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本是庄稼妹

作者:泼泼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蛇打七寸

      苏枣见树下的少年转身,依旧一动不动呆呆看着自己,左右瞧了瞧,利落翻过墙举着猪头肉跳下了地,落在院子里。
      
      小跑几步到少年跟前,苏枣往他身后一看,眼睛就亮了!
      
      “新年好,六郎!我好想你!”一双小手在六郎眼前晃了晃,苏枣笑嘻嘻的说。话一点没过心。临近过年,她听了一肚子大人们的恭维客套话,学的又像又亲热。
      
      仿佛跟这宅子里的人很熟似的。
      谁能想到两人只见过两次面呢。
      
      “你在吃什么呀?”这才是苏枣的主要目的。
      苏枣小心的将自己的猪头肉放在木桌上,搓了搓因为抓雪寒冷僵硬的小手,她等六郎回话,但半天没听见声。
      
      回头见六郎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
      
      苏枣不明白这种目光,但她知道这不是讨厌的眼神,所以一点不见外的指了指桌上的猪头肉和锅子,建议道:“六郎,我带了特别好吃的猪头肉,我们一起吃东西吧!”
      
      苏枣这样亲热的态度,让少年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他身边没人会这样。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样随意又亲近的感觉,他不讨厌。
      
      “你怎么进来的?”
      “飞进来的!”
      少年垂下眼,“飞不进来吧……”
      
      人非鸟,如何翱翔于天?
      
      “可以的!”苏枣嘟囔着,“我说不好,反正我飞、我跳进来了!”
      六郎看了看高高的围墙,忍不住道:“那你还,还挺厉害的……”
      
      枭叔真的没有发现吗?
      六郎不解。
      
      六郎将疑虑压在心底,苏枣的到来,确实让这个清冷的院子,多了丝热闹,这让他的心情稍微振奋了些。
      
      将手里的玉佩塞进怀里,少年皱着眉看苏枣放在桌子上的猪头肉。因为冷,肉皮上有些白色的油状物,瞧着不像什么能吃的东西,甚至对他而言,有些不堪入目。
      
      “好大的猪头。”六郎感叹。
      
      这真的是很大一个猪头,他看了看苏枣的脸,寻思这猪头拿起来,肯定能将苏枣的脸遮的严严实实。
      
      苏枣察觉到六郎心情的低落。
      村里的同龄人,都不及她敏锐,苏枣用手轻轻碰了碰桌上的锅子,这样香,却只有些余温,满满当当,桌子上的银筷子却没有动过。
      
      看来今天六郎是没心情吃东西了。
      
      “不切么?这么大个……能食尽?”少年拿起筷子,戳了下桌子上的猪头。
      苏枣察觉到六郎的嫌弃,这让她有些不高兴,将打算交换吃的猪头从桌上抓起来,张嘴啃了啃,腮帮子鼓的满满的,边咬边含混着说:“能呀,肉多好吃。”
      
      肉多好吃,六郎居然冷了都不吃。
      可惜她手里的猪头肉也有些凉了。
      
      边吃,苏枣好奇的迈开步子,踩着雪向前走了几步靠近院子里窗户上贴着的精美红窗花,窗户半开着,透过窗户,苏枣能瞧见屋里的摆设。
      
      都是她没见过的东西,蜡烛她认识,里长祭祀的时候会用到,但她还是头一回知道蜡烛上也有花纹,屋里明明没有人,却点了蜡烛,照的明晃晃的。
      
      苏枣的目光落在远些的床榻上,露出床边的一角棉被,瞧着是棉被,可和自己家的棉被又那么不一样,家里灰扑扑的,六郎床上的帐子和被褥好鲜亮,似乎还绣了花。
      苏枣跟娘学了刺绣。
      她觉着娘绣的,还没有那帐子上的花纹细密好看。
      
      这花样子,村里肯定也没人有,越靠近越有一股温暖的气息从屋里传来,仿佛隔着窗户,屋里是另外一个世界般。
      
      “你在看什么?”身后少年迟疑着问。
      “火。”苏枣随便指指窗内的蜡烛,呵出一口白色的热气,“六郎,你刚刚在干什么呀,不进屋里吗?外头好冷。”
      
      此时院子里已开始飘碎雪,明显屋里会暖和许多。
      
      “不进。”少年脸上又浮现出一种带着骄矜的倔强,那是像苏枣所能接触到的人里,不会出现的神色。
      
      苏枣想起来第一次见六郎,六郎还对比他高好多的大人们发脾气。
      那时候似乎就像这样。
      
      少年发脾气的样子现在想想还是让苏枣有些害怕,可谁知道,少年后来会往她头上盖个斗笠呢。
      
      那天雨水涟涟,六郎的斗笠盖在她头上,她突然就不怕了。
      
      娘常说,这是她野兽般的直觉,好的坏的,在她面前,哪怕因着年纪小不明白,却也这样敏锐。
      
      *
      苏枣吃的香,啃完耳朵啃猪脸,这画面谈不上美感。
      苏枣好奇的贪看这屋里的一切,六郎表面不在意,实际一直偷瞄着着苏枣走来走去。
      
      冬日的院子,光秃秃的,没印象里那么好看,苏枣仰着头,看半年前她藏身爬上去过的大树,指着问六郎。
      
      “这是什么树?”
      六郎愣了下,答道:“我不知。”
      
      “你怎么连你家里的树都不认识。”苏枣瞪大了眼睛。
      “我……难道你就都认识吗?”
      “认识啊!我家门口种了两棵油桃树,一棵好大好大的花椒树,还有一颗樱桃树。等雪化了,太阳很大的时候,樱桃树就会结果,到时候会有好多鸟跑来吃,我还要守着树赶鸟呢。”谈起自己家,苏枣有说不完的话。
      
      说到最后,她还要意犹未尽的问一句:“你天天在家里呆着,怎么连家里种了什么树都不知道?”
      
      六郎握紧拳头。
      
      他没有一刻想待着这屋子里,又怎么会去想,这里种了什么树?
      先生也不会教他这个!
      
      少年一瞬间,给自己找了许多“不知”的缘由。
      可看着苏枣略带不解的目光,他张了张口,惊觉这些借口,他竟然都说不出口。
      
      仿佛胸口有一口气忽然泻了,六郎垂头丧气的按了按怀里的玉佩,偏过头避开苏枣目光的那一瞬间,苏枣似乎看到有水光在六郎眼睛里。
      
      哎呀。
      气氛比来的时候更低沉啦!
      苏枣偏头看了看六郎,又看了看院子里这棵大树,抓抓头发,在树下跳起来,薅了一把低矮枝头上欲掉不掉的枯叶残叶,看也懒得看,直接装进自己的刚做的粗布荷包里,道:“没事!不知就不知,我爹去过很多地方,肯定认识,我带回去问问我爹,回头来告诉你!”
      
      这回少年终于开口了。
      
      “不用,我既不知,自然该我去问。”六郎踟蹰着,“你来这里的事情,还是别告诉你爹娘和村里的人。”
      
      若是他所在泄露出去,这个村子只怕……
      
      “我不会说的,爹娘都不让我到这里来。被娘知道,我就要挨打了!”苏枣喜欢藏秘密,她知道村子里好多秘密。
      
      就连她自己的“臭赵”秘密,都一个人都没告诉。
      夜深人静的时候,捂着被子偷乐,是她最喜欢的事情之一!
      
      “那你还来……”六郎皱眉。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苏枣想起半年前,面前少年曾让自己别再来了。
      
      “什么?”六郎思考的节奏已经彻底被苏枣冷不丁冒出的话带偏。
      
      “我以后不来了!”苏枣费力的咬着猪皮,冷了的猪皮嚼劲十足,也难咬的很,她一边说一边走到围墙底下,“差点忘记你说让我别来的事情。”
      
      “我要回家了!”
      
      头也不回的,用空闲的手朝后挥挥。苏枣咬住猪头肉,又想像来时一样,跳到围墙上头去。
      
      晚上还要守夜。
      熏火的屋里这会儿一定很暖和,爹说不定会烤红薯和鸡蛋呢,她居然在冰天雪地里呆了这么久!
      
      得赶紧回家才行。
      苏枣想到就做,等六郎想起来喊住人时,苏枣已经扒拉上了围墙。
      
      左腿跨了上去,正要跨右腿,苏枣抽了抽,没抽动,低头看围墙下头,苏枣瞪大眼睛,迷茫道:“你抓我腿干什么?”
      
      六郎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冲上来拉住这丫头的腿。
      
      但有句话,他也是非问不可。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枣,大家都喊我枣儿。”苏枣吸了吸被冻僵的鼻子,她没鼻涕流,但是冷啊,鼻头都红了一片。
      
      “你还来吗?”
      苏枣听见围墙下的人问。
      
      “你不是不准我来么?”苏枣更迷茫了,她看向村子的方向,远方树影绰绰,零星的火光在夜里是那样明亮,其中有一个是她的家。
      
      可比这里暖和多了。
      
      少年有些不自然的松开手,道:“你等等。”
      
      几大步走到院子里木桌前拿起银筷,六郎夹了块锅子里的肉,冰冷的肉吃起来口感并不好,少年吃了一口又放下,看向苏枣:“真好吃,可惜冷了……”
      
      苏枣咽了咽口水。
      想起自己是为了啥来这个院子的。
      
      “这是什么肉啊,不是鸡肉鸭肉吧。”围墙上的小丫头伸长了脖子,这个问题苏枣憋了一晚上,总算问了出来。
      
      “是牛肉。”
      “哇!”
      
      田里的都是耕牛,绝少会吃。六郎家居然吃牛肉!
      
      苏枣的眼睛更亮了。
      
      见六郎放下筷子,苏枣想着自己要几块拿回去热热不知道行不行,可是娘不准她找人要东西吃,好心焦!
      
      “明晚再做一份吧,就是吃不完……”六郎自言自语,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抬头看了看苏枣,“如果你明晚来,我们还能一起吃,真可惜。”
      
      拙劣的演技,拙劣的借口。
      架不住,有个心馋的人。
      
      “这么点都吃不完吗,那,那我明天来帮帮你吧!”苏枣忙不迭点头。
      
      打蛇打七寸,抓人拿捏最馋人的点。
      
      可见,从小被夸“天资聪颖”的六郎,也早早就发现了苏枣对肉锅的渴望,按捺着,等苏枣话一出口,嘴角那丝得意的笑就憋不住的翘了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