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只若初见

作者:迷之玉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卫戎打开大门,门外空无一人。山匪们发现听不见里面的动静,也就离开了。
      芷汋用灵力托起地上躺着的两人,走到卫戎面前,问道:“这两人如何处置?”
      如果可以,芷汋还是想要放他们一条生路的,毕竟都是长得好看的人。而且卫戎好像也没有要杀了他们的意思。
      卫戎道:“我还有事要和他们谈,姑娘先回屋歇息吧。”
      芷汋问:“可以让我留下吗?也许我能帮上忙的。”
      卫戎道:“那便劳烦姑娘了。”
      卫戎本来想用落在地上的绳索重新将二人绑起来,却被芷汋阻止了。
      芷汋道:“先前送给你的乾坤袋里有更好的绳子,是透明的。要不要试一试?”
      卫戎在宝蓝色的乾坤袋中果真找出几条透明的锁链。他拿出一条,正要往秦子和身上绑,就见锁链自己缠上了秦子和的身体,将他捆在身后的柱子上。
      卫戎问:“这是缚仙索还是伏魔链?为何没有颜色?”
      芷汋自豪道:“这是我自己设计炼制的法器,专门针对凡人的。与缚仙索、伏魔链一样,有器灵,可以认主,并判断需要捆绑的对象。”
      卫戎这才想起,眼前这人最擅长的并不是炼丹,而是炼器。
      两条透明的锁链将秦子和与楚琸紧紧捆在同一个柱子上。卫戎听取芷汋的建议,给二人分别喂了宝蓝色乾坤袋中的九品清心丹。
      两人幽幽转醒。看到身上的锁链和站在面前的卫戎,这才忆起当前的情况。
      “看来我们现在可以好好地谈一谈了。”
      卫戎还是笑着,但笑容不达眼底。他将“好好”二字说得格外慢些、重些,以表达对楚琸先前那句“好好谈一谈”的讽刺。
      楚琸看向秦子和,二人目光相对,秦子和轻轻摇头。即使是他,也挣脱不开这锁链。
      楚琸面色无改,对卫戎道:“若要朝廷撤军,所有岐山山匪必须自首,由朝廷处置。包括你,疆无。”
      卫戎冷笑:“你自己也说过,世上有贪官。我们走后,若是如意村再赶上什么贪官污吏,难道要让被留下的老弱妇孺为人刀俎吗?”
      楚琸道:“新政即将实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即使不自首,朝廷的官兵也会将你们剿灭。”
      卫戎嘲讽道:“就凭那一千个凡人吗?”
      楚琸道:“这一千人只是开始。你修炼魔功之事已经被上报,下次来的官兵自然会有所准备,或许还会有修士参与。那些修士大多以人命为草芥。你们负隅顽抗,只会连累如意村的村民。”
      卫戎道:“口口声声不会伤害百姓,却又用百姓的安全来威胁我们,真是虚伪,”
      楚琸道:“我也不希望朝廷派来那些不受控制的修士,所以正在和你交涉。”
      大门突然被打开,丸四喜急匆匆地跑进屋内,气喘吁吁道:“如意村出事了!官兵将村民...聚集在...南门外的空地上。威胁...要是山匪不归还人质,他们毎隔一炷香就杀一人。”
      在这里,一炷香相当于三十分钟。
      卫戎和楚琸同时瞳孔紧缩。楚琸不敢置信地看向秦子和。秦子和道:“不是我的命令。”
      卫戎对楚琸道:“多么伟大,用百姓的生命来威胁山匪。这就是你效忠的朝廷啊,楚县令。”
      不等楚琸回应,又对丸四喜道:“勿要说与他人。我亲自去一趟。”
      芷汋觉得这又是一个在心上人面前出风头的机会。本来想要偷偷跟过去的,没想到卫戎直接问道:“可否劳烦芷姑娘同往?”
      当然,卫戎并不清楚芷汋的位置,这话恰好是背对着芷汋说的。
      芷汋走上前道:“自然!我可以设法阵,护住村民。”
      顿了顿,芷汋有些羞涩地继续说道:“另外... 可不可以和我结下平等契约?方便联系。”
      卫戎听独孤胜提起过平等契约。契约双方可互相传音,也就是以意念交流。除此之外,也可以感知彼此的位置,的确方便些。一旦一方心生歹意,另一方也会有所感应。
      绘制契约符文一方须得拥有筑基以上修为。绘制完成时,双方心中愿意结契,则契成。任意一方可随时取消契约,非常自由。
      他立即答道:“好。”
      芷汋走到卫戎面前,道:“请伸出一只手。”
      卫戎依言伸出右手。芷汋用灵力割破指尖,以血为媒,在卫戎手背上绘下繁复的符文。
      十数秒后,一道白光出现在卫戎和芷汋身上。契成。
      卫戎嘱咐丸四喜:“看好这二人,也不要让兄弟们离开山寨。若有兄弟问我去处,就说我散心去了。”
      见识过军匪双方的武力差距,卫戎不放心让其余兄弟同往。
      丸四喜郑重颔首答应。
      离开山寨后,卫戎服下隐匿丹,和芷汋御剑飞往如意村。远远的就听见一片嘈杂声。
      空地上,官兵将村民们团团包围。官兵个个手持武器,对准村民。村民们大多受了重伤,倒在地上,不知生死。少数没有伤的聚集在一起,坐在地上,仇恨又惧怕地看向空地中央的几人。
      人群中央,十几名精兵护着一名军官、一名士兵,以及一个朴素的香案。那士兵手中提着一个女童,锃亮的大刀正对着那女童的脖子。香案上,立着一炷被点燃的香。
      好巧不巧,被士兵抓在手中的女童,正是卫忻。
      芷汋觉得,卫忻面对官兵时的确很能拉仇恨。从她奄奄一息的状态就可以看出,她受了不少折磨。先前脸上的疤还没有消去,就又添了几道血痕。即便如此,还是倔强地瞪着那名军官,眼中恨意远大于惧怕。
      卫夫人优雅地坐在不远处,毫发无伤,面容平静。她望向京城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卫忻,芷汋突然突然想起,卫忻的哥哥好像就叫卫戎?三年前离开如意村的长子卫戎,三年前开始的匪患...可不就是同一个人嘛。她居然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芷汋偷偷看向卫戎。只见他攥紧双拳,身体微微颤抖,像是随时都会直接冲过去将那些官兵撕成碎片。但理智拉住了他。
      芷汋对卫戎传音道:「我先走一步,去村民周围绘制防御法阵。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芷汋本来是想踏着佩剑直接飞入包围圈的,但是一阵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让她谨慎地停在空中。
      是阵法吗?果然是做好了对付修士的准备呢。
      含有识别符文的灵符全都连着乾坤袋一起送给了卫戎,芷汋只好直接将识别符文绘在左手上。左手拂过双眼,世界再次失去颜色。
      人群中央,倨傲狠戾、负手而立的军官手中,发出耀眼的蓝光。除此之外,还有一道浅蓝色的半球形光幕,将空地上的官兵与村民包裹在内。
      原来如此,不是直接绘制的阵法,而是能够展开结界的法器吗?
      芷汋试着用神识接触军官手中的蓝光,成功读取法器所含有的符文。
      原来这并不是芷汋所以为的防御阵法,而是显形阵法,相当于圣品显形丹。阵法范围内,所有圣品及以下的隐匿功法与隐匿丹药都会失效。
      这种阵法消耗能量较少,仅仅是空气中的灵气即可驱动,因此即使是凡人也可以使用。
      幸运的是,炼制该法器的炼器师至少比芷汋低了两个等级。芷汋轻而易举地将法器内的符文清空。阵法消失了。
      伤势不重的村民都聚集在一起,绘制阵法也容易些,芷汋很快就完成了绘制,并源源不断地向阵法内输送灵力。本来使用灵石也是可以的,但是芷汋将灵石都送给了心上人,只好用自己的灵力代替了。
      重伤的村民比较分散,大概是反抗时倒下之后就没有被移动过,中间零零散散地隔着几名官兵,形状是非常的不规则。芷汋干脆多绘制了几个阵法,相当于多个小房间。
      为了防止村民在慌乱中跑出阵法而被误伤,芷汋对这些防御阵法的设定都是既不可进又不可出,防御能力堪比元婴期。
      最后,就只剩下被官兵提在手上的卫忻小朋友了。
      此时,刚刚过去三分之一炷香。距离第一名人质遇害,还有二十分钟上下。
      芷汋早在绘制阵法时就收起了佩剑。她一边缓缓向卫忻走去,一边观察挟持卫忻的小兵。
      他年纪尚轻,手臂由于长时间的负重而颤抖着,面上还有几分紧张与不忍。
      芷汋的直觉告诉她,自己不用药物光凭速度就可以把人质安全地抢回来。
      “韩副将,那些山匪们真的会来营救村民吗?”
      挟持人质的小兵有些迷茫地询问自己的长官。
      韩副将,那名负手而立的军官不耐烦道:“我说了会来就是会来。拿稳你的刀,从山匪手中救下楚县令可是大功一件。要是放跑了人质,小心你自己的脑袋。”
      芷汋离他们更近些了。
      小兵显然很害怕韩副将,但还是鼓起勇气继续道:“可是,楚县令说,村民是无辜的......秦将军带兵前去营救楚县令之前也下令原地待命,不可妄动......”
      韩副将语气更冲了:“谁知道那些脑子拧成麻花的文官是怎么想的。这些暴民胆敢袭击朝廷命官,死不足惜。而且这村子里尽是些老人、女人,和小孩。男人们都去哪儿了?可不就是当了山匪去了。即使不是山匪,也是帮凶。”
      身旁一名亲卫谄媚道:“大人明察秋毫,比那六元及第的文曲星更甚。”
      韩副将不屑地“哼”了一声,嘴角却不受控制地勾起,显然非常享受。
      小兵音量更低了些:“可是,军令,军令如山......”
      韩副将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何况下令的只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老子上沙场杀敌的时候,那小子还在家里吃奶呢。”
      相隔距离仅有数尺时,芷汋忽然加速,像是瞬间来到小兵面前,一手拉开小兵持刀的胳膊,另一手将卫忻拽入自己怀中,而后松开小兵,猛地后退数步,御剑飞入空中。
      触碰到小兵的那一瞬,小兵看到了芷汋。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她,直到松开他胳膊的芷汋再次消失在他视野中,提着人质的手上突然没了重量,呆立片刻,这才喃喃道:“仙子,为什么......”
      为什么要站在山匪那边?
      还有,我为什么,会将刀尖指向一个无辜的稚童?
      芷汋向卫戎传音道:「所有村民都在防御结界内,你妹妹也安全了。这些官兵随你处置。如果需要帮忙,和我说一声就好。」
      也就是说,即使卫戎要杀了这些人,芷汋也不会阻拦,甚至还愿意给他递刀子。
      游戏而已,芷汋说服自己。法律、道德,都是浮云。
      韩副将神色一正,大喝:“敌袭!看住这些暴民!刀子都给我死死卡在暴民的脖子上!” 而后对几名亲兵道:“再去抓几个人质过来!”
      “什么破法器,一点用也没有。” 他嘀咕着,“那仙人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结果还不是个江湖骗子嘛。”
      人质自然是抓不到的。官兵们一靠近村民就会撞上一道看不见的墙壁,刀枪不入,让人无可奈何,直呼“见鬼”。
      与此同时,卫戎唇角噙笑,眼中含恨,一道道魔气如雷霆般落下,一击便能灭去数十条性命。
      空地上没有需要保护的建筑物,村民们有芷汋的结界保护,卫戎终于可以使出全力。短短数十秒过去,空地上便留下了近千具白骨。几十名官兵拼死护着韩副将和另一名军官向山下退去。
      芷汋在佩剑上坐下,一手抱着昏过去的卫忻,一手撑着下巴,蹙眉俯视这一面倒的战况。
      在网游“风云”的世界里,凡人就是这样脆弱。即使是从小习武的战士,也抵不过金丹期修士的一击。
      当然,卫戎究竟是是魔修还是魔族尚有待考证。
      遇到卫戎之前,芷汋在游戏中的生活一直单调而充实。她很少与人接触,整日沉浸于炼器、炼丹等生活职业中。
      卫戎于芷汋而言,就像是黑白世界中的耀眼蓝光。无论展开的符文是正是邪,是好是坏,都吸引着她,不受控制地接近,触碰,精读细品。
      嘛,这才是网游的乐趣吧,芷汋想。美如画的NPC,身临其境的剧情,模糊的是非黑白与爱恨情仇...... 回想过去,她真是白白浪费了几千年的游戏时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