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女魔头

作者:文渣朦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罪孽

      昏暗的光线,潮湿的地面,角落里几只老鼠窜来窜去,速度飞快,每每听到“吱吱”的声音看过去,角落里空无一物,只能看到一条细长的尾巴晃过。
      
      暗室里,四人均被反手绑在柱子上。
      
      “呜呜呜,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听信流言才会变成这样,呜呜呜,都怪我。”
      
      “我说唐兄,能不能别哭了。”宁知嫚想捂住耳朵,奈何双手被绑住了,“你今年几岁了还哭。”
      
      唐巩哭的鼻涕直流,手被绑住了无法擦泪,略显稚嫩的脸都是眼泪和鼻涕。
      
      “可是,是我把你们带过来的,呜呜,所以你们才会被抓。”
      
      即使此处光线不足,宁知嫚也能看到唐巩满脸的水,心里有些嫌弃他,看他哭的这么难受又不忍心责备他,道:“本就是我们要跟你一起来的,不关你的事,别哭了。”
      
      苏煜似是听见了什么声音,看着紧闭的木门,道:“有人来了。”
      
      胡汉三在走廊就听到唐巩的哭声,进了暗室,见四人被绑在柱子上任人宰割的样子,心中气恼。
      
      刚才他怎么就被吓住了?区区几个毛头小子,他都当了多少年山贼了,居然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小子唬住,脸面都丢光了。恼归恼,他来这不是为了找回脸面的,这几人武功高强,若是能留他们,那他日后在墨云山这一带的地位就更稳了。
      
      胡汉三道:“三位皆是贵客,恕我用这样的方式招待你们。我胡汉三也算是个讲义气又好客的人,只要你们愿意留在我这山寨里头,我定好吃好喝招待。”
      
      在最后边被绑着的青年啐一口唾液,“呸!一个山贼还讲义气,你要不要脸。”
      
      胡汉三一拳轰向青年腹部,那几人需要拉拢得罪不得,可这个只是顺势抓来的,胡汉三自然不用客气。
      
      青年“哇”一声吐出一口血来,可见胡汉三下手有多重。
      
      宁知嫚道:“胡大哥,有话好说,那位小哥说话不好听,堵住他的嘴就好了。”
      
      胡汉三应声:“小娘子说的是,老四,把他的嘴堵上。”
      
      后又道:“几位好好考虑下?”
      
      唐巩在他进来的时候就止住眼泪了,听他说什么留在山寨里头没懂是什么意思,问道:“胡大哥让我们考虑什么?”
      
      胡汉三昂头,又恢复刚才喝酒那副自豪的模样,道:“留在我山寨里当山贼啊,跟着我胡汉三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不愁富贵。”
      
      说着走到宁知嫚面前,食指勾起她下巴,道:“小娘子可以当我的压寨夫人,等我山寨做大,占了花城,就给你个城主夫人玩玩。如何?”
      
      苏煜听罢又要发作,感觉脚边被什么撞了下,低头看,宁知嫚的脚刚刚收回去,只好忍住怒气不吭声。
      
      宁知嫚勾起嘴角,道:“可这是我的终身大事,岂可随意答应,我还需回家问问我的爹娘。”
      
      胡汉三收回抬她下巴的手,大笑两声,道:“这容易,我随你回去下聘礼,看在我胡汉三的面子上他们敢不把女儿嫁给我?”
      
      宁知嫚故作迟疑,道:“那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胡汉三见她有松口的意思,心下欢喜,前些天带回来的那个翠花整日哭哭啼啼,哭的他烦死了,若能换了这个小美人来当他的压寨夫人自然是最好不过,当下道:“问几个问题都可以,你尽管问。”
      
      宁知嫚笑得更深,问道:“胡大哥为何要把这里假扮成魔教据点。”
      
      胡汉三还以为她会问有多少聘礼,却不想是问这个,随意道:“嗨!这有啥好问,魔教的名头好用,门口挂个魔教据点的牌匾,找茬的人都少了不少,还时常有江湖侠士要进我这山寨。”
      
      唐巩虽知道这个是骗局,但亲耳听胡汉三嘴里说出还是有些难受,道:“你冒充魔教,你就不怕魔教的人找上门来吗?”
      
      胡汉三仿佛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刺耳的笑声满是嘲意,“魔教早些日子就不见踪影了,外头都在传他们被屠魔派的人打的不敢出来,我怕什么?”
      
      宁知嫚这下明白了,原本以为胡汉三多多少少跟魔教有点关系,如今看来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胡大哥,请容我考虑一下。”
      
      胡汉三一向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听到小美人说要考虑,直道:“还考虑什么,明日我们就成……”
      
      剩下的字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胡汉三背后发凉,改口连道几声好,逃命一般出了暗室。
      
      唐巩虽被绑在她旁边的柱子,可并没有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一脸疑惑。
      
      宁知嫚道:“苏煜,脾气太暴躁可不好。”
      
      苏煜的声音平静到令人害怕,道:“还是姐姐从容。”
      
      宁知嫚耸肩,道:“好了,既然这里跟魔教没什么关系,那我们走吧。”
      
      唐巩疑惑道:“怎么走?我们都被绑住了。”
      
      唐巩话才刚说完不久,宁知嫚就在他眼前移动,绑住她手腕的粗绳掉落在地,苏煜跟随其后也移动了。
      
      唐巩目瞪口呆,“苏苏苏苏姑娘!?你是怎么解开绳子的?”
      
      宁知嫚一脸正经道:“我会缩骨功。”
      
      谁信啊!?
      
      唐巩看向苏煜。
      
      苏煜道:“我会缩绳功。”
      
      这个更离谱!
      
      宁知嫚看着苏煜手里因微光照射而有些反光的小刀,心道苏煜比她更有讲笑话的天赋。
      
      宁知嫚揉揉因绳索捆绑而泛红的手腕,道:“你有小刀,去帮他们解绑吧。”
      
      苏煜点头,给二人解绑。
      
      唐巩看见小刀,瞬间明了,脸上微热,方才差点就信了。
      
      苏煜刚给青年松绑,青年就拿出堵在嘴上的臭布,咳嗽几声,狠狠瞪向宁知嫚。
      
      宁知嫚知道他在气什么,道:“你瞪我做什么,没本事就不要跟人家叫板,白白挨打。”
      
      “你……!咳咳!”青年刚顺了口气,被气的又咳起来,“你有本事怎么不对付那老贼,空有一身好武功,却没半点怜悯之心。”
      
      宁知嫚笑了,难道有武功就一定要行侠仗义?这青年说话说得还真是理所当然。
      
      宁知嫚不搭理他,唐巩却怒了,道:“你这人怎么说话的,要不是因为你那位翠花,我们能被关起来吗?苏兄方才大可不管翠花的性命,直接走,可人家留下来了还要被你奚落,不知感恩!”
      
      青年被他这么一说,想起在大厅里紧紧抱住人家大腿,羞的身子紧绷,说不出话。
      
      宁知嫚道:“好了,是想把人都吵过来吗?还救不救人了?”
      
      苏煜道:“要救吗?”
      
      宁知嫚半开玩笑道:“救,不然等会这位兄台又抱住你大腿,我们还要不要走了?”
      
      青年羞愧中听到宁知嫚愿意救人很是欢喜,然而下一句让他决定还是不要给这个人道谢了。
      
      刚才被押进来的时候宁知嫚大概记住了路线,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带路,几人很快就出去了。可他们不知道新娘在哪,几人商量之后,决定一个一个房间找过去。
      
      这里地方大,房间多,可人手不多,因此许多房间看守的人很少。宁知嫚推测,新娘在的地方看守的人应该很多,于是都往守卫多的房间找。在其中一个房间的窗纸戳了一个洞,果然看见那个新娘坐在床边。
      
      宁知嫚向躲在远处的三人招手,轻轻打开窗户,从窗户爬进去。
      
      轻手轻脚靠近新娘,还未出声,新娘发现了她,差点惊呼出声。
      
      宁知嫚连忙捂住她的嘴,做了个噤声的姿势。道:“翠花姑娘莫慌,我们是来救你的。”
      
      翠花惊恐的脸部平缓下来,问道:“你们?”
      
      随后她就看到又有三人从窗户爬进房间,正是今天看到的那几个,还有那位青年。
      
      翠花喜极而泣,扑向青年怀中,柔柔喊道:“大郎。”
      
      宁知嫚刚刚好像听到青年的闷哼,嗯……他刚被打成重伤来着,默哀。
      
      翠花也听到了,忙退出青年怀里,看到他嘴边的血渍,道:“大郎,你受伤了?”
      
      青年脸上尽是柔情似水,道:“我没事,你快跟我们一起逃吧。”
      
      人也找到了,宁知嫚亦打算要走了,走到窗口看了几眼,道:“你们先走,我断后。”
      
      苏煜道:“我和姐姐一起。”
      
      唐巩正想说他也要在后面,就听到翠花毅然决然的声音。
      
      “我不走。”
      青年惊讶的抓住翠花双肩,道:“翠花,你在说什么?难道你真的想留下来当山寨夫人?”
      
      翠花摇头,道:“不是的,大郎。我要给我阿爹报仇。”
      
      青年呼了一口气,道:“原来是因为大伯的事,翠花,你一个弱女子要怎么报仇?还是跟我回去吧,我们换个没有山贼的镇子,重新开始,好吗?”
      
      翠花甩开他的手,道:“不好!我一定要亲手报仇!卑鄙无耻的魔教,我哪怕死,也要杀几个魔教的人一起带下地狱!”
      
      唐巩刚刚体会了一把被欺骗的感受,对这里也甚是痛恨,因此他感觉自己能够理解翠花的。可魔教只是被无辜拖下水,他想了想,道:“翠花姑娘,其实这里并不是什么魔教据点,这是胡汉三为了拉拢人士说谎,你爹的死应当跟魔教的人没什么关系。”
      
      翠花满脸厌恶,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替魔教说话?”
      
      唐巩震惊了,这姑娘刚才在青年怀里还一脸柔情,跟现在判若两人,翻脸之快他都反应不过来。
      
      翠花道:“不管是不是魔教的人杀的我爹,本来要救我爹的人听到杀人的匪徒是魔教的人都袖手旁观了。这还不是魔教的错?”
      
      唐巩道:“这……翠花姑娘,你这是蛮不讲理。杀你爹的人毕竟不是魔教,而是这的山贼。”
      
      翠花怒了,呵斥道:“那又如何,魔教残暴的恶行在十年前就人尽皆知,你又来替魔教说什么话!”
      
      唐巩也怒了,道:“那是十年前的魔教,跟现在的魔教不一样!”
      
      翠花道:“有什么不一样,都是魔教,以为做点好事就能磨灭十年前所做的罪恶吗!”
      
      她气势汹汹,眼泪随之一滴一滴落下,“十年前我亲眼见我阿娘被魔教的人凌ru致死,我和阿爹好不容易活下来,现在阿爹又因为魔教死了,呜呜呜,我怎能不恨!魔教的人就该全部下地狱!”
      
      唐巩哑声。
      
      苏煜沉着脸,手中的小刀紧握,就要朝着翠花的喉咙掷出。感觉一只纤细的手抓住他紧握小刀的右手,压了回去。
      
      他低头往右看,宁知嫚一向沉着冷静的脸上此时挂着一幅让人难以言喻的神情,眉头紧锁,眉尾高挑,双唇紧抿,那只抓着他的手微微颤抖,他感觉心脏一紧,抽疼抽疼的。
      
      师尊……
      
      气氛瞬间安静到诡异,谁也不说话,只剩翠花呜咽的声音。
      
      “砰!”
      
      房间大门被撞开,十几人涌进来,外面还站着数不尽的人。
      
      胡汉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怒气冲冲道:“好啊,原来你说考虑一下是为了拖延时间,心里的鬼主意在这呢!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唐巩心中大喊不妙,正想问众人怎么办,见宁知嫚沉着脸过来,周围的寒气都渗进他的里衣了,冷的他打了个寒颤。
      
      宁知嫚勾起嘴角,问道:“唐兄,你的剑能不能借我一下。”
      
      唐巩被她浑身冰冷的气息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一个好字刚出口,背后的剑一声剑鸣,转眼就到了她手中。
      
      说时迟那时快,只一秒,她已身处胡汉三面前,他的明心剑直直插入胡汉三的胸口。
      
      胡汉三甚至没反应过来,他只看到一双泛着红光的墨瞳出现,随之胸口一痛,那把剑就刺穿了他的心脏。
      
      “大当家!”
      
      “三哥!”
      
      场面瞬间吵嚷起来,宁知嫚抽出明心剑往打开的木门一挥,木门四分五裂。
      
      “闭嘴!”
      
      一众男人紧闭嘴巴不敢出声,满腔怒火变成了惊惧。
      
      宁知嫚直接把剑往床上锦被一抹,擦干净血渍把剑还给唐巩。
      
      唐巩心情十分复杂的接过剑,见她缓缓走向翠花。
      
      翠花亦被她方才的气势吓到了,战战兢兢,抱住青年手臂不敢动弹。
      
      宁知嫚道:“翠花姑娘,仇我已经帮你报了,你乖乖跟你的夫君回去好吗?人生苦短,不应该被仇恨蒙蔽双眼,你还年轻,应该拥有自己的人生。”
      
      翠花刚止住的眼泪又不停的流,“可是……可是我阿爹他……”
      
      宁知嫚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好受一点,她只能笑,自己笑了好歹能感染她一点,让她不那么难受。
      
      “你阿爹也是希望你能过个安稳的好日子的。”
      
      翠花回想起她阿爹临死的遗嘱,泪落得更狠了,哭了一会儿,猛地点头。
      
      “我会跟大郎回去的,谢谢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