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只若初见

作者:迷之玉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有山匪犹豫着想要提醒卫戎,芷医师来了。正踌躇着,芷汋将右手食指比在唇边,对山匪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山匪们安定下来。
      做完这个动作,芷汋也被自己的大胆惊呆了。她竟然自然地做出了这样带有命令意味的动作!单方面的尴尬中,她服下一枚九品隐匿丹,跃上房梁,终于看到了地上二人的脸。
      是楚琸与秦子和。
      少了芷汋这个修者的威胁,卫戎凭借着不知是魔修还是魔族的力量,很轻易地制服了这二人,并绑回了山寨。
      不,也许也没有那么简单。听楚琸刚刚说的话,他和卫戎似乎是刚刚开始面对面的交谈。
      或许这二人之一看出了卫戎的手段,提前做了针对修士的防备。只是毕竟还是没有敌过金丹期的卫戎,撑了这许多天,还是被抓了过来。
      如果把他们抓来的是其他任何人,光是冲着这二人的颜值,芷汋都一定会去搭救。不过现在嘛,另一边是她的心上人,她见过颜值最高的人。就冲着这颜值,芷汋觉得自己就会无条件支持他。
      楚琸缓缓道:“不如先让其余人退下,我们三人好好谈一谈。我和秦将军都服下了你给的丹药,全身无力,对你没有威胁。”
      不少山匪都戒备地看向二人。其中一名山匪道:“那姓秦的小子邪门得很,谁知道他想对老大做什么!”
      另一人接道:“就是!不如让我们留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也不怕他出阴招。”
      秦子和冷笑,想要说什么,被楚琸制止了。
      卫戎看向山匪们,眼中冷色尚未褪去,带着些歉意道:“抱歉,大家先回房休息吧。”
      摁着楚琸秦子和二人的两名山匪在卫戎的示意下也松开了手,放任二人挣扎着站起身来。
      山匪们欲言又止,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大堂,然后十分默契的趴在门外,准备偷听。
      芷汋外放神识,知道山匪们都在偷听,于是贴心地绕着三人画出一个隔音阵法。
      她把自己坐着的房梁也包括在阵法内,方便自己继续偷听。
      楚琸道:“当年,陛下刚刚登基,经验尚浅,受有心人蛊惑挑拨,这才铸下不可挽回的大错。如今陛下誓要做一代明君,这对百姓是一件好事。
      “逝者已矣,便是你做出弑君之事,戎将军也回不来了,只会搅得朝廷动荡,百姓不安。不如放下仇恨,放下屠刀,朝廷自会从轻发落。”
      “戎将军的罪名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平反。你只要去城镇上走一走,就知道了。”
      卫戎恨恨道:“好一个逝者已矣,好一个誓做明君。他杀了我父亲,消灭了所谓‘潜在的威胁’。知道那样莫须有的罪名不能服众,生怕毁了自己的名声,这才假惺惺地给我父亲平反,却不肯承认自己有错,又把责任推到他人身上。难道我还要感谢他不成?”
      这样一番话说完,卫戎平静下来,冷然道:“不过有一件事你说对了。即使我杀了他,父亲也不会回来。我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可耻的人,毁了如意村的平静。”
      芷汋心道:卫戎的父亲姓戎?那卫戎为什么不姓戎?
      卫夫人说她是随夫姓,原本也不姓卫,所以卫戎也不可能是随母姓。也许卫戎根本就不是他的真名,也许他只是在母亲改嫁之后也一起换了姓氏。芷汋更偏向前者。
      “那死在你手中的官兵呢?” 楚琸问道,眼中含着怒气。“他们不过是为朝廷办事,维持秩序罢了,何其无辜?”
      “无辜?”卫戎似乎被气得笑了。“无辜之人会烧杀抢掠,打骂三岁稚童,逼良为娼?收成不好,一年没能交上沉重的赋税,就要被断了生路吗?”
      楚琸沉默片刻,道:“陛下已经减了税收,只是朝廷腐败,官官相护,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
      卫戎道:“若是不反抗,等昏君清了贪官污吏,村民们坟上的杂草怕是都有三丈高了。”
      楚琸道:“自卫无错,但是过度的自卫就违背了法律。你可以将他们扭送至官府,接受法律的制裁。若是官府不管,你也可以告到京城,陛下不会置之不理。”
      “或许有罪大恶极的官兵,但这并不代表所有官兵都是那样的。你来者不拒,统统杀害,总会伤到无辜之人。他们也是有家人,有朋友的。”
      卫戎道:“只要不伤害如意村的村民,我们不会出手。只可惜,先前来到这里的官兵,没有怀揣丝毫善意。”
      楚琸道:“没有善意的,是发出相关指令的人。大多数人只是听令行事。”
      “更何况,你们的身份是山匪。这本身就是违法的。多少官兵是为了保护无辜的百姓、村民,这才拼上性命与你们战斗。”
      卫戎道:“我说过,只要不伤害如意村的村民,我们不会出手。难道如意村的村民也有罪吗?”
      楚琸道:“他们已经三年没有交税了,这也是违法的。即使收成不好,交不上税,也应该通过法律的手段向上通报,朝廷会酌情降低赋税,或是予以补助。”
      卫戎冷笑:“三年前,来收税的衙役一听如意村交不上税,就挨家挨户的入室抢劫。失手杀了人,就烧了房子毁尸灭迹。如果我们没有反抗,全村人都没了。那时候怎么没听说能酌情降低赋税?”
      楚琸道:“腐败是存在的,但是未来会越来越少。紧急情况下,自卫是合理且必须的。只是自卫之后呢?你们没有对朝廷说明情况,反而彻底停止交税,杀害上山调查的衙役,甚至还组织了一支山匪。”
      卫戎道:“我们试过上诉,可是官官相护,没有人愿意管我们的事。交税?用我们的血汗钱来养那些蛀虫吗?调查?通过毒打一个稚童吗?山匪又如何?我们不偷不抢,只是守护如意村而已。若不说是山匪,如意村怕是要被当作反叛军的巢穴,遭到围剿。”
      楚琸道:“世上有贪官也有清官,总不能因为遇见几个贪官就全面否认了那些致力于为民谋利的好官。赋税养的可不只是蛀虫,还有保家卫国的将士,维护治安的捕头... 他们也是依靠朝廷的俸禄来维持生计的。至于毒打,或许是有什么误会呢?我和秦将军进入如意村那天,不也是发生了误会?”
      “如果戎将军知道了,他会如何想呢?如果世人知道你是他的儿子,又会如何想他?”
      卫戎道:“他就是因为太过天真,才冤死斩首台上,连自己的家人也保护不了。”
      最后一句话,卫戎回得冷淡,情绪却有了明显的波动。对于武功高强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明显的破绽。
      于是,在芷汋沉浸于游戏剧情中,纠结于谁对谁错的时候,秦子和突然挣开桎梏,冲向卫戎,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条锁链,扔向卫戎。
      漆黑的锁链方一碰到卫戎,就像是蟒蛇一般将他紧紧缠绕。卫戎浑身无力,挣扎中跌落台阶,好不狼狈。
      秦子和一把将卫戎拽起,从自己长发中取出一根银色的金属细丝,环在卫戎颈间。稍一用力,就在卫戎颈上割开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珠沿着脖颈滑落。
      秦子和低声喝到:“不许动!”
      卫戎不能回头,狠狠瞪向依旧被绳索捆着、缓缓向他走来的楚琸,道:“伏魔链?真是大手笔。服下软骨丹也是假的吗?”
      变故发生在一瞬之间。等芷汋反应过来,卫戎已经被秦子和制住。
      即使处于隐身状态,芷汋也不敢贸然上前。秦子和的直觉很准,上次在马车上就注意到了她在隐身状态下的靠近。如果情急之下伤了卫戎...
      伏魔链能够停止魔气的流动,是针对魔修与魔族的武器。连伏魔链也有,难保没有其他对付卫戎的武器。如果卫戎魂飞魄散,就是仙丹也救不回去了。
      楚琸道:“服下软骨丹是真,只不过恰好有解药罢了。”
      芷汋思考片刻,决定使用僵直草,让秦子和无法动弹,防止他意外伤到卫戎。如果可能,定身丹效果更佳。只是先前炼成的丹药全都交给了卫戎,现在也只好先用原材料了。
      她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株僵直草,握在手中,以灵力进行提纯。
      直接把僵直草的叶子拍在皮肤上起效太慢,会给对方留下挣扎的机会。秦将军这一挣扎,卫戎的脖子怕是就要断了。还是先提纯吧。
      被人比着脖子威胁,卫戍反而平静下来,缓缓道:“剿灭岐山山匪,生擒山匪首领,这可真是大功一件,也不知道会落在谁的头上。秦将军、楚县令、还是那‘受命于天’的昏君?”
      芷汋小心翼翼地分出一部分灵力,将提取出的药液护在掌心,进一步浓缩。没有使用丹炉,又要注意战况,芷汋对于药渣的把控稍有疏忽,落在房梁上一小撮。
      秦子和猛地扭过头来,狼一样的目光扫向房梁。仔细观察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又将视线转回卫戎身上,只是依然神经紧绷着,悄悄关注传来动静的方向。
      芷汋见秦子和看过来还吓了一跳,对方一回头就放下心来,只以为自己完美的隐身状态已经打消了刚才那一瞬间的嫌疑。不过这一吓之后,倒是更小心了些。
      楚琸没有理会卫戎,问秦子和:“秦将军身上可还有昏厥丹或是软骨丹?”
      秦子和答道:“三品昏厥丹与四品软骨丹各一枚。”
      芷汋在心里悄悄嘀咕:真寒酸。而后,被自己的恶意吓了一跳。她不想说别人的坏话,心里想也不行。于是芷汋对自己做了一番深刻的谴责。
      这一分神,芷汋手上动作慢了几分。
      楚琸皱眉道:“品阶有些低了,对他不会起效。可否劳烦秦将军先将他缚在柱子上?小官实在不善武艺,即使他被伏魔链捆着,也没有独自制住他的把握。”
      秦子和将卫戎推到柱子旁,将银丝的另一端递给楚琸,而后用先前捆着自己的绳子将卫戎绑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
      期间,在芷汋看不见的角度,秦子和与楚琸对视一眼,而后秦子和下巴微扬,指向芷汋先前发出动静的位置。楚琸微微颔首。
      僵直草叶的提纯终于完成,芷汋开始寻找将药液泼过去的时机。没想到转眼的工夫没有注意,三人就走到了离她这么远的角落,只好悄声靠近。
      楚琸问:“这里约有五六十名山匪,都是凡人。如果小官能够在这里看住这匪首,秦将军有几分把握独自剿灭岐山山匪?”
      秦子和答:“十分。”
      卫戎冷声道:“如意村的村民会如何?”
      楚琸:“我此行便是为了平息玉田县的民怨。无论真相如何,村民必须是无辜的。他们只要慢慢将赋税补上去就好。三年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芷汋突然想起楚琸对皇上的承诺之一,证明村民无辜。听的时候芷汋没有注意到,现在想来,证明一方无辜从来不应该是调查的目的。一开始就带着明确的偏向性,只会更加远离真相。
      而楚琸所求,并不是真相。
      卫戎合上双眼,忽然深吸一口气,正要喊些什么,被楚琸用帕子塞住了嘴。
      楚琸对卫戎道:“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不会逃的。朝廷的精兵还围在如意村外,你的兄弟们可不会像你一样相信我说的话。”
      其实即使卫戎喊出来也没有用,毕竟他们还在芷汋设下的隔音结界之内。
      芷汋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合适的范围之内,于是一把将手中的药液泼向三人。脱手后,药液的隐身状态结束,立即出现在三人视野中。
      秦子和早有准备,一挥袖便挡下了所有的药液。芷汋甩出几道灵力,想要斩断楚琸手中的银丝,也被秦子和打偏了手,灵力落在地板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楚琸道:“还请阁下速速停手,否则此人怕是性命不保。”
      说着,银丝又入肉两分,一时间鲜血直流。卫戎皱着眉,一声不吭,只是面色越发苍白。
      芷汋不知道那银丝是什么武器,就怕它会对卫戎的魂魄产生什么影响,于是只好停下动作。只要魂魄完好,即使只剩下一粒骨灰也可以复活。
      秦子和一把抓住了芷汋的右手腕,这让芷汋大吃一惊。她还以为对方没有显形丹的情况下只能被动防守来着。
      忽然,秦子和僵住了,像是突然变成了一座石雕,连眼珠也无法转动。
      芷汋心中一喜:看来僵直草浓缩液已经渗过衣袖,触碰到了秦子和的皮肤,于是生效了。
      楚琸见形势不对,一狠心,想要至少先杀了卫戎。然而楚琸反应比芷汋稍慢些,被芷汋先一步斩断了银丝,于是这一拽便向后跌去,还被银丝划破了掌心。
      芷汋走上前来,往楚琸口中塞了一大把昏厥草。楚琸努力挣扎反抗,想要将口中的草叶吐出来。可惜昏厥草本就不需要他下咽,入口没多久就发挥了药效。楚琸两眼一黑,晕过去了。
      以防万一,芷汋在秦子和口中也塞了大量昏厥草,让他平躺在地上,然后伸手帮他合上双目---- 在僵直草的作用下,眼皮也是无法动弹的。
      终于,芷汋来到了卫戍的面前。他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快要昏过去了。芷汋直接往他口中塞了一枚圣品回春丹。
      圣品回春丹可是能够起死回生的存在,卫戍脖子上的伤口几秒钟就恢复如初,脸上也多了几分血色。
      芷汋将卫戍口中的手帕揪出来扔在地上,并解开了卫戎身上的绳索和伏魔链。伏魔链除了本人之外,即使是凡人也能轻易解开。
      卫戎挣开双眼,没看见人,却能感觉到一双纤细的手在解他身上的绳索。
      “芷姑娘,多谢。”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芷汋又是一惊,手上动作顿了一下,而后更加利落地解开绳索扔到一边。
      也对,能从秦子和手中救人,也会来救他的,恐怕也只有芷汋了。这一点并不难猜。
      “没什么。”芷汋说着,避开视线。而后想起自己还处于隐身状态,卫戎看不到她的神情和视线,于是又看向卫戎。
      卫戎笑了。不是礼貌的微笑,而是身心彻底放松下来之后,发自内心的,释然的笑容。
      好美呀,芷汋想。果然,他真正笑起来比芷汋想象中还要好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