绛雪早对案上美食失去了刚来时那么大的兴趣,康绛雪叫过平无奇,疑惑道:“怎么就这些?”
      在康绛雪的印象中,但凡大型宴会,即便没有宫外的稀奇进贡,怎么着也该有些歌舞。今天日子特殊,正值七夕,全王朝所有贵族女子都在,更应该有很多“才艺展示”才对。
      
      康绛雪的疑问换来平无奇神色淡定的对视,对方轻轻点头,对他发出了一个“陛下想得对”的眼神。
      康绛雪脑中一闪,立刻一阵头秃。
      
      节目按习俗怎么可能没有?当然有,只是大家像是约定了一般刻意回避,带着家眷的官员们故意提都不提。
      究其根本,不外乎一个原因——
      百官都怕自己家的女眷被小皇帝看上。
      
      这可真是太尴尬了。
      作为惨遭嫌弃的小皇帝本人,康绛雪头都不知道往哪放,咳嗽两声,被迫继续吃菜。
      许是看出了小皇帝的无聊,百官谈话的声音逐渐提高一些,有人开始起身祝酒。
      
      正是这时,席间有一人起身建议道:“席间光是饮酒甚是无趣,想来陛下也觉得没意思,不如寻个乐子,请席间的才俊舞剑助助兴如何?”
      
      此言一出,群臣的神色微动,一片赞同之声。请才俊助兴,并不涉及女眷,众人不用担心小皇帝兴起看上哪个,更要紧的是提出建议的人身份高贵,没人敢说他的不是。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惑。
      他一站起来,就像被主角光环打了聚光灯,浑身上下皆是风流做派,随便开口便万众瞩目,比康绛雪这个皇帝还有牌面。
      
      康绛雪早在人群中看见了杨惑,一直故意忽视,现在人直接到了眼前,他也不能不应。
      心里想着怎么哪都有他,面上还是装出懒洋洋的样子,爱搭不理道:“杨世子看上了哪家才俊,直说就是。”
      
      杨惑没有回话,视线向着席间一点,将众人的目光移到了盛灵玉的身上,顿时,席上众多的女眷都发出了期待之声。
      ——盛家公子,盛灵玉。
      
      他就知道。
      康绛雪一点都不意外。
      
      身为穿书者,康绛雪早知道杨惑生来两副面孔,私下觊觎美人身子,在外人面前却一直装作盛灵玉的友人。
      人人皆知盛灵玉前些日子曾经得罪过小皇帝,没人敢掺和,杨惑却偏偏顶风冒头在皇帝面前CUE盛灵玉,正符合他的一贯作风,明摆着就是想告诉美人:看看,我为了你连皇帝都敢得罪。
      
      这是又想借他刷好感啊。
      ……行吧。
      身为工具人的康绛雪只能配合,摆出一副受到冒犯的不悦神情,看起来很生气,但并不出声制止。
      
      被点名的盛灵玉神情也有些诧异,他看过去,杨惑对他点点头,而尊位上的小皇帝冷眼看向一旁,并不说话。
      周围的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如此情景,不管心中是何感想,盛灵玉总归无法推拒。美人沉默几秒,只得站了出来。
      
      在中央站定,盛灵玉躬身行了一礼,道:“微臣剑法稀松,若能为陛下助兴,自是深感荣幸,只是微臣今日未曾佩剑……”
      这话倒不是拒绝皇帝,在场众人之中,不会有人比康绛雪更清楚盛灵玉说的是实话。盛灵玉岂止是今日未曾佩剑,那把霁月剑都已经在小皇帝的书房待一个多月了。
      
      众人倒不知那么多,有人顺势道:“这还不容易,盛公子无剑,臣这里有一把。”
      除了百官夫人,在场的官眷之中不乏待嫁的适龄女子,面对盛灵玉如此姿容,难免春心萌动,有女子开口道:“臣女这里也有一把剑,不知能不能供盛公子舞剑之用。”
      
      这厢开了头,席间又有其他女儿家不甘落后,一时之间,竟足足有七八个女郎同时开了口,争相和盛灵玉示好。
      如此盛景,日后提起来怕也是一段经久不衰的佳话。
      
      康绛雪坐在首位上偷偷欣赏盛灵玉被芳心包围而略感为难的神情,真心诚意希望这样的时间能持续得久一些。
      可康绛雪不着急,有人却急了,席间有一道女声忽然道:“接剑!”
      
      话音落了,一位官家女子直接隔着很远的距离将配剑扔向了盛灵玉,盛灵玉没有躲闪,接了个正着。
      手上已经有剑,盛灵玉只得对女子道:“多谢。”随后转身,向着小皇帝道,“陛下,微臣献丑。”
      
      盛灵玉即将舞剑,其他送剑的女子无奈纷纷收手,面对那官家女子如此作为,竟也没人多说什么。
      康绛雪见状问道:“那是谁?”
      钱公公抢在平无奇前头回道:“陛下,那是张国公家的孙女。”
      
      高门贵女,英姿飒爽,感情来得直白又热烈,在这种背景下纯粹又难得,只是可惜对象是盛灵玉,注定没有后续。
      康绛雪没有想定,便见场上的盛灵玉突然长剑一闪,挽出了一个漂亮的剑花。
      
      随后,有那么一口气堵在康绛雪的胸口,一直到盛灵玉收剑之时,都让康绛雪觉得自己无法呼吸。
      盛灵玉舞剑,无需赘述,从始至终,唯有一个美字。无人喧哗,无人吵闹,在场所有人不论男女,俱是目不转睛。
      
      康绛雪知道自己的人设不允许他直勾勾地看,可他就是无法移开视线,等到盛灵玉收起剑势,康绛雪低下头,手臂都在激动地发抖。
      盛灵玉美得就像个世间不会存在的假人。
      太美貌。
      太锋利。
      
      一舞完毕,明明时间不短,却像转瞬即逝,众人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杨惑率先拍掌赞美,群臣恍然,宴会上这才响起了一波接一波的赞美之词。
      康绛雪不能说出任何夸奖的话,唯有闭上眼睛在内心叫嚣:啊——!!!盛灵玉!!
      
      他永远喜欢美人受!!
      永远!!
      呜呜!!
      
      康绛雪平缓了好一阵才睁开眼睛,这一睁眼,就瞧见盛灵玉已经在行礼之后回到了座位,此刻正和杨惑叙话。杨惑身后的小厮端着托盘,两人手执酒杯,杨惑似乎正在敬酒。
      
      等等,杨惑……给盛灵玉敬酒?
      敬酒?
      康绛雪瞳孔地震,在这一刻猛然想起了记忆深处无数的开车剧情。
      
      作为一篇肉/文,这本书除了各种正式车,在文章前期也存在很多肉渣,杨惑作为正牌渣攻,倾情负责了这一部分。
      在盛灵玉家破人亡之前的一段时间,渣渣杨没少偷偷占美人受的便宜,具体方式就是给盛灵玉下迷药,在美人无意识之际亲吻猥亵一条龙。
      
      如今杨惑已经对盛灵玉起了贪心,这种方便下药的场合他怎么可能放过?
      康绛雪看透了杨惑迷X小能手的真面目,几乎能确定那杯酒里一定有迷药,且药力超强,哪怕盛灵玉武功高强,依然会不省人事。
      
      怎么办?
      康绛雪没有胆子影响剧情,可也怎么都无法容忍这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进行,康绛雪一个发狠,忽然亲自拿起案上的水果向着杨惑和盛灵玉那边疯狂丢过去。
      
      杨惑迷X美人的事情肯定不会少干,他就耽搁这一次。
      真的就一次。
      
      不知道是不是这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获得了老天的认可,康绛雪这一发突击竟然精准地砸在托盘上,两杯酒相继落地,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向着突然发疯的小皇帝看过来。
      杨惑立刻转头,盛灵玉也是一怔,缓慢地看了过来。
      
      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康绛雪头皮都麻了,奈何他不能露怯,只能瞪着眼,硬着头皮做出自己还在记恨盛灵玉所以看不得别人给盛灵玉敬酒的样子。
      康绛雪道:“滚远点,别在这碍朕的眼!”
      
      场面一派肃然,盛灵玉的眼睛无声地暗了暗,场上无人敢说话,被“砸了场子”的杨惑倒是忽然笑了笑,先是拍了拍盛灵玉的肩膀,再宛如没事人一般向康绛雪走来,道:“陛下息怒,臣这里寻了一盏美酒,正要献给陛下。”
      
      康绛雪继续装生气:“别人喝剩下的献给朕?拿朕当叫花子?”
      杨惑道:“岂敢,臣是为了陛下专门准备的。”
      
      说着,杨惑身后的随从不知何时端来了新的托盘,递上了一杯新酒。杯中酒香四逸,闻起来确实难得。
      
      渣渣杨准备得竟然这么全面?
      连对付小皇帝生气的法子都提前备好,还专门给他搞了杯酒?因为刚刚坏了杨惑的好事心里有点慌,康绛雪也没有空多想,索性装作气鼓鼓的样子接过来喝了一口,喝完将酒杯砸在地上,提前离席。
      
      康绛雪早就想走了,趁着这会儿刚刚好,他风风火火怒气冲冲地离去,与杨惑擦肩而过时,杨惑对他轻轻笑了一下。
      ……莫名其妙。
      
      康绛雪领着钱公公和平无奇等一众宫人急吼吼地离去,虽有心想再看一眼美人受,最终只能作罢。
      钱公公问道:“陛下,就这么离席是不是……”
      康绛雪道:“用你教朕做事?”
      钱公公立刻改口:“陛下,可是要回正阳殿?”
      
      康绛雪正想要说话,不知为何脑中昏昏沉沉,一股睡意来得极快,眼睛一眨,差点睁不开。
      平无奇惊讶的声音传进耳朵:“陛下?您怎么了?”
      
      康绛雪也不知道为何,他前后喝了不过四五杯酒,真没料到酒劲儿这么大。康绛雪重心不稳,险些摔倒,宫人们急急将他扶住。
      
      平无奇当即急着上前为小皇帝诊脉,但还没碰到就被钱公公推开。钱公公趾高气扬道:“陛下这是醉了,你不去取醒酒汤,想要干什么?”
      平无奇似有不服,但又被人拉开,到底没能碰到小皇帝的手腕。
      
      康绛雪听得见两人争执,眼皮却迟迟睁不开,只能由着身子软倒,迷迷糊糊被钱公公扶着在近处的院落里暂且安置。
      周围闹了一阵又静下来,侍奉的宫人尽数离去,房间里似乎只剩下了小皇帝一个人。
      
      康绛雪的意识持续消散,努力再三还是睁不开眼。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了脚步声,有人靠近过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小皇帝。
      随后,来人慢条斯理地开始解康绛雪的衣襟。
      
      康绛雪很想做出反应,偏偏身体仿佛死机似的不听使唤,只能感觉胸口窸窸窣窣,最后完全一凉。
      康绛雪的睡意越来越深,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一道声音自远方传来,冷声呵斥道:“你在干什么?”
      
      声音虽然冷漠,却很耳熟,康绛雪认了出来。
      是盛灵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会其实不许带兵器,不过为了配合情节就忽视吧。(趴倒)
    **
    还是求评论QAQ,评论前一百五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