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因为第二天还有课,乌临早早就已睡下。可是手机铃声却在半夜一直响个不停,他手摸索到床头,只好接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舒峻友震耳欲聋的说话声,一下子便让他昏昏欲睡的脑袋清醒了几分。乌临看了眼窗外的夜色,坐起身,打开床头的台灯。
      
      “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
      舒峻友急急说:“你今天是不是跟于魏说什么了?”
      “什么?”乌临不解。
      “那他怎么知道我告诉了余馨他的手机号码,还大半夜的跑过来审我?”舒峻友一股脑说完,口气控诉。
      
      听到这儿,总算明白他在说什么。乌临笑了笑:“原来是你把于魏的私人号码泄露出去了啊。”
      “......”舒峻友语塞,又说,“我这也是为了他好,我看这小同学,看着挺单纯,而且好像也对于魏那棵铁树有意思,要不然你以为这号码我是随便给出去的吗?”
      “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又不是我不让你把他的号码给别人。”乌临提醒他。
      舒峻友这才想到自己想问什么,他说:“你跟于魏说了什么,他怎么知道就是余馨和我了呢?”
      “他没告诉你?”乌临问。
      提到这个就来气,舒峻友说:“别跟我提于魏,这家伙简直就是我的克星,说个事情说个话头,哟嚯,后面全都不说了,直接拍拍屁股就走了,你说这人是不是可恨。他就说是你告诉他的,但是没说你说了什么。”
      乌临笑了,想到白天的事情。
      
      周五早第二节课,正是高数,因为有一个高数老师请了假,乌临得同时教两个专业班的学生高数。而余馨就是另外一个专业的学生,不是他常带的那一个专业。
      
      他对这个女同学印象深刻,是因为她在进教室的时候,有许多男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他一般喜欢提前十分钟来到教室备课,刚好就听到了一些。他当时一时好奇,便也看了一眼,便发现这个女同学确实长得足以让这些年轻的小男生心生荡漾,怪不得他们在下面议论纷纷。
      
      这个女同学上课还算认真,只是中间频繁看了几次手机。然后他还看见坐在她身后的男同学在她背后举着手机一直在求加微信,她应当是不好意思,一直在拒绝,但是男同学一直在坚持。
      
      台下的同学们平时总坐在台下,可能他们完全不知道,其实老师站在台上,台下的很多动作其实都一览无余。
      
      为了维持课堂秩序,他点了余馨回答问题。虽然她回答正确,但他还是让她交出了手机。她脸色发红,但还是将手机交给了他。
      
      手机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屏幕还停留在她偷偷一直查看的页面。
      
      他不经意就看见了页面上的内容。于魏的姓名和一部分短信内容。
      
      他本来认为可能是凑巧,但是鬼使神差的,下课后,他打了于魏的电话,和他讲起了这件事,本来他是想借着同名同姓调侃一下于魏,有个姑娘在暗恋“他”。
      
      结果于魏沉默了会儿,却开口说:“那个人就是我,最近我的手机里确实总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
      
      “不睡觉的星星对你说晚安?这个?”他问于魏。
      
      于魏给了肯定的答案。
      
      这下可好了,歪打正着,阴差阳错,稀里糊涂就将谜底给解了。
      
      于魏还问他,那个女同学叫什么。
      
      他当时猜想,于魏可能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不然不会这么直接问她的名字。
      
      于是,他笑着说:“不如,你将你猜测的姓名告诉我?”
      
      于魏很干脆:“余馨。”
      
      回忆结束,乌临将始末讲给舒峻友听。
      
      舒峻友啧啧称奇:“乌临,我告诉你啊,这就是缘分啊,听说他们偶遇都偶遇了不少回了,这可是天赐的缘分。”
      “谁知道呢。”乌临笑了声。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老婆在喊我呢,下次聊。”舒峻友匆匆说完,挂了电话。
      
      此时,吴正诚家里。
      吴正诚刚回到家,客厅内灯火通明,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
      
      “魏晓曼?”吴正诚笑了声,换了鞋,走进客厅,又随手点起一根烟,“想不到你还在,都跟你说了,不用等。”他吐出一口烟。
      空气里一股烟味袭来,魏晓曼柳眉皱了皱,并未站起身,嗓音还是轻轻柔柔的:“我说了有事找你,还回来得这么晚?”
      吴正诚走到沙发上坐下,准备倒茶,却发现茶已经凉了,索性不喝了。他嘴里叼着烟,眯着眼说:“我也说了不用等,你偏要等,”他看了眼吴承泽紧关的房门,慢慢说,“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的固执。”
      
      “我不想和你吵架,”魏晓曼认真看向他,“我这次回来是想把承泽带到国外去,他现在这个样子,整天无所事事,我担心他以后难成大器。”
      “难成大器?”吴正诚嗤笑一声,“我的儿子,我自有安排,就不需要魏小姐担心了。”
      
      和他离婚后,魏晓曼没有再婚,现在年纪也已到中年,他这声称呼实在讽刺异常。
      
      魏晓曼脸色变了变:“你何必这样和我说话,多年不见,虽然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但是承泽是我们的儿子,我希望你和我一样,都是盼着我们儿子好的。”
      她见他脸色缓和了下来,接着说,“你还是注意一下身体,”又看了眼他的体型,依稀记起从前他健壮的体魄,“小心高血压。”
      “不用你操心,”吴正诚语气冷淡,看她一眼,“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于家大少吧。”
      魏晓曼脸色变了一瞬,她手紧抓着手里的包:“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那是我姐夫,你不要胡说八道。”
      “哦,是吗?”吴正诚只不咸不淡的说了句。他眯着眼将烟头拈入烟灰缸,“不管你说什么,我儿子只能跟着我,至于你,”他看向魏晓曼,“最好不要打我儿子的主意。”
      “承泽也是我儿子。”魏晓曼咬着牙,脸色不虞。
      
      灯光太亮,吴正诚看着她,恍惚间她和十几年前的人重合。那人当时年华正好,温柔小意,他对她一见钟情,天生体胖的他努力减肥,追求她许久,她才最终答应了他的追求并与他结婚,可不过八年,两人却又以离婚收场,她离开得决绝。
      
      现在,十年过去,她却才回来,一回来就要和他抢儿子。
      
      “魏晓曼,我吴正诚自认从未亏待过你,”吴正诚站起身,慢慢走近她,冷着脸说,“是你当初答应要和我结婚,又是你哭着闹着要离婚,你离开的时候但凡考虑过承泽一丝一毫,现在也不会是这种局面。”
      魏晓曼眼中含泪,挺直了腰背,看着别处没说话。
      “我从来没有逼过你,也没阻挠过你回来看承泽,你现在跑回来跟我说要把儿子带走,你告诉我,”吴正诚脸色阴鹜,一字一句地问,“你、凭、什、么。”
      
      “已经很晚了,”魏晓曼抬手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我先走了,下次我们再谈。”她不等他回应,便匆匆往门口的方向走。
      “总有一天,你的固执会害了你。”他在她背后说。
      魏晓曼背影顿了顿,却没回应,直接离开了。
      
      转眼便到周六下午,余馨回学校,去了公寓。夏秋早就到了,见她也来得这么早,不免有些惊讶。
      “不是说周末在家呆着吗,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她上身穿着背心,下身穿着短裤,姿态悠闲地躺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
      余馨坐到她身旁:“我爸妈都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就提前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夏秋察觉到她不寻常的情绪。
      “嗯,他们吵架了。”余馨淡淡说。
      夏秋坐起来,盘腿,看着她:“很严重吗?”
      “同一个问题,吵了很多年,我也不知道到底严不严重了。”就像是一场互相折磨。余馨转头看夏秋:“夏秋,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你喜欢的人是你妈妈不喜欢的人,”余馨皱眉想着措辞,“或者说你喜欢的人可能不会受到你父母的喜欢,你会怎么办?”
      于魏的父母和她的父母似乎有过一些羁绊,而且这么多年的争吵下来,她也能看出来,这些羁绊已经成了她父母困住彼此的枷锁。
      
      夏秋抓了把头发:“我不太懂你的问题,你父母不喜欢于魏吗?”
      “不、不是,”余馨听她直接代入于魏,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就是猜测,嗯,就是猜测而已啦。”
      “我觉得吧,”夏秋却开始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是那样的话,首先要搞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我的父母不喜欢他,然后看能不能通过努力去弥补吧。”她又想了想,说,“如果实在不行,只好分手喏。”
      “分手?”余馨问。
      “嗯,”夏秋点头,“我觉得没有父母祝福的感情是不会幸福的”
      
      余馨陷入沉默,夏秋却又问:“对了对了,馨馨,你加入什么社团没有?”
      “我加入了旅游社团。”余馨想起上周三的迎新活动,有很多社团在招新。她问夏秋,“你呢?加入了什么社团?”
      “什么社团都没加,嘿嘿。”夏秋笑了几声,“我才不想加社团呢,只想在家里躺着,要是有什么手游社团,我还是可以试试的,可惜没有啊。”
      “别那么懒啊。”余馨好笑地看着她,突然说,“小心长胖哦。”
      
      夏秋笑容一僵,迅速从沙发前的茶几抽屉里拿出一包东西:“我告诉你啊,馨馨,这是大麦茶,可以减肥的。”
      包装上有个图标,是一杯茶,透明茶杯里是绿色的汁液,看着很绿色健康。
      
      “真的假的?”余馨将信将疑地看着她手里的东西,“你可别乱喝东西。”
      “真的呢,”夏秋重重点头,“如果不行的话,我就当喝茶喏。而且你弟弟余浩宇帮我试过了,说是有效果呢。”
      “......什么?”余馨惊讶地说,“浩宇?”
      “对呀,”夏秋笑得一脸奸诈,撞了撞余馨的肩膀,“以前没发现啊,馨馨,你这弟弟简直可以说是妇女之友啦,对女孩子的东西好了解啊。上回我们一起打游戏的时候,你不在嘛,我随口说了一句肚子痛,他问我怎么了,我说姨妈来了,他还给我买了姜糖送到我家里去了,哈哈哈。”
      
      妇女之友?余馨嘴角抽搐,想到余浩宇对夏秋的心思,她讪讪道:“可能吧。”
      “不是可能,就是啊,”夏秋感叹道,“这要是长大了就不得了了。”
      听着她老气横秋的语气,余馨提醒说,“夏秋,浩宇好像只比我们小一岁吧。”
      “额,”夏秋一愣,又没心没肺地傻笑道,“哈哈哈......是哦,他不是喊你姐吗,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感觉他好小好小,是个弟弟。”
      此时此刻,余馨只能在心里为余浩宇默哀一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