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从良记(穿书)

作者:甜甜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槐村之行6

      祁王一愣,他完全不知道杨将军刚才说了什么,他的名字?
      
      “呃呃呃,在下杨江,这位是我家少爷祁意!”杨将军连忙回话,回了话之后,祁王气的满脸通红,说这个杨将军没有文化还真真不假,起个名字都这么没文化,什么杨江,祁意,全部都可以找出一大堆的稀奇古怪谐音来。
      
      “哦,都是吃的啊,一个洋姜,一个奇异果。”季花卷挖苦祁王,“喂,奇异果,问你一下哦,作为一只奇异果,啃一条烤鱼是什么感受?”
      
      祁王哪儿被人挖苦过,他气的差点就挥舞那把剑对准眼前的女人了,只是在他快要挥舞起来的时候,杨将军眼疾手快的将他的手按住。
      
      被按住手的祁王殿下,狠狠的瞪了一眼杨将军,杨将军深知犯了错,心虚的缩着头。
      
      “我说季花卷,你还真是会说话!你的礼貌呢?”卫琅一边插着嘴,一边捣腾着焖着的土豆,眼看着就快要熟了,香味也飘了出来。
      
      季花卷?哦?
      
      祁王和杨将军相视一笑,没想到几天前才吃的瓜,今天就见到真人了。
      
      那个被建安世子退了婚的季花卷?
      
      那个听说人见人厌,鬼见鬼弃的季花卷?
      
      “哦?你就是那个传说中,总喜欢陷害姐姐的恶毒妹妹季花卷?”祁王好不容易逮了个空,连忙顺势钻进去狠狠的挖苦起她来,“怎么?南平侯那个老头子舍得将你发配到槐村来了?”
      
      “你说谁老头子呢!”季花卷气呼呼的站起来,“说我可以,不准说我爹!!不不不,我和我爹都不许你说!”
      
      “奴婢该死!”“奴才该死!”“……”
      
      季花卷火气才刚刚开始冒头,四周就跪了一圈。
      
      她摆了摆手,独自一人朝着湖边走去,心烦的很,名声太差,谁都可以挖苦一下她,偏偏她还反驳不得。
      
      什么恶毒妹妹嘛!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王上,其实我觉得花卷姑娘还挺好的,没有传说中那么蛮横霸道,你看,刚才她都将鱼先分给我们,她最后才吃呢!”
      
      “王上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得抛开世俗的偏见,对人姑娘家好一些,你说是不是呀?”
      
      “哟!土豆烤好了!不然末将去将那花卷姑娘喊过来一起吃土豆吧。”
      
      祁王脸上嘲讽挖苦的表情渐渐消失,是的,眼前这个花卷姑娘,绝对没有传说中那样暴戾骄狂,反而能感觉到,她的真实,还有从那真实中不经意透出来的一点点善良。
      
      比如说,她明明也饿了,可是还是第一个烤鱼给了他,第二个给了卫琅,第三个给了杨将军。
      
      或许这个姑娘良心发现了呢!
      
      “行吧,我知道了,我去喊。”
      
      祁王起身,他朝着季花卷的背影走过去,那个背影,在月光之下,长发飘飘,斗篷上的面纱随着微风,轻轻的朝着身后摇摆,她的身型婀娜。
      
      他停在半路,恍然间,仿佛看到了那一夜,那个远去的背影。
      
      他微微一顿,停下了脚步,季花卷转身,看到了他手中捧着的土豆,还有月光下,他那张如神匠雕琢一般坚毅俊俏的面容。
      
      是他,那个让她有了一丝丝异样感觉的男子。
      
      只不过,他爱的是季若离。
      
      她心有点酸,接过祁王手中的土豆,一边啃着一边默不作声的回到了篝火边上。
      
      “季花卷,你家中还有两个姐姐对不对?”
      
      祁王心中笃定了,他那夜见到的女子肯定不是恶毒妹妹季花卷,他也见证了那个女子并不是季若离,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季花卷那两个姐姐了。
      
      “怎么了?奇异果你是想打我二姐三姐的主意吗?”
      
      季花卷捧着土豆狠狠咬了一口,呵,男人,前一秒还喜欢大姐呢,下一秒就开始关注二姐三姐了。
      
      “呵呵,只听闻南平侯有四个女儿,大女儿是天泽第一美,在下已经见识过了,小女儿季花卷如今也近在眼前,所以好奇问问其他两个女儿,而已。”
      
      祁王说完,狠狠的敛了一下心中火气!
      
      “奇异果,你见过我大姐了?”季花卷心中疑虑,那为何那夜,他将自己错当成了季若离?莫不是真的看得如此不清楚?
      
      “那是!”祁王点了点头。
      
      “看得真真切切的?”季花卷试探的问。
      
      “那是当然!”那天大白天的,还出着大太阳,看得再真切不过了,虽然不过才瞟了几眼,但是保证真切!
      
      “哦?”看到眼前的祁王说的十分肯定,她不免有几分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
      
      或许他,并不是那夜遇到的那个!
      
      但是,当月光移动了一个位置,祁王又处在其逆光之中的时候,季花卷肯定了,眼前这个人就是那夜的人,而他肯定没看清自己的长相,所以才误以为是季若离了。
      
      “喂,你为何会去槐村,那里可是两国交界之地,十分不太平。”祁王好奇的问。
      
      此时卫琅已经放松了警惕,认真的抱着一堆土豆去不远处慢慢的就着桂花酒啃去了,而杨将军已经就地呼呼大睡,这个篝火旁边,只剩下季花卷和祁王殿下,相对而坐。
      
      夜深人静之时,也是人心最为脆弱之时。
      
      季花卷压低了脑袋,回答,“因为我将大姐推进了湖里面。”
      
      “哈哈哈哈哈哈!!!”祁王居然大笑起来,为什么要笑,他也不晓得,他只知道,他真的忍不住不笑。
      
      为什么听到季花卷从自己嘴里说自己将那天泽第一美,推进了湖里面,他就觉得好笑呢?
      
      “你笑什么?”季花卷疑惑,他不是喜欢大姐么?听到这话,该同那建安世子一样,对自己一脚飞过来才对啊!她蜷缩着坐着,已经做好了飞来一脚的准备了!
      
      “哈哈哈,嗯,哈哈哈,咳咳,哈哈,好吧,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好好笑。”
      
      祁王捂着肚子,强忍住了想要继续笑下去的冲动。
      
      “你还真是奇怪,寻常人听说了,只会对我心生厌恶!你却在这里一直傻笑?”
      
      “谁说我不厌恶你了?”
      
      “你!”
      
      季花卷气鼓鼓的跺了跺脚,不再和他在这里消磨时间,急冲冲的跑向自己的马车。
      
      还是那个背影,小跑离开的背影,祁王又愣神了。
      
      他又想起那个女子,像极了那个女子,他的心砰砰砰跳的飞快,他侧身躺在杨将军为他备好的褥子之上,贵为王上,风餐露宿却不在话下,这点事将士们最为敬佩的!
      夜色宁静,祁王以天为被,看着不远处马车中,灯盏映照之下,那上面每一个动作,就是平凡细微的动作,可是他竟然感觉到了内心难得的平静,他睡了过去。
      
      “王上,王上……”
      
      凌晨时分,杨将军唤醒了祁王,祁王睁开眼睛,只见杨将军匍匐在地,紧张的看着他。
      
      “王上,有动静!”杨将军指向湖对岸,“你看!”
      
      湖对岸,树丛之中,有着轻微的响动,祁王瞬间清醒了过来,“是苍狼人!”
      
      “是的王上,现在来的人数不明,未免打草惊蛇,还请王上随我一同悄悄离开。”杨将军忠心护主,王上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不可!”祁王看向季花卷的马车,“我们若走了,他们怎么办?”
      
      “他们!”杨将军痛苦的咬了咬唇,下定了决心,“王上的安危要紧,王上安危系天下安危!任何事任何人都不可以”
      
      “待末将将王上送至安全的地方,末将马上回来帮助他们!”
      
      “不可!”
      
      “王上!您是怎么了!您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您知道末将的担心!王上的安危大过一切,该狠心还是要狠心啊王上。”
      
      “不可。”祁王四周张望一番,视线落在抱着剑呼呼大睡的卫琅身上,“这样,你现在去将那卫琅小心叫醒,再派人去对岸侦探情况。”
      
      “可是王上!”
      
      “快!”祁王眼神凌冽,是不容置疑的权威。
      
      杨将军只能听令,他匍匐到卫琅身边,用力捂住卫琅的嘴,收了他的剑,然后喊醒了他,喊醒的一瞬间,告诉他,“苍狼人来了。”
      
      他很快停止了挣扎,杨将军松开手,递给他剑,指了指对岸的方向,简单和他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二人便匍匐来到祁王身边。
      
      “我们兵分三路,分别开始唤醒大家,切记,要保持匍匐状态,记得掩护。”
      
      苍狼人最擅长用箭,那箭可是不长眼的,随便就射过来了。
      
      “卫琅你去那边!”祁王拉住正要前往季花卷方向奔的卫琅,卫琅也不迟疑,立马换了个方向。
      
      季花卷被祁王吵醒的时候,正想要尖叫一声,情急之下,祁王直接亲了上去。
      
      马车内,只有车窗外月光洒落,季花卷看到了那张脸,俊逸的让人花了眼,他皱着眉,眉间满是紧张,他额间几缕刘海垂下,一双大大的单眼皮闪着光芒,突然又变得震惊,随后,他飞快的离开了她的唇。
      
      “苍狼人来了,你随我小心下车。”
      
      祁王从始至终不敢正眼看没带面纱的季花卷,刚刚是他轻薄了她,但是是形势所迫,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跳动的那么厉害?
      
      季花卷同样捂着心脏,怎么回事?心跳动的如此厉害!刚刚明明是他轻薄了自己,可她却并未感到生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