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抢蔺魔鬼东西

      
      说起这月冥花,它确实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在这里论根源,它原本是几千年前仙门宝物,后来横行霸道的某魔王抢了去。而本该养不活任何花草灵物的魔界,偏这花顽强地活下来,以此才被少见多怪的魔奉为圣花。
      
      在寸草不生的魔界,它兴许只是朵象征性的吉祥花。
      
      可出了魔界,此花是可直接拿来救命的。
      
      在书里,它总共就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女配中途差点挂掉跟魔君做了利益交换自己吃了,一次是被蔺无阙摘的,但他那是给命定天女洛卿卿救命的。
      
      钟鱼很郁卒。
      
      现在突然给她补身子算什么回事?两次要啃这朵娇花的剧情,目前这个时间都远远还没到好吗。
      
      所以去魔界探险,她内心是非常拒绝的。
      
      但是她拒绝没有用,不按剧本走的蔺无阙随心所欲,此行去意已决。
      
      反正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从汤泉里起来后,他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换上了一身肃冷的黑衣。
      
      平时见多了他身穿清雅白衣,飘飘如仙,清冷禁欲,是高贵不可亵玩焉的模样。如今他忽然换上了黑沉沉的黑袍,不仅没有违和感,反而有种堕仙成魔的妖异感。
      
      仿佛眼前此人危险而优雅地游离于伪装与真实之间,神秘而邪肆。
      
      钟鱼看他,不慎用了亲妈眼,一时看得心神荡漾。讲真,蔺师兄绝对是她那一摞书里最靓的崽。
      
      如果他现在不那么奇怪无常、不那么让她心惊胆战的话,就更好了。
      
      蔺无阙的手里还有一套衣服,是给她准备的。
      
      钟鱼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你作案工具很齐全啊大佬。不会是等今天很久了吧!
      
      她本来还磨着不想动,蔺无阙也不恼,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竟是打算拎她后颈提起来,亲自给她换,她立刻就爬起来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钟鱼眼看是反抗不了了,把自己从头到尾洗干净了,就换上了蔺无阙给的衣服。结果等她穿上了,才发现这衣裳,居然跟他穿的是一个号,不过她穿上松松垮垮的,看起来就非常滑稽了。
      
      像小孩穿大人的衣服。
      
      丑拒。她生无可恋地看过去。
      
      蔺无阙盯着她的眼神却有点阴暗诡异。他走过来,似很歉然地说道:“太仓促,只有这个。委屈师妹了。”
      
      说是这么说,但钟鱼可一点都听不出来他有真心道歉的意思。因为说完后,他就马不停蹄地拎着她一起飞奔魔窟了。
      
      他们到达猊平山的时候,正好是月上中天。
      
      山顶那祭台上巨大铁索环绕山阵,看上去没有不妥,但是这铁索环的西面已经缺了一角,附近花草树木遭殃,是一片枯败萧瑟。
      
      看来封印门年久失修,是真的。
      
      蔺无阙熟知这山上所有的阵盘路数,从开始带她上猊平山禁地到进了封印阵,都游刃有余,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两界缝隙。
      
      钟鱼被他拖着进去的时候,整个身体是极不适的,感觉像是有刀子生刮她的脸一样。简直要命了。
      
      好在蔺无阙也发现了。他眉头微蹙,随后伸手将她抱住,扯过她身后的冠帽将她的脸给盖住了,扣住她的后脑勺,不容反抗地贴着他的胸膛。
      
      钟鱼当时愣了下,但不得不说,他这粗暴的举动让她在黑暗中很有安全感。
      
      她甚至还分心地想,其实蔺哥抽了突然走霸道仙君路线……也不是一点可取之处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总算是进入了魔界地头。大概蔺无阙开始就定好了方位,他们出来就混进了魔宫,直接就省了很多功夫。
      
      魔宫里建造在半山腰上,宫宇奢靡华丽,气势恢宏,远远只见歌舞升平,丝竹乐声不绝于耳。而长石梯上进进出出低阶魔修都在忙碌着,看样子倒有点办喜事的意思。
      
      他们轻而易举就混进去了。
      
      进了魔宫后,钟鱼有点好奇,小声问蔺无阙:“不会是那新魔君今日大办喜宴吧?”
      
      蔺无阙勾唇轻笑,眼神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戏谑,淡淡道:“喜事。乌铘今日正式称王。”
      
      钟鱼瞠目,僵硬地问道:“那、那我们现在……现在去摘月冥花?”
      
      没搞错吧您?明知道这茬,你你你你还挑这种时候带我来搞事情。
      
      蔺无阙神情淡然,嗓音里甚至带着一丝笑意,面不改色道:“嗯。来要点报酬,顺便砸场。”
      
      顺便砸场。
      
      顺便砸场。
      
      钟鱼被他用义正辞严的语气说着强盗话给震住了,你也知道你是来砸场的啊!求你了大佬,收敛一点,咱们先静观其变小心行事可不可以?
      
      然而她内心一连串槽没能吐出来,蔺无阙就拽着她拐进了一处封闭起来的宫宇。他方向感很强,而且目标很明确,七拐八拐的是要往魔宫北边去。
      
      直到看到了中天妖塔魔界地标,钟鱼才渐渐感觉附近的景致画面熟悉了,神色稍稍凝重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她就算是脑子里有作弊小地图,也不可能比蔺无阙更从容不迫、更自然娴熟。
      
      他好像很熟一样。
      
      不是对魔宫早有研究那种按着计划走,而是像他来过很多遍那样。
      
      钟鱼心里这么想,也就出口问了,犹豫道:“蔺师兄,你来过这里?”
      
      蔺无阙徒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没开口说话,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似有暗光浮动,又似什么都没有。
      
      周围空气好像是骤然冷了下来。
      
      沉默无声。
      
      她以为蔺无阙不会说话了,而后却听到了他漫不经心的声音,说道:“自然来过。师妹你不也来过吗?”
      
      钟鱼愣了愣。
      
      然后,她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上次两界大战。那时九重宗是几大主力之一,严格的来说,他们都是来过魔界的。
      
      所以这就能解释了。这事她居然又给忘了。
      
      钟鱼勉强挤出笑:“对,对。”
      
      蔺无阙眉梢微挑,伸手将她拉近。
      他动作温柔地替她将滑落的袍帽盖好,笑道:“师妹好像一直……都不大相信我?怎么?不信我对你好?”
      
      你胡说什么大实话!
      
      她求生欲瞬间升档,正色道:“怎么可能!相信。这世上,我最相信就是蔺师兄你了。”别的不说,就说眼下在这种凶险的地方,她除了他谁都信不了啊。
      
      蔺无阙对这个答案很满意,顺势将她揽住,深深道:“那就好。永远把这话记好了。”
      
      话题有点危险,就到此结束了,接下来蔺无阙就直接把她带到中天妖塔了。
      
      中天妖塔在位置很显眼,但它却是处在魔宫的最边缘,几乎无人看管。
      
      至于原因,其实也不难猜。
      
      这妖塔里面是供养着千年宝物没错,但它里面更多的是被扔进去妖魔尸骸,怨气冲天,相当于魔宫的地牢坟场。
      
      而且,月冥花除了魔君,其他魔根本摘不下,没有谁会吃饱了撑的会偷溜进去送死。更别说,这娇气的圣花一千年才开一回,长年累月没人打过它的主意,此时看守戒备松懈,情有可原。
      
      钟鱼进了妖塔后,精神高度紧张,躲在蔺无阙身后。进来她就看他手刃了好几只扑过来的凶煞兽妖,因为下手快狠准,并没有弄出什么大响动。
      
      钟鱼看得也振作起来,人都进来了,花要摘走,当然速战速决最好。
      
      她立刻道:“蔺师兄,你先顶住!我去找花。”
      
      不过她还没走,就被蔺无阙随手拽了回来,他抬了抬下颚,“不用找了。那里,在底下。”
      
      他指的那里,是一口枯井的底下。
      
      钟鱼欣喜地跑过去,果然就看到井底有泛着点点幽光的草叶子。但她随后皱起了眉,道:“哪有花?”
      
      枯井底下是有幽光浮动的叶子,但是没有什么花都没有。
      
      蔺无阙闻言走了过去,往下扫了一眼,眼神泛上一抹冰寒,他很快收回了目光,忽而冷笑一声,道:“倒是有意思。有人先摘走了。”
      
      钟鱼听出了他这话带了一丝阴郁不快。
      
      她有点想安慰他说,不如算了,缘分还没到。再说了,我其实也没有特别渴望要吃啃这朵花,你不必愧疚,来日方长,慢慢修炼吃吃老参补身体也是可以的……
      
      “蔺师兄,”她刚说话,就被他带着走了。她惊愕道:“这是要去哪里?”
      
      蔺无阙道:“不想要月冥花了吗?”
      
      不想,其实真的不是很想。钟鱼心里焦急,崩溃道:“可它不是被摘走了?还能怎么办?”
      
      蔺无阙面色冷静,轻吐出一个字:“抢。”
      
      钟鱼在风中凌乱了,都这么叼的吗。
      
      蔺无阙看她恍惚的表情,勾唇笑了,道:“记得我刚刚说过什么?”
      
      不记得,你刚刚说了那么多句,我怎么知道你问的是哪句!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我不玩了,钟鱼索性装死了。
      
      蔺无阙看她漠不关心的死狗样子,也不甚在意。他只是幽幽地来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一句:“师妹若没有月冥花会死。”
      
      钟鱼:“……”
      
      !
      
      这句你他妈绝对没说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蔺魔鬼:我费劲心机送你一朵生命之花……
    求生鱼:拒收,谢谢亲哦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