焐热

作者:无能狂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柔弱吗?

      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爸爸妈妈应该还在加班。于凉凉扣上门,回自己的房间褪下牛仔裤,没扔进洗衣机,而是叠好,拿了睡衣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是晚上十点,分针在挂钟玻璃内缓慢地转圈。
      
      滴答滴答。
      
      于凉凉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等爸爸妈妈回来。
      
      ……很安静,安静到可怕,仿佛刚刚经历的事情只是一场错觉。她不知道黎疏是不是想起了前世,前世里的自己又是什么样?
      
      于凉凉抬起腿蜷在椅子上,把下颌搁上去。
      
      时间久了,她也会逐渐怀疑自己,她不是什么钢筋铁骨的人。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到第六年,于凉凉会想,难道自己真的选择错了吗?
      
      可是,明明她觉得,黎疏是纯粹的,纯粹的人才会感受到爱。
      
      在山庄的第六年,刘大娘过五十岁寿辰。
      
      寿辰前五日,需下山拜祭观音菩萨,另置办些物品。
      
      那天天气很好,是于凉凉这几年第一次下山。
      
      到山脚后,刘大娘和刘芳花先行前往拜佛(不带黎疏,是顾忌他的杀手身份),再半途,管家带领着丫头们前去置办物件,独留于凉凉和黎疏相行。
      
      山下很热闹,像是有重要节日。
      
      小贩沿街叫卖,行人窸窣之声,不绝于耳。
      
      有着许久没有沾染的人世烟火气息。
      
      黎疏在前面走。
      
      于凉凉跟在他身后,目光滑过周边的摊位,养在深闺的时候,她也出来得少,不过每年到底还是有机会出来。
      
      路过家首饰摊,望见一只漂亮的蝴蝶羽钿,很轻,闪着光。于凉凉的心动了下,驻足停留,拿起来看。
      
      小贩招呼:“夫人,买支吧?很适合你。”
      
      ……很漂亮。
      
      于凉凉很喜欢,转念想了想,却摇头。
      
      放下。
      
      走了两步,又恋恋不舍起来。
      
      从跟黎疏之后,她便没有再买过首饰,到底还是会有些女儿情态。
      
      那时她鼓起勇气,拉住黎疏的衣角。
      
      她总是矜持,小心翼翼维持着自己的自尊……可也有想向喜欢的人撒娇的时候。
      
      黎疏回头望她。
      
      她却说不出话。
      
      走出几步,再次攥住他的衣角,轻声说:“……我想买点首饰。”
      
      黎疏并没有理她。
      
      这个结果,并不出于凉凉意料。
      
      她知道的,黎疏不会注意。
      
      他没有试图想象过她的生活。
      
      待的第三年开始便没有月银,加上无名无分,黎疏并不特殊照顾,也没有娘家,她在山庄里像个隐形人,有时让丫头做一些事,她们如若未闻。
      
      想知道家里情况,曾典当过一些首饰给丫头帮忙打听,可始终毫无结果,直到她没了银钱。
      
      他不知,当时的她连一件首饰都没了。
      
      嗓子有些干渴,于凉凉起身去冰箱里拿冰水喝。
      
      站在冰箱前,旋上瓶盖,现在她都有点回想不起来当时的心情了,大概难免还是会有些伤心的罢。
      
      前世的她,好像也只向他示过这一回弱。
      
      “我刚去交作业,看到于凉凉还有她妈妈、张汝龙、还有语文老师在班主任办公室里谈些什么,锁了门,好像很严肃的样子。”数学课代表李院南一交完作业回来,就开始八卦。
      
      黎疏抬起头。
      
      林喻说:“凉凉现在还没来上课,我还以为她感冒了。”
      
      后桌的郭若怀开玩笑:“什么事这么严重?不会是谈恋爱被发现,请家长了吧。”
      
      “滚。凉凉才不会看上张汝龙。”林喻生气。
      
      “别说。我有一次中午吃完了饭上楼,在楼梯里,看见张汝龙壁咚于凉凉,还说什么当他的女朋友。”李院南靠在林喻桌子上。
      
      另一个女生立刻凑过来:“真的吗?”
      
      “真的。亲耳听见。”李院南言之凿凿。
      
      林喻吃惊:“什么时候的事?”
      
      “就校庆前几天。”李院南想了想又说,“不会真的张汝龙跟于凉凉在一起吧?”
      
      “不是一般都说大魔王喜欢小可爱的嘛。”另一个女生也笑。
      
      “可人家大魔王帅啊……”
      
      黎疏起身走过她们身边。
      
      班主任办公室内。
      
      “是这样的,于妈妈,对于凉凉的事,我很惊讶,很难过。但是让张汝龙在全校面前检讨这件事是不是有点不太恰当?”罗老师语重心长。
      
      “有什么不恰当?”于妈妈虽然生气但语调仍然冷静。昨天晚上于凉凉一跟她说,她立刻打电话请假,要陪女儿来学校解决这件事,“我没报警算是好的。”
      
      “毕竟两个都是孩子。闹大了都不好。”罗老师说。
      
      办公室外面,张国光正在打张汝龙的背,一下比一下重,张汝龙硬是忍住没吭声。
      
      张国光刚进来没多久,听到一半就怒不可遏,下手揍张汝龙,罗老师劝了几回也没劝住。
      
      ……其实也不能劝,这是做给于妈妈看的。
      
      所以,罗老师让张国光和张汝龙待在一起,自己和于妈妈单聊,他叹了口气:“对于您的要求我们都已经了解,但这件事我倾向于私底下解决。不仅是张汝龙,也关系到凉凉自己的声誉……”
      
      罗老师顿了顿说:“您看我让张汝龙跟他父母当面向您赔罪行吗?您还有其他要求,可以直接说。”
      
      于妈妈没回答。
      
      “张汝龙的确做错了事,可这件事闹大了,他有可能对凉凉做出更极端的事情。现在给他一次机会,还能改正。要是直接公开,也许他就自暴自弃了。”
      
      于凉凉从跟着妈妈进来,除了确认事实的点头外,就一直在沉默地旁听,这时才开口:“为什么要担心他自暴自弃?”
      
      罗老师望向于凉凉。
      
      于凉凉又说:“如果私了,别的女生就不会引起注意。”
      
      “我会跟他详谈,让他保证不再犯这种事。另外他父母、张老师还有我以后都会多注意他。”
      
      “与其这样,还不如公开。”于凉凉回答。
      
      被父母、老师当做犯人看管,严守秘密,难道就不会变得极端吗?
      
      “你还不明白。”罗老师抬起头打算继续跟于妈妈说话。
      
      “我明白的。老师,您担心坏人会变得更坏,所以要给坏人一丝机会。可是好人的机会谁来给?如果我不是第一个呢?”
      
      “……”罗老师一时间竟无法作答。
      
      于凉凉在所有老师眼里都是个乖巧沉默的小女孩,张汝龙挑中她,大概也觉得她不是那种会说出来的人。
      
      但,她在事发后立刻告诉了父母,跟父母来学校,甚至保留了证据。
      
      罗老师低头推了下眼镜,他不得不承认于凉凉说得对。
      
      在内心的判断里,他还是打算私了,不仅是为张汝龙,于凉凉,还有……学校。真的激怒了张汝龙,在学校里做出更过分的事,闹上新闻,这个责任谁来负?
      
      “你这只是假设。如果你是第一个,你就不打算给他任何改正的机会吗?”罗老师反问道。
      
      “不打算。”于凉凉说。
      
      “……”
      
      话题无疾而终,于妈妈在于凉凉面前反而话好像不多,一切都由女儿做主。
      
      罗老师这才猜到,让张汝龙在全校面前公开道歉这件事,有可能并不是于妈妈的想法,而是于凉凉的。
      
      事情并没有谈妥,罗老师想等双方冷静后再谈。
      
      现在于凉凉和于妈妈可能都在气头上。
      
      ……并不是他不想帮于凉凉,而是他身处在这个位置,不能仅仅考虑正义,还要考虑学校和自己。
      
      于凉凉猜到罗老师的态度。
      
      每当事情发生,他总是先逐个谈,谈了之后把一方的私密想法告诉另一方,让当事人对谈,当有一方逐渐不愿意面对这种情况后,便选择沉默。
      
      而后,学校和老师便把这种沉默当作解决。
      
      只要不闹出大动静的沉默,都是好的沉默。
      
      于凉凉知道,老师只是一份工作,很多人并不是为了育人子弟,只为清闲稳定而已。
      
      这个社会给老师施加了太多不正确的光环,其实,这个职业并没有那么伟大,它仅仅只是一份工作。学生也不需要对老师抱有太多的期待,他们并不负责解救他们的人生。
      
      解救的人只有自己。
      
      这种事要么彻底不在乎,要么敞开,即便危险。
      
      ……至少不会长年累月地烂在心里。
      
      于凉凉出来时,黎疏原本贴着墙壁的动作改为起身,像是等她许久。
      
      她望了眼他,没说话。
      
      于妈妈接完了个电话,在后面跟出来。
      
      走到她面前,整整于凉凉的衣领:“凉凉,妈妈公司里有点事,得先回去一下。你中午跟朋友在食堂吃饭。下午五点半,我会开车到学校门口接你。”
      
      于凉凉:“好。”
      
      于妈妈疼惜地摸她的头,又抱了抱:“乖女儿。没事没事的,爸妈会保护你。以后爸妈每天接你上下学。”
      
      “嗯。”闻着妈妈的气味,感觉到温暖。
      
      于妈妈摸摸她的脸,再做了个通话手势:“那妈妈就先走了。随时跟我打电话。我一定接。”
      
      妈妈工作太忙,总是会漏接电话。
      
      于凉凉笑了下,目送她的背影下楼。
      
      转过身时。
      
      ……对上了黎疏的目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