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是于魏吗?”
      “嗯,露露,是我。”于魏回应她,“峻友呢?”
      曾露露笑了笑:“今天晚上琛琛睡不着,非要拉着他一起画画,弄得他身上到处都是水彩颜料,现在在浴室洗澡呢。你是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于魏说。他正想问候几句将电话挂了,却听电话里传来舒峻友的声音。
      
      舒峻友裹着睡衣,一边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曾露露站在那儿,他嘴上一边说着:“这小兔崽子,大晚上的不睡觉,就知道折腾老子。”他指着舒琛琛的房间问,“现在睡了吧?”
      曾露露点头,指了指耳边的手机,说:“于魏打电话给你,你接一下吧。”
      舒峻友脸上疑惑,接过手机,看了眼手机屏幕,说:“于魏啊,这个时候怎么给我打电话?”
      
      在曾露露开口说话的时候,于魏就已经将车停在了路边。
      “你知道......”他刚说出三个字,猛地住口,面色懊恼地改口,“你知道郑可欣回国了吗?”
      “???”舒峻友满脸问号,看了眼旁边站着的曾露露,说,“她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
      “没,就问一下。”于魏说。
      舒峻友无奈了:“你就算要问也不是问我吧。”他的语气意有所指,“我想有人应该比我更想知道。”
      “太晚了,不聊了,挂了。”于魏却说,说完便挂了。
      舒峻友看着被挂断电话骂了句:“神经病吧。”
      
      “怎么了?于魏说什么了?”曾露露问。
      舒峻友朝她摆手:“没事没事,你先去休息,我给乌临打个电话。”他推着曾露露的后背将她推入卧室,然后替她关上门。
      做完这些,他靠在墙壁上,拨出乌临的电话。
      
      “乌临啊,告诉你个消息,听说郑可欣回国了!”电话一通,他便一股脑将刚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对面却久久没有声响。
      “乌临?乌临?”舒峻友又喊了两声,说,“高兴傻了吗你?我和你说话呢。”
      乌临从床上坐起身,摸过床头柜的眼镜,拿过来戴上:“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她的事和我又没关系。”
      他的语气冷漠,可能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
      与他多年好友,舒峻友自然是立马便感觉到了他语气上的变化,他依旧笑哈哈:“当然和你有关系喏,她可是你的初恋。”
      乌临皱眉:“别胡说,她没和我在一起过。”
      “我不管,”舒峻友靠着墙,身体站得歪七六八,口气贱兮兮,“反正我只知道她是你喜欢的第一个女人,那就算是你的初恋了。”
      乌临沉下眼色没立即开口,好一会儿才说:“她喜欢的一直是于魏,这种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
      “喂喂喂!”舒峻友一脸的牙疼,猛地站直,“你能不能有点骨气,于魏又不喜欢她,你这也看不出来,你看他躲她跟躲什么一样的,这么好的机会,你现在又刚好单身,现在她回国了,赶紧上啊。”
      
      乌临下床,从客厅抽屉里拿了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一支,含在嘴上,点燃。
      “这么多年,早淡了。”他淡淡说,“你当我之前谈恋爱是过家家呢。”
      “你猜我信不信?”舒峻友哼一声,“你是谈了好几次恋爱,但是呢,反正我是看不出来你有多喜欢她们,我是完全找不到一点你当初喜欢郑可欣的感觉了,每次说分手就分手。”
      “感觉?”乌临皱眉。
      “热情、激烈、真诚。”舒峻友毫不害臊。
      乌临缓缓吐出一口烟,烟雾晕染他的眉角,他笑了一声:“我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活得这么单蠢。”
      舒峻友被他说得一噎,最后叹一口气说:“反正这个事儿呢,我是第一时间告诉你了,至于机会你抓不抓得住,我就不管了,拜拜了您。”说完,他便直接挂了电话。
      
      乌临将手机放在桌上,一口接一口地慢慢抽着,坐在桌边的高脚椅上久久没有动。
      夜还很长,对于某些人来说,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周五晚,又到了余馨该回家的日子,但这次余馨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夏秋去了夏家。
      “嘿嘿嘿,”夏秋嘿笑几声,“怎么有空去我家啊,你妈妈不是要求你周末回家吗?”
      “我爸妈明天有事不在家,所以我后天再回去。”余馨拉着她往前走,“你家司机呢?”
      夏秋左右看了看:“可能晚一会儿吧,”然后脸红着说,“不是我家司机。”
      “嗯?”余馨不解看她。
      “是......”夏秋面色犹豫,“是你弟弟......余浩宇。”
      “什么??”余馨更不解了,“他还没成年,不能开车。”
      “不是不是,”夏秋慌忙摆手,“我没让他开车,是他非要过来送我们俩,是他家的司机。”
      “......”余馨盯着她,“你们两个......”
      夏秋眼神闪躲,抬手捧住余馨的脸扭过去:“哎呀,馨馨,别这么看我,你应该说说你弟弟,非要过来送,我都说了不要了......”
      
      她解释的话还没说完,余浩宇的声音便传了来,一辆车也恰好停在她们俩的面前。
      “姐,”他先是喊了声余馨,又看了眼夏秋,却没称呼她。
      “上车吧,”余浩宇下车将后车门替她们拉开,“我们得赶紧走,等会儿这段路要堵了。”
      
      余馨先上了车,夏秋跟在她身后,余浩宇手指不经意碰了下她光裸的胳膊,夏秋整个身体仿佛弹簧般一下子弹进了后座,撞到余馨身上。
      
      余馨扶住她:“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她说这话的同时也抬眼看了看还站在车门边的余浩宇,他脸色倒是没有变化。
      夏秋坐好,低着头说:“没事没事,就脚被绊了一下。”
      “那你脚没事吧?”余馨关心地问,作势要去看她的脚。
      夏秋拦住她:“没事没事,一点都不疼。”她说完又看向余浩宇,眼含威胁,“我们快走吧,等会儿这里真的堵了,等回去天都要黑了。”
      余浩宇没说话,转身的间隙,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他去了副驾的位置。
      
      等到了夏家,将她们两人平安送达后,他便坐着车走了。
      
      余馨看向夏秋,正想开口问些什么,夏秋却突然大声说:“馨馨,我们快进去吧,我妈之前还说让我们早点回来,她东西都买回来了,现在就可以教我们做玉米排骨汤!”
      “......好吧。”余馨只好作罢。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站在厨房里,看着甘菊忙前忙后。
      “甘姨,我们需要做些什么?”余馨问。
      甘菊熟练地将排骨剁好,一段一段放入一个干净的盘里备用,笑着说:“要不你帮我把姜切成片?”
      余馨说“好”,然后去了一边空着的地方切姜片。
      
      “妈,那我呢?”夏秋也问。
      “你把玉米切成段吧。”甘菊将排骨放入锅中焯水,说,“你去那边,切完后,洗一下。”她指着洗碗池左边的空处。
      夏秋拿了把刀去了那里,开始切玉米。
      
      “余馨手很巧啊。”等待水煮沸的间隙里,甘菊看了眼余馨,见她动作有条不紊。
      余馨将切好的姜片放入调料碗里,不好意思笑了笑:“没有,甘姨,我切得有的厚,有的薄。”
      “没事,又不是选美,好用就行了。”甘菊笑着说,“我听夏秋说,你特别喜欢喝玉米排骨汤。”
      “嗯,”余馨点头,“我妈喜欢,小时候她还做过给我吃。”
      “怪不得,”甘菊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原来是喜欢妈妈的味道。”
      余馨没说话,只浅浅笑了笑。
      
      夏秋看了她一眼,将切好的玉米段放入菜篮开始冲洗,说:“妈,我也很喜欢喝玉米排骨汤啊,你怎么不问我啊。”
      “你还喝少了?”甘菊好笑看她,点了点她的额头,“就你最贪吃。”
      “什么嘛,”夏秋将洗好的玉米段放到一旁,擦了擦手,眼神控诉,“馨馨就是喜欢妈妈的味道,怎么到我这儿,就是贪吃了呀。”
      
      余馨被她逗笑,甘菊也是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刚好锅里的水开了,她将排骨焯水后盛出放入碗里,边盛边说:“这个步骤叫焯水,用来去掉排骨的腥味和残留的血污。”
      “现在,我们将排骨、玉米段还有姜片放入炖锅里面,加入清水,开始炖,大概炖两个小时就差不多了。”甘菊将炖锅的盖子扭上,“等过两个小时,加盐、味精调味,要是喜欢其他的口味,可以自己调。”
      “这样啊,”夏秋笑了笑,“也不难嘛。”
      “是不难,”甘菊擦了擦手,往外走,“但是你懒啊。”
      夏秋在她身后作了个鬼脸,余馨看着她笑,也跟在甘菊身后出了厨房。
      
      周日早八点,余馨早早便回了家,手上还拎着排骨和玉米,这是甘菊早上去买菜时替她带的菜。她眼中闪过期待,进了家门。
      可一进门,传入耳中的不是温馨的问候,又是一阵熟悉的争吵声。
      
      “我不同意。”客厅里,宋怀柔别过脸,满脸都是拒绝。
      余振海站在离她大概两米的位置,两人中间隔了一个单人沙发。他脸色愠怒:“这是公司决策,容不得你说不同意。”
      “我也是大股东之一,”宋怀柔回头看他,脸色冷淡,“我说不同意,那就是不行。”
      “你到底想怎么样?!”余振海怒吼,“在公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我难堪,现在回到家里,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余馨不禁缩了缩肩膀,她怔愣着没说话。昨晚,宋怀柔还给她发微信说今天她会做饭,她说她也会做一道菜,宋怀柔表现得很惊讶还说她很期待,可是,眼前的这一切似乎正在将她进家门之前的希望打破。
      
      “瀚州既然想要,那就给他。”宋怀柔脸色冷静,“他们就算再财大气粗,也不可能一直这样以完全超过预估价的形式拿下那么多块地,这对公司的发展而言,弊大于利。”
      “这样不就更称了他们的心?”余振海压着嗓子说,脸色难看,“我堂堂宇际还要沦落到自动退场的地步吗?”
      “所以说,”宋怀柔朝他走近几步,“你这是偏偏要争一口气吗?”
      余振海脸色变化一瞬,手背在身后,板着脸:“人生在世,谁不是争一口气。”
      “哼。”宋怀柔却哼笑一声,“你恨不得将身家全都赌上去,你是争了一口气,我们怎么办?我怎么办?余馨怎么办?公司里还仰仗着你的人怎么办?”
      
      余振海不说话,空气里一片寂静。
      
      “说到底,”宋怀柔苦笑,“你就是不甘心,当年感情上,你争不过于瀚,现在事业上,你又争不过他儿子,你就是不、甘、心。”最后三个字,她看着他的双眼,吐字语气极重。
      却一下子又将余振海激怒,他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推到地上,东西落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宋怀柔,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再提,不要再提了!你为什么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提起?!她人都死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啊?!”
      宋怀柔身体颤了颤,似乎是被突然他的动作吓到。但她硬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翻滚在地面上的茶水流到到她脚下,她面无表情,低声说:“她是死了,却活在很多人心里。”
      余振海身体猛地一颤,抬头去看她,刚好与她看过来的泪眼对上。
      
      余馨没再看下去,她将手里的东西放在门口,转身又出门离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补更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