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请你英雄救美

      
      钟鱼几乎瞠目结舌。
      
      她眼睁睁看着金以耀那颗扭成诡异可怕的角度的头,几乎要掉了下来。从头到尾不见一滴血,死相却恐怖非常。
      
      蔺无阙漠然松开手,就将只死状怪异的金以耀给扔开了,抬步走到她面前。
      
      他把她拽起,看她面色十分苍白,眉头一皱,声音低沉:“伤了?”
      
      钟鱼并没有外伤,就是刚刚差点中蛇咒那股的剧烈疼痛,在金以耀断气后,就消失了。
      
      她就是还没缓过劲来,就抬头,神色有点茫然地问:“蔺师兄,你怎么来了?”
      
      按道理,来的也应该是程师兄才对。
      
      蔺无阙简直就像是凭空出现的,逆天得令人难以置信。她看到他,都傻了好吗。
      
      蔺无阙闻言,勾唇一笑,不动声色地替她清去了试图在她脖子上蔓延的黑气,道:“大概是觉得师妹可能有危险,不放心,跟来了。”
      
      这种话一听就很扯淡,但是钟鱼却莫名觉得他说的可能是真的。
      
      毕竟如今男主从不按套路出牌。
      
      她猜不透。
      
      但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事态紧急,她忙把第一手消息告诉他,道:“这金二公子恐怕跟魔界有所勾结,蔺师兄,金水台还有封印门之事都有问题。”
      
      蔺无阙始终是面色清冷淡漠,但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时,他微微眯起眼:“封印门?”
      
      钟鱼重重点头。
      
      怕他不信,她立刻就拉着他到了一处角落,那位金大公子拼命写下的字就在地上,字迹模糊了,但还留有痕迹。
      
      封印破,妖魔出,杀。
      
      她道:“蔺师兄,此事非同小可。”
      
      这事当然不小,魔界病毒已经入侵,不快点把漏洞补上,分分钟又是一场你死我亡的大战。
      
      蔺无阙目光沉沉,视线落在地上的字,沉默不语。他随后‘嗯’了一声,才缓缓笑起来,温柔道:“师妹做得好。”
      
      钟鱼硬生生被他这笑弄出层鸡皮疙瘩。
      
      你别夸,真的。她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可能会被他玩死。
      
      钟鱼还惦记着藏在冷泉底下奄奄一息的金大公子,就告诉了蔺无阙,去救人了。
      
      她也不知道蔺无阙做了什么,反正他把化成人面影的金大公子捞出来后,掐了什么厉害的诀打下去,就让金大公子嘴里吐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然后她渐渐就恢复人样了。
      
      没过多久,外面就有人来了。
      
      来人正是冷不防接到警报而风尘仆仆赶来的程易,程四师兄。
      
      他来时面上的神色凝重急切的,但猛地看到蔺无阙出现在这里,还有在他身侧的钟鱼后,不由愣住了。
      
      程易面色变得十分古怪,他自是不愿主动问蔺无阙的,最后只能看向钟鱼,僵硬道:“你没事?”
      
      钟鱼看到程易,也是顿了下,连忙回道:“没事。多亏蔺师兄来得及时,我这才脱险了。多谢程师兄援手。”
      
      程易神色变幻几瞬,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止住了,表情看起来是有点生硬。
      
      蔺无阙冷眼旁观,淡淡地把拎起来的金大公子扔给他,道:“程师弟辛苦,这里便交给你了。”
      
      “务必等金公子醒了,再离开。”
      
      程易慌忙接住人,凌乱了:“什么?可是我……”
      
      蔺无阙面色平静而冷漠,无比从容自然地拉过钟鱼,“走了。”竟头也不回。
      
      莫名其妙被扔了一堆烂摊子的程易,眼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知自己此刻到底是茫然还是愤怒。
      
      反正英雄救美的剧本,是轮不上他了。
      
      出了那么大的事,事关仙门百家存亡安危,当然是立刻去补救。
      
      钟鱼跟着蔺无阙离开,她不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只能是由他拉着走。
      
      钟鱼大概也知道他匆匆离开,是要速速赶去封印门所在的猊平山,就在金水台的最北面。也是修复bug这事宜早不宜迟,毕竟那禁忌之门破裂真放出什么妖魔鬼怪,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夜幕降临,巍峨险峻的山峰看起来也有了点神秘诡怪的感觉。
      
      钟鱼以为蔺无阙会直接去补那个破了洞的封印大阵,却没有想到他带着她半空中狂飙了那么久,结果却没去猊平山。
      
      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是一处雾气萦绕的山头,老林深处有庄半破落的山亭院落。
      
      钟鱼觉得奇怪,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她想要问,而蔺无阙接着就带她到一处水雾氤氲的温泉去了。徐徐山风微凉,却也吹不动她凝固起来将要崩裂的表情。
      
      这种要命的紧要关头,你带我来这里泡澡真的合适吗大佬??
      
      蔺无阙仿佛对钟鱼满脸抽搐的表情视而不见,他慢慢走到温泉边,白雾萦绕他身侧,十分仙然脱尘。
      
      那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当然,如果他下一刻不是口出惊人的话。
      
      “自己下去,还是我帮你?”
      
      说话时,蔺无阙面不改色,他目光幽幽地看向始终不肯挪动步子的钟鱼。
      
      她表情凝固,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老了,真的老了,完全跟不上这届男主的思维。
      
      钟鱼一阵无力,提醒道:“蔺师兄,现在我们不是应该先去解决大.麻烦大事?”
      
      放着主角正事不干,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听她一本正经的说话,蔺无阙忽然笑了。
      
      他笑时狭长的眼微微弯起,勾出潋滟的光,慢条斯理地说道:“不错。最要紧的大事解决了,我方能安心。”
      
      钟鱼听不懂。
      
      但蔺无阙压根就不管她听没听懂,起身走过来,一把就把她给抱了起来。要被他扔进汤泉的钟鱼失声惊叫,“蔺师兄!”
      
      她还是被扔进去了。
      
      不过蔺无阙也陪她下了水,他揽住她的腰肢,才不至于让她滑脚沉下去呛水。
      
      钟鱼下意识搂紧他脖子,半天才缓过来,这时终于也生气了,恼道:“蔺师兄,你这是做什么?封印门破裂这事不管了吗?现在你拿我寻乐子做什么?”
      
      她脸颊红扑扑的,漂亮娇柔的容貌染了点邪媚的血渍,在水雾中十分勾人心弦,潋滟水光折进她那双眼睛,格外动人。
      
      也很有意思。
      
      蔺无阙冰凉的手指抚上了她的眼角,动作难得有些缱绻的爱怜,漫不经心地说道:“破便破了。魔族换新君,两界必有一战。仙门百家几百年前留下来的封印门,早就不堪重用了。”
      
      钟鱼一愣。
      
      卧槽,所以你打算不管了?
      
      她觉得这有点荒谬,但随后也冷静了下来,问:“那蔺师兄心中有何打算?”都捅出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蔺无阙嘴角上扬,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讽,语调缓慢道:“天道唯奉邪不胜正,两界禁门大开又如何?灭其异类,必要赶尽杀绝。”
      
      简单的说,是要一次性全杀光。
      
      赶尽杀绝。
      
      钟鱼惊愕地看他,她张了张嘴,半晌说不话来。
      
      蔺无阙眼里的阴戾稍纵即逝,似真似假地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在,你就死不了。”
      
      是,但你想我死,我立刻就会挂。
      
      钟鱼觉得他又在戏弄自己。
      
      平静下来,她心里又想蔺无阙要不管就不会在这里了。而且金水台这么大动静,多半已经惊动九重宗了,他能突然出现在金家后山,说明早就发觉了不对劲。
      
      刚刚说不定又是故意在诈她。
      
      钟鱼这么一想后,心情顿时就放松了。心累。
      
      她想挣开他,却发现他将她圈得死死的,根本动不了。她悲愤地看他:“蔺师兄。”
      
      蔺无阙仿佛浑然不觉,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打算。
      
      钟鱼最后只能放弃抵抗了。
      
      不过她静下来很快就发现了身体舒缓了下来,也就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一身狼狈。
      
      头发里就挂了几块炸碎了的蛇皮,衣裳就更不用看了,全都脏了。
      
      钟鱼对上蔺无阙那张面如冠玉的俊脸,有点不好意思,想偷偷抹掉脸上的脏东西。
      
      但是她还没动,就见他优雅地抬手,用自己的袖袍粗暴地给她的脸擦了一通。
      
      “……”
      
      蔺无阙放开她,自顾自地说道:“这身体太弱。你这把剑虽好用,但一用即损你根本,饮鸩止渴。”
      
      钟鱼洗干净了脸表情懵懵的,但她这回听懂了,却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这可是师尊为钟鱼量身定做的修炼金手指。难道因为灵魂切了号,金手指的属性就不同了吗?她太难了。
      
      所以钟鱼就有点茫然了,“那我该怎么办?”
      
      蔺无阙风轻云淡地说道:“缺修为便补修为。不过两朵月冥花的事。”
      
      一听如雷贯耳的仙草名花名字,钟鱼绝望了,然后面无表情。
      
      她很冷静,微笑道:“蔺师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花是魔宫圣物?”
      
      一千年一开花,两朵要两千年,吃这玩意补身体,你怎么不给我支个螺旋桨,旋转上天?
      
      结果,蔺无阙还真的是要给她螺旋桨上天。
      
      蔺无阙语气清冷而平淡,道:“嗯。正好封印门破了,顺便去摘了吧。”
      
      ?
      
      就、就去摘了?
      
      钟鱼很震惊,“蔺师兄,你是认真的吗?”
      
      蔺无阙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男人,你在玩火。告辞!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