焐热

作者:无能狂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忘记吗?

      “黎疏,他骚扰我。”徐萌萌小声告状。
      
      张汝龙回过身,盯住黎疏。
      
      黎疏维持着自己的面无表情,徐萌萌把几根手指搭在黎疏肩膀上,从他身后小心翼翼地伸出脑袋张望着战况。
      
      女生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喜欢男生们为她争风吃醋的环节。
      
      ……不知道黎疏和张汝龙会不会打架?
      
      然而,张汝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等着。”
      
      转身离开。
      
      “……”林喻还以为能见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场面,哪知道张汝龙这么快就退了,“他该不会是怕在徐萌萌面前打输了丢脸吧?”
      
      应该是。
      
      于凉凉心想,前几天还让她约黎疏出来呢,没道理现在就退了。
      
      林喻从鼻腔中发出鄙夷声,上前几步:“张汝龙真的死性不改。你们没事吧?”
      
      徐萌萌从黎疏身后站出来点,擦了擦自己手臂:“没事。”
      
      黎疏抬眼望向远处的于凉凉,她抱着化妆箱站在原处,并不打算参与谈话,只是等林喻说完。
      
      “对了,黎疏,看到群消息了吗?晚上班级聚餐。”林喻说。
      
      “我不去。”
      
      意料中的答案。
      
      班上最难叫动的三个人大概就是黎疏、于凉凉、张汝龙,林喻也没多说,又问:“那你现在回家?”
      
      “嗯。”
      
      这时,徐萌萌伸手扯了扯黎疏衣服下摆:“黎疏,我也要回家,你送我回家吧。”
      
      黎疏不答。
      
      徐萌萌又可怜兮兮地说:“你陪陪我嘛。我一个人多害怕啊。要是带会让张汝龙又来骚扰我怎么办?”
      
      你自己对张汝龙不是挺凶的吗?林喻心想。
      
      黎疏像是犹豫,片刻,还是点了头。
      
      徐萌萌立刻欢欣鼓舞起来,如同小鱼儿般蹦跳:“那你等下我,我回去换个衣服。”
      
      她说完,就小跑向身后的礼堂。
      
      林喻目送她离开,稍微提了提自己手中抱着的衣服,继续闲聊道:“你的古装扮相真好看,我觉得要评到这次汉服Show的第一名了。”
      
      黎疏没应,她又说:“对了,咱们班马上要秋游,还会组织一起看电影,你想看什么电影?”
      
      ……
      
      徐萌萌换好衣服,背着书包,甩着马尾辫跑出来,远远见林喻还没走,跟黎疏聊天笑得十分开心的样子,就有点不太高兴。
      
      即便林喻并没有什么特殊动作。
      
      女生在这方面,总是异常的敏锐。
      
      她在靠近黎疏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放慢脚步,接着从黎疏身后,热切地抱住他胳膊,仰起头:“黎疏,我们走吧。”
      
      这简直像是热恋中的男女才会有的动作。
      
      林喻挑了下眉。
      
      可惜,黎疏把胳膊从她怀里面拿开。
      
      徐萌萌不爽起来,嘟了嘟嘴,但黎疏已经往前走,她还是快步跟上去,反正黎疏现在要送回家的人,是她。
      
      明月当空,夜幕低垂。
      
      黎疏和徐萌萌从于凉凉身边擦肩而过。
      
      一路上,林喻没有再聊什么话题,只是调侃了句:“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撒娇的女人最好命》,学习学习。”
      
      来回两趟,把化妆箱和服装还回停在学校前门的店家车里,省下这一天租金,搬完后,于凉凉背着书包在校门口与林喻告别:“林喻,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我知道。今天真是多亏你帮忙。”林喻牵住她的手,晃了晃。
      
      “没事。”于凉凉笑,“那,明天见。”
      
      “明天见。”林喻招招手。
      
      告别。
      
      于凉凉走出校门口,林喻转身回去跟同学们汇合聚餐。
      
      夜风很凉,习习如扇。
      
      所有声音像是全部被隔远,很少能体会到如此安静的学校。
      
      马路边上,有开过的汽车,骑过的自行车,行人的谈话,还有脚步声,轰轰隆隆,嗤嗤特特,啪嗒啪嗒……如同黑白曲谱上随性而至的四重奏。
      
      此刻,于凉凉什么也没有想,也不想去想。
      
      要转过个小巷子,才能回家。
      
      刚进去不远,便听到有人跟过来的声音,持续了一段路。
      
      不是黎疏。
      
      脚步声很重,像是个男生。
      
      于凉凉蓦然转身。
      
      来人停在她身后,高头大马,穿一件橙色卫衣,他们之前才见过。
      
      ——是张汝龙。
      
      “呵。”张汝龙笑了下,仿佛对于凉凉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吃惊。
      
      “你跟着我干什么?”于凉凉问。
      
      “你猜干什么?”
      
      他蓦然上前,把她推进巷子里,而后浓烈的汗味以及男性气味压来,张汝龙把她想挣扎的手腕牢牢扣在墙面,接着自己整个身体都贴住她身后,紧紧压住她,令她动弹不得。
      
      除此之外,与陌生男性过分亲昵的接触也让于凉凉感到不安起来:“松开!”
      
      张汝龙并没有听她的话。
      
      而是象征性地用自己男性优势彻底压制住她,然后低头,在她耳边喷着热气:“你们这些女的,就是欠教训。”
      
      他的手放到了他们中间。
      
      于凉凉感觉出来:“你这是猥↑亵。”
      
      张汝龙在她耳旁低笑,声音带着某种颤音:“你怪就怪黎疏喜欢你。”
      
      *
      
      黎疏想起了什么。
      
      和于凉凉擦身而过的瞬间,让他蓦然置身在某个片刻里。
      
      像是人来人往的市集。
      
      周边有冒着蒸汽的笼屉,叫卖的面摊老板,扛着冰糖葫芦路过的商人,叫嚷的菜贩走卒。
      
      烟雾缭绕,热闹非凡。
      
      她穿着青色长裙,跟在他身后许久,忽而路过一家首饰摊时,伸手捏住了他的袖口。
      
      他停住,微侧身。
      
      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倏然放开。
      
      黎疏继续往前走,未过片刻,她再次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口,这才轻声:“……我想买点首饰。”
      
      买首饰与他何关。当时的黎疏想。
      
      于是他仍往前走,不曾回头。
      
      刚刚徐萌萌拉住他衣角的动作,有瞬间,令他有似曾相识感。
      
      “对了,周六要不要来我家吃饭啊,有大闸蟹……”身边的徐萌萌始终在找他聊天。
      
      黎疏骤然停住脚步。
      
      记忆中的那个人是……于凉凉吗?
      
      远处公交车已经开过来。
      
      “你自己上车。”黎疏丢下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徒留徐萌萌在身后叫着他“哎”“哎”。
      
      *
      
      巷子里,张汝龙已经结束,退后两步,满足地拉起裤链。
      
      黎疏这时候才到,张汝龙一见他,便跑得飞快——这时候他没什么心情跟他打架。
      
      只剩下他们两个。
      
      幽静的夜,昏暗不明的路灯。
      
      黎疏静默地站在巷子口。
      
      于凉凉低下头,拍了拍被扔在地上的书包:“我没什么事。”
      
      张汝龙还没胆大到强↑奸,只是自己在她身后弄了下,把一些东西蹭到她牛仔裤后面。
      
      大概是今天骚扰徐萌萌被黎疏打断,心存不满,又欲求不满,只好挑软柿子下手。
      
      于凉凉起身,背上书包。
      
      她不知道黎疏为什么来,是无意路过,还是张汝龙把他叫来,反正也不是她应该考虑的事。
      
      于凉凉说:“你不回家吗?”
      
      黎疏没有回答。
      
      “那我先回去了。”她得回去换裤子。
      
      于凉凉径自走过他身边。
      
      黎疏跟了她一路,从巷子里,到她所住小区楼下。
      
      终于,于凉凉转过身:“……别再跟着我了。”
      
      她没有那么脆弱,现在的她内心已经不是十六岁的小女孩了,这个阵仗还不足以令她惊恐或者难过,更多是恶心罢了。
      
      “谢谢你的好心,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或者帮助,安慰也不用。”于凉凉说,“我自己能解决的。”
      
      “像前世那样吗?”黎疏突然说。
      
      于凉凉抬起眼望他。
      
      黎疏记起来了,却不是全部,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他记得她一路跟着他。
      
      记得她扯了扯他的袖角,想要买首饰。
      
      还记得他很久后,才察觉到她始终没有跟上来,转身,见夕阳下,她远远地,低垂着头,独自站在汹涌喧闹的人群中。
      
      像此时此刻。
      
      于凉凉把头垂下去,独自站在楼栋的重重黑影下,只有月的雾光笼罩在她身上,看起来孤寂又寥落。
      
      许久后,她才对他轻声说:“哪里有什么前世?”
      
      “你没有吗?”
      
      “没有。”于凉凉摇头。
      
      即便她始终在回忆,可她仍然知道现在是现在,过去是过去。
      
      以前于凉凉认为只要自己努力,肯定能让黎疏喜欢上她。她不差的,长相不差,家室不差,可以知书达理,也可以吃苦耐劳,只是过了很久很久才知道,有时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一个小女孩,捡到生平最喜爱的石头。
      
      日日夜夜把石头放在胸口上,连睡觉也捂着他,期待着他也能予以自己温度。可直到病重发寒时,转头望见旁边放置着的石头,摸过去,仍旧一片冰凉。
      
      小女孩在冰凉中死去。
      
      可她知道,并不是石头的错,错的是那个试图焐热石头的人。
      
      错付年华,满腔热情。
      
      这辈子,小女孩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不想再去做焐热石头的人,她想要被人喜欢,被人照顾,被人关心,和被人呵护。
      
      她碰上了和前世一模一样、会发光发热的石头。
      
      可惜,她不会再去触碰了。
      
      ——她忘不掉那片冰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