焐热

作者:无能狂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过去吗?

      “听说你们班于凉凉被猥↑亵了?”
      
      中午时分,空荡荡的教室里,徐萌萌坐在黎疏旁边。今天她妈妈不在家,在学校点了两份外卖,她一份,黎疏一份。
      
      徐萌萌打开外卖盒,有些庆幸:“幸亏前天晚上你送我回家,不然遭殃的就是我了。”
      
      跟黎疏在一起的时候,她向来习惯自言自语,没想到黎疏突然回应:“你从哪听来的?”
      
      徐萌萌转头,有些惊异:“现在大家都在传呀。好像是昨天你们班的张国光老师在操场跟张汝龙爸妈打电话,提到这个事,被人听到了。”
      
      黎疏沉默。
      
      片刻后,他起身离开教室。
      
      “喂,你又去哪啊?”徐萌萌看了看黎疏的背影,再望着他那份根本就没打开的米线外卖盒。
      
      生气。
      
      每次说到一半就走,到底什么毛病?
      
      于凉凉已经有些感觉到了。
      
      平常她走在路上,是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今天,却有几个擦肩而过的同学,若有若无地扫她一眼,不敢直视,又假装平常。
      
      她最近没什么新闻。
      
      大概率是那件事被知道了。
      
      ……其实只要带到学校来基本就藏不住,于凉凉知道,老师之间就会互相八卦,学生也会。
      
      大家好似对其他人的私生活怀有莫大的热情,她甚至都听过不少各科老师之间的恩怨情仇。
      
      吃完饭,于凉凉准备回到教室。
      
      走到半途,想起黎疏也可能在。
      
      那盒草莓酸奶至今还放在她桌面上。
      
      ……不太想回去了。
      
      去不远处的图书馆。她想要个清净,不受打扰的地方。
      
      刷卡进去,坐在图书馆外面的女老师是个戴着大框眼镜,始终抿着嘴,不苟言笑的人。
      
      于凉凉倒反而喜欢这种老师,所有学生在她眼里都像是一颗颗同规格的鸡蛋,没有任何差别。
      
      从不会去探究别人,也不会有让别人有探究的欲望。
      
      图书馆很空旷,只有对恩爱的小情侣,穿着蓝白色校服外套,靠窗,坐得近,脑袋挨在一起笑着说悄悄话。
      
      背对着门口,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
      
      不想打扰他们,于凉凉专门挑了隔一层书架的里面,挡住彼此的视线。
      
      一个人坐着,正好。
      
      抬眼,视线前方书架都是经典文学书籍,《活着》《人生》《平凡的世界》《骆驼祥子》《繁星·春水》《围城》……
      
      莫名不想看,有点累。
      
      趴下来。
      
      昨天晚上凌晨两点多才睡……最近总是,迟迟地睡不着觉。
      
      刘大娘五十岁寿辰下山置办那天,出了事。
      
      原本她跟刘芳花去拜祭观音菩萨,却在拜祭完后,悄悄地回之前的村庄。大概出于某种想要衣锦还乡的心理,她这一行十分隆重,村尽皆知,被等候在那的黎疏仇家发现。
      
      身为杀手,仇家自然是不少的。
      
      回到庄里后,当夜,在沉沉睡眠中,于凉凉忽听得门外有许多杂乱的脚步声。
      
      她穿好衣物推开门,却见丫鬟们举着火把,抱着干粮细软,焦急道:“有贼人上山了,咱们赶紧逃吧。”
      
      黎疏不在。
      
      他下山后便像是接到什么消息离开,一直未回来。
      
      于凉凉原本想找刘大娘和刘芳花商量,可她们在听到山下传来贼人上山的消息后,便无影无踪。
      
      于凉凉也曾想过离开,可很快意识到,贼人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难道不怕黎疏也逃跑吗?
      
      也许他们认为黎疏不会逃。
      
      更也许他们早就知道黎疏不在山上。
      
      于凉凉凛神,心惊肉跳。贼人是故意散开他们,而后埋伏在山庄里,等黎疏回来。
      
      如果黎疏回来,面对的便是天罗地网。
      
      庄内已经无人,必须要有人告诉黎疏这件事。于凉凉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往后山躲藏,反而往山下去。
      
      ……现在想起来,那真是她的一厢情愿。
      
      贼人的确如她所想,设下埋伏不错,可黎疏身为杀手,怎么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他在山下时,就早已察觉了。
      
      所以他并没有上山,而是在山下呆了两天。
      
      那时的她,并不知道,山庄内设有密道,黎疏曾交代,若有事,直接躲入密道中,不用管他。
      
      刘大娘和刘芳花知道,管家也交代过府邸中的丫鬟知道。
      
      唯独她,不知道。
      
      黎疏武艺高强,贼人们设下埋伏,也无法动他分毫。而于凉凉却被捉住了。
      
      于凉凉转个了头,视线中多出白色校服袖口。
      
      是黎疏。
      
      他坐在她身边。
      
      即便没有看到脸,她也能感觉出来。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可于凉凉并不想看见他,再次转头,把脸朝向窗外。
      
      人说,心死如灯灭,总会有个瞬间。
      
      她的那一瞬间大概便是,贼人们被黎疏逼上山顶,有人仓皇把她山洞里面带出来,绑在木架上,用利刃抵住她的喉咙,向黎疏要挟道:“她是不是你的人?只要你肯放下剑,我们便饶过这个女人一命。”
      
      山顶上的风很大,吹得人衣袂作响。
      
      黎疏穿着他如雪的白衣,只望了她一眼,用他向来的毫无情绪的语调开口:“她跟我无关。”
      
      “你真的不怕我杀掉她吗?”
      
      贼人的首领,薄刃贴近她的喉咙,划出血。
      
      风在耳边鼓鼓作响。
      
      黎疏并不重复说第二句,只淡淡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于凉凉望着他园区的背。
      
      贼人们面面相觑,一时间倒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果然心狠手辣、冷漠无情。”贼人首领问于凉凉,“你是他的妾室吗?”
      
      “不是。”于凉凉低着摇头说,这是她这两天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因为长时间没有进水进食而感到沙哑和疼痛。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与他无关,什么都不是。
      
      贼人首领并不坏,见她可怜,以为她只是黎疏府邸里没来得及逃跑的丫鬟,便松绑放了她,一行人下山离开。
      
      于凉凉独自在山顶上。
      
      她不知道黎疏是不是故意用这种方式救她。
      
      只是当冰冷的寒刀抵住薄软喉咙的那刻,在亲近之人脸上看不见一丝动摇时,才真正让人感觉利刃封喉。
      
      回去后,黎疏也并没有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眼里,只不过短短一桩闹事。
      
      一切恢复如常。
      
      只是陆续有不好的声音传出来,丫鬟们议论纷纷:被一群男人抓走两天,天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
      
      主动跟男人私奔,被歹徒劫走还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真的是毫无廉耻之心,是名门大户教养出来的女儿吗……
      
      连刘大娘也曾在背后说,幸亏黎疏并没有正式把她娶进家门,否则就要败坏门楣。
      
      ……
      
      山庄内不大,总有窃窃私语。
      
      在那个时代,女人被匪徒劫走,即便是回到原先家里,父母大概也要让她以死明志了。
      
      可,从逃婚开始,她就已经决定让自己来决定自己的性命,不再在乎这些风言风语。
      
      她要留着自己的命,不值得为这件事付出。
      
      于凉凉抬起头,转头看黎疏。
      
      只是……
      
      从那以后,她便不能再正视黎疏了。
      
      热情和勇气这个东西就像泡沫,被戳破后,从她身上消失殆尽,她知道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起也是自己,终也是自己。
      
      是自己执意要追寻他。
      
      他的态度始终如一。
      
      可望着他漠然而去的背影,听着他说毫无关系时,她到底还是会受伤,会痛苦和绝望,六年的时间,在他心里只是一片空白。
      
      而更因为知道与对方无关,不打算怨恨对方,反倒让自己更压抑,更难过。
      
      她开始害怕。
      
      就像一个孩子跳高,摔了一次、两次、三次,她怀着满满自信,原本以为自己总能跳上去的。
      
      可当发现那个高度她永远都跨不去,只会一直摔、一直摔下去,于是她还没开始跳,就觉得……
      
      疼。
      
      不敢再送他东西,怕从尘埃中发现它。
      
      不敢替他收拾行囊,怕他连看也不看。
      
      ……连自信也没有了。
      
      试图保护黎疏,却被证明是场笑话。
      
      那条密道,整个山庄里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黎疏只保护他真正想保护的人。
      
      她觉得自己自作聪明,可笑之至。
      
      也许黎疏不仅不喜欢她,而是从一开始就讨厌她——讨厌她的主动,讨厌她的痴缠,更讨厌她的自以为是和过分热情。
      
      尊严让她从来没有在黎疏面前崩溃过,但也让她无法再跟以前一样,认认真真,满怀期待地望着他。
      
      再后来,她也仅仅只有在晚上等他睡着后,长久地望着他而已。
      
      像望着一片摸不着的月光。
      
      此刻,图书馆内。
      
      于凉凉望了望黎疏,垂下眼来。
      
      她知道,即便自己无数次对自己说着,都过去了,上辈子的事,现在这辈子,她自由了。
      
      可是,她始终没有完全走出来。
      
      因为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难过。
      
      很难过。
      
      黎疏伸手托住于凉凉的脸,用拇指温柔地蹭了蹭她的脸,即便她并没有流泪。
      
      他的手是温凉的。
      
      上辈子,她多希望可以这样。
      
      在她难过时,他可以摸摸她的脸,摸摸她的头,即便一句话也不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示,虽然结局是HE,但上辈子的剧情的确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