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女魔头

作者:文渣朦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义侠

      胡汉三死了,李老二和王老四被唐巩用麻绳绑在椅子上。山贼们群龙无首,炸开了锅。
      
      宁知嫚几人趁乱离开黑龙寨,出来时天色已经灰蒙蒙一片,周围景色都暗沉不少。临走前唐巩用明心剑把牌匾劈的四分五裂,确认牌匾已经再也拼凑不起来才跟上他们的脚步。
      
      翠花跟大郎窃窃私语了好一会儿,后走到宁知嫚旁侧,道:“姑娘,对不起,方才是我误会你了。”
      
      翠花说的诚恳,水灵灵的眼睛闪动着,不敢直视宁知嫚,道:“我以为你跟那个毛孩子一样,是拥护魔教的。”
      
      唐巩耳朵灵,在后边大喊:“谁是毛孩子!我已经是男子汉了!”
      
      宁知嫚笑道:“刚才是谁在哭鼻子?”
      
      唐巩不语,留下一片寂静,只剩下树枝被踩断和树叶摩擦的脚步声。宁知嫚目视前方,不知在对谁轻声道:“对不起。”
      
      “姑娘说什么?”翠花没听清,刚问出口,身后响起参差不齐的脚步声。
      
      昏暗的光线中,十几道身影往几人所在的方向蜂拥而至,气势汹汹。
      
      唐巩道:“怎么回事?是黑龙寨的人追上来了?”
      
      翠花吓得身子一缩,躲在大郎身后。
      
      怪异的是,他们脚步声凌乱,那奋力狂奔的模样,与其说是追赶,倒不如说是被追赶。
      
      宁知嫚苏煜唐巩三人挡在他们身前,随时准备迎战。其中一人靠近他们,在近身的那瞬间,“扑通”跪下来,宁知嫚差点就没收回手中的黑气。紧接着,那十几个人也“扑通”几声,统统都跪了。
      
      三人:……?
      
      带头跪下的人道:“求各位大侠救救我们吧!我本来是附近镇子上的普通人家,被这些山贼强行掳来,强迫我也做了山贼。我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没了我他们可怎么活啊。”
      
      “白眼狼!我山寨何曾亏待过你,三餐温饱比你在那破村子待着时还要好,你还在这卖乖。看我今天不取了你的狗头!”
      
      声音跪下的人群后面传来,有几十人追上来,待他们靠近了宁知嫚才看清领头人是王老二和李老四。
      
      带头跪下的人道:“我们只是被你们逼着做山贼的,三餐温饱又怎样,我家中老母和妻儿吃不饱穿不暖,我宁愿不要这样的温饱。”
      
      他说罢,其他跪着的人声声附和,多日积满的怨气在此时爆发。李老四恼了,青筋暴起,指着他骂:“放你娘的屁!吃我黑龙寨大米的时候不见你鬼叫,我大哥死了就想投靠别人!是不是看不起我李老四?以为我李老四砍不死你?”
      
      李老四越说越觉得胸口上火,提着大刀就冲了过来。苏煜离他最近,在李老四冲过来时,修长的腿往他手腕一踢,又快又准。痛的李老四大叫一声,大刀“哐当”一声落地。
      
      宁知嫚竖起大拇指,干脆利落的一击,帅爆了。
      
      王老二见此大吼一声:“都给我上!”
      
      几十人手携武器冲了过来,跪着的人纷纷起身往后退。三人拦住冲来的山贼,山贼们武功不高,可人数多。原先只是针对他们三人还好应付些,此时一边要防住他们的攻击,一边要防止他们越过去攻击后面的人。
      
      三人应接不暇,尤其冲向苏煜的人数最多,可宁知嫚也腾不出手去帮他。她击晕一个想冲到身后群人的山贼,对着苏煜和唐巩喊道:“先打晕再说!”
      
      苏煜和唐巩闻声下手更狠了。此时天色越来越暗,他们快要看不清山贼的脸,特别是宁知嫚和苏煜两人赤手空拳,只有唐巩有武器,这样下去肯定守不住。
      
      唐巩那边传来嘶声力竭地吼声,宁知嫚看过去,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一个山贼钻了空子,手上长矛对着唐巩直直刺去。宁知嫚离得太远了,苏煜那边人更多,脱不开身。眼看□□就要刺进唐巩身体,一道黑影不知道从哪窜出,拦截长矛反手把那个人拍飞出去。
      
      唐巩劫后余惊:“呜哇!吓死我了。”
      
      那道黑影站定,离得太远天又黑,宁知嫚看不清他的脸。只听他道:“少爷,家主吩咐过你不能乱跑,请随属下回去。”
      
      一个没眼力劲的山贼想趁机偷袭,那人剑影一闪,山贼倒地不起。
      
      好强!
      
      “师尊!危险!”
      
      宁知嫚回过神来,见苏煜在身旁替她挡了一刀。原先攻击他的山贼此时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窘了。解决的这么快?
      
      两人把剩下几个人解决掉后,唐巩连同那个没看清楚面容的人一起,不见了。
      
      原本宁知嫚以为唐巩只是个普通富贵人家的小少爷,看那侍卫的身手,身份很是不一般啊。
      
      苏煜道:“天快黑了,我们要快些回去了。”
      
      苏煜说的随意,脸上笑容不减,对唐巩不见这事毫不在意。好似唐巩这个人真的只是个过客,宁知嫚总觉得他跟平时一样的笑容多了层深意。在送村民们回去时问他唐巩是什么身份,他笑着说不知。
      
      宁知嫚只好作罢。
      
      回到冬青镇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宁知嫚和苏煜找了家客栈用过晚膳,要了两间房。
      
      让店小二打了桶热水,宁知嫚沐浴过后,累瘫在床上。
      
      翠花眼中尽是仇恨的面容浮现在宁知嫚脑海。
      
      “有什么不一样,都是魔教,以为做点好事就能磨灭十年前所做的罪恶吗!”
      
      宁知嫚长叹一口气,起身到桌子上倒杯茶水。
      
      凉凉的茶水顺着喉咙流进胸口,那股凉意让她感觉稍微冷静了些。
      
      “吱呀!砰,咚。”
      
      什么声音!?
      
      宁知嫚环视房间一圈,一个蒙面人站在窗边,一袭青衣,手中一把檀木折扇,腰间挂有玉箫和玄色匕首。遮住半边脸的黑面巾上方有一撮斜刘海,剑眉鹰目中挡不住的锐气。
      
      蒙面人看到宁知嫚怔愣一瞬,似是没想到这里会有个人。
      
      两人相对无言,只一会,蒙面人眼神闪烁,僵硬地转过身去。留下一句“打扰了”,跳窗而出。
      
      宁知嫚:???
      
      她突然想起自己刚洗完澡,因为还觉得有些热,穿着随意,两肩还露出些许肌肤。
      
      =口=难道是因为这个?她也没怎么露啊。
      
      又是一声“咚”,苏煜出现在窗前,看见宁知嫚明显也怔愣了,停顿的动作正是刚跳下窗的姿势。
      
      他转过头去,道:“师尊,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蒙面人?”
      
      “看到了。”宁知嫚指向窗户,“就站在你现在的这个位置,不过已经走了。”
      
      苏煜转身要跳窗。
      
      “苏煜!”
      
      他踏在窗户的左脚顿住了,没有回头,但是他的肢体动作让宁知嫚知道了他现在很紧张。
      
      “你去哪?”
      
      “追蒙面人。”
      
      “别追了。”宁知嫚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过来坐。”
      
      她虽不知那人是谁,但刚才没在他身上感受到什么恶意,她现在对苏煜为什么追那个人比较
      感兴趣。
      
      苏煜踏在窗户的左脚放下,走到桌子边坐下。
      
      宁知嫚问道:“那人是谁?”
      
      苏煜道:“徒儿也不知。”
      
      宁知嫚道:“那你追他做什么?”
      
      苏煜道:“他跟踪我。”
      
      “跟踪你?”宁知嫚想了想,“你做什么坏事了?”
      
      苏煜的嘴角的微笑有些怪异,道:“徒儿能做什么坏事,只不过是平日去偷看菜馆子的厨子怎么煮菜而已。”
      
      宁知嫚知他是因为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又听到他开口。
      
      “那人从三个月前就开始跟踪我了。”
      
      宁知嫚惊了,“三个月前??”
      
      苏煜点头,道:“嗯,每次只要是有关魔教的事就会被人跟踪。”
      
      宁知嫚皱眉,“有关魔教的事就会被人跟踪是什么意思?”
      
      苏煜道:“徒儿偶尔会与魔教的人接触,每次交谈或者相见之后就有人尾随我。”
      
      宁知嫚道:“你可有跟人说过你是我徒弟?”
      
      不知为何,宁知嫚说完这句话时,感觉苏煜嘴角的弧度僵硬了,再一眨眼,仿佛刚才都是错觉。
      
      苏煜道:“未曾对对别人说过,这事只有两位师伯知道。”
      
      宁知嫚单手托腮,“那应当不是因为身份问题,别的时候不会吗?或者是你未曾发现?”
      
      苏煜坐的端正,温文尔雅的气质中透着一丝少年独有的意气风发,他道:“师尊,徒儿虽不算什么江湖高手,但有没有人跟踪这种事还是知道的。”
      
      宁知嫚见他这般神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后“噗嗤”一声笑出声。
      
      都怪苏煜长得太高了,平日里像个深沉的大人一样笑容得当,让她都忘了他本质上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这不,质疑了一句就不服气起来了。
      
      苏煜眼中翻滚着隐忍的涌动,道:“师尊终于笑了。”
      
      笑声戛然而止,宁知嫚下意识抚摸自己的嘴角。
      
      苏煜道:“自从那件事之后师尊就再也没笑过了。”
      
      “是吗?”宁知嫚垂下眼眸,不敢直视苏煜,“你都长大了。”
      
      苏煜的嘴角不再勾起,渐渐铺平。
      
      宁知嫚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不待他开口,道:“你刚才是出去了吗?”
      
      苏煜明白她是不想说这个话题,“嗯”一声,道:“师尊不是要找明叔吗?徒儿有一位熟人就在魔教,刚才去寻她了。”
      
      宁知嫚想起他刚才说的话,道:“所以你是因为去找了魔教的人才会被跟踪?”
      
      苏煜道:“嗯,那人都是在我联系魔教的友人之后就一直跟着我。”
      
      宁知嫚脑子转得快,在心里列出几个可能性,问道:“跟踪你的人会不会是魔教的人?”
      
      苏煜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会。”
      
      宁知嫚虽不明白他为何能如此断定,但见他自信不疑的模样,也不怀疑他。
      
      苏煜道:“那人只是跟踪,不曾对我出手过。若他没有刻意模仿别人,应当是江湖上那位‘义侠’林京墨。”
      
      宁知嫚道:“‘义侠’林京墨?何以断定?”
      
      苏煜手指腰间,“传闻林京墨腰间别有一只玉箫和一把玄色匕首,手中不离折扇。”
      
      宁知嫚点头,道:“对,刚才那人确实是这样。”
      
      苏煜道:“此人时常劫富济贫,富商最怕他夜晚大驾光临。但因百姓时常受他恩惠,因此给他取了‘义侠’这个名号。”
      
      听他这么说,林京墨这个人其实是个好人?那为什么要跟踪苏煜?而且是在跟魔教有关系的时候?
      
      宁知嫚道:“难道是因为你经常闯进别人厨房被这位‘义侠’知道了,误以为你是个私闯名宅的小贼,又抓不到你把柄。正好在魔教有熟人,所以每次你去魔教他就跟踪你。”
      
      苏煜:……
      
      “师尊,我已经同熟人安排好了,明日就去找明叔。”
      
      居然直接跳过她这么认真的分析!
      
      宁知嫚兴趣乏乏回道:“哦。”
      
      算了,总之多加小心就对了。
      
      苏煜嘴角悄悄勾起,道:“师尊劳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
      
      说罢,起身往窗户那边走去,脚刚抬起。
      
      宁知嫚道:“你就不能正常走门吗?”
      
      苏煜道:“从门出去有损师尊名声。”
      
      宁知嫚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无所谓道:“你师尊我的名声早就臭了,这边,从门出去,爬窗像什么样子。”
      
      苏煜转身拐了方向,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宁知嫚看见了他紧锁的眉头,像是在生气?还没问出口,苏煜已经出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