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吴承泽带着魏晓曼回了家。两人坐在沙发上,魏晓曼耐心地等待他先开口。
      
      吴承泽皱着眉,别过眼,说:“我喜欢一个女孩子。”
      魏晓曼面色惊讶。
      “但是她不喜欢我,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不喜欢我。”他面色低落地将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然后说,“就是这样,以前她还不会这么直接,但是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居然完全不给我一点面子。”
      “可能她还没发现你的好,”魏晓曼语气柔和,试探地伸手去按住他的肩膀,见他还低着头兀自难过,她轻轻笑了笑,说,“不如你和我说说,她是个什么样性格的女孩子?”
      
      “她很乖。”
      吴承泽想到什么,嘴角不自禁勾起,“我第一次碰到她的时候,我在篮球场打篮球,她刚好从旁边经过,球飞出去差点砸到她,但是她却没有生气。”
      “这么说,她脾气很好。”魏晓曼说。
      “对,”吴承泽笑一声,“我让她把篮球给我扔回来,她也照我说的做了。”
      “所以你觉得她很乖?”魏晓曼轻轻皱眉。
      吴承泽舌顶了顶上颚,说:“本来就很乖。”
      
      “你喜欢她乖?”魏晓曼又问。
      吴承泽沉默了会儿,眼神不善地看向魏晓曼:“你什么意思?”注意到她的手还搁在他的肩头,他立马将她的手拿了下去。
      “没有,妈妈只是想弄清楚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女孩子。”魏晓曼解释。她将被拿开的手重新放回到腿上放好,掩盖住眼底的落寞。
      “你说了,不管什么事,你都会尽可能帮我。”吴承泽在这时复述她的话,催促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告诉我,我要怎么追她,她才会喜欢上我。”
      
      原来是想让她帮忙追人。魏晓曼轻轻叹口气,说:“不如送礼物给她?”
      “送过很多次了。”吴承泽脸色不耐烦起来,“她不喜欢,也不接受,你到底能不能帮我?”他站了起来,不断走来走去,“不能的话就算了,你走吧,还是我自己想。”
      “承泽,亲手做的礼物你送过吗?”魏晓曼坐着没动,又开口问他。
      
      吴承泽脚步一顿,回身看她。
      “亲手做的?”
      “没错,亲手做的礼物应该更有意义,她要是知道你亲手给她做礼物,说不定会对你改观。”魏晓曼点头。
      吴承泽抿唇抱怨:“可是亲手做很麻烦,还不如买,买的话我可以买很贵的送给她,又方便,而且......”他说着说着又没说了,垂头丧气地又看向魏晓曼。
      “要不妈妈帮你做?”魏晓曼适时柔声提出建议,“我这次回国其实也没什么其他事要忙,主要就是回来看你,只要能帮到你,妈妈就很开心了。”
      “那好......”答应的话说一半,吴承泽又赶紧改口,脸色发黑,“都说了是亲手做的礼物,你帮我做了,还叫亲手做的吗?还是算了,不要你帮。”
      
      “好,我不帮。”魏晓曼也不介意他的态度,又问,“那你想好做什么礼物了吗?”
      “不知道。”吴承泽一屁股坐下来,斜着眼瞟她,犹豫了会儿,问,“你觉得......你觉得做什么好?”
      “要不娃娃?”魏晓曼说。
      “那么娘们兮兮的玩意儿......”见魏晓曼眼神不赞同地看着他,吴承泽只好不甘心地闭嘴。
      魏晓曼笑了笑,说:“你不喜欢,不代表别人不喜欢,况且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娃娃,你说那个女孩子性格很乖,说不好她也喜欢呢。”
      “真的?”吴承泽迟疑。
      “真的,”魏晓曼鼓励他,“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吴承泽皱着眉想了想,一会儿后,他使劲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眼中势在必得,说:“那就娃娃,这次的礼物我亲手做,我就不信她不喜欢。”
      
      周二晚七点,余馨刚回到公寓,夏秋后脚也跟了进来。
      
      “你的脸......”余馨狐疑看着她,“你脸怎么那么红?”
      “啊?”夏秋睁大眼,两只手捂住脸颊,“有吗,没有吧,馨馨,你看错了。”她眼神闪躲,腾出一只手将门带上,往客厅走。
      余馨换了鞋跟在她身后:“夏秋,你最近在忙什么,老看不到你。”除了晚上睡觉前和早上出门前,很少能看到她。
      夏秋倒了两杯水,端起一杯猛灌,灌完后,她才说:“没、没忙什么啊,就是上课嘛。”她边说边瘫坐到沙发上,闭着眼叹了一口气。
      
      余馨耸耸肩,说起自己的打算:“明天我没课,我要回老家一趟去看我外公。”
      夏秋坐正,转身看她:“怎么突然要回去看你外公?”
      “就是想起来很久没回去看他了,”余馨喝了口水,说,“刚好明天没课,就想回去看看。”
      “哦,这样啊。”夏秋拽了拽自己的短袖下摆,皱着脸,“馨馨,要不然你把我一起带走吧。”
      
      “为什么?”余馨笑着问,“我回去是去看我外公,你跟着我干什么?”
      “就是、就是......”夏秋吞吞吐吐,站起来,将客厅窗户关上,又将窗帘拉上,再走回到沙发再次坐下,“就是想暂时避开一个人。”她低着头。
      余馨眼看着她动来动去,也不催她,听她说出原因,余馨好奇问道:“避开谁?”
      夏秋扭捏着不愿意说。她抬头看向余馨,认真道,“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我一定告诉你。”
      “没关系,你慢慢想。”
      
      见夏秋脸色还是不对劲,整个人看起来心不在焉,余馨突然说,“昨天,你不在,吴承泽又来找我了。”
      “什么???”夏秋果然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他知道我们在哪个学校了?”
      “嗯,”余馨点头,“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我表白,不过我又拒绝他了。”
      “做得好!”夏秋激动赞扬道。
      见她又恢复活力,一脸愤慨地讲述高中时期发生过的人神共怨的事,余馨满脸笑容,心底的那抹愁绪也缓解了许多。
      
      周三早八点,余馨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山清水秀,田园乡村,人烟稀少,一条灰扑扑的土路在翠绿草丛中延伸出来。路口,站了一个背微微佝偻的老人,老人面色严肃,头发花白,满脸褶皱,眼中却一片清明,背着手站着,似乎是在等人。
      
      余馨背着包快跑几步,跑到老人面前。
      “外公。”她喊他。
      “嗯。”宋鸿宝仔细打量了她一眼,嗓音很粗,却不重,“怎么今天过来了?”他转身沿着土路开始走,脚步缓慢,走姿看着却很沉稳。
      余馨手抓着背包带,乖乖答道,“就是想外公了。”
      “你觉得我信吗?”宋鸿宝却说。他一边走,一边往四处的田野看去,到处都是一片荒芜,田埂上、田里杂草丛生,积水成洼。现在经济发展好了,没人愿意留在乡下种地,都去城市里求发展去了,以前这个时节应当是农忙的时候,而现在却几乎看不到一个人。
      
      余馨舔舔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宋鸿宝问:“吃早饭了吗?”
      “还没。”余馨摇头,脸色尴尬,“早上起得比较早,有点吃不下。”
      “正好我也没吃,”宋鸿宝将路上一段深灰色带刺的木枝踢开,说,“你跟我一起喝粥。”
      “好。”余馨点头。
      
      走了快半个小时,才走到宋鸿宝的住处,一处一层民宅,红砖瓦房。屋前有两颗樟树,还有一块空地,地上放了一块很大的杂色塑料皮,塑料皮上晒了很多黄色的小鱼干儿。
      余馨好奇看了眼。
      
      宋鸿宝拿出钥匙打开大门,他拿了两个小木凳挡在两扇门前,防止它又合上。然后转头对余馨说:“进来吧。”
      
      余馨抬脚走进去,将背包拿下来,拉开拉链:“外公,我带了你喜欢喝的茶叶。”她将手里两包茶叶递给宋鸿宝。
      
      宋鸿宝伸手接过来,往屋里走了几步,拉开抽屉,放了进去。
      
      等他出来的时候,见余馨已经自己找了个小凳子坐了下来,手肘撑在膝盖上,手心捧着脸正在看着屋外那地小鱼干。
      
      “想吃小鱼干儿?”他问。
      “没有,就是看看。”余馨不好意思地说。
      “这附近有个小池塘,那是我自己拿鱼网捕的,这个天气,刚好晒了当鱼干儿。”宋鸿宝去了厨房,拿出一个碗,他出门去往那片空地,伸手抓了一把小鱼干儿到碗里。
      等他将小鱼干儿处理好,粥也已经煮好了,刚好爷孙两个人再就着些咸菜吃迟来的早餐。
      
      “好吃!”余馨咬了口小鱼干,酥脆鲜香。
      “好吃就多吃点。”宋鸿宝喝了口粥,说,“等回去的时候,你带一些回去。”
      余馨笑着说好。
      
      “找外公什么事,说吧。”等吃完,两人坐在门前,宋鸿宝拿着把蒲扇一边扇,一边问余馨。
      余馨手里蒲扇动了动,带起一丝凉爽的风,她脸颊两侧的发丝都飘到了脸上,她伸手往耳后拢了拢,眼神闪了闪,说:“就是想问问......我爸妈年轻时候的事。”
      “有什么好问的。”宋鸿宝皱眉,语气有了变化。
      “他们老是为了以前的事吵架,我就是想知道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余馨低着头说。
      
      宋鸿宝转头看她,见她发鬓处全是汗,他站起身,进屋倒了碗凉水,又倒了一勺醋,再加了一勺糖,端出来后递给她。
      “天气热,别中暑了。”
      余馨接过碗,喝了一口,酸甜可口,还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心底的那股燥热感消散了些。
      
      “你爸一开始不喜欢你妈,你妈喜欢他,非他不嫁,就是这样。”宋鸿宝又坐回到凳子上,一句话就将事情概括完。
      余馨将碗放到地上,一边蒲扇摇着,一边问:“我爸在和我妈结婚前是不是喜欢过别人?”
      宋鸿宝再次皱眉,沉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吵架自己说的。”余馨缩着膝盖小心说。
      
      宋鸿宝没说话了,他站起身,进屋拿出一个浅黄色的草帽盖在头上,又拿了把锄头:“我要去田里锄草,你在家自己待着,要是我回来得晚,你就回家。”
      “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余馨站起身,“我要和你一起去锄草,外公,你教我吧。”
      宋鸿宝哼一声,看一眼她露在外面的细皮嫩肉,淡淡说:“胡闹,学校不上课?今天才周三。”
      
      瞥到屋内的墙壁上还挂了一顶浅黄色的草帽,余馨跑过去拿下来,戴在头上,说:“今天没课,明天下午才有课,我明天早上坐车回去,也来得及。”
      宋鸿宝不说话了,转身直接走了。
      余馨将门关上,快走几步跟上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