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从良记(穿书)

作者:甜甜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槐村之行7

      祁王选择金蝉脱壳并非害怕苍狼人,而是并不想和苍狼人直接对抗,起码不是此时此刻,眼看这一行人当中女眷小厮众多,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危不说,更不知苍狼人那边的人数多少。
      
      如果贸然直接拼杀,恐怕他不能保住这些人。
      
      如此,他只能吩咐杨将军,安排护卫从后方包抄敌人,另一边则带着这群人安然离开,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众人均在草丛之中匍匐离开了湖边,一路奔跑了一刻钟之后,季花卷早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正想提议大家停下来喘口气,却在抬眼之间,看到某块开阔之地,有十几匹马正在悠然吃着草。
      
      没有人知道,这些都是祁王安排自己的护卫骑兵奉献出来的马匹,只有杨将军十分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王上。
      
      对于这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王上,他是越发看不懂了。
      
      他虽贵为祁王,可是在外可以风餐露宿毫不造作,他虽体恤百姓,但是从来都不是这样一个如此体恤百姓的人啊。
      
      现在如此大动干戈,只为了这一行人可以有马可骑,可是这里离槐村已经不远了,走路也不过两天而已。
      
      就算是让他们徒步到槐村,又能有多大点事?
      
      何况,没了马的骑兵,怎么能保护王上安危,怎么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杨将军很想提出异议,可看着王上那不容其他人辩驳的样子,他只能照着来。
      
      “有消息吗?”祁王拉过一匹马,一跃而上。
      
      “我们这边一撤离,他们便撤离了,一行大概近百人,身着铠甲,装备齐全,看样子目标应该是王上。”
      
      “让随行护卫们在槐村边界暗地巡逻,不用随行,我的行踪,你一人知道便可。”祁王皱眉,他的行踪走漏了。
      
      “末将领命,末将这就去安排。”
      
      杨将军得了令,暂时离开,一行人惊魂未定的,收拾着匍匐前行的时候,带出来的一些行李。
      
      季花卷扒拉着自己的面纱,回想整个过程,不免感激老爹的安排,还好他有先见之明,知道将笨重又高调的行李另行拉运,而他们只需要轻松低调前行即可。
      
      “小姐,苍狼人怎么会盯上我们的?老爷可是对苍狼国有恩的呀!”荷香疑惑的问季花卷。
      
      “有恩?”
      
      “嗯!这件事情,整个天泽国的人都知道呢!”荷香点了点头,“听说当年先王派老爷去苍狼国的时候,给苍狼人造福不少!所以苍狼人一直很尊敬老爷!”
      
      苍狼国和自己的老爹还有这段往事?
      
      季花卷将自己那块玉佩扯出来,紧紧握住。
      
      她是有点疑虑的,之所以将玉佩收在衣服中,总担心这玉佩可能真的是苍狼人之物,如若是被天泽国的人看见了,是否会被别有用心的大做文章呢?
      
      为何爹爹没有考虑到这点,一定要要求自己在槐村将玉佩放在最为显眼的位置来随身携带呢?
      
      疑虑归疑虑,不管怎样,季花卷打定了主意,她将玉佩再次塞进衣服中,只要是安全的,她便不需要这个物件。
      
      何况,她还有瞬移功能,虽然暂时只在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触发了,但是好歹可以保命!至于这个金手指有没有其他触发条件,怎样控制,那就是后话了,现阶段,她也只有保命的需求,而已。
      
      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难怪爹爹说,在槐村,自己的安全是可以保障的!不过此行确实蹊跷的很,昨夜那些苍狼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说刺探敌国军情,也不至于盯上他们这群平民吧!说图谋钱财吧!我们装扮的也不像是有钱人啊!而且他们难道千里迢迢过来就是为了打劫我们?这样未必太小题大做了吧,俗话说,杀鸡焉用牛刀?”
      
      季花卷说完托腮,陷入思考状态。
      
      是的,蹊跷的很!
      
      眼看着好好的一篇宅斗文,成了武侠文,这会儿又成权谋文了!
      
      还好她并不是文中女主,不然,作者估计要被读者小天使们给骂哭了。
      
      其实,整件事情最关键的就是,季花卷从始至终并没有意识到,一直跟屁虫一样跟着他们的,就是当今天泽国王上,以及他的绯闻男友,杨将军是也。
      
      平静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杨将军转头刚走了几步,几根带着羽尾的利箭从一边的树丛中咻咻咻的过来,还没缓过神来的季花卷被一个身影环抱住。
      
      惊呼声四起,场面一片混乱。
      
      树丛中一群人冲了过来,“杀杀杀!!!”
      
      卫琅及四五个护卫冲锋在前,瞬间刀光剑影,响彻山间。
      
      挡在季花卷身前的人,闷哼一声,抽出剑来,朝着人群袭来的方向。
      
      “是苍狼人,姑娘小心,在我身后待着便好。”
      
      是他!那个夜里出现的人,那个将大姐认作了是她的人,那个叫祁意的人,那只奇异果!
      
      季花卷因过度的紧张,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她的双手感受到了液体流动,竟是通红的鲜血!于是她才看到祁王的肩肘处,一根利箭穿身而过,利箭的羽尾上,滴滴答答的流着鲜血。
      
      她浑身一个冷战,眼泪哗的就落了下来。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厮杀,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流血牺牲,这是第一次。
      
      不过片刻,祁王的四周,便倒下一片尸体,他身形矫捷,但是却从未离开过保护季花卷的范围半分,季花卷蜷缩身体,捂住双眼,蹲在祁王的背后,看着那些倒下的尸体,恐惧的无以复加。
      
      “啊!!”荷香一声惊呼,季花卷从恐惧中清醒,只见荷香的腿部中了苍狼人一刀,她突然感觉自己抖掉了所有的恐惧,产生了要去保护他人的冲动。
      
      她想过去用自己的微薄之力保护他们,可苍狼人的刀却突然转了个方向,朝着她这边而来,一柄长刀映着朝霞,明晃晃的直逼她的双眸。
      
      除了穿书前被呛死过,这次仿佛才是第一次真正面对死亡,她没有那么聪明,那么临危不惧,也不是什么神,这一刻,她忘记了她还有狼牙玉佩,忘记了她的金手指。
      
      她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和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条件反射的伸出上双臂护住自己的脑袋以外,她别无他法。
      
      “哐!”“哐!”
      
      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十分刺耳,十秒过去了,她还没有感受到大刀砍过来的疼痛,她还活着。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个挥刀朝着自己砍来的男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双眼睁开狠狠的瞪着她,季花卷的大脑又是一片空白。
      
      “小姐!!!小姐!!!!”
      
      季花卷的丫鬟们急切的呼喊着她,她们和小厮们一行七个人集中在一片区域,除了荷香受了一刀以外,其他人并没有收到任何伤害,然而她所在的这一边,已然是血流成河,狼烟四起。
      
      刹那间,她突然明白一个事情。
      
      或许眼前的,正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战,因为,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手持武器的男子们。
      
      可为什么刚刚那个人要杀她呢?难道他们的目标是她吗?
      
      一阵秋风猛烈的吹来,树叶盘旋落地,季花卷闻下了满腔的腥味,她哇的吐了出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尸体,这是头一回,可这头一回见到的便是尸陈遍野!血流成河!!!
      
      吐的不能再吐的季花卷,朝着一直护着自己的男子看过去,他英姿飒爽,他剑法利落凶狠,身形矫捷,他至始至终只守着她一个人,他在竭力的保护自己,而她却在做什么?
      
      懦弱,胆小,矫情。
      
      同时,还大脑空白到现在。
      
      兵戎相见之间,她仿佛还能听到祁王累到喘气的声音。
      
      她颤抖着双手,从身边拿过一把剑,背靠着祁王,将剑锋对外,她很想勇敢坚强,镇定自若,可剑实在太重,她实在是逃脱不了恐惧,所以,她的剑锋一直剧烈的抖动着,摆着也是无用。
      
      原谅她,这些都是她的生平第一次。
      
      “不用担心,我无碍,你只需要在我身后不要离开就好。”
      
      祁王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季花卷手中的剑实在经受不住,哐啷落地,她眼泪又落下。
      
      闷哼一声,又闷哼一声。
      
      季花卷眼睁睁看着祁王的身上被苍狼人左一刀右一刀,眼见着鲜血染红了他整个身躯,那身灰袍已经染成了红袍,她整个人震撼到了不能自己。
      
      她敬畏每一个生命,可为何眼前这个生命,要为了自己,拿命相搏呢!
      
      她终于恢复了理智,她扯出胸口处的狼牙玉佩,大喊一声,“别打了!”,太晚了,可惜她的声音微弱的如蚊虫嗡嗡,于是她想举起玉佩,让苍狼人知道自己是季铁英的女儿,可还没举起来,苍狼人一刀挥舞过来,和她的手擦身而过,蹭掉了她的一块皮,玉佩也顺势落在了血泊之中,玉白色染成了血红色。
      
      季花卷从血泊中拿起玉佩,她的双手,她的衣衫,已经全部染成了血红。
      
      哪里都疼,可却并不清楚是哪里疼。
      
      她神经极度紧张,除了握着玉佩大喊别打了,她是季家的人,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耳鸣头昏,声嘶力竭,却如蚍蜉。
      
      根本撼动不了整场战役。
      
      片刻之后,安静了,男子在她身边跪地喘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