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女魔头

作者:文渣朦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据点

      申时。
      
      林木青翠,香草芬芳。
      
      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有一条林间小道,清风吹拂而过似是在温柔轻抚,上空回荡着悦耳的燕语莺声。走在林间小道,若细细去闻,还能闻到一股清新的泥土与绿草的气味。不时有绿叶飘落,伴随着微风飞向远处。
      
      宁知嫚喜出望外,她竟不知道墨云山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看树的种类,不是白桦树,她亦不知道是什么树。褐色树干,葱绿树叶,树干上还有藤蔓围绕攀岩往上长。
      
      她下山时是另一条路,按照方才走的路线来看,应该是墨云山下的另一边。难怪她没发现山下有什么据点。
      
      “二位同我一起去,要小心些,不要失礼了。黑衣可厉害了,个个身怀绝技,神出鬼没,整日找不着人影。可若是百姓们有什么危险,第一个冲出来肯定是黑衣,把那些恶徒打的屁滚尿流。诶,姑娘,你有在听吗?姑娘?”
      
      “嗯?啊?”宁知嫚从景色中回过神来,“我在听。”
      
      但显然她刚才是没听的,唐巩也不在意,他已经习惯了,每每说到魔教黑衣的时候,身旁人都是兴趣乏乏。
      
      唐巩道:“对了,我还不知二位叫什么?”
      
      苏煜道:“苏煜,这位是我师……”
      
      “苏曼!”宁知嫚用手肘撞了一下苏煜,“这位是我弟弟。”
      
      苏煜看她一眼,不出声。
      
      唐巩停住脚步,有些疑惑,道:“原来二位是姐弟,可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师什么的。”
      
      宁知嫚斩钉截铁道:“没有,你听错了。”
      
      唐巩信了,又往前走,“那我称二位苏姑娘和苏公子罢。二位都姓苏,到让我想起一个人。你们可知方云的那位苏哲君?”
      
      宁知嫚摇头,苏煜依旧不出声。
      
      唐巩倍感惊奇,直呼道:“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人物,你们竟是不知道?”
      
      说罢,双手握拳放在胸前,下巴高昂,用极其骄傲的神情道,“正所谓乱世出英雄,如今江湖能人辈出,年轻高手纷纷涌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堪称百年难得一遇之盛世。而那位苏哲君,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脱颖而出,成为新秀中的翘楚。他,武功高强,他,睿智无双。十三岁破解七星宗迷阵,十五岁独闯东影宫,十六岁武林大会夺冠。作为方云剑圣萧旭尧座下大弟子,最年轻武林大会冠军,是现今最受关注的一位奇人。”
      
      宁知嫚没多在意唐巩说的话,只觉他变脸速度让她啧啧称奇。不过萧旭尧是谁,她怎么没听说过?
      
      宁知嫚道:“唐兄,请问这位剑圣萧旭尧是哪位?”
      
      唐巩道:“剑圣萧旭尧啊,这也是位传奇人物!想当年……”
      
      宁知嫚无视他又一番长篇大论,低声问苏煜萧旭尧是谁。
      
      苏煜低声道:“旭尧是萧师伯的字。”
      
      宁知嫚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萧师兄!?
      
      苏煜及时扶住宁知嫚才幸免她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唐巩听到声响转过头来,问道:“苏姑娘没事吧?”
      
      宁知嫚摆摆手,“我没事,方才没看到前面有个小石子,不小心踩到了。”
      
      唐巩道:“这条路小石子比较多,苏姑娘当心些,很快就到了。”
      
      宁知嫚点头应声好,苏煜担心她会再次不小心摔倒,扶着她不肯放手。
      
      几人走了一会就看到一个用木柱子钉成的大木门,门上面挂着一个破旧牌匾,写着“魔教据点”四个大字。
      
      宁知嫚:“……唐兄,你确定是这?”
      
      唐巩嘴角勾得老高,满脸写着高兴,“就是这里哦。”
      
      宁知嫚看一眼唐巩兴奋的脸,再看一眼那个木门,内心复杂。
      
      这一看就是随意建起的栅栏和大门,还有里面房屋的构造,一看就不像个据点,反倒像是个……
      
      苏煜:“匪窝。”
      
      宁知嫚尴尬笑笑两声,“那个……唐兄,你确定是这里吗?”
      
      “这里就是魔教据点哦,”唐巩指向上面的牌匾,“你看。”
      
      苏煜:“字好丑。”
      
      宁知嫚:“还好。”
      
      其实确实很丑,但是她的字更丑,唉。
      
      这么想着,看到苏煜对着她笑得神神秘秘。
      
      “嗯?你笑什么?”
      
      苏煜:“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从前的事。”
      
      唐巩:“我还是第一次来魔教据点,好紧张,我们快点进去吧。”
      
      宁知嫚:“没看出来你紧张。”
      
      说罢跟苏煜往里走。
      
      苏煜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师尊,这里不太对劲。”
      
      宁知嫚小声道:“嗯。”
      
      进了门,有一个很大的空地,临近栅栏边缘有好几个武器架子。上面放着各式□□、大刀,宁知嫚没怎么见过这类武器,远远望去都觉得十分壮观。
      
      往前看,几座阁楼门上都挂着大红绣球和红布,窗上柱子上都贴满囍字,里面传来激昂兴奋的笑声。
      
      这是在办什么喜事?
      
      宁知嫚站在离门口五米远的地方,拉长脖子往里瞧,里面熙熙攘攘好不热闹。门口边有一个畏畏缩缩的青年趴在门上,不知在看什么。一会儿,一个身着褐色布衣的魁梧大汉出门来,看他打扮——不管怎么看都像是电视剧里的山贼。
      
      “喂!你这毛头小子,还在这捣乱!赶紧给我走走走。”
      
      那魁梧大汉一把扯开青年,青年瘦小的身板在他面前显得弱小无力。不过他也是真的无力,被大汉扯的连连往后退,摔倒在地。
      
      魁梧大汉拍拍手掌,瞧见宁知嫚三人站在前面,不耐道:“你们又是来作甚的?今天我大当家的娶夫人,没空理你们。”
      
      唐巩上前拘礼,道:“这位大哥,你误会了,我们是来申请入教的。”
      
      魁梧大汉愣了一会儿,干笑两声,道:“原来是想入我们魔教,抱歉抱歉,进来吧。”
      
      这大汉的神情,分明自己都愣了一会儿,宁知嫚这下确定这里不是魔教据点了。唐巩没有丝毫怀疑就跟了进去,宁知嫚无奈,这小公子哥恐怕是没经历过社会。
      
      几人跟了进去,身后那青年叫喊道:“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我要见翠花。”
      
      宁知嫚回头看了他一眼。
      
      “姐姐,怎么了?”
      
      宁知嫚闻言跟上他们,道:“没事。”
      
      路过十几张桌宴,才到了里头。宁知嫚看了下这个大厅,大概几十个人吧,等会若是打起来有没有胜算呢?
      
      “老四,这几位是?”
      
      说话的人是一个面相凶狠,身着红色外衫的中年男子。一双凶恶的上吊眼与身上喜庆的衣衫完全不搭,左脸还有一道十字刀疤。
      
      被称之为老四的魁梧大汉附在他耳边,用手挡住耳朵小声说了几句。
      
      那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几声,道:“原来是来投靠我魔教的侠士,幸会幸会。我是胡汉三,今日正好是我大婚的日子,先来喝我一杯喜酒。喝过了我们就是兄弟!”
      
      有人递过来三个茶碗,碗里装着透明清澈的酒水,宁知嫚光闻气味就知道这酒有多烈,不由得伸手捂住口鼻。
      
      胡汉三见她捂住口鼻眉头紧锁嫌弃的模样,面上不悦,道:“这位小娘子不爱喝酒没关系,你们二位可一定要喝我这碗酒。”
      
      唐巩接过茶碗,讪讪道:“胡大哥,我们都不甚喝酒,可否以茶代之?”
      
      胡汉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把唐巩吓了一跳,差点没拿稳手里的碗。
      
      胡汉三:“不行!男人就得喝酒,喝什么茶,今天不喝这碗酒别想入我魔教。”
      
      苏煜不紧不慢道:“请问胡大哥,你是魔教哪堂的?”
      
      苏煜站的笔直,不卑不亢中礼数也周全,胡汉三向来最看不得这般君子姿态。
      
      “什么哪堂的?”胡汉三仰头喝完一碗烈酒,用袖子一抹擦嘴,“老子就是魔教的,怎么?你不信?”
      
      苏煜道:“现今魔教有三堂,东部水镜堂、西部飘霜堂、南部无定堂。各处据点皆是三堂长老所定,管理据点的苑主都是三堂精心挑选出来的。按理说,胡大哥若是苑主,应是其中一堂出身才对。可听胡大哥所言,似是不知这个规矩?”
      
      场面瞬间寂静下来。
      
      宁知嫚也不知道原来当据点老大还有这么个规矩,不过她原来也不怎么管魔教的事。胡汉三的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下来,宁知嫚面无表情,心里已经搬好小板凳坐等吃瓜,就想看这个山贼头目会怎么圆谎。
      
      唐巩率先打破尴尬,道:“……苏大哥,或许胡大哥是个特殊例外呢?”
      
      胡汉三立马接道:“没错,那什么堂主看我俊美,破例让我当这个什么主。”
      
      宁知嫚窘了,这人跟俊美一点都不沾边好吗?
      
      苏煜瞥了唐巩一眼,唐巩吓得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苏煜道:“苑主都有魔教信物,胡大哥可有?”
      
      胡汉三满脸不耐烦,抓起桌子上一个茶碗往地上猛摔,“啪”一声,那茶碗在地上四分五裂。
      
      “说来说去你就小子就是不信我,不信我还来我这干什么,不入教就赶紧滚。”说罢指向唐巩,“这个小兄弟倒是不错,你可有兴趣进我魔教?”
      
      唐巩抬头满脸兴奋,连忙点头,“我想进!”
      
      此时,一个青年冲了进来,双手握着一柄长剑,指着胡汉三,一边说一边抖。
      
      “胡汉三你这个不要脸的老贼,翠花是我明媒正娶的妻,你休想娶她当你的压寨夫人,把翠花还给我!”
      
      众人:……
      
      压寨夫人四个字响当当的,蠢人都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
      
      唐巩道:“胡大哥,这是……?”
      
      胡汉三一把掀了桌子,怒吼道:“一个两个烦死了,老子就是这黑龙寨的大当家,怎么着?既然不走那就都别走了,留下来给我当看门狗。兄弟们,给我上!”
      
      唐巩难以置信的看着朝他冲来的大汉,弯腰躲过攻击,绕到背后一掌击飞大汉,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宁知嫚拿起四角板凳,来一个拍一个,道:“唐兄,你是不是没见过山贼?”
      
      唐巩又击飞一个,道:“我是没见过,可这里是魔教据点啊。”
      
      苏煜踹飞一个偷偷靠近宁知嫚的猥琐男子,道:“挂个牌匾就是魔教据点了?那你穿件襦裙岂不是女子了?”
      
      宁知嫚:……这比喻。
      
      唐巩脸上一红,“我是男子!”
      
      语罢,理解了苏煜话里的意思,才明白自己给骗了,脸更加红了。
      
      宁知嫚摇头叹气,这孩子是刚出来混的吧?
      
      三人一边打还一边聊天,毫不费力,胡汉三惊觉不妙,这几人武功不弱,怕是不好对付。
      
      “啊!”
      
      一名身着红色嫁衣的貌美新娘被一个面容阴森的男子拖着走,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匕首。
      
      胡汉三喜道:“老二!”
      
      青年大喊一声“翠花”,冲了过去,被胡汉三一脚踹翻在地。
      
      被称为老二的阴森男子大声道:“不想这个美娇娘死在我手里就住手!”
      
      众人停手了,应当说,宁知嫚三人停手了,其他人终于不被揍了。
      
      胡汉三见威胁有效,嘚瑟道:“刚才不是打得很欢吗?怎么不打了?”
      
      他一手掐住新娘下巴,新娘痛的叫出声。
      
      “原来你们都是打着我压寨夫人的主意,想来救人?好说好说,这位小娘子留下当我的压寨夫人,我就放了她。”
      
      宁知嫚眨巴着双眼,无辜的看着胡汉三指向自己的那只食指。身子往右挪了挪,胡汉三的食指也跟着她动。
      
      “砰”一声巨响,一张桌子在苏煜手下碎成渣渣。宁知嫚摸摸被残渣木头弹痛的左臂,又往右挪了几步,避免再次被波及。
      
      苏煜此时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那双眼眸半眯,阴沉沉的,紧盯着胡汉三,看的胡汉三毛骨悚然。
      
      “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胡汉三倒退两步,抢过老二手上的匕首,抵在新娘脖子上,慌张道:“别忘了,不听话她就死定了。”
      
      苏煜仍微笑着,刚抬脚踏出一步,感觉有一个重物压着他的腿不能动弹,低头一看,青年跪在紧紧抱住他的腿。
      
      “不要!翠花会被杀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