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在学校度过的第一周很快便过去,第一个周末,周五晚上余馨按照宋怀柔的要求回了家。刚进家门,便听到吴正诚和余振海正在谈话的声音。
      
      “吴局长,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怎么这一次又让瀚州拿了地?”余振海坐在沙发上,一只胳膊搁在膝盖上,探着身体问他。
      吴正诚吸了口烟,肥胖的脸上带着笑:“余总,我能有什么办法,瀚州出的价格已经超出我们的预估价格,看来他们也是对这块地势在必得啊。”
      余振海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他压着嗓音提醒:“我想你应该知道,那片地对我们公司很重要。”
      “余总,你约我过来就是为了聊这些?”吴正诚翘着二郎腿,又吸了口烟,缓缓吐出,“你也不想想,那是谁的儿子,于瀚的儿子,手段还是有的。”
      “你说.....什么?是......”余振海皱眉,“是魏贞静的儿子?”
      吴正诚笑一声,意味深长地看向余振海:“余总,想不到这么多年,你居然还.....”
      
      烟味刺鼻熏人,余振海再次皱眉,对他的话视若罔闻,朝他挥了挥手:“是谁的儿子无所谓,重要的是他抢走了我们宇际的地。”
      听他这话,吴正诚只意味不明地说了声:“这事儿已是定局。”
      余振海眼神不满,但并未说话。
      吴正诚看了眼腕表,又说:“既然事已至此,我们没必要再对这件事多加讨论,只希望余总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协议才好。”
      余振海眼神锋利:“地我没拿到,你跟我谈协议?”
      “时间不早了,”吴正诚站起身说,“余总,家里还有人等我,我就不再叨扰你了,我劝你呢,还是不要意气用事得好。”
      他背后的利益关系不容小觑,余振海坐着没说话,气氛陷入僵局。
      
      余馨走了进来,乖巧地和他们两个人问了声好。吴正诚这才露出一个笑,和她随便说了几句话才离开。他一离开,宋怀柔便从楼上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她面无表情,直到走到沙发边,才说:“馨馨,你先回房。”
      余馨抿唇,说了声“好”,便上楼回了房。但走到二楼走廊上时,她蹲在走廊护栏沿上,侧着脑袋,听着楼下客厅里的动静。
      
      “她儿子回国了?”宋怀柔盯着沙发上还未散完热气的茶,她眼睫微垂,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岁月从不败美人。她又问,“是于家回来人了?”
      余振海坐在她对面,身体坐正了些:“你......你是什么意思?”
      “公司的事我都知道了,最近一段时间,宇际和一个叫瀚州的公司竞争很激烈,但凡是他们公司要的地,你也偏要争一争。”她的嗓音隐约可听见有些许不稳。
      
      余振海面色一变,却听她语气后,压着脾气解释:“什么叫我偏要争一争,宇际向来在地产行业首屈一指,但这个瀚州来了以后,屡次抢我们的地,我这不是争,是在为我们公司的利益考虑。怀柔,你不要误会。”
      他起身坐到她身旁,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嚼舌根?你不要胡思乱想,那么久以前的事,我早忘了。”
      肩头的手很暖,宋怀柔任由他搂着,嘴里却说:“没有人在我面前嚼舌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她满眼悲凉,轻轻哼笑一声,“就连吴正诚都猜得到,我怎么会猜不到呢。”
      “你敢承认你已经忘了魏贞静吗?”她看进余振海眼里,在他眼中瞥到一丝闪躲,她仿若喃喃自语般,“何必呢。”
      “我都说忘了就是忘了,你为什么总是纠缠不休。”余振海搂在她肩上的手放了下来,他脸色苦恼,两只手紧按在头两侧,“我每天在公司要应付工作,回来以后,你就不能不要再逼我了吗,公司的事已经够让我焦头烂额了。”
      
      二楼走廊上因为没开灯,暗黑一片,余馨掩在阴影下,看不清她的神色,她蹲坐着,身形一直没有动弹。仿佛这样的事,她已做过许多遍。
      
      “当年,”宋怀柔眼眶发红,问余振海,“如果魏贞静没有因为车祸而死,你会不会因为她抛弃我和馨馨?”
      “怎么可能,你不要在这里胡思乱想!”余振海气得站起身,“我们不是说好了再也不提这件事吗?!”
      “是,”宋怀柔抬头冷眼看她,“我们说好不提,可是不提她就不存在吗?”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已经忘了。”余振海猛地回头看她,“你为什么总要咄咄逼人,这些年难道我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吗,我扪心自问,对你、对我们的女儿,我都尽我所能,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宋怀柔缓缓站起身,冷声质问:“他们的儿子于魏现在回来了,你这么针对他们的公司,是不是因为当年于瀚抢了你的心爱之人,现在就连他的儿子,你也看不顺眼,所以偏偏要一次又一次针对他?”
      
      魏贞静,车祸而死,于瀚,于魏。
      余馨听到这里,暗暗皱眉。
      他们口中的于魏和她所认识的于魏难道是同一个人吗?
      
      楼下,余振海按住宋怀柔的肩膀,看着她的双眼说道:“怀柔,这么多年了,我们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们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公司,为了我们自己啊。”
      宋怀柔嘴巴动了动,还想再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
      
      楼下没有声音再传来,余馨站起身,回了房。洗漱完后,她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于是下床,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本相册。相册表面有些发黄,边角位置还磨损了不少。
      
      翻开第一页,便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彼时,余馨还很年幼,坐在余振海的肩膀上,牙还没张全,笑得软糯开心,余振海看上去也比现在要年轻许多,相貌俊朗,宋怀柔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浑身气质清冷,是一个古典美人。
      
      这张照片是在她五岁那年拍摄,那时她们一家三口还算和睦,但是到了八岁那年,一天晚上,余振海和宋怀柔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吵架,他们吵得很凶,宋怀柔在一声怒吼后跑了出去。她从未见过宋怀柔如此失态的模样,当即就被吓得从楼梯上不慎跌落。
      
      余馨手指点在照片上陷入沉思,她脸色为难,最终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余馨?”对面问。
      “嗯,是我,舒先生。”余馨将相册关上,重新放入抽屉内,然后将抽屉合上,回了床边坐着。
      “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是于魏那边......”舒峻友笑了一声,说了一半没说了,他看了眼坐在他对面的人,正是于魏,他突然深夜来访,还没说几句,余馨就刚好打电话来了。
      余馨手指抠着被单边角:“舒先生,我想请问一下于先生父母的名字。”
      舒峻友疑惑:“怎么会想到问这个?”
      
      于魏抬眼看了看他,又低头去看手上的杂志,杂志是他随手从舒峻友桌上拿的一本。
      
      余馨没回答原因,只直接问道:“是于瀚和魏贞静吗?”
      “你怎么知道?”舒峻友更加疑惑了,“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没有,就是好奇而已。”余馨表情低落,声音却没变化,“不早了,舒先生,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谢谢你。”
      两人挂断电话,舒峻友还在看着挂断的手机页面出神。
      
      “怎么?”于魏将杂志放回到桌上,问。
      舒峻友皱眉看他:“余馨问我你父母叫什么名字,奇怪了,问这个做什么。”
      “不知道。”于魏干脆说。
      舒峻友仔细观察了番他的脸色,问:“你就不好奇?”
      “为什么要好奇?”于魏看他。
      “一个年纪轻轻长得花容月貌的小姑娘给我打电话问你父母的消息,”舒峻友冲他挤眉弄眼,“这难道不是意味着什么吗?”
      
      “说到这个,”于魏笑了笑,“我倒很好奇......”
      舒峻友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催促道:“好奇什么?”
      “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她会给你打电话,看样子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电话一打过来,你看了眼手机屏幕就知道是谁,应该是存了她的电话号码,你们两个是有事瞒着我?”
      舒峻友梗着脖子:“你就胡说八道吧你,谁信你。”
      “那你把手机拿来我看看,除非你把她手机号码背下来了,”于魏话锋一转,“不过这样的话,我有理由怀疑你这是存了什么心思,不知道你老婆知不知道这件事。”
      舒峻友哑口无言,小心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朝他挤眉毛:“你给我小点声,待会儿让露露听到了。”他老婆叫曾露露。
      
      “说吧,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于魏却不吃他这一套,兀自给自己倒了杯水。
      “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你这大半夜的跑过来是为了审我啊。”舒峻友拢了拢自己身上的睡袍,打了个哈欠,“你怎么这么无聊啊你。”
      “说吧。”于魏啜一口茶。
      “说什么呀说,我又不是你的犯人,你自己孤家寡人,也别来妨碍我抱着老婆睡觉啊,我告诉你啊,你这是要遭天谴的。”舒峻友信誓坦坦。
      
      夜色渐深,于魏也不和他绕弯子了:“你这次又把我的私人手机号码给了谁?”
      他这话一出,舒峻友立马就一个跳起,一脸被他伤害的表情:“什么叫又??你过分了啊。”
      “以前的我就不追究了,上次和你还有你儿子游玩极地海洋世界后,你把我的号码给了谁?”于魏对他的话不为所动,但他眼色却开始变得不同,他缓缓看着他问道,“是不是......是不是给了余馨?”
      “你你你......”舒峻友惊讶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不能知道?”于魏淡淡反问。
      
      舒峻友皱着眉思索:“照理说,以那小丫头的性格不可能上来就那么泼辣的啊,怎么这么容易就被你看破了......”
      于魏却暗暗露出一个笑,因为这件事说起来还要感谢一个人的提醒。
      “是乌临。”他开口解开舒峻友的困惑。
      
      可是听到于魏提到乌临,舒峻友却更加疑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这群老奸巨猾的人眼里,我们家馨馨纯得跟个白纸一样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