焐热

作者:无能狂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软吗?

      ……想亲她。
      
      望见她哀伤,他竟然想亲她。
      
      一字未说,黎疏内心却始终有种陌生的情潮在涌动,好似曾久远地在他内心翻来覆去过。
      
      轻轻磨蹭她的脸颊。
      
      下一刻,于凉凉却推开他的手,起身走开了。
      
      黎疏没有跟上去。
      
      他并不知道于凉凉为何这样拒绝,可是知道,应该是某个理由的,而这个理由,也许就是他克制不住接近她的理由。
      
      于凉凉回到教室,已经将近一点,班上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
      
      林喻也来了。
      
      她抬起头望她的一眼,充满了同情和不忍。那一秒,于凉凉就知道林喻也知道了,明明她上午还有点生气。
      
      林喻主动起身,让于凉凉从她身后走进去。
      
      等于凉凉坐进去后,又转头望了她好几次,欲言又止。
      
      最终,她鼓起勇气像是想说什么,黎疏从门口走进来,再次停留在于凉凉和林喻书桌旁,伸手,在于凉凉桌面上放下一颗红彤彤的苹果。
      
      “……”
      
      为什么还不放弃?
      
      林喻之前还纳闷黎疏为什么这么做,现在很快就串起来了。
      
      于凉凉跟她妈妈来学校,跟张汝龙在班主任办公室谈话;
      于凉凉不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黎疏跟张汝龙打架;
      黎疏突然对于凉凉示好……
      
      虽然她纳闷黎疏一向冷淡,不会关心同学间的事,不过从反应来看,也许黎疏比他们都早知道。
      
      最大可能就是,张汝龙的确喜欢于凉凉,还向她表白,但于凉凉似乎喜欢黎疏,因而张汝龙便记恨上了黎疏,最后因为黎疏的关系,张汝龙对于凉凉下手,黎疏感到愧疚。
      
      不过徐萌萌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张汝龙被于凉凉拒绝后,又开始想追徐萌萌,结果发现徐萌萌也喜欢黎疏,才最终激怒了他?
      
      但不管怎么样,林喻现在的内心也是很愧疚的,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开始对于凉凉生气。
      
      想了想,她也学着黎疏,从书包里掏出一颗橘子,放在于凉凉面前。在于凉凉抬起眼来时,她朝她宽心地笑了笑,示意:没事的。
      
      ……其实,他们什么都不做,才是真正没事。
      
      反而是特殊对待,无论是好意还是坏意,才让人浑身不自在。
      
      于凉凉没吭声。
      
      她不太想说话,此刻说什么,别人都会用同情的眼神望她,试图安慰她。
      
      傍晚下课。
      
      妈妈本来说六点半就来接她。
      
      到了六点,却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有点急事,要迟到十几分钟,于凉凉早就知道她很忙,还没有出发,应了声好。
      
      同学们都走空了,连值日打扫的同学也走了,教室里仅剩她一个人,听着窗外咕咕咕咕的鸟叫。
      
      做了几道题作业,她也静不下心来。
      
      打开离开。
      
      一个人的话,待在家里会更舒服,学校里太大,总有种空空荡荡的感觉。
      
      收拾书包。
      
      张汝龙之前跟黎疏打架,手指断了,正在家里养伤。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于凉凉背上书包,给妈妈发了个自己回家的微信,锁上教室门离开。
      
      于妈妈六点二十收到于凉凉微信说要自己回家,六点四十接到电话说她已经到家了。
      
      原本正在赶项目的她,立刻停下手中工作,开车过来。
      
      身为父母,有时候事也难两全。
      
      公司开发新项目忙,一个女性做到项目主管,自然要以身作则,付出比旁人更多的努力。
      
      于凉凉出了那档子她也愤怒,但愤怒过后再考虑,也倾向于同意老师的说法。
      
      倒不是怕人言可畏,而是担心对方根本没人管教,惹急了,真的会进行报复。
      
      唉,女孩子总要顾忌得多。
      
      六点五十,于妈妈才回到家。开入地下车库时,远远望见一个男生从他们小区门口出来。
      
      穿着跟于凉凉同一所学校的校服。
      
      很熟悉。
      
      是了。
      
      这个男生,当时他们从班主任罗武的办公室里出来,也站在门外。
      
      于妈妈把车开进去,停完之后,坐电梯的时候都在想,难道凉凉是在偷偷谈恋爱?
      
      有些高兴,也有些女儿终于大了的怅惘感,不过凉凉眼光不错,这男生——
      
      很帅。
      
      回到家,于凉凉正站在冰箱面前喝酸奶。
      
      听到动静才回头。
      
      于妈妈心忍不住一软,她这个女儿啊,经常吃着吃着东西就发起呆来,常常无缘无故站在冰箱面前十几分钟。
      
      “今天怎么自己回家了?”于妈妈放下车钥匙,脱下外套。
      
      于凉凉走过来:“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
      
      “别太大意了。虽然离得近,还是要注意安全。”于妈妈换鞋,“对了,我刚在楼下看见有个男生,上次找你们班主任他也在门口,是……男朋友吗?”
      
      于妈妈挑眉笑。
      
      于凉凉这才反应过来。
      
      跟踪她的人,除了黎疏就是张汝龙。
      
      妈妈自然是认识张汝龙的,只是今天黎疏跟着她,她居然没发觉……
      
      蓦然,想起他在图书馆,抚摸她的脸。
      
      ——从未有过的温柔目光。
      
      于凉凉很快在脑海里略过那个画面。
      
      可,他不是下课后就走了吗?
      
      “他跟你一起回家?专程送你吗?还是,又跟张汝龙似的,跟踪你?”于妈妈故意开玩笑,“不会吧,这么帅也跟踪人,你们班跟踪狂那么多的吗?啧啧,看来我女儿长得真是太可爱了。”
      
      于凉凉笑。
      
      情人眼里出西施。
      
      父母眼中的儿女,都是人中龙凤。
      
      如果说,上辈子还有些自信和自恋的话,这辈子,于凉凉觉得自己平凡得一无是处。
      
      黎疏是因为还有些前世的影响,才会对她多加注意。
      
      要是没有前世的记忆,于凉凉想,也许黎疏根本不会注意到她。
      
      “没有,只是普通同学。”
      
      “那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于妈妈敏锐地问,“还是,你对他有意思?”
      
      换了个世界,她的喜好好像也没变。
      
      如果没了记忆,也许会真的再次喜欢上黎疏。
      
      高冷的、自我的男生,总是对她很有吸引力,事不关己、话少也很好,她不喜欢吵闹和麻烦。
      
      不过应该不会那么勇敢了,前世养在深闺,接触的都是丫鬟婆子,不认识其他女生,读了点书,便有些自视不凡。
      
      现在上学,就觉得漂亮的女生很多,优秀的女生也多,她根本不算什么。
      
      ……会淡忘的。
      
      “不是。”于凉凉回答,转身,把酸奶盒扔进垃圾桶里,“他对我没意思,我对他也没意思。”
      
      “噢。”
      
      ……黎疏会淡忘她的。
      
      他不如她这么刻苦铭心,即便轮回转世,也只有模糊的印象,而这种印象,更多的是熟悉感和不解感。
      
      时间久了。
      
      等他彻底回忆起来,或者彻底遗失。
      
      他就会明白。
      
      并非喜欢。
      
      *
      
      黎疏喜欢于凉凉。
      
      即便没有全部想起来,但那股久远前的感觉,时隔经年,仍旧牢牢地在他心脏里面。
      
      ——原本就是有的。
      
      很早就有了。
      
      风很大的山上,她被绑在木架上,有人用刀抵住她的喉咙,她像是一直没有进食,嘴唇发干,显得虚弱又凌乱。
      
      可她安静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黎疏记得,当时的自己好像只淡淡望了她眼,背过身走开。
      
      因为他知道,这伙人不会伤人,也因为这是他的一贯做法……
      
      当时,他并没有看清她的表情。
      
      过了很久之后,杀手组织金主知道他被这伙贼人埋伏的事后,出具重金让他去杀掉那伙贼人的头目。
      
      他杀了贼人头目的兄长,贼人头目立誓要杀掉他报仇。
      
      他很快找到贼人头目,闯入院中,杀他。
      
      有夫人儿女在旁磕头求情,哭着说他是个好人,从未做过作奸犯科之事,可黎疏并不在乎,人的头颅在他眼里是一样的。
      
      他记得那天,贼人头目束着高发,穿着黑衣,受伤坐在地上,抱住自己颤颤发抖的儿女,眼里却露出对他的不屑神情:“这种铁石心肠的人,求了也没用。”
      
      哭泣声,吵闹声,尖叫声,求饶声,叫骂声,打砸声。
      
      桌椅翻倒声,瓷器破碎声。
      
      贼人头目眼神发着狠,发着亮:“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情义,他只不过是个杀人器具,一把磨得快的刀而已。”
      
      黎疏的剑尖抵住他的喉咙。
      
      贼人头目用侧脸蹭了蹭自己女儿的脸,仍旧笑着说:“从那次我就知道了,找你报仇是没用的。那个女人,我知道她是你的妾室,她是唯一一个没有逃跑,而试图下山通知你的人,所以我认为你跟她起码是亲近的,才会用她要挟你……”
      
      “我们在山上折磨了她两天两夜,让她吐露你的行踪,可她没有说半个字。直到你回来……”贼人头目用沾血的手颤抖着抚摸自己的儿子,他儿子嚎啕哭泣着颤抖不止,“你说了一句话,我才看到她流了泪……这样的人,求饶有用吗?”
      
      血迸射而出。
      
      黎疏的剑冷漠地穿过了贼人头目的喉咙,让他瞪大着眼睛,往后倒去,怀抱着女儿的手不再有力,而是僵直着垂下。
      
      尖叫声狂乱地响起。
      
      黎疏收起剑。
      
      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